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分手请排队》第二章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分手请排队  作者:弦上月 书号:11986  时间:2016/7/20  字数:10735 
上一章   第二章    下一章 ( → )
  金碧辉煌的客厅里,坐着两个年纪相仿的男生。

  两个人皆穿着白衬衫与休闲裤,而且都很⾼大,十八岁年轻若朝阳的脸上有着成熟与稚气交替的影子。

  “我一想起来就想笑。”坐在萧如雷对面的那个男生笑着说道。

  他叫北望,萧如雷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也是昨天傍晚与萧如雷打架的那群男生之一。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他的父⺟都不在家的关系,所以他就寄居在萧如雷家。

  萧如雷的双手抱于胸前,有着不屑的神情。“有什么好笑的?”

  “她把我们泼得全⾝是水。”

  “我不知道你是被虐狂,被人泼了水还笑得出来。”

  “可是她捍卫你的神情真的很搞笑嘛。”北望说:“是追求你的女生吗?”

  “她?她才不是。”

  “终于遇到对你不感兴趣的女生了?”

  萧如雷长得并不像北望那么养眼,但却很有魅力。从幼稚园到⾼中,都不乏女孩子追求他。“也许吧!像她那样的矮冬瓜,就是贴上来我也不会看上眼。”

  “哦。”北望笑着点头“你这样说就好了。”

  萧如雷听出他话中带话,忍不住看向他。“什么意思?”

  北望笑瞇瞇的说:“没什么,我对她挺有兴趣的。一个会保护男生的女生,而且长得娇小可人,一看便想要占有,很对我的胃口。”

  “不要用你的下半⾝去思考这个女人。”

  北望笑了笑“你不是从来不会阻止我去采什么样的花吗?”

  “这朵不是花。”

  “喂,你这样子会让我误会你对她有意思,所以阻止我去接近她。”

  萧如雷嗤之以鼻“少开玩笑了,耽当当倒贴我都不要,我会要那个矮冬瓜?”

  北望点头“那就OK了,明天开始行动。”

  “什么?”

  北望笑得有些得意。“我要追她啊!”

  “祝你好运。”

  “为什么我听你的口气似乎有点幸灾乐祸?”

  “你的耳朵有问题。”萧如雷笃定的说。

  “不过你有没有发现她的眉眼有些像你爸爸?”

  “你眼睛有问题吧?”

  “不过眉眼相似的人也很多,就好像我与裴勇俊也是眉眼相似一样。”

  萧如雷难得给出一抹笑。“我看你是和⻩鼠狼眉眼相似。”

  佣人送上来两杯茶,两人移至落地窗处饮茶,一边闲聊。

  “你决定去‮国美‬了没有?”北望问。

  “没有,不想接受他给我的安排。”这个他是指他的父亲萧忆。

  “其实你也不用这么坚持吧,萧伯伯这样安排都是为了你好。”

  “我不喜欢有人左右我的世界。”那天就是因为报纸上又刊出父亲与某女共进晚餐,关系暧昧,他才火冒三丈地踢坏公车车门的。

  北望耸了耸肩“我准备明年二月走。”

  “然后学成归国,继承你爸的事业?”

  北望哈哈大笑“有何不好?一毕业出来就是所谓的总裁了,听起来可真教人心动呀。”

  “是吗?挂个总裁的头衔,方便你泡妞吧!”

  “你真是了解我。”北望沉昑的说:“人生不过尔尔,年轻的时候经常会做出以后会后悔的事情来;虽然我爸也独裁,但是我不会介意他管我,也许有时候被管是幸福的。”

  “不要说得好像你比我年长二十岁。”

  “可是你也知道我的想法是对的。”北望的眼里闪着笑意“其实你耿耿于怀的,只是你爸没有尽心尽力爱护你妈妈。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拥有三妻四妾是再正常不过。”

  “我知道你这个‮心花‬老萝卜是这样想的。”萧如雷笑道:“但是三妻四妾真的有意思吗?我看不过是更寂寞而已。”他不是情圣,但也不是流连花丛的**。如果遇到真爱,只要一个便够了。

  ***bbscn***bbscn***bbscn***

  因为单车不见的关系,所以苏绮儿只能早早地步行去学校。

  紧握着口袋里仅有的一点钱,她叹了口气。

  妈妈的药快用完了,可是钱还是不够,下个月的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凑够钱?精神有点涣散,背着用了几年的书包,她慢慢地走进校门。

  “嗨。”

  ⾝后有某个声音响起。

  苏绮儿回过头,看到一个不认识的男生在朝她微笑。这个男生长得很漂亮,粉面含舂,眼中含笑,长得很⾼也很健壮。

  苏绮儿蹙了蹙眉。他应该不是在跟我打招呼吧?我不认识他啊!

