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琥珀玫瑰》第八章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琥珀玫瑰  作者:衣沅 书号:18804  时间:2017-6-5  字数:6644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家里再多阻挠纷扰,不能切断方澄灏对田倩柔的绵密爱意。

  身负骥远集团生存发展重任的方澄灏忙归忙,若腾得出空闲的时间,肯定非田倩柔莫属。

  就算只挪得出短短两三小时,也要抓紧时间一起喝咖啡,倾诉几句知心话。

  “倩柔,明天是周末,我已订好翡翠湾的度假饭店。你的花店有人看吗?”

  “看是有人看,不过,我已经约了人出去…”倩柔对他抱歉一笑。“下回请早哦!方先生。”

  “约人?除了我,你还有什么人可以约?”他脸色不悦。

  田倩柔可是他认定了的女孩,他当然不能忍受自己的女人为了别人,而拒绝他的邀约。

  “哇?你也未免太霸道了吧?我田倩柔小姐尚未出嫁,当然享有自由约会的权利咯!”

  “你?!你到底约了谁?”方蹬灏抓着她的肩膀,紧张地问。

  “你这小气鬼,别紧张啦!”田倩柔微笑放开他的手,将之紧握。

  “明天我要去中部吃拜拜,继武他们老家举办庙会,我们说好了一起去热闹一下。”

  “继武?”澄灏皱起眉头。“就是你那个合伙人?姓林的那位先生?”

  “答对了,你记真好!”“老实说,我不喜欢你和他太接近…”

  “为什么?”田倩柔不是很理解地望着他,明白地说给他听。“我和他认识好久了!真要发生什么事早就发生了,也不会等到这时候啊!再说,他一直努力帮助我,花店就是靠着他勤奋肯跑才有今天的成绩。你不要鸡蛋里挑骨头啦!”

  “你说的我懂——但是,我总觉得单身男人和单身女人,还是不要靠得太近比较好…”“你想太多了——”倩柔不认同摇头。“如果这么不相信我,不管做什么事,你都可以有话说。我认为这样谈恋爱太累…”

  “好啦!我说不过你。”方澄灏举双手投降。“既然你认为没问题,相信你就是了。不过,可惜了我特别安排的周末假期。”

  “你自己看着办咯!”她撒娇环抱他的。“或许你可以耐心等等。”

  “哦?你有什么好建议?”

  “拜拜是吃中午的,我们下午就回台北。所以,你迟剩下一个晚上喔!”

  “太好了!一个晚上够我们做很多事了…”他诡谲一笑,爱意深浓地拥抱她。

  “这样吧,你一到台北就通知我,我马上开车去接你。”

  “你确定不会被谁硬拉着又去参加什么家庭聚会?”她歪着头取笑他。

  “谁拉我都没用——反正,明天晚上我是你专属的情人。”

  方澄灏忘情吻着心爱的女人,一点儿没注意到自己老妈和俞心泠在同一家店的角落里气得手脚发抖。

  “伯母,没错吧?她就是您认识的那个叫田倩柔的女孩?”

  “哼!气死我了!果然是五年前的那个小乞丐!”方夫人咬牙切齿。“我早就说这女的八成有妖术——”

  “怎么说呢?她看起来没有哪里特别…”

  “那是你不知道——”说起那段往事,方夫人仍然一肚子火气。“五年前,澄灏不知上哪儿去认识那个家里捡破烂的女孩。你简直无法想象她看起来有多寒酸?可说比一条狗都不如啊!更恐怖的是,我那傻儿子还掏心掏肺、死心塌地爱上她了!差点儿没把我给气死。后来,我一气之下把她轰出去,警告她不准再和澄灏来往,否则让她全家好看,才好不容易分开他们…”

  “显然地,他们又复合了。”俞心泠瞠着燃烧妒火的眼眸盯着他们。

  “可恶,这死兔崽子,他当真敢为了那个小乞丐而拒绝不娶你,看我不拿这条命跟他拼了!”

