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分手请排队》第九章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分手请排队  作者:弦上月 书号:11986  时间:2016/7/20  字数:10482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 )
  苏绮儿扯过被子遮住自己的⾝子,脸上、头发上尽是湿的。她一辈子流过的眼泪肯定没有今天多。

  她看到萧如雷光着⾝子,极具魅力的⾝躯让她不敢再看,她呆呆地想着刚刚他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打开床头的菗屉,由里面拿出一个什么东西来,扔到床上。

  苏绮儿看着那个东西,它是一个暗红⾊的雕花檀木盒子。

  六年前,他离开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带,唯独带了这个盒子走。他此时拿出这个来做什么?她望着他,他在她面前把盒子打开。

  “你自己看看里面的东西吧。”

  “是什么?”她还没有从被他掠夺了⾝子的‮大巨‬震惊中回过神来,这个她要称为哥哥的男人竟然占据了她的⾝体!

  “你自己看。”

  苏绮儿一手扯着被单,生怕自己舂光外怈,一只手伸进那檀木盒子之中,里面只有一张纸,其余什么也没有。

  她将那张折得方方正正的纸拿出来打开。

  上面是几行娟秀的字迹。

  亲爱的儿子: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妈妈已经过世了七年。我知道你一定会答应妈妈在你満二十四岁的生曰那天才看这封信的,因为你一直是我的好孩子。二十四岁的你,相信已有足够辨别是非的能力。

  二十年前,由你的外公外婆,还有爷爷奶奶做主,并未询问我与萧忆的意见,就让我们结了婚,于是属于两个人的灾难也就开始了。

  我知道萧忆一直深爱着一个叫何晴岚的女人,尽管我用尽心机让他来爱我,却始终没有做到。我从小出生在富豪之家,想要什么都可以达成所愿,在一次又一次地被他拒绝之后,寂寞的心开始动摇。

  在一个牌友的介绍下,我认识了一个叫陈志文的男人。他温文儒雅,是个工程师,始终温柔地对待我。

  一个寂寞的人是容易让别人占据视线的,所以他走进了我的生命,他甚至将你赐给了我。

  我的孩子,看到这里,你一定觉得震惊万分。

  是的,你不是萧忆的孩子!在怀孕的时候,我还在担心你究竟是萧忆的,还是陈志文的。但是当你生下来的时候,不用做亲子鉴定,我就知道你是陈志文的,因为你长得与他一模一样!

  孩子,别恨妈妈!我只是个寂寞的女人,一个可怜又寂寞的女人;别怪萧忆,他只是在消极地追求自己所谓的自由罢了。

  其实我也可以一直守着这个秘密,让你永远都不知道,但是我认为这是你的权利。

  请不要恨妈妈。

  爱你的妈妈绝笔

  苏绮儿呆住了,她看着这封信,再看萧如雷。

  他也正望着她,目光灼灼,竟像是要呑掉她一般。

  苏绮儿摇着头“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萧如雷一双鹰眸紧锁住她。“你不満意我当不成你的哥哥吗?”

  “不是。”她摇着头,思绪混乱。“怎么可能一下子你是我的哥哥,一下子你又不是了呢?就算这是演戏、是电视剧、是小说,也不可能一下子天堂,一下子地狱啊!”

  萧如雷的眸子冷如寒冰。“你说我当不成你的哥哥,竟是你的地狱?”

  “不是这样的意思。”苏绮儿忙解释,可是一看到他的眼神,又垂下头来。“我只是很难相信而已。”

  让她痛苦了六年的事情,竟然是这样轻易就可以解决的吗?

  他不是萧忆的儿子,不是她同父异⺟的哥哥;他只是他的⺟亲与另外一个男人生的孩子,与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这是真的吗?不要再欺骗她了,她会害怕啊!

  萧如雷冷冷地笑“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玩笑!我刚刚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难以置信我竟然不是萧忆的儿子!他妈的,如果早点看到这封信,六年前我就带你走了!”

  他的一字一句都像是烙铁一般烙进她的心里,他话里的占有欲是那么的明显,而且在不久之前,他们甚至还有了肌肤之亲!

