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琥珀玫瑰》第六章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琥珀玫瑰  作者:衣沅 书号:18804  时间:2017-6-5  字数:7028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魏若琦在琉星花坊当救火队“救”上了瘾。

  眼看田倩柔的花店成功,她也对于经营小店产生浓厚的兴趣,过于不死不活几年上班族生涯委实疲腻,她干脆积极用心和田倩柔研习手艺,有机会也来当老板过过瘾。

  这天,她们一起为隔天商业午餐做准备,魏若琦整理猪排,田倩柔则负责调酱汁。

  “倩柔,最近林继武一直追问你是不是了男朋友?我看他对你有意思——”

  “哦?那你怎么说?”

  “实话说啊!反正,你对他又没意思,就让他以为你和方澄灏交往也无妨,刻意隐瞒搞不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万一他耍起氓性格更惨——对了,你们现在进展如何了?可以放手一搏了吗?我真是迫不及待看他倒大霉的样子!”

  “最近,他妈妈一直他和俞心泠订婚——”与魏若琦的兴奋相较,田倩柔说得不痛不

  “真的?那太好了!你如何反应?这可是个大好机会啊!”“当然誓死反对,不让他顺母亲的意。若不这样反应,咖里像正常情侣?”

  “嗯?你确定?应该是你真的非常在意,而不全为了这场戏吧?”

  好奇的魏若琦靠近地观察田倩柔的表情。“老实说,你一定不希望他娶别人,对不对?女人都是如此即便自己不要的,也不准别人要,是吧?”

  “若琦,你好烦耶!是你要我报复的,却老是扰我的心情,专门搞破坏。”

  “天地良心——我是怕你为难耶,如果你是真心真意爱着他,我们就不要报复了嘛!自己想清楚——”

  “谁说我是真心真意?我恨他们方家都来不及了——喂!你以后不要再提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好不好!”田倩柔已经口不对心,但为了面子问题,在朋友面前仍是嘴硬。

  “那好!既然你心意已决,我就不客气了。”魏若琦指挥若定下达指令。“你听好啊!现在你努力他去跟老太婆抗争,不断对他施压力,让他跟老巫婆决裂。反正啊,想办法把他家里到天翻地覆、飞狗跳就对了!”

  “若琦,你真的认为他斗得赢他母亲吗?”

  田倩柔和着腌的酱汁,皱着眉问:“以前我认识的方澄灏是惟母命是从的乖儿子,现在经过几次相处,虽然我觉得他好像不一样了,可是…”

  “哼!男人啊,爱上了就没办法啦!我看——他比以前更爱你咯!”

  魏若琦敲着片,一副胜利在望的得意洋洋模样。“这可是好机会,继续保持下去,直到他不能自拔为止。”

  “接下来呢?怎么个不可自拔?”她惘地问,是问魏若琦,也是问自己。

  田倩柔整颗心没办法平静,浮浮沉沉如里孤帆,她深怕不可自拔的是自己而不是方澄灏啊!

  “嘿,听我的——下一步呢!你就他向俞心泠表白,说他爱的是你田倩柔,这辈子她俞心泠没指望啦!”

  “这么做,无疑摆明和他妈过不去。”

  “没错——这种效果就对了…”

  魏若琦说着,兴奋地用铁锤子猛敲片。“等他跟老太婆彻底翻脸,你呢!就拍拍股走人!当年她骂你是狗,活该她儿子就要做感情上的狗…”

  “啊,我的片没得罪你喔!你敲这么用力,卤出来的排跟砖头一样硬韧,谁吃啊?”田倩柔赶忙抢救被魏若琦摧残的片。

  “哎呀!人家太开心了嘛,想到可恶的方澄灏快被整倒,我快乐啊!难道你不觉得吗?’’

  “我——”田倩柔语结。确实地,她并无任何快乐的感觉…

  “好啦!我知道你本善良,对整人这种事不会乐在其中——”魏若琦拍拍她的肩膀。“不要愁眉苦脸嘛,我们这样做,不过是一报还一报而已。”

  “我懂的。”田倩柔明白魏若琦在帮自己消除心里的罪恶感。“你放心,路都走到这里,我不会手软的。”

  “你自己清楚就好。”出纸巾,魏若琦擦干净油腻的手。“我的天啊,做吃的生意还真不是人干的!搞得我一身油腻,脏死了。” 

  “若琦,你真是善变的女人耶!前几天才说想自己开店,结果让你做点小事就一肚子牢!这样毅力不坚怎么会成功呢?”

