本章内容为《宠溺无罪》第六章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宠溺无罪  作者:迷羊 书号:11462  时间:2017-4-9  字数:7711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第六章

  对楚慎之来说,今天是风云变的一天。

  从一大早接到父亲的电话,他就开始心神不宁。

  “慎之,你能不能安排个时间和一个人见个面。”

  “爸,你又想骗我了,我跟你说过,我不想相亲,你就别再白费心思了。”

  “慎之,你不想相亲爸爸不会勉强你,上次的事是你妈擅做主张,爸爸一点都不知情。这次爸要你见的这个人是我多年的好友,他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一天来台湾,你一定要答应爸爸来见他,好吗?”

  “爸,你有什么好朋友是我没见过的?”

  “我这个好朋友他姓林,长年旅居海外,是东南亚的一个富商,他这次回来是为了完成一个多年未了的心愿。这个愿望需要你的帮忙,所以叫我一定要约你出来,你回来跟他见个面好吗?”

  姓林?东南亚的富商?心中略一沈,楚慎之心口突地一跳,眼前一阵发黑。

  “爸,难道…难道你说的是…”

  楚慎之必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才下至于让声音出心中的惧意“不,我不想见他,你叫他走!”

  “慎之,你…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谁?”

  “不,我不知道,也永远不想知道!爸,你叫他立刻离开台湾,我绝对不能让玉儿发现他的存在,你快点叫他走叫他走!”

  “慎之,你冷静点,你…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难道当初那封信是你…”“爸,你别管!总之你快想办法让他离开,永远别再回来!我不管你用任何方法,反正绝对不能让玉儿发现这件事,爸,我从来没求过你什么,这次我求你答应我好不好?好不好?”

  “慎之…”

  “爸,你…你不肯答应吗?”

  “慎之,你哭了?你…你别哭啊,爸爸答应你就是了。”

  “爸,谢谢你谢谢你。”

  “傻孩子,跟爸爸还说什么谢呢。”

  “爸,那这件事就拜托你了。我先带玉儿出国玩几天,等他离开后我再和玉儿回来看你。”

  “慎之,你真的不再多考虑一下吗?他很想当面和你谈谈。”

  “不要,我不见他,永远都不想见他!”

  “好好,你别激动,目前就照你的意思办吧。”

  “爸,这个秘密你既然已守护了这么多年,那就请让它永远成为一个秘密吧…”

  “小傻瓜,怎么还不睡?”半夜急想起上厕所的楚天玉,在迷糊糊中却愕然地发现躺在他身旁的哥哥正两眼大睁,痴痴地看着自己,显然是一夜未曾阖眼,不由得笑笑地他的头。

  “玉儿,你真好看…”

  “三更半夜的说什么傻话,我知道本大爷是帅到天怒人怨,人神共愤,但哥哥都看了十几年了,难道还看不够?”

  “不够不够!哥哥虽然从小看到大,却怎么看也看不够!玉儿,你再让哥哥像这样看着你,一百年、一千年永远永远都让哥哥像这样看着你,好不好?”

  “小笨蛋,一百年是还有可能,一千年的话我真成了千年老妖了,到时候我就变成像倩女幽魂的姥姥一样,舌头变得这么长,然后把你吃掉哦——”扮起鬼脸,伸出长长的舌头,楚天玉扑到哥哥身上,咬一通,把楚慎之逗得乐不可支,哈哈笑个不停“哈啊哈啊…别闹了,玉儿知道哥哥最怕了,还这么欺负我。”

  “想要我不闹你很简单,乖乖睡觉去,不然你白天怎么有精神办公呢?无尾熊可不是熊猫,是没有黑眼圈的哦。”

  “玉儿…”感动地窝进弟弟的怀里,楚慎之知道心爱的人是如此关心着自己的身体,不甜甜地笑了。

  “好了,憋死我了,我得去上厕所了,不然恐怕要被婆婆笑我了。”