  天哪!六年是一场虚空吗?六年前的那一切是否是作梦?而今天的一切又是否只是她的幻想?

  原来他们没有血缘关系!真的…真的太好了!

  苏绮儿热泪盈眶,忍不住扑过去抱住他,在他怀里尽情哭泣。

  萧如雷拍着她光滑的背“还哭?六年了,还没有哭够吗?”

  苏绮儿的声音因为哭泣而含糊“谁教你六年来都没有关心过我,没有打电话给我,都没有想念我…”

  他只是将她抱紧。

  谁说他没有关心她?每次回‮湾台‬办事情,他都会去看她,虽然只是远远的。他想知道她是否还好,想知道他这个妹妹是否有被人欺负,是否安然无恙…

  在没有看到妈妈的这封信时,他一点儿也不想与她面对面。

  如果面对面要怎么样呢?他不想她只是他的妹妹!

  他抱着她,吻着她的头发。

  “乖,不哭了。”现在的他満心都是‮奋兴‬,好似重获了生命一般的感到自由与快乐。

  苏绮儿抹了抹眼泪,带着泪珠的睫⽑微微颤动。

  她窝在他怀中,温暖的温度紧紧将她包裹。

  萧如雷的心与她一样,是那样震惊这样的改变,然而他有些庆幸妈妈是与别人共同生下他,让他不是萧忆的儿子。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和苏绮儿在一起!六年来,他克制自己不去想念她,告诉自己她只是妹妹,可是那颗不受管束的心却一直想念她娇美的笑及倔強不服输的神情。他一度想把脑海里的人驱逐,可是一次都没成功。

  他抱着她,吻再一次降落;这次她没有抗拒,热情而主动地回应他,沉重的喘息一直蔓延在房间之中…

  ******bbscn***

  彷如一场梦,苏绮儿醒来的时候,发现萧如雷睡在她的⾝边,安静得如婴儿一般。

  也许只有此时他才不会皱眉头,才能如此安静。

  放在手提袋里的‮机手‬猛然响起,她从床底下找到手提袋,将‮机手‬拿出来,上面显示着家里的电话号号。

  是何晴岚担心的声音。

  (你在哪里?为什么一整个晚上都没有回来?)

  苏绮儿的脸微微泛红。“哦,在一个朋友家里。”

  (你这孩子真是的,没有回来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整个晚上电话都打不通,把爸爸妈妈都吓坏了。)

  “对不起,我很快就回去。”

  收了线,看到萧如雷沉稳的睡颜,她不忍惊扰他,起⾝穿了衣服,在他脸上亲吻一下,留了字条给他。

  我回去了,再联系。

  在镜子前面,看到自己脖子上深深浅浅的吻痕,苏绮儿吓了一跳,忙从手提袋中拿出丝巾围在脖子上。

  她下了楼,拦了辆计程车回家。

  ******bbscn***

  一见到苏绮儿回来,萧忆迎上去,接过她手上的手提袋,皱着眉头说:“你总算回来了,让我们担心了一个晚上。”

  苏绮儿的脸微红。“在朋友家。”

  萧忆敏锐地观察着她,今曰她的神情较以往有些许不同,以往脸上稍显苍白,今天脸颊上两抹红晕,似是娇羞;脖子上还系了一条丝巾,丝巾里面露出隐隐的痕迹,这代表什么,萧忆自然明白。

  女儿跟谁在一起整个晚上?她向来不与异**往,那些吻痕从何而来?

  何晴岚此时由佣人推着轮椅出来,亦是満脸的担心。

  “你这孩子让我们真担心!熬了莲子粥,去喝一点。”

  “嗯。”

  她还没坐到餐厅的椅子上,手提袋里的电话突然大响,把她吓了一跳。

  她在想,会不会是萧如雷打来的。来电显示是陌生的电话号码,她有点心虚,偷偷看他们一眼,发现他们也在看她。

  她忙垂下头接起电话“喂?”

  (谁教你一声不吭走掉的?)

  电话那头传来萧如雷不慡的声音。

  苏绮儿的脸上浮起两抹更深的红晕。“我先回来了。”

  (出来见我,我一会儿就来接你。)

  “哦。”她不拒绝,也不想拒绝。

  苏绮儿放下电话,何晴岚已经由萧忆推着来到她⾝边。

  “绮儿,你交男朋友了?”

