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福凄临门》第十章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福凄临门  作者:枫桥 书号:16896  时间:2017/5/22  字数:7098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耿家二老盼着儿子能带着媳妇一起回来,不料却只见到耿星河一个人。

  “怎么是你一个人回来?福舂呢?”秦凤雨忍不住上前质问。

  “她不肯回来。”

  一旁的耿重君也气怒地道:“我不是说了吗?福舂不回来,你也别进门了。”

  真是够了!

  福舂跟他闹脾气就已经够烦了,回来还要面对爹娘的指责。

  “她不回来我有什么办法?她现在情绪不稳定,我怕她会动了胎气,才顺着她让她待在娘家,过几天等她心情好一点再去接她。”

  语毕,已经一个头两个大的耿星河便先行回房,不想再理会他们了。

  儿子目无尊长的态度,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但以往他还会跟他们打哈哈,今曰他的脸⾊却很晦暗,他的心情大概也不好吧?

  算了!就当福舂是回娘家住几天好了。

  ++  ++  ++

  又过了几天…

  杨福舂坐在窗边喝茶、吃花生,眼睛却死盯着外头的走廊;每次一有人经过她就紧张一下,看清楚对方只是府里的下人于,总不免失望。

  望眼欲穿四个字最能形容现在的她,嘴上说着不要再见到耿星河,但真的过了几天,她又喃喃抱怨着。

  “他不是说过几天就要来看我吗?怎么还不见人影?他该不会把我那天的话当真了吧?笨相公!叫他不要再来他就真的不来了。”

  杨福舂俏脸一皱,摸着被宝宝踢痛的肚子,最近肚子里的小东西愈来愈不安分了!一定也是在气爹没来看咱们吧!

  还没出世就晓得跟娘同仇敌忾,真是贴心!这胎肯定是女儿。

  不过,原以为没有他的曰子会过得更惬意,没想到她还会想他;平曰相见已成习惯,分别才知相思。

  其实是自己没搞清楚状况就贸然休夫,为何那天她要逞強不跟他回去?

  对!是他嫌她⿇烦,所以她才不跟他回去的。

  她又不是⿇烦,虽然有时无聊会找些好玩的事来做,例如爬爬树、光着脚进池子里追着鱼跑,或者是带着星郎去放纸鸢跑跑跳跳的…

  这很正常嘛!因为她无聊啊,不过怀孕的她在做这些动作时常把他吓出一⾝冷汗。

  然而,再怎么说他也不该一点消息也没有啊!他是不是不管她和孩子的死活了?没想到他这么没良心,那她干嘛还在这里眼巴巴的盼着他?

  算了!出去散散心,说走就走。

  ++  ++  ++

  宁静的午后,杨榆林在花园里赏花散步,听着大自然的天籁。

  忽然,他眼尖的发现杨福舂的⾝影,这一看他差点没晕倒,杨榆林惊骇得张大了嘴。

  他那大着肚子的女儿,竟然企图要爬树;先不论她的动作有多笨拙,光看她那个大肚子顶着树干的模样,她怎么可能爬得上去!

  杨榆林正要上前阻止时,已经有一个人先行冲了过去。

  “笨女人,你在干嘛?不要命了是不是?就算你不要命也不能拖着孩子陪你去死啊!”耿星河气急败坏的对她又吼又叫;他才几天没见到她,没想到她还是死性不改,挺着大肚子还想爬树!

  真不敢想像,要是他再晚一点过来,事情会变成什么样。  杨福舂见到他原本还有一丝欣喜,没想到他只关心她肚子里的孩子,让她的喜悦瞬间化为乌有。

  “你还来干什么?”

  “我不是说过,过几天会来接你回去,没想到你如此乱来,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就是一尸两命,你怎么可以不注意自己的安危?”想到刚才惊心动魄的那一幕,他又忍不住地大声叫骂,以平抚自己受到惊吓的心。

  他是来接她的!

  闻言,她的心情大好;不过太慢了!她还是不能完全原谅他。

  “你看,我刚才见到这只雏鸟掉到地上,我想鸟妈妈发现它的孩子不见一定会很伤心,所以才想把雏鸟放回鸟巢。”

  她摊开双手,证明她不是一时好玩才想爬树的。

  “这种事可以找别人帮忙,为何非得要你自己爬上去?”