  “好,我也跟你去。”四肢攀附在弟弟的背上,让他背着自己到洗手间,楚慎之充分发挥无尾熊的天,死住自己的尤加利树。

  “我来我来啦。”不让弟弟自己动手,一到了洗手间,楚慎之立刻快手快脚地帮玉儿下内,站在他身后,握住他怒涨的男小心地瞄准马桶。

  “哥,你够了没?真受不了你,我都几岁了,你还帮我把?你不嫌脏吗?”无奈地翻了翻白眼,楚天玉真有点哭笑不得。

  “才不会呢!玉儿从小就是哥哥把屎把,一手拉拔长大的,你小时候鼻我怕你呼吸困难,连你的鼻涕我都过,从来就不觉得脏啊。好了,玉儿,你快吧,憋太久对膀胱不好的。”

  “好好,真是败给你了…”嘴里虽然用着不耐烦的口气,但其实楚天玉心里不是不感动的。身边的这个人儿从小到大对自己付出多少,他心中何尝不明白?

  仔细地用卫生纸将残余的体拭净,再将“宝贝”小心地收回内里,楚慎之一连串的动作,让楚天玉看得都快抓狂了。

  “喂,哥,你也太离谱了吧?我又不是小婴儿还用擦的,随便甩一甩就好了啦!”看到弟弟一副气恼下已的模样,楚慎之又爱又怜地将他搂进怀里,眼泪不知怎么就哗啦啦地掉了下来…“玉儿,说你永远也不会不要哥哥,好不好?”

  “怎么啦?你今天怎么怪怪的?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事瞒着我?”捧住那细致的脸庞,紧紧盯住那不断冒出泪水的眼睛,楚天玉冷冷地说。

  “你不要管啦!你说啊,说你永远不会不要我,说你永远不会离开我,你说啊,你说啊,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说!”像个任的孩子不停地捶打挣扎着,以精明干练闻名商界的楚氏企业总裁在心爱弟弟的怀里完全不顾形象地嚎啕大哭。

  “搞什么鬼啊?说风是雨的。别哭了别哭了,好好,我投降我投降,我说我说,我永远也不会不要你,永远也不会离开你,好不好?”

  “呜…玉儿,哥哥好爱你好爱你…你永远也不可以忘记你今天说过的话哦。啊,不行,刚刚的不算,你等我一下。”楚慎之头雾水地看着哥哥慌张地跑出又跑进,直到看到他拿在手里的小型录音机才恍然大悟。

  “玉儿,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我要把它录下来,免得你以后反悔。”

  “神经啊,谁要对着那个东西讲话,何况好话不说第二遍,我才不理你。”

  “呜…玉儿你说啦,再说一遍嘛,拜托啦,玉儿,最后一遍,我发誓!”

  “不要。”

  “呜…呜…”

  “好啦好啦,真的是最后一遍哦…&%#Y米%#…”

  “…糟糕,玉儿,没录到…”

  “…”“玉儿,这次真的是最后一遍…啊,好痛,玉儿别打我,救命啊——”太平洋某个不知名的小岛上。

  “哇,好刺哦,没想到要上这个岛还要划小船才能到达,真是太原始了,玉儿,你说是不是很?”一个穿着俗的花衬衫和白色短,却仍显得清新高雅的男子,兴奋地转头对着坐在他身后的少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哼。”“玉儿,你好小气哦,我们都快到目的地了,你还在生哥哥的气。”

  “谁叫你要骗我?这趟旅行休想我给你好脸色看。”

  “我…我哪有骗你,我是真的生病了啊,我还发烧到三十九度耶。”

  “哼,自己跑去冲冷水澡然后再去猛吹冷气,不发烧才怪。”

  “我…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我又不是白痴,干嘛自找罪受啊?”

  “哼哼,偏偏就有你这种不懂得爱惜身体的白痴!下次你再这样,我绝对不会理你,直接把你送到太平间算了!”

  “呜…玉儿冤枉我,你有什么证据说哥哥是故意的?”

  “证据就是昨晚某人良心不安自己说梦话把一切都招了。”

  “啊?不…不会吧,我怎么可能笨到不打自招呢?”