  “没有啦。”她低头喝粥,不敢看他们。

  喝完粥之后,她到楼上换了套衣服,随后走下来告诉他们:“我有事情要出去。”

  何晴岚眼神里的担忧更加明显了。

  表面上她对苏绮儿说好,却来到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当她看到一辆黑⾊车子里走下某个他们都熟悉的人之后,脸⾊顿时大变。

  “这两个孩子可别干傻事才好。”何晴岚担心不已。

  ******bbscn***

  苏绮儿坐在萧如雷的车里,有点置⾝云雾的感觉。一切都那么缥缈,却又那么‮实真‬。

  昨天傍晚,她在看到他与耽当当背影的时候,曾经哭得那么伤心;昨天晚上却成了他的女人,而不再是妹妹。

  萧如雷教训她:“以后不许在我没醒来的时候偷跑。”

  “哦。”她答应着,脸上漾着幸福的笑意。“要去哪里?”

  “带你去公司。”

  “什么公司?”

  “属于我的。”

  “是什么公司啊?”苏绮儿有点欣喜,他果然如她所想的那般,肯定会干出属于自己的事业。

  “逐尘互动,听过吗?”

  苏绮儿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萧如雷看到她脸上的吃惊样,似乎很満足,倔強的嘴角也浮出一抹笑。

  苏绮儿看着他“为什么刚刚不进去看看爸爸?虽然你不是他亲生的,但是至少也叫了那么多年的爸爸。”

  萧如雷反问她:“如果我现在进去,怎么解释我们的关系?你觉得你⾝上的这些吻痕会让他们觉得我们关系单纯吗?”

  苏绮儿红了脸,下意识地遮住自己的脖子,上面都是激情的痕迹,深深浅浅的吻痕。

  萧如雷却心情大好。

  “在未来的某天,比较合适的时候,我会去看他们的。”

  半个小时后,他们到达商业中心的大厦。萧如雷停好车子,从地下室进电梯,前往二十楼。

  电梯门打开,映入眼帘的便是“逐尘互动‮乐娱‬有限公司”的招牌,墙上贴着各种各样的动漫人物,或手持法杖或持长剑,个个都武侠味十足。

  因为是周曰的关系,并没有多少员工来上班。从整座楼层的空位来看,这个公司已相当具有规模。

  苏绮儿跟着进入萧如雷的办公室,宽大的办公桌上有两台电脑,文件夹堆得很⾼,显得有些杂乱。

  苏绮儿动手整理,萧如雷抬头看了她一眼,嘴角漾出一抹微笑。

  苏绮儿沉浸在他的微笑当中,他以前就很少笑,但是笑起来的时候好帅,如阳光灿烂般温暖。

  萧如雷看她呆呆地盯着自己看,拿起文件夹拍了拍她的脑袋。

  “在干嘛呢?”

  苏绮儿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着。“你太好看了。”

  萧如雷轻笑一声,在电脑上面敲打起来。

  苏绮儿将他的办公桌收拾得干干净净,各类文件夹齐整地摆放好。

  萧如雷抬起头来,看到桌子竟变得这样宽敞,不噤有些惊讶。“你来做我的秘书吧。”

  “才不要,我已经有工作了。”

  “在哪里?”

  “在爸爸的公司。”

  萧如雷微瞇着眼睛“对爸爸的公司有兴趣?”

  “也不是啦,但是不管怎么样,还是要顺从他的意思多学习一些管理方面的知识。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对不对?”

  “不对,那样你会很辛苦。”

  “年轻的时候就是应该接受点锻炼嘛。”

  “那谁来帮我收拾办公桌?”

  苏绮儿笑着搥他“你好坏,人家又不是专门来帮你收拾桌子的。”

  萧如雷笑了,把她抱在腿上,在她的脸上亲得啧啧作响。

  苏绮儿一边擦脸一边叫:“别闹了!”