  她低头继续往前走,那男生却走了过来,与她并肩而行。

  她不说话,他也不说话。

  快到教室的时候,苏绮儿忍不住回过头来看他“请问我认识你吗?”

  “我叫北望,这不就认识了吗?”他笑瞇瞇的。

  苏绮儿不是很喜欢他那双彷佛随时随地都会勾引无辜少女的眼睛。“你找我有事吗?”

  北望认真的点头“晚上我想请你吃饭。”

  “请我?为什么?”这个男生很奇怪耶,他们又不熟,为什么突然想要请她吃饭?

  “没有为什么,只是觉得你很可爱,想和你一起吃个饭而已,没别的意思。”

  苏绮儿抿着嘴,嘴角上扬努力扯出一个微笑。“谢谢你的邀请,但是我没有时间。”

  “晚上也没有时间?”

  “嗯,我要上班。”如果有时间,她宁可在家里陪妈妈,还有睡觉。她别过头去,把一个呵欠硬是忍住,然后回过头来说:“快要上课了,我走了。”

  “好,再见。”

  苏绮儿才走进教室,燕若就凑过来问:“喂,刚刚和你一起进校门的人是谁?”

  “一个男生啊。”

  “废话,难道我还会把他看成女生吗?満帅的耶,哪里认识的?”

  “我不知道。”苏绮儿茫然的说:“在校门口他叫住我,然后他告诉我他的名字。我想这应该不算是认识吧?”

  “哇!他主动来认识你的?听起来好像很棒。”

  “棒什么呀?快上课了,回座位上去。”苏绮儿笑着把她推开。

  从那天起,北望几乎每天都出现在苏绮儿面前,有时候会叫花店送一大束的玫瑰、百合之类的鲜花到班上,引来众男生的喧哗无数,以及女生妒忌的眼光。

  但是这样却使苏绮儿十分尴尬。

  这曰苏绮儿正在写功课,有人敲了敲她的桌子,她抬起头来,看到的是程亦轩,令她有点吃惊。“是你。”

  程亦轩微微一笑“是啊。你有空吗?我们出去走走吧!”

  “好。”虽然功课还没写完,可是她还是想和程亦轩多相处一些时间。说不上来自己对他是什么感觉,也许是一种欣赏,又或者真的是喜欢他吧!

  两个人走到篮球场,一路上没怎么说话,安静得让人觉得恬静舒适。

  程亦轩坐在观看席,歪过头来看她“北望总是在送花给你,对吗?”

  苏绮儿点头。

  “你喜欢他吗?”

  绮儿微微一笑“我只见过他几次面而已。”

  程亦轩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她,似乎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苏绮儿盯着他,似乎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可是又很怕听到;这个时间应该不是谈情说爱的最佳时光。

  程亦轩叹了口气“还是以后再说吧,我怕吓着你。”

  苏绮儿一笑“嗯,那就以后说。”如果他要表白,她要答应做他女朋友吗?她自己也不知道。

  ***bbscn***bbscn***bbscn***

  一个星期之后的某个晚上,北望再接再厉地请苏绮儿吃饭,这次她没有拒绝。

  去约会之前,北望得意地对萧如雷说:“看到了吧?她同意一起吃饭啦。”

  萧如雷面无表情,一句话也不说。

  北望穿好衣裳,在镜子前确认自己仪容得宜,才拍拍萧如雷的肩膀“哥儿们,我约会去了。”

  “祝你好运。”

  北望笑了笑,开着他父亲买给他的跑车便出门。他本想请苏绮儿去法国餐厅的,可是她一直不肯去,最后约在一家非常普通而简单的自助餐厅。

  一走进餐厅,他就看见苏绮儿。她穿着一件很朴素的白⾊棉质外套,看起来有些旧,但是洗得很干净;下⾝是一条牛仔裤,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穿校服以外的衣服。

  北望看着她,心里有一丝心疼。已经快到冬天了,但是她⾝上还穿着单薄的衣服,她的眼睛下面有层淡淡的黑影,彷佛是疲倦至极的结果。

  每次看到她,她似乎精神都不太好,这是为什么呢?

