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琥珀玫瑰》第三章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琥珀玫瑰  作者:衣沅 书号:18804  时间:2017-6-5  字数:6550 
上一章   第三章    下一章 ( → )
  方夫人那张狰狞恐怖仿如鬼魅的怪脸,田倩柔怕是化成灰也不会忘记——

  角落里的她不自觉发着寒颤,过去被巫婆似的她轰出方家的记忆,排山倒海而来。

  田倩柔想迅速离开,免得和讨厌的方老太太碰面。可是,伟岸英的方澄灏却稳稳定住她的目光和脚步。

  他是如此耀眼人,田倩柔默默在角落里凝望着,任由理智、警告催促却不能自主,她看着他、听着他,不由得沉其中…

  由母子两人的对话听来,方澄灏似乎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他了。

  他勇敢否决母亲不当的提议,而不是一味遵从,从表情、语气、手势…他的一举一动全然是大无畏企业霸主的强硬气势,与五年前的他不可同而语。

  “妈,如果还想保有我这个儿子,请你什么都不要说。”方澄灏的口气很硬。

  “该死的孽子!你,你威胁我?”

  “你认为是,那就是吧!”他继续脸不红、气不的说下去。“倘若你坚持要说,我会毫不犹豫否认,到时候,你等着大家都难看吧!”

  “哼!你以为我会怕你的威胁?告诉你,俞心泠这媳妇我要定了!我得把你的老婆先订好,省得你哪天去狗似的脏女孩来气死我!”

  以为方澄灏不敢真的如此做,方夫人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走了。

  忍不住气愤,方澄灏往玫瑰的柱子一举挥过去。

  尖锐的玫瑰花刺扎得他手是血,角落里将所有过程看进眼底的田倩柔,不忍地走到他身后。

  “这么多年过去,你变得跟以前都不一样了。反倒是你母亲,她不但没变,似乎还更严重。”她递给他面纸。“快擦干净,然后我帮你上点药——”

  “是你?倩柔?你怎么在这里?”

  方澄灏惊愕回过头,又惊又喜的表情似沙漠旅人撞见了绿洲,略微疲惫的容颜瞬间布活力生气。

  田倩柔指了指每盆鲜花旁的标示。“这个场地是我们琉星花坊置的,不过你还是赶快处理你的手吧!手的血迹等下怎么开记者会?”

  她表面平静,无风也无雨,而内心却无比的惊骇与心疼!

  当年,田倩柔认识方澄灏时,只知他的家境十分富裕,却没想到再次相遇他已高升为亚洲最年轻的银行总裁!

  “我觉得自己像在做梦…”感受她的温柔,方澄灏的震撼悸动无以言喻。

  “我想这一定是老天安排,我一生中重要的大日子,刚好是你的花店帮我布置场地——”

  “既然是大日子,有事好好说,干嘛跟她吵呢?”田倩柔平和地为他清理伤口上药。

  “刚才,我们的谈话你都听到了?”

  “嗯。”她点头。

  不仅是听到而已,方夫人口中一再重申,不要狗似的脏女孩做媳妇,无疑让田倩柔痛苦想起当年被辱骂的不堪记忆…

  “够荒谬吧?她竟然想在这种公开场合要我宣布私人感情韵事!”

  “确实是荒谬。”

  方澄灏深深瞅住她,无奈叹气。“我也这么觉得,不知道她老人家脑袋里装了什么?任我说破嘴她也不听,偏偏她是我妈。”

  “是啊,这可是没办法选择的。”她幽然一叹。

  “你是不是还很生气?那件事虽然过去很久了,我想到还是觉得非常抱歉。”

  方澄灏伸出手握住她的。“再次相遇,或许正是老天给我弥补你的机会。”

  “别提了。”

  他温热的大手掌传来强烈电,她不由颤动甩。“反正,都已经过去了。真要问我的感觉,我只是感觉以你现在的气质风度,跟你母亲实在不太…搭调。”

  “我也常怀疑她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方澄灏故意开玩笑地说。

  “嘘…你说这个可是大逆不道啊,小心被她听见  就糟糕了。”

  “好。那我说重点——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他大胆揽住她肩。“这么久没见,我们可要好好  聊…”

  “不了,花店工作很。”田倩柔冷静推开他的手,清楚道:“你还是专心工作吧!时间差不多了,你安心  去打一场漂亮的仗,至于其他,我相信命运自有他的  安排。你保重,我先走了。”

  “倩柔——”他连忙将她拉住。“情柔,从来我都  不是等命运安排的人!你就是我要的!之前只是稍微  犹豫就失去你,这次,我岂可再轻易放手?”