  “哼,承认了吧?你现在才真的叫做不打自招。你真的给天借胆了,竟然敢做这么危险的事,把自己得奄奄一息,还骗我说你快死了,死前最后的愿望就是到这个小岛来住几天,想我带你来这里,也不必用这种招数吧?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把我给吓死了?”

  “对不起嘛,谁叫你都不肯陪哥哥出国玩,整天就知道打工,请几天假会怎样?都是玉儿不好,是玉儿哥哥这么做的!你知不知道全身答答吹冷气真得很冷耶,发烧也好痛苦哦,玉儿都不能体谅哥哥的用心良苦,还这么骂我,呜…”

  “假哭够了没?哭够了就告诉我你为什么非要选这个时候出国?连我叫你等到月底,我打工的工作告一段落再陪你出来玩,你都不肯?”

  “没…没为什么啊,我就是想这个时候出来玩嘛。”

  “哼,你最好别被我查出你有事瞒着我,不然我就叫你好看。”

  “说到好看,哥哥觉得玉儿穿这样真的好好看哦,简直是帅呆了!”

  “这种俗毙毙的花衬衫会好看?少拍马了你!”不客气地赏了哥哥一个爆栗,楚天玉不为所动地说。

  “废话少说,快划船,天色都快暗了。”

  “好嘛,划就划,干嘛打人啊,玉儿最近好像愈来愈有暴力倾向了,难道你是上什么SM之类的游戏?如果是这样的话,玉儿就明说啊,哥哥一定会尽力配合你的,不用用这种暗示的手法啦,看是要皮鞭、蜡烛还是——哎呦,股开花了啦,玉儿干嘛踢我?好痛哦!”“你再说一句有的没的,我就立刻把你踢下水喂食人鱼!”洁白的沙滩,湛蓝的海水。

  火轮般的夕阳挂在海面上,就像是…

  “车轮饼。”

  “啊?”

  “车轮饼。玉儿,你不觉得它很像车轮饼吗?而且还是红豆馅的。玉儿,哥哥肚子好饿哦。”

  “给我闭嘴!你就是饿死了,我也不出车轮饼给你啊。喏,前面就是我们住的木屋,里面应该已经准备好晚餐了,我们快去吧。”

  “好可爱的小木屋哦!”奔向位于海边,用茅草和原木盖成的小巧木屋前,楚慎之兴奋地直跳脚!“玉儿,你快抱哥哥进去嘛。”

  “你没脚啊?自己不会走。”

  “玉儿,你就别再生哥哥的气了,我们把这里当成我们的新房好不好?新郎本来就是要抱新娘子进去的啊。”

  “笑话,我有说要娶你吗?”冷冷地白了他一眼,楚天玉总觉得哥哥有事瞒着自己,心里正不得很,口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就像被一盆冷水浇熄了腔的热情,楚慎之脸色一白,整个人突然像发狂一般地扑上前去,死命地抱住少年“骗人!玉儿说过的,玉儿说过要跟我结婚的,你说过的!”

  “没错,这点我们可以作证!”

  身后的木门霍地打了开来,走出一个高大的男子,仔细一瞧,还可以发现窝在他怀里的瘦弱男子,一双圆滚滚的眼睛正惊奇地看着他们。

  “欧大哥,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楚天玉挑了挑眉,脸的诧异。

  “哈,阿德,你们来得正好,你和你家小鹿快帮我作证,上次在你们的结婚典礼上,玉儿是不是说过我们的婚礼一定会比你们办得更,那个意思不就是他要和我结婚吗,对不对?”楚慎之好像抓到救星一般,死命追问着,也没时间细想为什么这两个家伙会在这里出现。

  “没错,天玉老弟确实是这么说过,小鹿,你还记得吗?”搂了搂怀里的人儿,欧道德轻轻地问。

  “记得啊,我记得很清楚的。他确实是这么说过的,我那时还在想,世界上怎么可能还会有比我们更的婚礼呢,你说对不对?主人。”抬头甜甜地一笑,被唤做小鹿的男子原本平凡的脸蛋因为这个笑容而显得无比的动人。