  “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苏绮儿笑了笑“没有啊,是我早到了。”

  北望在她对面的位子坐下。

  北望给她点了一些他认为不错的菜,她没有抗拒,小口小口吃着,表情有些小心翼翼。

  “北望,真的很谢谢你这些天来一直送花给我。”

  北望一听这开场白就觉得情况不对劲。“这没有什么,不就是几束花吗?”

  “以后不要送了好吗?”苏绮儿小心翼翼的说。以前没有人向她表白过,所以她也不知道要怎样去拒绝人家才不会伤害到别人。

  北望看着她,眼里写着疑惑。

  苏绮儿说:“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有一个家要我照顾,而且我还很小,不是很适合恋爱…你很优秀,可以找更好的女生。”

  北望噗哧一声笑了。

  真是天大的打击呀!生平第一次认真地追女孩子,竟然被人拒绝了。不过他还是很喜欢她的语气,至少没有一束花砸过来,对他吼: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萧如雷总说她刚硬得像带刺的玫瑰,他怎么总觉得她是风中饮露凄楚的小草呢?

  苏绮儿被他笑得有点心慌“对不起,我这样说是不是有点过分?”

  “不会呀!”北望认真地看着她“你只是说出心里的想法,并没有什么不好。做不成恋人,我们可以做朋友。”

  苏绮儿听到这里,松了口气,笑了开来“谢谢你。”

  接下来,北望一直说笑话逗她,一直到晚餐结束才送她回家,然而她无论如何都不许让他送她到家,北望也不再坚持。

  第一次被人拒绝,滋味没有想象中的难受,只是有点淡淡的可惜。

  才一个多星期而已,他也不可能爱她爱到死去活来,只是接近她的时候,渐渐发现她⾝上有很多昅引人的特质。她低头走路的时候非常非常的安静,脸上的神情像是掉入凡间的天使:空灵的大眼睛经常不知道在看什么、在想什么,但是她的娇瘦却使他有点隐隐心疼。

  ***bbscn***bbscn***bbscn***

  北望回到萧如雷家里,已经将近十一点。

  萧如雷还没有睡,见他回来,歪过头看他“怎么样?泡到了?”

  “泡个头!”他坐到沙发里。

  萧如雷笑了“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

  北望瞪他“你的样子算不算幸灾乐祸?”

  萧如雷点头“算。”

  “我真是交友不慎。”他哼了两声“不过我也没什么损失,至少她说以后会与我当普通朋友。”

  萧如雷睨他一眼“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多情了?她只是把你当普通朋友,你就可以⾼兴成这样。”

  北望耸耸肩“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我是真的喜欢上她了。她不接受我没有关系,只要我可以看到她就好。”

  萧如雷的心莫名的跳了跳,北望的话似乎让他有点不舒服。

  ***bbscn***bbscn***bbscn***

  早上去上学的时候,萧如雷不想开车,便骑着单车出来,在半路上就看见苏绮儿。

  她的背影看上去像十三岁的国中生,长到脖子的头发绽放自然的柔光,她迈着步子缓缓地往前走。

  萧如雷踩着单车追上去“喂。”

  正在想事情的苏绮儿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头来,见来人是他,有点讶异,然后又面无表情地别过头去,继续往前走。

  萧如雷跟在她⾝边“你为什么拒绝北望?”她今天是怎么了,脸⾊这样苍白?

  苏绮儿觉得他问的问题有点好笑“难道我拒不拒绝,还要找你批示吗?”

  萧如雷没吭声,就这样闷闷陪她走了一会儿才说:“上车吧,我载你去学校。”

  “不用了。”她拒绝。

  “上车。”他可是第一次叫女生上车,她敢拒绝?

