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琥珀玫瑰》第四章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琥珀玫瑰  作者:衣沅 书号:18804  时间:2017-6-5  字数:5800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 )
  彻彻底底耗光用尽的娇躯,似乎没有恢复体力的迹象。

  田倩柔醒来又沉沉睡去,凝脂白玉般的肌肤泛着人的粉红,方澄灏轻柔细吻她每一寸细致肤触,像检查自己珍爱的宝藏,深怕一夜的纵情伤害了她。

  “唔…天亮了吗?我该回去看店了——”她睡眼惺忪嘟嚷着。

  “别管那么多…累的话多睡一会儿,我代柜台送早餐过来,记得要吃得的,知道吗?”

  “你不吃啊?”她坐起身,慵懒地靠在他强壮的瞠撒娇。“陪我吃嘛!”

  “不行,公司要开会,我必须出席——”

  他不舍地轻推开她,吻她的额头。“我是真的想留下来,可是没办法…倩柔,现在我扛在肩上的是员工数万的企业——”

  “好了,别再解释啦,我明白。既然是公事就别耽搁了,快走吧!”

  她利落下帮他拿了衣物,也帮他着装、打领带,熟练得像是跟他生活多年的小子。“快点穿好——你昨夜都没回家,怎么跟‘她’代?”

  窝心地揽紧田倩柔的肩,方澄灏感动抚慰道:“没关系,我做她儿子二十几年了,知道该怎么应付她,反倒是你处处替我着想,自己怎么办?如果你姐姐们知道我们…”

  “我不是小孩子了,她们不会干涉我朋友啦!不过,倒是花店不能不管,魏若琦稍挡一下可以,长期交给她太危险了。等会儿吃完早餐我马上回去,你呢!安心回公司别扭心我了!”

  “好吧!那我先走咯——”

  临别深深一吻,方澄灏依依不舍地走了。

  拉开窗帘,让活力十足的阳光洒人屋内,田倩柔一个人遥望苍翠远山,心中莫名惶惑,不清已深深陷落他柔情漩涡的自己,确实只想报复吗?

  这种报复成本未免太高了?

  她赔上感情、身体,甚至名誉,至于能不能真正达到报复的目的却不得而知!

  方澄灏是二十七岁成干练的强盛男子,他的感情恐怕不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倘若没击倒他,那么倒下来的应该就是自己了。

  饭店送来丰盛的早餐,她嚼在嘴里并没有吃出食物的真滋味,反倒吃出没有尝过的矛盾酸楚…

  琉星花坊里难得的火药味儿浓厚。

  “魏若琦,你算哪门子的好朋友啊?”

  犷身材的林继武张牙舞爪地嚣叫。“你们两个不是情同姐妹吗?怎么连倩柔到哪里去都不知道?我昨天晚上打电话打到半夜都没人接,看!现在几点了?人还下落不明,你说怎么办?”

  “林继武!你有点良心好不好?倩柔为了你们这个店,忙到一点儿自己的时间都没有,难得有对象陪她出去玩玩,你鬼叫什么?”

  “我不是阻止她朋友,问题是——她不能了朋友家也不回,店也不顾,这不太像倩柔的作风啊!”“再等等嘛,搞不好,她等一下就回来了。”魏若琦知道田倩柔和方澄灏在一起,并不太担心。

  “你倒是悠哉的嘛!告诉你,万一倩柔出了什么事,我惟你是问。”

  林继武黝黑的皮肤因焦急愤怒而发着红光。

  他是出身中部的花农,和田倩柔因买卖花卉成为好朋友,之后更因理念相同合伙开了琉星花坊,他通常负责外部业务的工作,较少过问店里的事。

  这天,刚从中部批了花材回来的林继武,一进店就没看到倩柔,反而是不太的魏若琦在招呼客人,加上他已经一个晚上都找不到倩柔,心里当然紧张

  “喂!姓林的!你嚷什么…人也不是我搞丢的,不然你去报警嘛!”

  “报警?你不是应该知道她是跟谁出去,昨天你们不是一起在店里吗?”

  林继武实在拿魏若琦没辙,出口的话更不客气了。“我怀疑你这女人有没有长大脑?好好一个人在你面前丢了也不知道?”

  “啥?你敢骂我!”这下魏若琦再也忍不住跳脚,她最恨人家骂她笨。

  “你骂我什么,谁没大脑啊?我看你才是豺狼虎豹咧!事情不清楚就随便骂人,不要以为你长得像氓我就怕你——”

  “你——你这疯婆子,敢说我是氓?”林继武又气又急,不由得举起手来。“不要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下敢动你——”

  “噢,你想动啊?”魏若琦扯开嗓门骂。“好啊!有胆来打啊!”魏若琦眼眶红了,女人纤细的情感受到强烈伤害,林继武担心倩柔的安危而丧失理智的样子,让她觉得自己同为女人却受冷落的悲哀——

  为什么所有的男人都只在意倩柔?只担心她累,心疼她苦,就没有男人会多关心自己一点,明明自己长得也算美丽动人哪!

