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分手请排队》第三章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分手请排队  作者:弦上月 书号:11986  时间:2016/7/20  字数:9399 
上一章   第三章    下一章 ( → )
  平时这个时间回到家里,苏绮儿都是一躺下就睡着的,可是今晚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刚刚她晕眩时被萧如雷抱进怀里的样子。

  想起两个人视线的相交,她的心就忍不住地怦怦跳。

  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心动吧?

  这个男生也真反常,以前不是老欺负她吗?今天为什么这样反常呢?

  她想了半天,不得其解,便迷迷糊糊睡着了。

  没睡多久,闹钟就响了起来,她拖着疲惫的⾝体去帮妈妈煮早餐,然后伺候躺在床上面露蜡⻩之⾊的妈妈吃饭,然后笑瞇瞇的说:“妈,我去上课了。”

  “嗯。”

  “你在家要乖哦,有事情就大声喊,他们都在外面呢。”

  “嗯,你去上学吧。”何晴岚已经没有了年轻的容颜,这些年的煎熬已经使她⾝心俱疲。如果不是还有个女儿让她割舍不下,她何尝愿意躺在这里过着生不如死的曰子。她的存在对绮儿来讲,无疑是最沉重的负担。

  苏绮儿走出去,门外有几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在打太极。

  她笑着打招呼“陈伯伯、安伯伯早安。”

  “绮儿早啊。”他们亦笑瞇瞇的回应“你放心去上学吧,我们会帮你照顾好你妈妈的。”

  苏绮儿笑得很甜“谢谢伯伯,那我去上课了。”

  “去吧、去吧。”

  这些年来,如果不是这些热心的邻居帮忙照顾妈妈,她哪能有时间去上课呢?

  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到达学校时她想起萧如雷来,心想也许他昨晚太晚睡觉,到现在还不知道起床吧!

  这时耽当当忽然出现在她面前,板着一张脸孔瞪着她。

  能被称为校花的人的确是长得很漂亮,但是她年轻的脸上过早地出现了脂粉,显现出不符合她年龄的成熟。

  “你昨天晚上和萧如雷在一起?”她的声音十分尖细。

  苏绮儿冷淡地看着她“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你这个贱人…”耽当当一句话未了,便抬起手来欲打她。

  苏绮儿的手俐落地抓住她的手,没让她的巴掌盖到自己脸上来;耽当当见此举未得逞,便换只手打,亦被苏绮儿挡住。

  她冷冷地把耽当当往前面一推。

  “耽当当,你嘴巴放干净点!自己没本事追到男人,就不要怪到别人头上来。”

  苏绮儿觉得她此时的样子像极了一个丑恶的魔鬼。

  耽当当继续攻击苏绮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那些伎俩,在男人面前装可怜、装柔弱,他们就全部上你的当。”

  苏绮儿给她个白眼“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恶心的女人。喜欢的男人对你没意思,有本事你就去追啊,只会在这里威胁我、打我有什么用?”

  耽当当咬牙切齿的说:“我会,我当然会!”

  “那么谢谢,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你如果不离开萧如雷的话,我会给你好看的。”耽当当像下誓言一般地说。

  苏绮儿往前走,听到她的话,忽然回过头来莞尔一笑。

  “告诉你,我从来没和萧如雷在一起!有些话我想劝你,一个人最重要的不是外在美,內心恶毒的人是不会有人喜欢的。”说罢,她大踏步往前走去。

  ***bbscn***bbscn***bbscn***

  和每曰一样上课、打瞌睡,然后放学,唯一不同的是,这天傍晚放学的时候,萧如雷出现了。

  他站在校门口,⾝上穿着白⾊的衬衫还有黑⾊的西裤,牵着一部崭新的单车等在门口,目光不时朝学校里面瞧。

  此时燕若正拉着苏绮儿往外走,看到萧如雷,庒低嗓音偷偷地笑道:“你说他会在等谁呢?”

  苏绮儿不语。

  萧如雷看也没看燕若一眼,直盯着苏绮儿说:“走吧。”

  燕若看看苏绮儿,又看看萧如雷,然后一笑,对苏绮儿说:“我先走了,明天见。”

  燕若嘴边的笑那么狡猾,明亮的眼睛有着促狭之意。

  苏绮儿想明天燕若一定会追着她问她与萧如雷的关系是如何突飞猛进的。

  看着她走远,苏绮儿才望向萧如雷。“去哪里?”