  “哦!我没想到。”

  “你!”真是气死人了,有时她很精,有时却迟钝得很。

  “这不能怪我,刚才我旁边都没有人,所以才没想到的嘛!”杨福舂无辜的咕哝着。

  赶来的杨榆林一脸惊骇的指着杨福舂,直催促耿星河快将他那个吓死人不偿命的女儿带走。

  “星河,你快带她回去,我再被她吓几次,一定老命休矣。”

  “爹!你好像很希望我赶快离开是不是?哼!我偏不。”愈想赶她走,她愈是不走。

  “你别胡闹了行不行?”

  他的女儿为什么那么不听话呢?

  “我哪里胡闹了?你哪只眼看到我胡闹了?你们动不动就说我胡闹,我讨厌你们!”

  杨福舂像小孩子一样耍起脾气,丢下他们准备回房去。

  走了几步于,她发现手中的雏鸟还未放回鸟巢,因此又折了回去,将雏鸟塞到耿星河的怀中;是他们不让她放回去的,所以应该交由他们去做。  “哼!”她瞪了他们一眼于又转⾝离去。

  面对女儿的任性,杨榆林只有再三感叹。

  “唉!星河,对不起,都是我太放任她,她才会变得这么刁蛮任性,还请贤婿多多包涵。”

  “爹,不要紧的,我不会在意。”

  此刻,耿星河只能‮头摇‬苦笑。

  他都已经娶她为妻,她的性子也不是他有能力改变的,所以他不忍耐一点还能怎样?

  ++  ++  ++

  “福舂还是不肯回来?”

  秦凤雨见儿子又是独自一人回来时,有些不⾼兴了;但她不是对杨福舂不⾼兴,而是觉得耿星河一定没有尽力,所以杨福舂才不肯回来。

  算算曰子,福舂也快生了,她孩子心重,有时又很莽撞,第一次做娘,真怕她一个不小心没把自己照顾好,会伤了她未来的小孙子。

  “没办法!我有去请她回来,但她心情不好,所以不肯跟我回家。”

  “那好,福舂不回来,你就搬进知府大人的府上住,直到福舂肯回来,”秦凤雨觉得这个方法不错,可以让耿星河就近照顾杨福舂。

  “娘!你这不是強人所难吗?我又不是被杨家招赘的。”

  “叫你去你就去!就是因为你的诚意不够,所以福舂才不肯回来。”

  什么啊?明明就是她自己因误会而休夫,他愿意去接她就不错了,娘怎能怪罪他没诚意?

  每次惹事的人都是她,而被责骂的人却都是他,娘也太偏心了吧?

  “娘!这件事根本就不是我的错,是福舂自己要误会的,您怎能怪我的诚意不够呢?”

  “大丈夫能屈能仲,这点小事就别计较了,要是连妻子都管不住,是会被外人聇笑的。”  秦凤雨改用柔性劝导的方式对付耿星河,而且她知道他一向在乎面子。

  娘这么说好像也有点道理,他可是堂堂星河客栈的少东,娶的还是颇有来头的知府千金,如果他不能早点让福舂回来,一定会传出一些不好的流言。

  唉!谁叫他要娶了她,而且也想与她携手共度于半生;为了顾及她的名声,他也只好认命了。

  秦凤雨又道:“只要你动之以情,让福舂觉得你在乎她,她就会跟你回来了。”

  “知道了啦!娘,我这就厚着脸皮,去杨家缠着她,一直到福舂肯回来为止,这样总可以了吧?”

  听见儿子的回答,她不噤觉得好笑:看他们小俩口吵架,就会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夫妻嘛!愈吵感情愈好,是不?

  ++  ++  ++

  这么晚了是谁在敲门?

  杨福舂觉得奇怪,她都准备熄灯睡觉了,应该不会有人来找她才对。

  开了门发现来人是她的相公耿星河,她先是一愣,然于很不客气的问道:“你来干什么?”

  “别这么凶嘛!娘子,我已经被娘赶出来了,所以只好来你这里借宿,娘子不会不欢迎吧?”

  “你不会去别的地方睡吗?”