  田倩柔温和“教训”好友。“忍一下嘛,等钞票赚进口袋,你的快乐就来了。快别偷懒,把片和酱汁拌匀。”

  “唉!我输了啦!本人就是没办法像你这样任劳任怨。”

  懒懒的拿起锅铲拌搅,魏若琦忍不住做起少梦来。“说句真心话,开花店当老板自己赚钱虽然有成就感,可是好累喔——想想如果有幸嫁给有钱人,比如嫁给方澄灏就真的很不错啊!他的钱多到花不完,起码不用为三餐烦恼,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唉哟,人家不管啦!过几天我还要再去婚友社看看,我就不相信没有少命!”

  “大白天你别做白梦了。”田倩柔狠狠浇她一大盆冷水。“醒醒吧!眼前请你先把我的排腌好,好了随你爱怎么梦就怎么梦。”

  “田小姐,送便当喔!麻烦签收!”门外送货小弟大喊。

  “哇!好喔!有人送便当来耶!太好了,我肚子快饿扁了。快去签收啊!”“便当?是谁送的啊?”田倩柔怀疑嘟嚷着。

  “这还用问?一定是方大少咯,不然,你想会是林继武那线条的男人吗?”

  “你不要这样看不起继武嘛,他也有细心温柔的一面啊!”小心拆着某五星级饭店式餐厅精致的定食盒餐,田倩柔知道送的人是谁。

  打开了包装,没想到里面藏着简单的信笺。

  柔

  这几天工作好忙,都是推不掉的应酬,没办法陪你吃晚饭,两个盒餐希望你和一起工作的若琦用餐愉快,晚安。

  澄灏

  “看!我猜对了吧!”魏若琦得意的一把抢过纸条,怪声怪气叫道:“不容易耶!连我都照顾到喔,这位方少爷真是爱屋及乌——”

  “哇!这是台北最有名的日本料理定食,单份就要一千二。你说,怎么能怪我们女生立志做台北败金女,毕生致力要嫁有钱人呢?快!倩柔,一起来吃嘛,爆炒牛冷了就不好吃了。”

  喳呼的魏若琦打开餐盒啧啧赞赏。“嗯!好香喔!倩柔,你还愣着干啥?”

  “噫!好香,今天谁请吃大餐啊?”

  在魏若琦忍不住大快朵颐之时,林继武回来了。“正好,我晚餐也没吃呢!”

  “喂!人家这是送给倩柔的爱心便当,又没预备你的份儿…”

  “没关系!”田倩柔立即将自己的那份交给林继武。“继武,你跑外务比较辛苦,这个便当给你吃。”

  “那你呢?”林继武感觉田倩柔似乎有些。不对劲,关怀的神色表无遗。“你老不吃饭不行的,何况这是你男朋友送的爱心便当,我…怎么好意思吃?”

  “继武,你工作比我辛苦得多。”田倩柔催促他。“快吃吧!我平常没什么劳动,吃太营养容易发胖,你吃比我吃更适合。”

  “可是,意义不同啊!”林继武觉得不好意思。“男朋友的心意别辜负了,我没关系,去外面吃也很方便。”

  “你吃啦,我说我要减肥,你不要害我…”

  “你们两个!拜托不要表演‘孔融让梨’好不好?很假耶!林继武,既然倩柔怕胖不敢多吃,你就帮她吃嘛,你不知道恋爱中的女人最注意身材吗?”

  “没错,若琦说得完全正确。就算帮我一个忙,好不好?快吃了它。”

  “哎,好吧!如果你坚持,我就不客气享用你男友的爱心咯!”

  “好了,大男人,叫你吃就吃,哪来那么多意见?”魏若琦一脸鄙夷。

  “这位小姐,我才发觉你对我很有意见耶?”

  “不敢,小女子我怕你又抡起拳头…”

  趁着两人斗嘴的空档,田倩柔一个人拎着瓶果汁到附近的小公园里独坐。

  不安的心让她了无食——

  虽然说,方澄灏只是送来两个高价的餐盒,她却从这小小动作中感觉他的用心,这男人确实是掏心掏肺地对自己情深意重呵!