  苏绮儿歪过头看他,他脸上的神情不怎么好,彷佛第一次见面时的凶神恶煞样;她不上车说不定他会吵会闹,又会做出什么踢车门的事情来…她今天还要上学呢,更重要的是,今天⾝体状况特殊,刚刚走了半个多小时的路,已经快要虚脫了。

  她拽着他的衣服,坐在单车的后座上。

  两个人从来没有这样靠在一起过,苏绮儿几乎可以感觉得到她的手如果不小心碰到他的腰,他全⾝就会紧绷起来。

  她几乎想笑,他好像是个很敏感的男生呢!

  猛地,腹部一阵绞痛,她把头抵到他的背上,似乎这样子可以舒服一点。可是她这一抵,却使萧如雷紧张得都快要从单车上掉下来了。

  长到十八岁,他还没有跟女生有过什么亲密接触。

  不过他觉得很奇怪,她不是挺讨厌他的吗?为什么会忽然间对他亲密起来,还把头靠在他的背上?

  但是仅仅一会儿,抵在他背上的又变成了一双手。

  很快就到达学校,他转头看她时,只觉得她的脸苍白如雪,不噤有些担心“你生病了?”

  “没有啊。”生理痛应该不算什么病吧。

  “天天陪男人睡觉,能不睡出个病来吗?”

  冷冷的话语在深秋微寒的空气中显得突兀,萧如雷与苏绮儿同时看向声音的来源。

  是校花耽当当!

  苏绮儿苍白着脸看她“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耽当当冷笑道:“你自己在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吗?”

  “我清清白白的,什么叫天天陪男人睡觉?”苏绮儿有点激动。

  “清清白白的十七岁少女为什么会在夜总会里打工?不是出去卖是什么?”

  腹中的疼痛与被人侮辱的打击一并袭击她,她冷冷的瞪着耽当当“如果你没有眼睛,就不要出口伤人!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去卖了?什么时候看见我陪男人睡觉了?”

  耽当当鄙夷的看她“还用看吗?谁不知道全校就属你最穷了!像你这样的穷人,不出去卖哪来的学费?不出去卖怎么会天天待在夜总会里?”

  “你…”苏绮儿急得快要哭了。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样被人侮辱过。虽然听说刚转学来的校花耽当当很犀利,但是两个人没有接触,苏绮儿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惹到她,竟然要这样胡说八道的侮辱人!

  “你说够了没有?”萧如雷的声音就像平地一声雷般炸开。

  两个女生看向他。

  “你有什么资格去鄙视她?这么冷的天,你穿这么短做什么?比起人家,你更像出去卖的!还有,你涂什么眼影、涂什么粉底,比起她的清汤挂面你看起来更像风尘女!你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鄙视别人的穷?你再有钱还不是靠家里!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鄙视她?还看什么看?滚!”

  萧如雷的声音很大声,苏绮儿还以为他只有“笑如雷”没想到吼人的时候,也像打雷一般大声。

  耽当当什么好处都没得到,反而被她喜欢的男生这样白吼了一顿,觉得非常没面子,临走之时瞪着苏绮儿道:“你给我等着瞧!”

  苏绮儿的表情木然呆滞,没有什么血⾊的脸、苍白的嘴唇、疲惫的⾝心与倔強的性格,使她用尽所有力气把想哭的情绪庒下去。

  萧如雷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半晌,还是她先开了口“谢谢你,我还以为你只会欺负我。”

  她的眼神让他的心刺疼。“不要理会别人说什么,耽当当讲话本来就很毒辣,你别放在心里。”话一出口,他觉得自己好反常,他不是只会说一些讽刺与鄙视别人的话吗?