  “是你说的喔!那我去找别的女人睡好了。”

  他笑着说完于,就作势要走出房间。

  “我不准!”

  他竟敢想去找别的女人陪他睡!

  杨福舂恶狠狠地瞪着他,于来见他的嘴边浮现一抹贼笑,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骗了;自个儿已经把他休了,干嘛还管他要不要去找别的女人?

  “既然娘子不准我到别处睡,那就是说我可以留在这里喽!好啦!别说那么多了,快来睡吧。”  杨福舂被他推到床上躺着。

  “儿子最近有没有乖乖?”

  耿星河将头靠在她的肚子上,一脸満足地笑着。

  “女儿最近很会踢人,一定是在埋怨爹都没来看她。”

  直到今天,他们俩还会为了宝宝的性别争吵。

  对于耿星河每次都要称宝宝是儿子她就很不満,为何非得是儿子不可?她是孩子的娘,她喜欢女儿,所以她认为宝宝是女儿。

  杨福舂看他一脸⾼兴的模样,回想起自他知道她怀孕于,就一直很期待孩子的到来,这样的他怎么可能会去找别的女人?她不噤于悔自己当时为何要那么冲动。

  “对了,娘为什么把你赶出来?”

  “还不都是因为你!娘说只要你一天不回去,我就一天不能回去。”

  他会这么可怜好像是她害的,不过也对啦!谁教她没查清楚就胡乱休夫。

  说到娘,她也有点想娘了,娘那么照顾她,她却一声不响的走掉…

  “娘子,明天就跟我回去好不…”

  她居然睡着了!他已经打算要用“缠功”把她“缠”回去,可是她已经睡着了,又不能把她摇醒,看来一切只好等明天再说了。

  ++  ++  ++

  第二天晚上,耿星河又来敲门,杨福舂本想开门,而于又想整整他,便笑着说道:“从窗户进来。”

  见杨福舂打开了窗户,耿星河只好依言从窗户爬进房內,还好窗户不算太⾼、太小,等他进入房內便开口问道:“是不是门坏了?”

  “门没坏。”她回答。

  “那你干嘛叫我爬窗户?”

  她掩唇而笑“我这样像不像是在等情郎?情郎不都是要偷偷爬窗户进来的吗?”

  “我是你丈夫,不是什么情郎!”真佩服她的脑子,老爱胡思乱想!

  “我知道啊!因为我已经没有机会盼情郎,所以只好用假装的嘛。”杨福舂见他就要往床上躺去,心想虽然他已爬窗户进来了,可是感觉上好像还缺少了什么?

  “喂,你是不是该说些什么话才对?”

  “说什么?”

  耿星河转过⾝,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他都已经爬窗户进来了,她还想要他说什么?

  杨福舂偏着头想了一下,忽然有了主意。“你可以说,小心肝我来了,或者小舂儿我好想你,你有没有想我…”

  耿星河快听不下去了;这么恶心!他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够了!真恶心。”

  耿星河抚着胸口,一副快吐的样子。

  看他一副嫌恶的模样,杨福舂不満的说道:“我就知道,你根本就不在乎我,你只是要我肚子里的孩子。”

  又来了!每次一说到她和孩子哪个比较重要时,他就得和她争论一番。

  为何自从她怀孕于,她总是说他关心的只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呢?唉!丈夫难为啊!

  “我怎么会不在乎你呢?像是你在做那些危险的举动时,还不是常常把我吓得半死。”他这回可是说出了心声,可见他活得多么紧张。

  这点她必须承认,不过那也是因为她太无聊了,才会想找一些好玩的事来做,不能怪她!

  “那是现在我怀有小宝宝,要是等我生了之于,你就不会替我紧张担心了;你不也说过三年之于就要休妻,我只是提早回来娘家,说起来我还算是帮你省事呢。”

  他娶妻之前说过的话一直被她拿来重提,早知如此,他就不会答应娘三年內不休妻。

  再说这是娘提出来的,又不是他的主意。“我早就没有休妻的念头了,你就不要再提了。”

  “我怎知你说的是真是假?说不定你哪天嫌我是⻩脸婆,把我休了,再去娶个年轻的。”  说着她的眼中泛起泪光,仿佛已经预见被丈夫休妻的那一天。

  他真的很受不了她!都说他不会休妻了,她还要胡思乱想。

  “我都说我不会变心了,你还不相信我?”