  萧如雷拍了拍牵着的单车“我不是害你把单车丢弄了吗?这一部赔给你。”

  这是一部崭新的捷安特,价值不菲。

  苏绮儿‮头摇‬“我丢了的那部单车价格不及这部的十分之一。”

  “那又怎么样?难道你希望我买部破车还给你吗?”

  “我没有叫你还呀,而且车子是我自己弄丢的,不关你的事。”

  萧如雷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此时有点不⾼兴了“你是不是不要这部车?”

  他脸上的神情不会是在生气吧?她看向他的眼睛,发现他在瞪她,眼神有点凶,但是苏绮儿发现自己一点儿也不怕他,甚至觉得这个人挺好玩的。

  她微笑“这部车子太贵重了,我不敢收。”

  “你很啰唆!”他冷哼一声。

  这个男人唯一的温柔,只怕是昨天晚上他拥住她的那一刻,其他时间他的眼里总是带着不屑,甚至有些冰冷。

  苏绮儿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又补了一句。

  “你要是不喜欢,我就把车子拆了扔掉。”

  没见过这样的人呀!苏绮儿想也许他的內心是善良的,他还一部车子给她,纯粹只是为了让她有代步工具,不必每天都来回走路。

  “好吧,我接受,但是以后我会把差价补给你。”

  “谁希罕!”

  苏绮儿笑了笑,牵过单车。“那我走了,你呢?”

  他没回答,直接转⾝就走。

  苏绮儿觉得这个人真是够奇怪的。

  踩上崭新的单车,她朝与他相反的方向骑去。车子很轻盈,往前骑了一会儿,不知怎么着,就是有股強烈的欲望想要回头看一看。

  她停下车子回过头,看到萧如雷正呆立在原处望着她,修长健硕的⾝躯在看到她回头的那一刻,赶紧回头往前走。

  似是无情却是有意,苏绮儿的心跳得有些快,看到他别过头去,便也回过头踩着单车离开。

  她的心里有种窃喜,也有一份隐忧。

  他望着她的眼神、他停下脚步看她的背影,那是因为他心里对她产生了蒙胧的情感吧?她有这样的感知,却害怕这样的事实。从昨晚他的言谈之中,可看出他家里必定非常富有,虽然她不知道天人互动代表着什么,但是她可以肯定他是个富家子弟。

  灰姑娘的故事不是不存在,但是不会发生在她⾝上;灰姑娘至少一⾝轻松,可以嫁给王子而无后顾之忧,可她还有个妈妈要照顾。

  她根本没有办法分散精力去做别的事情,想到这里,她的脸不噤微微地泛红。

  他又还没有说他喜欢她,她想这么多做什么?

  踩起单车往前骑去,却讶然发现不远处,程亦轩驻足站立在那儿。

  她过去与他打招呼“程学长。”

  程亦轩望着她,脸上有着若有所思的神情。“准备回家?”

  “对啊。”

  “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自己骑车回去就好。”她笑了笑“谢谢学长的关心喔。”

  “你…和萧如雷在一起了吗?”

  “没有。”苏绮儿的脸微微一红“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或者是比普通朋友不普通一点?她觉得她在看萧如雷的时候,心情变得有些不一样。

  “你等我好吗?”

  程亦轩突然的一句话,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学长,你…”

  他定定地望着她“我不想这么早说是因为怕伤害到你,或者是你并不喜欢我,那样我们的关系也许会变得僵。可是如今看来,如果我不表白,说不定等我说喜欢你的时候,你已经被萧如雷追走了。”

  苏绮儿的脸刷地红了。

  她没有想到程学长会喜欢她!她嗫嚅地说:“我、我还没有想过恋爱的事。”

  她低着头,感觉到程亦轩伸出一只手在她的脑袋瓜上摸了摸。

  “我会等你,不管你等不等我。”

  苏绮儿抬起头来,看到程亦轩眼里的坚定,她有些茫然。

  ***bbscn***bbscn***bbscn***

  这晚上班的时候,苏绮儿的眼神一直不停地往昨天晚上萧如雷坐的位子上看。

  看着那空荡荡的位子,她心里竟有一点说不出来的惆怅。

  一直到她凌晨两点下班,他都没有出现。

  推出那部崭新的车子,迎着微凉的晚风,骑在夜深人静、几乎没有行人的街头。

  半个小时后,她已经骑到离家不远的那条十字街道。

  这里很黑,路灯也不见有人来修,只有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发出一点微弱的光。

  就在这个时候,从路旁窜出三个人来,着实把她给吓了一跳。

  定睛一看,原来是三个头发染成各种颜⾊的小太保,苏绮儿的心跳得很快,她赶紧将单车绕个方向,往旁边骑去。

  但是那些人很快堵住她的去路,为首的那个人yin笑道:“喂,女人,你跑什么呀?陪我们玩玩!”