  “嗯。”她抿了抿唇“我回教室了。”

  她的背挺得很直,几乎与他一样孤傲。

  萧如雷这才感觉到她其实与他一样倔強。

  直到目送她进到教室,他才往自己的教室走去。

  进到教室,坐在位子上,他一直想着耽当当说苏绮儿是全校最穷的人的话。

  他发现她有着最极端的两面,她的外表看起来就像是被人欺负也只会低着头说对不起的女孩子,但事实上谁只要欺负她,她一定会反击。也许今天是因为她⾝体不适吧,又或者真的被伤害到了,才会无力反击耽当当。

  想到这里,他的心隐隐的有些难受。

  他暗问自己是怎么了?就算她很穷、就算她⾝体不适、就算她被人欺负,这些关他什么事呢?他又为什么要感到难受?

  ***bbscn***bbscn***bbscn***

  放学的时候,天⾊已经有点暗。

  萧如雷跟在苏绮儿后面走了一个小时才到达她家。

  萧如雷觉得十分意外,她又不需要减肥,为什么每天走路上学?他越跟着她的脚步往前走,越觉得不解。

  直到看她走进一扇破旧的门,他才开始打量起这儿来。

  这是一间很破旧的房子,应该属于快要拆迁的那种,而且这种房子应该是一堆人住在一起的那种大杂院。他从小家境很好,从来也没有尝过苦头,更别说住在这种房子,所以看到她住在这样的环境,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看来耽当当说的是真的,她家里很穷很穷。

  萧如雷先去吃了点东西后,正准备到苏绮儿家里去的时候,却看见她走了出来。

  接下来,萧如雷再一次当起跟踪狂,跟着她去她工作的地方──心宿夜总会。

  他找了个很偏僻的角落坐下来,点杯喝的东西,然后看她走人员工休息室,出来的时候⾝上已换上制服,短短的露肚脐上衣及短短的露‮腿大‬裙子。

  她把他点的东西送过来的时候,面露不可思议的神情。

  “你怎么在这里?”

  “想出来走走,刚好来到这里。”

  他看起来并不像“巧合”来到这里!

  萧如雷接着说:“我只是在这里喝点东西,你不用这样看着我。”

  苏绮儿有些不好意思“嗯,那你玩吧,我工作去了。”

  萧如雷点点头,整夜守下来,他只看到她不停地调酒,然后将客人点好的东西送过去。

  十二点的时候,见他还没走,苏绮儿便走了过来“明天还要上课,你为什么还不走?”

  “我等你。”

  苏绮儿的脸刷地红了“不用了,我要到凌晨两点半才能收工。”

  “反正只差两个半小时而已。”

  苏绮儿没再说什么,默默的离开。这个男生让她有点意外呢,之前总是想办法欺负她,早上不但帮她赶走耽当当,还替她说话;今天晚上竟出现在这里,说要等她,然后呢?

  他不会是…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她呆呆地想。

  萧如雷真的一直等到两点半,直到她换下衣服,收工。

  她走到他面前“我们走吧。”

  萧如雷跟在她后面,出了夜总会“你准备怎么回家?”

  “走路。”

  “走路?”她就那么爱运动?她的脸还和纸一样苍白呢!

  “嗯。”她拨了拨落在脸上的头发,把它夹到耳后“上次为了救你,把单车给弄丢了,后来只能一直走路去上学和上班。”

  萧如雷看着她“你在这里上班多久了?”

  “一年多了。”她看他“你也像耽当当一样觉得我是出来卖的吗?”

  萧如雷一双黑眸紧盯着她“我很佩服你。”

  苏绮儿的脸有点发烧“什么意思?”

  “要从晚上九点上班到凌晨两点,然后走路或是踩单车回家,三点才能到家;睡两、三个小时,第二天又得醒过来去上学。”他的眸子有点寒“你真的很勇敢。”

  苏绮儿一言不发,她觉得他似乎有点生气,可是他在生什么气呢?真是奇怪。

  夜有点凉,特别是凌晨的这个时候。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她有时会侧过头去看他,觉得有点奇怪。几天前他们还似仇家一般,谁会想到这个夜晚他竟会送她回家。

  萧如雷拦了辆计程车,然后两个人一起上车。

  萧如雷报了地点。

  苏绮儿讶异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住在哪里?”

  他不语。

  “你跟踪我吗?”

  他仍是不语。

  苏绮儿不知道他此时为什么变成了冰冻的木头,但是他送她回家,她还是感激的,尤其今天生理痛,有车子坐真的很舒服。

  “你为什么叫苏乞儿?”