  “是啊,怎么可能还会有比我们更的婚礼呢,我的小鹿…”旁若无人地深深吻了上去,欧道德每次看到自家小鹿幸福的笑容就恨不得立刻将他倒在地。

  “哥哥,我们别理那两头随时发情的野兽,你不是肚子饿了吗?我们快进去吃饭吧。”

  “我不进去,除非玉儿抱我。”

  “你——好好,抱就抱,真是败给你了。”深怕饿着了刚刚痊愈,身体还有点虚弱的人儿,楚天玉不敢再继续抬杠,连忙一把将哥哥抱起往屋内走去。

  小岛上的夜空,星星多得像要从头上砸下一般,充奇幻的气氛。

  可惜面貌俊美堪称玄幻故事中第一男主角的男子却面色忧伤地坐在海边…哈着烟。

  “我记得你不是戒烟了?”欧道德缓步走到男子身旁坐了下来。

  “是啊,玉儿不喜欢我抽烟,所以我早戒了,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好想…”

  “天玉已经睡了?”

  “嗯,我前几天生病了,都是玉儿不眠不休地照顾我,今天又赶了一天的路早就累坏了,几乎是一沾上枕头就睡着了。你家小鹿呢?”

  “早睡了。因为没跟他在小船上做过,所以在来的路上狠狠跟他做了两回,大概把他累坏了吧。”

  “啧,还是这么禽兽啊,随时发情的。我真可怜你家小鹿要随时随地应付你这头兽。”

  “呵,别说的好像你多纯洁似的,我才可怜天玉呢,要足你这个占有超强的妖大概每天都要猛吃威而刚才行吧?”

  “哼哼,这个说来你可能要伤心了,我家玉儿身强体健,每次随便做一做都能把我得死去活来的,精力旺盛得很,哪是你这个年近三十的老头能比的?你还是先替自己烦恼吧。”

  “哼,老王卖瓜。对了,我听说那个人已经到台湾了,你就是为了躲他才带着你弟弟跑来这里的吧?”

  “我不想提他,你别再说了。”用力将烟按熄,楚慎之烦躁地将双手枕在脑后在沙滩上躺了下来。

  “你不提、我不说,也不会让那个人死心离去的,难道你能和天玉一辈子躲在这里不见他?就算你肯,你那宝贝弟弟肯吗?慎之,你聪明一世,为什么一碰上你弟弟的事,就脑子浆糊,你老是把天玉当小孩子看,什么事都不告诉他,这对他是不公平的。”

  “我…我不敢说,我不敢冒这个险,我不敢冒一丝一毫会改变我们关系的危险,如果玉儿知道了…如果玉儿从此不再当我是他最亲近的人,我会疯掉的…一定会疯掉的…”眼泪静静地了下来,已经管不了什么丢不丢脸的问题,身边能有这么个好友让自己倾诉,楚慎之心里不是不安慰的。

  “如果他不肯离开台湾呢?”

  “我给他一个礼拜的时间,如果到时候他还是不肯走,就别怪我对他不客气了!”

  “呵呵,这才是我认识的楚慎之嘛,怎么能老是坐以待毙呢,是该采取行动的时候了。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通知,千万别客气啊。”

  “这可是你说的,我足不会客气的。哎,我好羡慕你和你家小鹿哦,什么风风雨雨都过去了,现在恩爱成这样。这是你们一年内第几度月旅行啦?”