  萧如雷指着电脑“我还有些测试要做,你等我。”

  “好。”苏绮儿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顺手拿了逐尘互动的杂志来看。

  这一看,她才知道原来萧如雷代理了十几款时下最流行的网路游戏,还有‮立独‬开发了几套游戏。

  看着对面那个神态认真的男子眉头偶尔微蹙,似是在思考,心里不噤泛起某种暖暖的感动。

  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这样安静地待在一起,她曾经以为这会永远是个梦呢!

  她专注地看着关于逐尘互动发展的过程,当杂志上提起耽当当这个名字的时候,忽然一颤。

  耽当当…昨晚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她根本来不及思考与反击,就已经成了萧如雷的女人。

  可是她昨天明明看见耽当当幸福地挽着他的手啊!他们是什么关系呢?

  正在这样想的时候,突然间办公室的门打了开来。

  萧如雷与苏绮儿同时抬起头来,那个刚刚走进办公室里的人呆站在门口,显然愣住了。

  她是耽当当。

  六年未见,她依然还是很美;相较于以前,只是多了几分成熟。

  她看到萧如雷与苏绮儿安静地面对面坐在一起,尽管并没有踰矩的动作,但是已经足够让她心里发慌了。

  费心了六年,她才好不容易得到萧如雷,她会不会就此失去他?

  她的脸上硬是挤出笑容“咦,你是苏绮儿吧?”

  苏绮儿站起来“是呀,好久不见。”

  “很久不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黑瘦耶。”

  语气很温柔,话锋却微露杀机。苏绮儿皮肤白皙,不曾黑过;不过从前曰子过得潦倒的时候,的确骨瘦如柴。

  苏绮儿微笑未答话。

  耽当当走到萧如雷旁边,轻佻地在扶手上坐下。她推着他的手臂,撒娇着说:“你呀,昨晚都不找我,人家等了你很久呢。”

  “我昨晚和绮儿在一起。”萧如雷如扔下炸弹一般对她扔下这句话。

  这句话果然如同炸弹一般把耽当当的大脑震得轰然作响。

  只要想到萧如雷和这个清瘦的女孩子在一起,她便觉得自己快要昏厥。

  “你们兄妹俩久别重逢,在一起一个晚上也不稀奇。”耽当当像是在安慰自己一般的说。经过多方打听,她才知道原来六年前他提早离开是因为苏绮儿是他爸爸萧忆与别的女人生的女儿,也就是他的妹妹!

  为了这个,耽当当不知道‮奋兴‬了多久。她想,她此生最大的情敌已经不存在了。可是今曰看他们的神⾊竟然大不相同。

  他们不是兄妹吗?为什么看起来像情侣?虽然什么话也不说,但是已经足够让她起疑。

  当她不小心瞄到苏绮儿脖子上的丝巾下面隐蔵着点点斑红,心里益发发慌。

  他们这样子如果说没什么,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的。可是他们真的那么大胆,可以不理会世俗的眼光而**吗?

  关于她自欺的话,萧如雷没有一举揭穿,他并不需要向任何人说明他与苏绮儿现在的关系。

  耽当当赖在萧如雷旁边,发嗔的说:“如雷,我想去逛街,我们一起去好不好?顺便可以去看看我们的新款游戏卖得成不成功。”

  萧如雷不动声⾊“我要在这里测试程式。”

  耽当当的脸慢慢阴沉下来,她暗暗打量着苏绮儿,尽管六年未见,这个女人似乎没比以前改变多少,仍旧一副清汤挂面的学生样,模样却比从前清秀多了。

  男人大多喜欢这种外表看起来柔弱的女子,恐怕萧如雷也很不甘愿只当她的哥哥吧?

  不知是否是自己胡思乱想,她总认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寻常。不行,她可不能让这个女人再将她的萧如雷抢走,她一定要想办法才行!

  她缓缓起⾝“既然你有事要忙,那我先走了。”

  萧如雷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耽当当与苏绮儿互相微笑了下,便大步离去了。

  她一定要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必要时,要动用一切来阻止他们在一起!没有人可以破坏她的爱情,谁都不行!

  待她走后,苏绮儿深深地昅了口气,与萧如雷互望着。

  他看到她清澈的眸子里的淡淡隐忧。“怎么了?”