  苏绮儿的心怦怦直跳!

  完了,碰到流氓了!怎么办?

  她惊惶失措,心想该怎么办呢?万一这些流氓对她使坏,她要怎么逃脫?他们会不会抢她钱、割她脸蛋,甚至…**她?

  想到这里,她简直快要尖叫了。

  她瞪着他们“你们干什么?”

  那些人显然没想到她会突然间质问他们,愣了一下之后,又嘿嘿笑了起来。

  “唷,这女人还挺辣的咧,我喜欢!来来来,我们来玩玩嘛!”

  三个人向她伸手过去。

  苏绮儿啊的一声尖叫,松了手,车子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她往后退,脸上充満惊恐。

  她不可以向他们屈服,如果这些臭小子敢对她动手,她就跟他们拼了!她咬着嘴唇,全⾝戒备地瞪视他们。

  三个小太保垂涎的脸越来越近,笑容越来越猥琐,几乎就快要把她逼到墙角。

  苏绮儿大声叫道:“你们快点滚开,不然我要叫人了!”

  其中一个太保笑道:“你就叫吧,这里反正不会有人经过。”

  是的,苏椅儿也知道这一点,这里地处偏僻,到了夜间根本不会有人来。她的眼睛里有着恐惧,还有一黠豁出去的坚毅。

  “你们要是再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小太保yin笑道:“你不用客气啊,我脫了衣服等你哦!”

  听他们言语下流,苏绮儿是怒火直冒,可是她一个弱小女子又不曾学过什么跆拳道、柔道,她要怎么和他们三个打?会有人来救她吗?

  为什么没有王子像是小说里、电影里演的那样,在她危险的时候,突然间冲出来救她呢?就算没有王子,萧如雷这样的人也可以啊!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只手已经伸到她的脸上;她吃了一惊,反射性地抓住他的手就咬。

  接着就是一阵混乱,她咬完那只手之后,也看不清楚他们是什么神情,立刻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尖叫着,眼里有眼泪浮上来。

  后面紧紧跟随而来的脚步,让她真恨自己为什么不是赛跑选手,可以脚下抹油,溜得比人家开车还快!唉,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呢?

  就在这个时候,两束灯光猛地向她照射过来。

  啊,肯定有人来救她了!

  一辆黑⾊的车子缓缓地朝他们开过来。

  那三个太保见状,自然是溜之大吉,眨眼间就不见了人影。

  苏绮儿呆呆地站在原地,心中有说不出的害怕,还好他们都走了,她真的很害怕刚刚的情况!

  车子里走下了一个穿着黑⾊西装、非常⾼大壮硕的男人。

  她看了他一眼,低低地说了声谢谢,就准备跑回原地去,把车子取回来。

  “晴岚?”男人叫了一声。

  正准备跑走的苏绮儿,脚步瞬间停住。

  她回过头看着这个男人,借着车头灯的灯光,可以看清楚他的模样。约莫四十六、七岁,或者更年长一些,⾝材很⾼很结实,一点也没有发福的迹象,一⾝黑西装穿在他⾝上,显得非常的沉稳。

  她看着他“你在叫我吗?”

  “呃…”男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地说:“是我认错人了,不好意思。”

  苏绮儿微微一笑。

  “谢谢你刚才救了我。”然后又补说了一句再见才离去。

  男人没有说什么,只是目送着她的⾝影,神情复杂。

  苏绮儿将那部萧如雷买给她的单车扶起来,然后带着一点萧瑟的心情,往家里骑去。

  回到家里,苏绮儿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一旦危机过去,她整个心就放松了下来。为什么不呼呼大睡呢?不需要什么事都放在心里一辈子,想起来反而觉得委屈,那又何必再想?

  恐怕唯一让她觉得难受的是,为什么萧如雷今晚会没有来找她呢?虽然他不是她的谁,也没有责任要照顾与守护她,可是她內心的某个地方还是隐隐的犯疼。

  或许,动情的只是她而已…

  ***bbscn***bbscn***bbscn***

  北望一⾝清慡地坐在萧如雷的面前,脸上带着某种坏笑。

  萧如雷被他看得实在头皮发⿇,忍不住的说:“请你不要用这么⾁⿇暧昧的眼神看我。”

  北望呵呵地笑“听说你买了部单车给她?”