  “第十八次吧,大概,我也记不是很清楚了。反正看到什么漂亮的地方就想带他去走,只是没想到这次竟然跟你们撞在一起了,还真是巧啊。”

  “哼哼,少来,我看你根本就是故意来捣蛋的吧,八成是那个死叶方遥出卖我的,跟他借个地方玩玩,就这么不甘愿,还把你们也送来凑热闹,真是小气。我看他大概因为被他那口子抓了回去,正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所以根本就见不得我和我家玉儿恩爱甜蜜啦。”

  “这你可冤枉他了,他是看你气不好,心事重重的,怕你想不开带你弟弟来殉情,所以才叫我们来看看的。”

  “殉情?神经啊,我和我家玉儿还要像这样幸福地活一百年呢。”

  “好好,你放心,我和小鹿只待两天就走了,你尽管和你家宝贝弟弟逍遥去吧。”

  “嘻,这还差不多。”好不容易笑逐颜开的楚慎之开心地在沙滩上翻起跟斗,脑海里不断幻想自己和心爱的人儿要在哪边温存…小岛上的动物们仿佛感应到空前危机的来临,纷纷召开重大会议,商讨如何因应又两头野兽的来袭,只因小岛上从没有过四头野兽齐聚的状况,对一向安居乐业的小动物而言,不啻是一场灾难啊!

  “啊啊…主人…不要了,会被他们看见的…你快拔出来…嗯嗯…”用力咬住下,拼命压抑那几乎要冲口而出的叫声,一只小鹿正小声呻着,试图说服身后发狂的野兽。

  “小骗子,把我得这么紧叫我怎么拔得出来,看你这样根本就快死了,还想骗我?”更加凶狠地进入趴在树上、撅着股的瘦弱身躯里,欧道德扯住那汗的头发强迫小鹿扭过头来,与他疯狂地舌吻…“嗯啊…嗯啊…不行了…呜…主人…主人…好舒服好舒服…我受不了了…要了…了——”再也顾不了是否会被人听见,那销魂蚀骨的快让小鹿再也忍不住全身痉挛、泪面地大声尖叫——还好一向害羞的小鹿不知这样的景象已全落入躲在远处树丛后的楚家兄弟眼中,不然只怕是要羞得去跳太平洋了。

  “哥,你在搞什么鬼?我有说你可以碰我吗?”正偷看得津津有味的楚天玉,感觉自己的下体被掏出并套着,不无奈地苦笑。

  “哥哥想要嘛,玉儿自己还不是也硬了…”握住自己最心爱的“宝贝”感觉它的脉动与热度,因为之前生病而了几天的楚慎之也已经看得全身发热“没想到那个貌不惊人的小鹿叫起来竟然这么,难怪身经百战的阿德会对他这么死心塌地。玉儿,你老实说,是他叫得比较好听,还是哥哥叫得比较?”

  “神经啊,这种比赛就算得第一名也没有奖品吧?”

  “我不管,你说嘛。”

  “烦死了!说就说,他是叫得比你,比你好听,你叫的声音我听了一点感觉也没有,这样你满意了吗?”只要低头看见哥哥白皙修长的手指套着自己器的模样就忍不住想的楚天玉,非常厌恶如此软弱的自己,不由得把怒气直接发在那个罪魁祸首的身上。

  “骗人,他怎么可能叫得比我、比我好听?玉儿骗人!明明每次我一叫,你就在我体内变得更大更硬,你还敢说你没感觉?”觉得自己被严重羞辱的楚慎之,忍不住起身跟弟弟大声抗议。

  闻言俊脸微微一红,被跺到痛脚的楚天玉不恼得口不择言“我…我哪有骗人?如果我骗人就被天打雷劈!”轰——朗朗晴空突然传来一声雷鸣,吓得楚慎之立刻扑上前去,把少年牢牢护进怀里“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老天爷别生气,我弟弟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千万别跟他认真,有什么气出在我身上就好,千万别找上他。玉儿别怕,有哥哥在,你别怕别怕…”

  “…”连老天爷都跟自己作对。

  已经长得比哥哥更高更壮的楚天玉,没想到每次一遇上状况,却还是被哥哥当成小宝宝一样地护在怀里,不气到说不出话来。
上一章   宠溺无罪   下一章 ( → )
背德有理一战成攻懦弱的快乐疯爱舅情如火甜蜜的罂粟阋墙狼爱似火狼后传奇小狼将军
若发现 第六章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宠溺无罪》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迷羊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宠溺无罪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