  “喂!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剑拔弩张的当儿,田倩柔回来了。“大白天的为什么门上挂的是‘休息’的牌子?”

  “哼!你问你的好伙伴啊!”魏若琦狠狠瞪了林继武一眼。“你的好伙伴刚才还想动手打我呢!”

  “什么?继武你——你是怎么了?吃炸药啦?有话好好说啊!”“倩柔,我先问你,昨天一整天上哪去了?我打了几百通电话都找不到人!”

  “喔,你就为了这件事要和若琦打架?”田倩柔边说边给两人各倒了杯冰镇过的红茶。“来啦!先喝点凉的退退火——”

  “对啊,他就为了这件小事要动手,太过分了!没风度的男人!”魏若琦灌着冰茶不忘告状。

  “真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其实也没什么事,我昨天遇见一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起吃过晚餐,我们还去泡温泉叙叙旧,没想到稍微耽搁就天亮了,不好意思啊!”“你那个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林继武不放心地追问。

  “嘿,你很没礼貌耶!”魏若琦火爆嘴。“凭什么追查人家的隐私?你又不是倩柔的什么人!”

  “若琦你少说两句。”田倩柔安抚着两个人。“继武,别为我担心,我那个朋友是女的。”

  “喔——”林继武安心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下午我接了个酒会的场地,我先去看看、估个价,店里的事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你去忙吧!”田倩柔轻轻拍他的肩,临走给他叽会教育。“男人要多让女人嘛!人家若琦也帮我们很多忙,你没感谢人家还对她凶,太过分咯!”

  “哎,是我太急了——魏小姐,对不起啊!等我有空再请你吃饭赔不是,这样可以吧!”

  “哼——”魏若琦低着头,冷哼不理。

  “好啦好啦!我替她答应就是了。”田倩柔瞟了她一眼。“魏小姐在气头上,等会儿就没事了。”

  送走林继武,魏若琦就开始发标。“倩柔,真是被你害惨了!我看啊,那个林继武八成是爱上你了,一听到你没回家,急得像被鬼打到!我真是倒霉,成了他的出气筒!”

  “不会的,继武不可能会爱上我,他在乡下已经有对象了。我们合伙多年,感情像兄妹一样,他关心我的安危很正常…”田倩柔不以为然。

  “兄妹?算了吧!你不要自欺欺人了。男女之间的感情啊,我比你清楚得多。对了,你昨晚…整整一个晚上都和方澄灏混在一起?”

  “嗯。”田倩柔无所遁逃的点头。

  泡了温泉,外加一晚的绵,田倩柔的皮肤呈现出女人都羡慕的滋润晶莹剔透、容光焕发,魏若琦就算不问,光用眼睛看也了解发生了什么事。

  “看吧,口口声声说对他没感觉,第一次出去就夜不归营,乐不思蜀。小姐,我说的没错吧!你根本对他还有感觉,而且还不浅,简直是深不见底呢!”

  “你别胡扯——”田倩柔冷冷反驳。 “戏要演,当然要演真一些,不然就不像了。”

  “倩柔…”魏若琦狐疑地看着她的脸,盯住她深邃的眼眸。“喂,你说真的还是说假的?你确定?当初提议要报复的时候,你可是一个劲儿反对耶!”

  “你才奇怪,明明是你鼓吹我演一出戏来报复他的。现在我照你的话做了,你反倒又不信?”

  魏若琦凭直觉认为不太对劲。“可是,要演戏也该一步步慢慢来,你不觉得像这样的发展太快了吗?’,

  “不会,这样才真。”她吐了口长气,认真肯定道。

  “那…你打算下一步怎么做?”

  “一般情侣之间,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若琦,你是我的军师,你还问我下一步?应该是你教我下一步吧?”

  田倩柔开着玩笑。“看起来,你也是属于‘理论派’的。光说不会做的那一型喔…”

  “唉!你们这种扑朔离的个案,我可能连理论派都构不着咯!”

  “放心,我会连你的那份一起从他身上讨回来——”田倩柔很有信心道:“这阵子,恐怕得麻烦你常来店里帮我。薪资从优,怎么样?”

  “我能说啥?当然是老板说了算。”

  “嘿,为了复仇大计嘛!你不要不情不愿的样子

  田倩柔先未雨绸缪,约会时间一多,铁定影响看店,她可不愿损害自己辛苦建立起的小成就。

  “帮忙是没问题,只要那个‘乡下氓’不要惹我就好!”“不会吧?!继武只是子急了点,说话大声了点——人家可不是坏人!好歹家里有田有地有现金…好康的‘田侨’一族咧,你可多探听啊!”“探你的头——我管他是什么人,惹到我就没好日子过。”

  魏若琦张牙舞爪的样子,看起来是准备和林继武卯上了。

  “好了啦!反正你这个小辣椒永远不肯吃亏就是了,算是继武流年不利,倒了大霉!”