  “我不知道你这么八卦。”

  “不用我八卦,学校的BBS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是吗?”萧如雷不感兴趣地应了一声。

  北望难得没出去约会,看到萧如雷坐在花园里,便过来与他聊聊。

  他试探地看着萧如雷“喂,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萧如雷反问道:“你想追她?”

  “我只是单纯地问你喜不喜欢她。”

  “不喜欢。”他回答得又快又干脆。

  北望有点意外“我还以为你这个晚熟的孩子动心了呢,居然回答得这样干脆。”

  萧如雷面无表情地看他。“难道我看起来像是动心了吗?”

  “你此时看起来不像,但是你看她的眼神,以及你为她做的一些事情都让人觉得挺像的。”

  他为她做了什么事情?无非只是还了她一部单车而已吧!他看向北望“你觉得她是做女朋友的好人选吗?”

  “我只知道她是个不错的女孩。”

  萧如雷嗯了一声。

  此时约莫凌晨两点半,他想她应该下班了,并且正在回家途中吧!

  本来他想今晚再去看看她,然后送她回家,毕竟一个女孩子三更半夜地回家,路上总容易出现危险…

  可是临出发前,心底却有某个声音唤住他。

  为什么要去呢?你又不是喜欢上她了,她也不是你的女朋友,你为什么要像护花使者一样保护她?

  矛盾了半天,他觉得心里别扭得很。

  是啊,她不是他女朋友,也不是与他有什么特殊关系,那么他为什么要去看她?如果去了,不是向别人宣告他喜欢她吗?

  经过一番挣扎之后,他决定留在家里。可是这几个小时,不管怎么样都觉得不安,要不是北望突然间来这里,说不定他此时已经飞⾝出去找苏绮儿了。

  正聊着天,离花园不远的车库自动门卷了起来,一辆黑⾊的车子缓缓开了进来。

  萧如雷将视线收回,那是他老爸的车子。

  车子由司机开进车库,萧忆走了过来。

  “这么晚还没睡?”

  北望笑道:“在这里赏月呢。”

  萧忆也笑了“很有闲情逸致啊。”他看了看萧如雷,再看北望“你们去休息吧,太晚了,明天还要上课。”

  “好的。”北望回应着,目光在他与萧如雷之间瞄了一眼。

  萧忆很希望萧如雷跟他说些什么,可是他却呆坐着,连看也不看他这个父亲一眼。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许因为事业太忙、应酬太多,又与妻子情感不好的关系,总让儿子觉得他是个不负责任、四处拈花惹草的父亲。

  对于这样的误会,他实在无力去解释,儿子已经完全认定他的恶行,他再怎么解释也无用,既然如此,那就继续糟下去吧!反正不管再怎么糟糕,他们都还是父子,他每次都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不着痕迹的一声叹息,萧忆往回房间走去。

  北望站起来,修长的影子投到花园的鹅卵石通道上“看到你们父子这样子,我觉得特别尴尬。”

  萧如雷面无表情的耸耸肩“有什么好尴尬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关系不好。”

  “可是用得着这样吗?他再不好也是你的父亲;再怎么厌恶他,你们也只有这辈子的缘分而已。”

  萧如雷的心一动,他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他与父亲都是极爱面子、不肯低头的人。

  他装作不在乎地撇嘴“走了,回房间睡觉。”说罢便往房间走去。

  北望看着他孤傲的背影,无奈地叹口气。这死小子似乎怎样都不肯低头啊,对于父子感情是如此!不知道对于爱情…他是不是也要这样冷傲下去。

  ***bbscn***bbscn***bbscn***

  和想象中的一样,苏绮儿在校门口就遇到耽当当。

  她从来不穿校服,穿着时尚却不合时宜的短外套,‮裙短‬让浑圆修长的‮腿大‬显露无疑。她⾝⾼很⾼,比苏绮儿⾼出一个头,鹅蛋脸上粉淡脂浓,不管皮肤如何,这个妆的确让她显得肌如凝脂。

  她对着苏绮儿冷笑“你今天居然还能来上课!”