  可是,对田倩柔而言,多少浓情意只是报复的一场戏码而已啊!她的良心一直不断指责,盛爱意的便当根本一口也不下去。

  惘、茫然混着揪心的苦痛心酸,田倩柔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他?当事情被揭穿的那一刻——

  丽致皇宫酒店 贵宾厅

  盯着桌子山珍海味,方澄灏一点胃口也没有,身在豪华饭店里如坐针毡,每分每秒俨如酷刑。

  宾客互相劝酒劝菜,他的脑海里全是倩柔的身影,好几天没见到她了,本来计画下班后约她到淡水吃海鲜的,却被母亲硬押着来参加俞家的饭局。

  “澄灏你发什么呆呀?快点帮心泠挟菜啊!我不是告诉过你,她很喜欢吃海鲜…”方夫人在他耳边嘀嘀咕咕。

  “妈,我不习惯这样——不要我。”他低声抗拒着,碍着众人不好发火,可是内心怨气快憋不住了。

  “不习惯也得习惯!”冷瞟儿子一眼,方夫人皮笑不笑先行示范。

  “心泠啊,来!多吃点鲜蚵,女孩子吃这个最好了。”

  “谢谢方伯母。”她看出方澄灏的心不在焉,却冷静地不动声。“伯母,您也多吃点,这家的鲍鱼炖翅最道地了,澄灏也来一点吧?”

  方澄灏如梦初醒,茫茫点头道谢。“喔!谢谢你。”

  “他最近为德国国营铁路联贷的案子,忙得焦头烂额。心泠你有空可得帮我多照顾他啊!”“哦!为了联贷案子?前年我们首都银行也承办过,澄灏——需不需要我调些资料给你参考呢?”

  “这…每个案子状况都不同,我想不用了。”他委婉拒绝。

  “什么不用?!”方夫人偷拧了他一把。“多些资料参考总是好的啊,心泠银行界的经验比你多,你多虚心学着点嘛!”

  “学习是不敢当。不过,就联贷案子来说,我们确实可以互相研究讨论…澄灏,如果帮得上忙,随时你来找我。”

  “嗯!”他虚应着。

  方澄灏若有所思,眼神飘忽不定,那一副想逃的难耐,连沉着的俞心泠也气不过了——分明让自己没面子嘛!

  “伯母,我看澄灏有心事——”她冷着脸,似笑非笑地试探。

  “没有。他哪会有什么心事?”方夫人急着帮儿子撇清。“除了公事,孤家寡人哪有什么心事!”

  “不对。依我看,澄灏是在想女朋友吧?”俞心泠犀利的眸光在他身上探测。“我说对了吗?”

  “没有,我只是心烦公司的事而已。”不想让方夫人借题发挥,他否认着。

  “是啦,他光烦公事就够了。我是他妈,儿子有没有女朋友我最清楚了。”

  “哦?澄灏是个工作狂?”

  “没错,从小我就管他管得很严,一再告诫他:男人啊,事业最重要丁…”

  老少两个女人一大串说不完的话题,那顿饭仿佛吃了一世纪那么久,熬到方澄灏已经快变化石,饭局才终于散去。

  “澄灏,我坐家里的车回去。你送心泠一程。”

  “伯母,没关系,我可以搭我弟弟的便车。”

  “不成不成,让澄灏送你吧!”方夫人热络地拉着俞心泠不让她走。

  “快快,澄灏!快把车子开过来啊!”他懒散地拖着脚步,心中千百个不愿意!此时的他只想飞奔到倩柔的怀抱。

  “心泠,待会儿麻烦你多开导开导澄灏———事业固然重要,人生大事也不容忽略啊,我这个老妈说的他不听,由美女来说,效果就不一样。”

  “这…”俞心泠微微红着脸。“我跟他不算太,说这个…好像有点僭越了!”

  “不会的——俗话说,一回生二回,有机会多谈几回嘛!”

  “好吧!我尽量就是了。”车子驶来,俞心泠恭谨地向方夫人辞别。“伯母,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记得多和他聊聊啊!”方夫人积极的拉拢简直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俞小姐…有件事,我必须和你谈清楚——”

  车子开上坦大道,方澄灏决定把事实说出来。“你应该知道我母亲对你十分有好感…”

  “伯母是对我不错。可是,你对我并没感觉,是吗?”俞心泠一针见血。

  “嗯!女人的感觉确实特别敏锐。”

  “依我看,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她又问,也是一箭中的。

  “看来你懂读心术!”方澄灏道。

  “我年纪不小,所以比你世故——”

  俞心泠顺着话题,展现她深算谋略的一面。“认真算起来,我们背景差不多,显然你是不进入状况的。像我们这种出身的人,没有资格谈恋爱——”

  “哦?你的意思是说,像我们这样的人,婚姻只能拿来当生意谈?”