  “那你为什么叫笑如雷?”

  “谁叫笑如雷了?那个字读萧!你国语真差。”

  “你也好不了多少,我是绮儿,又不是乞丐的乞。”

  “我觉得也是,我想你一定是个有志气的人。”

  苏绮儿喃喃地说:“在夜总会里面当服务生和调酒师,就算是有志气了吗?”

  “你为什么这么卖命地工作?你还是个⾼中生,需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学费,医药费。”

  “医药费?”他把她全⾝打量一遍“你有病?”

  “我可健康了,哪来的病?”

  “你就像半夜出来游荡的骷髅似的,看不出来你有多健康。”

  不知道他是怎么用形容词的,她哪里像骷髅了?真是的!

  计程车很快地停在她家的巷口。

  两个人下了车,苏绮儿抬头来看他“你回去吧,已经很晚了。”对于他突然间对她友善起来,她可真是不习惯。

  此时她发现他真的很⾼,她要仰⾼头才能看得到他的眼睛。

  “送你进去吧。”

  蓦然间,腹间一股疼痛,撕心裂肺的痛楚几乎要把苏绮儿弄晕,她只觉得眼前有星星在冒,然后脚一软就往旁边栽去。

  萧如雷吓了一跳,反射性地伸手抓住她。

  她跌进他的怀里,一股少女的幽香直扑进他的鼻间,闻起来格外的舒服。

  他紧张地拍她的脸“喂,你没事吧?”

  萧如雷抱着她,她把头搁在他的胸膛上。他的胸膛很宽大,像成熟的男人、像是可以撑起她的天空一样温暖。

  她的鼻子忽然有点酸。

  已经好几年没有被人这样抱着了,他的怀抱让她想起死去的爸爸。她忍不住想哭,爸爸总是把她抱在膝盖上,然后让她把眼泪鼻涕都擦到他永远雪白的衬衫上。

  她为什么这么辛苦呢?为什么不可以像别人家里的小孩一样,有幸福的家庭、健康的父⺟,过简单而快乐的生活呢?

  这些年她真的好累好累啊!这个怀抱是属于眼前这个男生的。他⾝上有淡淡的男性味道,挺好闻,很清慡的感觉,可是这一切都不属于她。

  离开他的温暖怀抱,她抬起头来看他“不好意思,抱了你一下。”

  抱就抱吧,还不好意思什么?“我想你在夜总会做得很辛苦吧?”

  “还好。”

  “我帮你找份好的工作怎么样?”

  苏绮儿疑惑地看他“什么工作?我还要上课呢。”

  “我知道。这样吧,来我家里当钟点女佣,工资与夜总会同⾼。你看怎样?”

  “你脑袋坏了吗?”

  “你觉得当钟点女佣不好?”

  “你也还是学生,哪来的钱支付工资?”

  “我是天外互动的股东。”

  苏绮儿没听过这个企业,她摇着头“我觉得自己这样也挺好的,辛苦是辛苦一点,但是很值得。”

  “你总有一天会把⾝体搞坏。”

  他的语气不好,也不温柔,但是此时的苏绮儿没来由地有些感激他。

  她对上他的视线“为什么你突然间对我这么好?”

  这一句话让萧如雷愣住,是啊,最近他为什么对她这么好?为什么跟踪她回家、跟踪到她上班的地方?难道他…他不会是对她有感觉吧?

  见他没有说话,苏绮儿笑了笑,不再追问“我到了。”

  “嗯。”

  “那我进去了,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

  萧如雷看着她的⾝影消失在老旧的房子里,这才转过⾝去,深深地呼了口气。

  他从来没对哪个女生有过好感,更从来没有送哪个女生回家过;他更不知道自己跟踪她到她住的地方及工作地方,是因为好奇还是因为关怀…

  说实在的,她那双大眼睛在不经意的与他对视时,确实让他心跳失常。可是,这就是喜欢了吗?

  应该不会吧!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毫无防备的就喜欢上这样一个并不出⾊的女孩? Www.523uS.CoM
上一章   分手请排队   下一章 ( → )
若发现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分手请排队》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弦上月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分手请排队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