  这样的语气与不怀好意的笑,让苏绮儿瞬间便明白昨晚的那个事件恐怕是她主使的。

  苏绮儿望着她“你觉得这样有趣吗?为了爱情而做出这种事,假若有一天你真的和萧如雷在一起,当他知道你曾有过这样的行为,你觉得他会为你鼓掌喝采吗?不被人爱不要紧,最重要的是懂得如何自爱!为了一个男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值得吗?”

  她像是被触到了痛处一样大声叫嚷起来“我怎么样要你管吗?你这个贱女人!”话音一落,一巴掌就挥向她。

  苏绮儿正想伸手去挡的时候,突然一只黑而宽厚的手掌抓住了她白皙纤细的

  两个人的视线移向那只手,再往上看,看到萧如雷异常不慡的脸,本来不怎么白皙的脸庞此时显得更加阴沉。

  他狠狠地将耽当当的手摔回去。

  耽当当踉跄了一下,脸上的神情千变万化,只有同为女人的苏绮儿明白她在想什么。

  她只是深爱萧如雷,却得不到他而已。

  萧如雷冷然地看着耽当当“同样的动作,不要再让我看到第三次,否则我不介意因为你而打破不对女人动手的原则。”

  说罢,他拉着苏绮儿的手臂离开。

  苏绮儿侧头看了看他,跟随着他的脚步走了几步,又回头去看耽当当。

  她低垂着头,与平曰⾼傲跋扈的她完全不一样,长长的睫⽑下面似有一滴眼泪。

  苏绮儿叹了口气,看着萧如雷“你真不应该对她这么大声。”

  萧如雷停住脚步“难道帮你还帮错了?”

  看他似乎颇生气的样子,苏绮儿微笑了一下。

  她看着他,长长的睫⽑在晃动。“对于一个喜欢你的人,你就算不喜欢,也不要这样决然的拒绝,不然等到老的时候想起,会觉得颇为遗憾。”

  萧如雷绷着脸“我的年龄还不足以让我开始怀旧。”

  “人的际遇是变化万千的,此时你讨厌的人,或许以后是你深爱的人呢!如果以后你们相爱了呢?回想起今天,是不是…”

  苏绮儿突然被萧如雷揪近他的胸前,但是她发誓这绝对不是拥抱。

  他的脸上有着明显的怒气“谁允许你在这里胡说八道的?别以为我出面帮过你几次,你就认为有足够的条件在我面前说教了。”

  苏绮儿撇撇嘴“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

  萧如雷话一出便觉得抱歉,可是她居然没有露出伤心的神情,这又让他感到不慡。

  她是否一点都不在乎他对她的好与坏?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自嘲地笑自己。

  你管她对你的感觉是好是坏呢?

  默默走到教学大楼,苏绮儿说:“我先上去了。”

  “嗯。”他从鼻子里闷哼出一声。

  苏绮儿觉得这家伙有时候真是够奇怪的,时而对她好,时而又霸道得像強盗。

  一如既往的上课与下课,晚上早早地回到家里,看着⺟亲蜡⻩的脸,虽然已经这么多年了,苏绮儿心里仍然隐隐犯痛。

  她笑着替⺟亲擦⾝子“妈妈,我要去上班了,你一个人在家里好好休息。”

  何晴岚挣扎着要坐起来,苏绮儿阻止她。

  “你还是躺着吧,要什么我给你拿。”

  她试了半天,始终坐不起来,便指了指枕头下面,无力地说:“这里有点钱,你拿去买些好看的衣服和饰品吧。你除了校服之外,没几件象样的衣服,我这个做妈妈的实在也看不过去…”

  苏绮儿从枕头底下拿出一迭钱来,约莫有几万元。她吃惊地看着钱,再看看⺟亲。

  “这是哪里来的?”

  “是妈妈的一个老朋友来看我,顺便给了这点钱。”

  “可是我们怎么能收别人的钱呢?”

  “没关系。”何晴岚虚弱的笑了“以前他也借过我们家里钱呀,人生就是这样借来还去的嘛。”

  苏绮儿听她这么说,便不再说什么。

  “那我用这些钱给你换点好药,增加点营养。”

  何晴岚说:“不许!你得拿去买衣服。”

  苏绮儿默默收下,这些钱也不知道是妈妈的哪个朋友给的,以后一定要还给人家。

  苏绮儿帮何晴岚盖好被子,准备了一下,便去上班了。 Www.523uS.CoM
上一章   分手请排队   下一章 ( → )
若发现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分手请排队》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弦上月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分手请排队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