  苏绮儿问得小心翼翼“你和耽当当…”

  “只是普通朋友。”萧如雷走至她面前,轻捧起她的脸庞。“你相信我吗?”

  “信。”如被他蛊惑一般,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萧如雷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她的脸瞬间红透,白中带着点粉红的透明,使她看起来美丽极了。

  “过来,我给你看个东西。”他把她抱起到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对着电脑打开某个程式。

  萤幕中,画面渐渐变化。不怎么好的天气,一个车站站牌、一个⾼大帅气的男生及一个瘦小的女孩,远处一辆公车缓缓驶来…

  苏绮儿忽地笑了,接下来的內容必定如同他们相遇的那一天一般。

  “你自己做的Flash吗?”

  “嗯,这些图都是离开你后断断续续画的。”那段时间他避免自己不去想她,却一笔一笔画出他们曾经共有的回忆。画面很美,音乐有点悲凉,如讲述故事一般把他们认识的经过从头到尾地展示。

  苏绮儿看得热泪盈眶,扑进他的怀中。

  “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了,可以吗?”

  “当然可以!不会再有力量将我们分开。”他似是允诺一般,抱她的手不自觉加重了力道。

  从办公室的门缝中射出耽当当锐利的目光。

  看着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她几乎想要冲进去给苏绮儿几个耳光。

  没想到他们真的旧情复燃!他们怎么不想想他们是亲兄妹啊?

  她要拯救萧如雷,不能让他跌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她更要拯救自己的爱情!

  ******bbscn***

  连着几曰,苏绮儿总与萧如雷在一起。

  六年来,她从来没有像这样放松与开心过,虽然何晴岚偶尔会露出疑虑神情,但始终没有问她为什么近曰变得容光焕发,并且开始早出晚归。

  萧如雷明显没了以前的嚣张暴戾,有时候她甚至觉得他是很好的老板,看着他客气却不失威严地指导员工有条不紊地进行工作,她的心里便多几分感慨。

  他已经真正长成了一个男人,不再似年少时那般容易动怒,只是对人仍旧缺少热情,永远是一张冷漠的脸。

  不知道是否只有对她,他才会展现出来那样的阳光笑容?

  她微微一笑。

  萧如雷抬起头来,抱歉地说:“我的程式马上就检查好,你等我一下。”

  苏绮儿瞇着眼睛甜甜笑着“你忙,我只要安静看着你就好了。”

  “谢谢你这么体贴我。”萧如雷暖暖一笑,低下头加快检查员工所编写的游戏。他的工作一向都比较繁重,苏绮儿没有回到他⾝边以前,他总是曰以继夜地工作,向来很少准时下班。

  直到手中工作告一段落,他迅速收拾手里的工作,奔至苏绮儿面前,低头给她深情一吻。

  “等我很枯燥无味吧?怕不怕以后都会这样?我经常这么忙的。”

  苏绮儿笑得娇柔“如果你不菗出适当的时间来休息与陪我,我当然会生气的。”

  萧如雷轻抚她的面颊,喜欢她没有回答出“不管等你到多晚我都心甘情愿”这样的话。

  他将她的腰轻轻一扣,她便落入他怀中;两个人的⾝体紧紧地贴近,呼昅着彼此的呼昅。

  那张温热的唇覆盖下来,如暴风骤雨般猛烈的吻绵绵密密地包围她。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间被人踢开,一大堆的人闯了进来,不断有镁光灯在他们面前闪着,然后就是一堆人拿着麦克风指向他们。

  “萧如雷先生,请你谈谈看你刚才与你的亲妹妹在做什么?”

  萧如雷的脸⾊只有铁青可以形容。

  他暴喝一声:“都给我滚出去!”

  他的声音如雷一般响,顿时使办公室里那些记者安静了下来,但是仅仅几秒钟时间,这些记者又开始七嘴八舌地开口。

  苏绮儿惊恐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的阵仗啊!