  “很多事情不是凭着豪情万丈就足以成事——”田倩柔凄凄苦笑。“方先生,忘了你母亲说过的那句话  吗?她不要儿子讨一条狗回家。忘了吗?当年,  她就指着鼻子骂我是狗…” 

  “可是,现在的你已经不同了!你变得更自信、更  漂亮…”

  “其实,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我还是田倩柔,自  食其力的田倩柔。没有高贵出身的田倩柔。”她再度挣  开他的手。“我该走了,你也该去招待客人,再见。”

  “倩柔…”

  不舍地望着田倩柔绝决而去的背影,方澄灏的心 随着她离去的脚步撕扯。

  周休二的周五夜晚,通常是花店生意最好的时候。。

  相约共进浪漫晚餐的情侣特别多,而美丽的花卉正是调情和催情的重要角色,是不可或缺的情趣圣晶。

  田倩柔卯起来工作,一个人在店里几乎昏头,合伙人林继武因接到结婚礼堂布置在外面忙,没办法帮手。

  不得已情况下,只好把“闲闲没代子”的魏若琦调来帮忙。

  说起那天的偶遇,田倩柔的心里仍是惊吓与悸动集…

  “没想到,他居然就是骥远银行的新任总裁。”

  “废话!不然你以为我魏若琦吃撑着,没事去找人相亲吗?还不是看他们方家有数不完的钞票!”

  “钞票他家是不少,可是若琦,你无法想象有钱人高高在上的德…”

  两人合力扎着九百九十九朵的玫瑰花束,一边聊天。田倩柔娓娓细数曾经的挫折痛苦,魏若琦听着火气也上来了。“什么?死老太婆!她敢骂你是狗?”

  “这还不是最难听的呢!你不能想象穿得像贵妇的老板娘骂人之鄙…简直不忍卒听。”

  田倩柔想起方夫人目中无人、气焰嚣张的样子。

  即使事情已经过去很久,偶然想到还是难以释然。

  “哼…我要是你咽!才不会这样就算了,没撕烂那张嘴算客气了。喂,那天记者会见到他,有没有进行我们的‘复仇计划’?”

  “我我…”田倩柔吐吐,心里翻搅的情绪很复杂…

  曾经想过照着魏若琦的计划做,让他和方夫人尝尝苦头,可是没骗过人、害过人的她又狠不下心。

  “拜托你——狠一点凶一点好不好?你就是这样温柔才会被那个老太婆欺负得那么惨!告诉你,那种不懂得尊重别人的人,根本不需要跟她客气——”

  说着,魏若琦又激动起来。“骂你是狗,你就把他儿子变狗嘛!”

  叮咚——

  玻璃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正是她们讨论的主角方澄灏。

  “嘿,他来自投罗网咯,你好好把握机会啊!”魏若琦附在田倩柔耳边说。

  “方先生,请问你要买花吗?今天的玫瑰不错喔!”魏若琦刻意大声招呼道。

  “倩柔——”方澄灏直愣愣看着田倩柔,没有理会魏若琦。

  “要什么花?我正忙呢!”田倩柔淡淡地,不甚搭理。

  “我想私下跟你谈谈,有空吗?”

  “没空!有话在这里说就行了,我还有工作要做。”

  “没关系啦!”魏若琦不断以手肘轻碰又挤眉眼,一再示意田倩柔“行动开始”

  “倩柔,你就放心和方先生去走一走嘛,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可是,等下还有客人要来拿花——”田倩柔犹豫着。

  “哎哟!你不要这样视钱如命,留点给别人赚…”魏若琦一不做二不休,起身把她往方澄灏身上推。“方先生,倩柔就是这样,为了赚钱什么都不管,今天你来得正好,带她出去散散心。她啊,不知多久没在外面好好吃顿饭了。”

  “若琦…”田倩柔皱眉,不安地跺脚。“你干什么啦?”