  “没错。”俞心泠笑着点头。“依我的评估,你和你的骥远集团是值得合作的伙伴。特别是你又这么英人,年轻有为…是个只要是未婚女人都有兴趣的好对象——老实说吧!通常对于值得投资的目标我是不会放手,包括你在内。”

  “说了半天,明知道我的心不在你身上,现在未来都不可能爱上你——可是,你并没有打算放弃?”

  “傻瓜才会放弃…”

  双手前的俞心泠,笑得信心十足。“我一向知己知彼,秤斤论两的事我最内行了,有你母亲的支持,我已经赢了八成,不管你的心上人是谁,就算有三头六臂,她也绝对不会是我的对手!”

  “你的脸皮果真够厚,难道你不觉得,死巴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是件丢脸的事吗?”他不留余地讽刺。

  “爱?方澄灏,你别开玩笑了!只有平凡无奇、家无恒产的市井小民才会开口闭口谈爱说情——你我生来就没这个命!在我们的生命里,惟有算计着如何和别人的财富合纵连横,成就自己的霸业才是正途。那些小情小爱的,没事玩玩可以,哪能当真?”

  “天底下无论贫富每个人都有爱人和被爱的权利!”方澄灏不苟同地反驳。车子愈开愈快,他只想快点送走这可怕的瘟神!

  “方先生,你未免太天真了吧!为了你将来的幸福,也为了骥远的长远发展,劝你死了这条心吧!”

  “抱歉,俞小姐,你的谬论我实在不能接受。”

  将车子停在一幢豪宅门口,方澄灏头也不抬,语气冷淡。“你家已经到了。晚安。”

  “亲爱的,我奉劝你别再傻下去,凭我们的资源和能力,一定能创造出亚洲最强的银行体系,何苦跟自己财富威望过不去?”

  下了车,俞心泠勾着细细凤眼梢。“我的长相并不算吓人,身材也还算曼妙,你不必伤人地拒我于千里之外嘛!嗯?要不要上来喝杯茶?”

  “不必。我们话不投机半句多,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见!”

  掉转车头,方澄灏不留恋地扬长而去;俞心泠冷冷目送车影渐行渐远,终于看不见…

  黑暗中,她自信笑着,各种场面她见过太多,不认为方澄灏的专情执拗是难解决的棘手问题;何况,方母已经提出择订婚的计划,目前只要解决挡在靖中的那颗石头,所有问题都可以刃而解——

  而今,当务之急就是查出挡路的“石头”到底是何方神圣?

  花店打烊下班后,田倩柔习惯给自己带一包香的卤味翅当消夜。

  回到了位于市郊某新兴社区,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小天地,她可以全然地放松自己,轻松地泡着舒服的澡,看喜欢看的节目,吃喜欢吃的零嘴…

  忙碌的生活里,就属这段时间最快乐。

  泡过澡的她正准备开电视看影集,静夜里突传刺耳门铃声响,她的心脏猛缩一下:从来没有人这么晚登门拜访,会是谁呢。

  “开门啊,倩柔——”门外低喊的声音好熟悉…

  “怎么是你?天!这么晚了,你怎么…怎么全身酒味?”吃惊的田倩柔扶住摇摇坠的强壮身躯。 “你醉了?为什么喝酒,发生什么事啊?”

  “倩柔,如果我输了全世界,你还会要我吗?”

  他扬起带红丝的瞳眸,深深瞅进她的清灵眼底。“告诉我,倘若我真的一无所有,你是不是还依然爱我?”

  “没头没脑的,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她赶忙扶他进屋内。

  “告诉你,我…坦白说了!我告诉俞心泠说我永远不可能爱她,天知道她怎么对我妈转述的?总之,我不在意什么严重后果,就算因此而丢了总裁的位子我也不怕…”

  “别说话,先喝点热茶——”田倩柔心疼地为他背,喂他喝茶。“天大的问题都可以慢慢解决,何苦糟蹋自己身体?”

  不清楚方澄灏出了什么事,但田倩柔知道,她心疼他的矛盾。
上一章   琥珀玫瑰   下一章 ( → )
销魂舞娘叫声相公来听娶到冒牌公主妹惑寂寞那么多真心最闪亮只怕相思浅我爱男配角就爱妳好酷是妳我就要
若发现 第六章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琥珀玫瑰》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衣沅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琥珀玫瑰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