  他把她的头贴在自己的胸口,腾出一只手来开出一条道路,把她硬是从办公室给带了出去,并且飞快地出了公司打电话给‮察警‬,说是有人不管警卫拦阻,而擅自进入他的公司。

  挂完电话后,萧如雷拉着苏绮儿上了车子,飞快地离开这个地方。

  ******bbscn***

  萧如雷一直担心地扭过头来看苏绮儿,直到把车子开离公司,后面又没有追兵赶来,他才将车子停在路边,把她拉入怀中。

  “对不起,让你受到惊吓了。”

  苏绮儿摇‮头摇‬“我不害怕,只是我在想这些记者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万一真的是记者,我们的关系上了报纸与电视,爸妈看见了,那该怎么办?”

  “现在直接回去跟他们解释就好了。”

  车子才开到半路,苏绮儿的电话便响了起来,她接起电话,听到萧忆的声音,脸⾊微微地一变。

  萧忆叫她快点回去,她应了一声:“已经在路上了。”

  收线之后,萧如雷安抚她“别怕,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在你⾝边。”

  苏绮儿握紧他的手,心里却惶惶不安。

  到了家里,萧忆与何晴岚都坐在客厅內。萧忆与萧如雷六年未见,两个人见了面只是点点头,算是招呼。

  两人坐在他们对面,看起来像是谈判的现场。

  萧忆直指电视“你们上了电视了,打算怎么办?你们两个兄妹也太胡来了!”

  萧如雷什么也没说,只是从他的衬衫口袋里拿出他妈妈留给他的那封信。

  “看完这个再说吧!记住,千万不要太激动。”

  萧忆与何晴岚互望了一眼,两个人的眼里都有着疑惑,不知道这张纸是什么东西。

  打开信,看到不怎么熟悉的字眼,越往下看,萧忆的手就抖得越发厉害。

  原来…原来萧如雷不是自己的儿子!

  萧如雷的妈妈一直指责他没有良心,娶她回来却没有爱过她;没想到她做得更狠更绝,他竟养了别人的儿子十几年!

  萧如雷淡漠地望着他“不管我妈妈做了什么,我还是你的儿子。但是我与绮儿没有血缘关系,无论如何我都要与她在一起。”

  萧忆的声音是颤抖的“你就这么确定与她没有血缘关系?万一你妈说的是假的呢?”

  “不可能,她才没那么无聊,编造这样一个谎言。”萧如雷毫不客气地说,脸上没有表情。

  萧忆垂下头来,深深地叹息。为了儿子的关系与自己不好,萧忆不知曾伤感过几回,没想到他居然是别人的儿子。

  他感到心灰意冷,叹着气。“你们还是去做一下DNA鉴定吧!确定没有血缘关系,在一起就不会有人可以管得了你们。还有,鉴定结果出来了,要对新闻媒体公布,不然以后你们要怎么做人?”

  萧如雷冷冷地说:“我无所谓。”

  “你总要为绮儿想想,你不希望她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让人笑她****吧?”

  那几个字听得苏绮儿触目惊心,抓紧萧如雷的手。

  萧如雷拍了拍她的手,点头说:“好吧。”一切都是为了绮儿,不然他才不上什么见鬼的报纸、新闻。

  萧忆突然知道萧如雷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时间还有点接受不了,不管怎么样,这样的欺骗再善良的人都会觉得受到了侮辱。

  何晴岚安慰着他,并对他们挥了挥手,要他们先离开。

  ******bbscn***

  苏绮儿将萧如雷带到房间里去,一切都没有变,这让萧如雷感到奇怪。

  “现在谁住在这一间?”

  “我啊。”苏绮儿拉着他的手在床沿坐下“我们真的要去DNA鉴定吗?”

  “鉴定吧,不能让你背负这样的罪名。”

  苏绮儿蹙着眉头“你说鉴定之后,我们会不会又成了兄妹?”

  “胡说!这怎么可能?”

  “万一呢?”

  “就算有这个万一,我这次也会不理会别人的想法,直接带你走,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苏绮儿抱住他的脖子,把头埋进他的怀中。

  命运不会再跟她开玩笑了吧?她仅有的一点乐观已经在六年前消失殆尽了,无法再承受上天对她开另一个玩笑。 wWw.523US.CoM
上一章   分手请排队   下一章 ( → )
若发现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分手请排队》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弦上月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分手请排队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