  “我是为你好。”

  魏若琦暧昧的眨眼挤眉,言外另有含义道:“别忘了…刚刚我跟你说了什么。人哪,要对自己好一点,要善待自己;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都听懂了吧?”

  “是啊!魏小姐说得对,你是该对自己好一点了,人是血之躯,不是机器,偶尔应该休息一下。”

  方澄灏对于魏若琦的过度热心是感觉有些奇怪,但此时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只想能与心爱的田倩柔独处。“我们走吧?晚了好一点的餐厅都没位子了。”

  “这——我…”她迟疑地看了看魏若琦,又看了一眼方澄灏。

  “走啦!别想太多了!放心去玩吧!”

  魏若琦索将两个人一起推出门外,递给田倩柔鼓励的神色。

  “走吧!”方澄灏顺势握住她的手,温柔地带领她往香槟的林宝坚尼跑车走去。

  当车子平顺向前飞驰,她的心开始忐忑了——

  报复的戏码,是不是应该由此开始呢?

  在天母某家异国情调浓厚的西餐厅用过浪漫晚餐,驾着车,他们来到明山知名的天温泉浴场。

  这是“骥远银行”的关系企业,他们轻而易举就拿到了观赏夜景角度最好的房间。

  下望全台北市最美的万家灯火,夜幕缀点的星星稀稀落落.并躺在温泉池的他们默默享受片刻的宁静。

  “五年来,你都是这样拼命工作,要钱不要命的吗?”侧过头,方澄灏凝视田倩柔弧度优美的侧脸。

  “学校毕业后,我拿着打零工的钱到菜市场做鲜花的生意。从小摊子做到现在的规模,我觉得蛮有成就感的。”

  “可是,你当真需要这么搏命吗?听说你家里环境已经改善很多。我也听说,你大姐嫁给冷家老大做了少,二姐现在是小有名气的模特儿…”

  “你对我家的‘听说’还真多啊!难不成,你一直偷偷打听我?”她轻笑。

  随着晚风,田倩柔被扬开的笑声里,飘着无奈的苦涩。“是啊!我们家三姐妹现在各有不错的发展,我妈现在不收破烂,爸爸的香肠摊也收掉了。总之,我们不做狗已经很久了…”

  “倩柔,你一直记得我妈说的那些话?”他低着嗓子,眼光投向蒙月光。“那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好好保护你。这些年没有你的日子,老天已经给我很大的惩罚。相信我,以后绝对不会了!”

  “以后?”田倩柔看着他,闷闷地说:“我没想过我们还有以后。”

  “有的。我说有就有!”他语气坚定握紧她的手。“就从此刻开始的以后,我不会让她再伤害你——有我的保护,任何人都伤不了你一分一毫!”

  方澄灏的斩钉截铁让她红了眼眶,姑且不论他是否真的能做到,她武装的心已被他的壮志豪情融化。

  “算了!你的母亲是长辈,我又能如何?”

  对着天空,田倩柔幽幽叹口长气。“说起来,还是因为她刺了我,是她的诋毁辱骂让我变得市侩,懂得拼命赚钱来累积自己的社会地位。”

  “你能这样说最好,我衷心希望你真妁放下,下要再怪她。”

  “怪她对我有什么好处?过去就算了。”说得云淡风轻,田倩柔心中却不那么释怀。

  毕竟,人格挫伤让她躲人黑暗中许多年,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恢复基本的做人信心。

  她永远不会遗忘这一段,除非找到一个宣的出口——

  “谢谢你,谢谢你宽宏大量原谅了她。”

  不解真相的方澄灏衷心感激,执起她的手在边亲吻,却惊讶发现她柔软小手是伤疤。“你…你的手…怎么伤口这么多啊?到处都是疤?”