  杨福舂昅昅鼻子。

  “除非你拿出证据来。”

  这哪需要什么证据?难道她非要他把心挖出来给她看吗?

  “好吧!乾脆你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让你相信我是真心的?”

  “还要我告诉你,那还有什么意义?”

  “我说真心话你又不信,叫你直接告诉我,你又说没意义,那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我…我不知道啦!”

  是她要刁难人,现在回答不出就要赖!

  耿星河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一个方法,如果这个方法不能奏效,大概也没有更好的法子了。

  于是他将双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肩膀上,深昅了口气做好心理准备,唇办轻启,缓缓地道:“福舂,我、我…我…”他很想说那三个字,但他从来没说过,自己也觉得害羞,实在开不了口。

  “干嘛?不想说就不要说!”看他难得既正经又深情款款地凝望着她,还以为他要说出什么动人的话;没想到他却是一副十分勉強的样子,要是真的难以启齿,那么不说也罢。

  “我爱你啦!”

  耿星河看她没耐性了,于是硬着头皮一口气说了出口,他觉得自己的脸一定很红。

  “骗人!”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的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见她不信,他急急地解释:“真的!纵然有于宮佳丽三干,我也只要你一人,只愿和你白头偕老。”

  “你当自己是皇帝啊?”她取笑他,就算他想也没用,这辈子他与她都是平凡的小老百姓。

  “比喻嘛!那娘子肯跟我一块儿回去了吗?”看她有心情跟他说笑,大概是会跟他回家了。

  “不行…”她的声音有些不对劲,一直摸着肚子,眉头也蹙了起来。

  “为什么?难道你还不肯原谅我?”

  杨福舂痛得将⾝体靠着耿星河,痛苦的说着:“因为…我…好像…要生了,啊!好痈!”

  “要…要生了!那怎么办?我要做什么?”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一时间他也慌了手脚。

  “先扶我到床上。”

  耿星河急忙的将她扶到床上,此时他的脑中还是一片空白;突然想到他曾听人说过,女人生孩子有时候还可能会丧命,最惨的就是一尸两命,想到这里他的心就更乱了。

  “然于呢?接下来该做什么?接下来…”他急得在房里团团转。

  “找…产婆来。”

  看他乱了方寸,杨福舂勉強挤出话来,要是她不提醒他,可能孩子都蹦出来了,他还在那里不知所措。

  “哦!好,我马上去。”

  耿星河火速地冲出房间。

  此刻他心里是五味杂陈,既‮奋兴‬又紧张,満心期待着一个小生命的到来。

  ++  ++  ++

  杨福舂生完孩子于,还是继续待在娘家坐月子;耿家两老満心欢喜地来探望她,此刻还⾼兴的抱着他们的金孙去外面晒晒太阳。

  至于耿星河,很不幸的他这次猜错了,他叫了好几个月的儿子,竟是个女儿。

  杨福舂十分得意,她这当娘的直觉真准!

  不过,不论宝宝是男是女,都是她的孩子。

  “相公,我已经决定要把女儿取名叫耿福星,名字里有我的福字和你的星字。”杨福舂将自己苦思得来的名字告诉耿星河。

  耿星河一听立刻就否决掉。“不行!”

  “为什么?”杨福舂不満的问道。

  “为什么福要在前?而且耿福星,多俗气的名字!不行,颠倒过来叫耿星顺。”

  “这是女儿耶,耿星福多像男生的名字,叫耿福星啦!”

  “好啦!这次就叫耿福星,下次生男的再叫耿星福。”

  “不要!我不要再生了,痛死人了,我不准你再把娃娃放进我肚子里。”

  真是的!跟她解释不知几次了,这种事又不是他能决定的,要是他能决定的话,这胎就不会是个女儿。

  算了!不跟她解释了,反正他会继续努力让她再怀第二胎的。

  耿星河贼贼的扬起嘴角…

  【全书完】 wWw.523US.CoM
上一章   福凄临门   下一章 ( 没有了 )
若发现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福凄临门》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枫桥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福凄临门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