  田倩柔摇头取笑她。“来吧!帮我把这堆小盆栽整理好,客人马上来拿了。”

  “是。伟大的老板,小的马上来效命啦!”

  上班时间的琉星花坊,进出人笑语依旧,不同的是主人的心情变了,田倩柔虽然仍致力埋首于花花草草,心中却不再如同过去平静

  她开始有期待,偶尔沮丧忧郁,常常又莫名其妙笑的甜蜜开怀…

  一切一切恋爱中人才有的表情,看在魏若琦眼里不忧心忡忡。

  骥远集团总部

  俞心泠应方太太的邀请到公司来参观,她喜孜孜走访了各楼层,回到方澄灏的独立办公室,心花怒放的她对设施完善的骥远大楼赞不绝口。

  “好喔!我最喜欢你们的办公室绿化了。那些各式各样的小盆栽,每个造型都不一样,绿油油、鲜的,看起来就赏心悦目!”

  “呵呵呵…我就知道你蕙质兰心,一定会欣赏我们的与众不同。”方夫人亲切地拉着她的手,以她超级厉害的三寸不烂之舌拼命推销自己的儿子。

  “哪里!方伯母你过奖了——在严肃的办公环境中,加些鲜绿植物确实能工作精神,回去我也要建议我爸爸如法炮制。”俞心泠笑得如花灿烂。

  “澄灏,你看看——心泠的想法跟你多么契合啊!”“俞小姐如果喜欢这些小盆栽的话,我可以送你一些。”方澄灏谨守分寸,客套回话。

  “那怎么好意思呢?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了?”

  俞心泠一向眼光比喜马拉亚山还高,难得碰到有个男人让她感觉不错,以她的聪明当然了解如何替自己争取机会。“其实我可以自己去找,你提供点意见给我参考就可以了。”

  “别客气,我有识的花店,一点儿都不麻烦。”他客气拘谨的回答。

  “对嘛!你别跟他客气,大家都是好朋友嘛!心泠,看要多少你尽管说,让澄灏帮你处理。”

  “先谢谢你了,澄灏。”俞心泠害羞地微笑。

  “谢什么!我都说不用客气了——你就把他当成是自己人,需要什么尽管说就对了!”

  从头到尾,都是方夫人在自吹自擂,方澄灏连半句话也搭不上——反正他也不想搭。

  “伯母你命真好,生个儿子这么英俊拔又聪明优秀。”

  “那里!哪里!心泠你不嫌弃,尽管把他当好朋友,当自己家人一样啊!”听两个女人拼命互相标榜,方澄灏暗自想笑,任由母亲去发挥。

  他很明白,要娶那样跟自己话不投机的女人,即使没遇上倩柔,也是不可能的。

  “我说心泠啊!我们澄灏不但会做生意,对艺术品的鉴赏、收藏也很不错!来来来,我带你去里面,评鉴看看澄灏的品味如何?”

  “澄灏,你一起来看嘛!”俞心泠撒娇微笑地邀请。“你不来解说,我可能看得一头雾水——”

  “对啦,澄灏!心泠难得来看你,应该好好陪人家!”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忙。对不起,妈!麻烦你代我好好招待俞小姐。”方澄灏抱歉地回绝。

  “你!你这小于是什么态度啊?”方夫人气得跺脚瞪眼的。“人家俞小姐可是贵客耶!”

  “方伯母,没关系啦!澄灏有事情忙就别耽误他了,你陪我看也是一样。”

  “你瞧,人家心泠多贴心,多懂事啊!”方夫人每逮到机会就奉承拍马,方澄灏简直听不下去。

  “俞小姐,非常抱歉,我必须失陪一会儿。”

  “没关系!”她一贯柔美微笑,意有所指。“等你有空再陪我也可以,机会还很多嘛!”

  “对对!叫他请你吃饭!心泠啊,方伯母帮你作主,下次一定敲他一顿大餐,你哪个时候有空通知我,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伯母这么说,我当然恭敬不如从命咯!”

  俞心泠自信朗朗笑开,仗着方夫人的全力支持,方家媳妇的宝座仿如囊中物般唾手可得。

  “没问题,全看我的就是了!”方夫人拍脯保证。

  方澄灏看着母亲一头热的模样,心中烦躁又无奈。

  但一想起心爱的倩柔,旺盛的斗志汹涌澎湃足以击倒一切。

  放心吧,倩柔,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下意识抚着桌前葱绿蔓生的长藤,他对倩柔的爱意如同这蓬延展的藤蔓,在心里深深扎了,埋了茎且枝叶愈来愈滋长茂盛。
上一章   琥珀玫瑰   下一章 ( → )
销魂舞娘叫声相公来听娶到冒牌公主妹惑寂寞那么多真心最闪亮只怕相思浅我爱男配角就爱妳好酷是妳我就要
若发现 第四章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琥珀玫瑰》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衣沅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琥珀玫瑰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