  “这些伤,都是美丽的花朵带给我的。”她神秘笑笑说:“一般人都觉得开花店很浪漫,却没想到花材买进来整理包装的过程多累人!三天两头就会被刺到、刮到。”

  “真的?我也以为开花店很轻松呢!”他小心翼翼抚摸是伤痕的手。

  “赚钱讨生活嘛!哪个行业不辛苦,做久了就习惯了。”

  “如果太辛苦,干脆收起来不要做了。”方澄灏爱怜地拥紧田倩柔。

  “不要做?你开什么玩笑?”田倩柔瞠大美目看着他。“我是平凡人,是要吃饭、要喝水的普通人,花店收起来我要吃什么?”

  “别担心这个,我可以养你啊!”方澄灏毫不考虑地口而出。

  “养我?”田倩柔不可思议盯住他的眼。“你的意思是想包养我?”

  “别说得那么难听”方澄灏惊讶她会说出包养这种字眼,解释道:“我是真心待你,不是把你当成玩物,怎么能说是包养呢?”

  “我有手有脚可以养活自己。”她嘟起嘴,坚毅地回绝。“俗话说: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我才不要!”

  “话不是这么说,本来我就该照顾你,因为你是我的情人,我的终身伴侣。”

  “等到真的是丁那天再说吧!”

  田倩柔社会历练够多,她知道理想和现实之间有段长长的差距。“你和你母亲的战争,说实话,我没兴趣凑热闹…”

  提到母亲,他沉默了牛晌。“你怎么又悲观了?我说了会给你代的。一定会的…”

  田倩柔听得出他语气中浮着不确定的保留,再混杂自己内心的复杂情绪,感觉非常无力。“不能讳言,那是你不掉的噩梦。我都说不要勉强,你何苦硬扛?”

  “为了你,我当然要扛——倩柔,我们慢慢来,没问题的。”

  他努力说服,想让她安心。“再多一点点时间就好了。只是,这段过渡期我不想让你吃苦,负责任的男人怎能让自己爱的女人吃苦?”

  “吃苦就吃苦。我已经吃习惯了…”

  田倩柔展现二十二岁的早智慧。“别担心我,这些年一个人也熬过去了——每个人有每个人该面对的命运,比起我三天两头受皮伤,你接下家族生意的重担和母亲的强大压力,日子也未必比我好过…”

  “这么说是没错,可是——我看你捱苦,心里真的舍不得啊!”方澄灏似乎想一次补足五年来欠缺的爱,只要能给的,他都不顾一切抛出来。

  “苦惯了就好,你自己要心的事比我还多呢!先顾好你自己最重要——”

  田倩柔的懂事贴心让他感动不已,紧紧拥抱她的纤秀身躯,低低哀求道:“倩柔,接受我的建议好不好?提供你衣食足对我而言,只是很小的小事——”

  “不要。我要有尊严的生活——澄灏,这是我的坚持。”

  “唉!倩柔,你真的变太多了。你的坚强勇敢让我吃惊——看起来,我才需要向你学习。”

  “别说了…”田倩柔伸出手覆上他的。“难得出来,想些快乐的嘛!”

  “好啊,你想聊什么?还是想做什么?”扣住她美丽的下颚,指尖调皮在她间轻点。“你说,我都陪你…”“讨厌!你干嘛说得暧昧兮兮的!”她娇嗔的推他一下。

  “倩柔…”瞅住她娇滴的菱,方澄灏再也耐不住内心悸动,深深地吻住她柔软的樱口。

  浓浓爱意从舌尖的绕,传递到她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

  受不住他的绵绵情意,田倩柔也给予烈的回吻,久藏五年的思念,酿造出浓烈的爱情焰,在他俩相紧绕的躯体,碰撞出劈啪猛烈窜烧的火花…
上一章   琥珀玫瑰   下一章 ( → )
销魂舞娘叫声相公来听娶到冒牌公主妹惑寂寞那么多真心最闪亮只怕相思浅我爱男配角就爱妳好酷是妳我就要
若发现 第三章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琥珀玫瑰》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衣沅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琥珀玫瑰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