  方夫人激动得站起来就要往田倩柔冲过去。

  “先别激动啊,伯母…”俞心泠及时拉住她。“现在和她正面冲突,只会让澄灏更心疼她——既然我们已经确认对象是谁,先别轻举妄动,回去好好想对策,来个一次清除,省得再有后患!”

  “哎…这死小子,真把我气死了…”方夫人脸色铁青。“好,这次我就听你的。我就不信这妖女没人治得了她——心泠,你觉得怎么做好就去做,伯母一定支持你!”

  “您放心好了,我自有办法。”俞心泠阴沉沉点头,安慰地拍拍她的背。

  “解决一个女乞丐还难不倒我…”

  林家大宅

  “呜…倩柔,你一定要救救我啦!否则我就死定了。”

  趁着林继武招待客人正忙碌,魏若琦拉着田倩桑在一旁哀求。“你知道那些讨债公司有多可怕?你忍心眼睁睁看我被死?”

  “我的大小姐,你是怎么了?六十万耶?那是几张卡的总和?”

  “就…大概刷爆了十张吧!每张额度大概都六万左右!”

  魏若琦哭丧着脸。“我也不知道怎么刷的,反正,东西看了就想买,东一点、西一点的,累积起来就那么多了。帮我想想办法啦!”

  “我能有什么办法?”

  田倩柔很是头痛。“每个月赚的钱大都还贷款,还要给父母养家费用,哪凑得出六十万?为什么你不向家人求救呢?”

  “我才不敢——上次我爸爸才帮我填了股票套牢的两百万,再要钱我爸爸会杀了我!”

  “唉——不是不帮你,我没办法啊!”田倩柔无可奈何地摇头。

  “有一个人可以帮我——可是,你得帮我敲敲边鼓啊!”“谁?你可不要打方澄灏的主意!”

  “不是他,是‘他’啦!”若琦偷偷地指着正忙碌的林继武。“我相信他有能力。”

  “没错。你的判断很准确,他是存了不少老婆本。不过,你跟他也不是不,干嘛不自己跟他开口?”

  “不行啦,平常我跟他斗嘴斗那么凶,他气我都来不及,哪可能帮我?倩柔,你就好人做到底,帮我去跟他借,好不好?”

  “我去帮你借?这不是很怪吗?”田倩柔实在觉得不妥。“钱是你要用的。”

  “拜托啦,求求你,好心的倩柔,我在他面前…一看到他那张氓脸,人家说不出口嘛!”

  “我的天,真的被你打败了!”田倩柔叹息。“什么时候要?”

  “愈快愈好!再不还钱,人家要杀到我家了!”

  “好吧,等一下我找个适当的机会向他开口。”

  “谢谢…谢谢你!倩柔,我太感激你了!”魏若琦感激得差点儿向她跪下。

  “你别谢得太早,我可警告你啊——仅只一次,下不为例喔!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信用卡是有钱人在刷的,你这种介于贫富界线左右摇摆不定的人,还是节制一点好!”田倩柔苦口婆心劝解道:“回去快把多余的卡都剪掉吧!”

  “好好好!只要帮我解决掉这难题,随便你要我剪什么都可以。”

  松口大气的魏若琦开始口无遮拦讲。“对了!你什么时候要‘行动’啊?要不要我帮忙?”

  “我——现在不想谈这个啦!”她无法说出自己已经放弃报复的想法。

  “噫?我看你是舍不得喔?早就说了像他那么人的男人,你哪舍得不要?后悔就明说,我不会笑你的啦!”

  “真是!我怎么会到你这种匪类朋友?”

  田倩柔被说中心事地红了脸,却仍不松口。

  “不要这么说嘛,再怎么匪类,起码我对你们花店也很有贡献啊!”“好!你还想贡献是不是?万一你还不出钱来,到时候你只有两条路:一是给林继武当小老婆抵债,二是在琉星洗盘子打工偿还。”

  “算了,我宁可选洗盘子。”

  “你别一副不鸟人家的拽样子,人家是你的‘恩公’喔!”

  “吱!什么恩公?思主公庙在台北啦!”魏若琦瞟了她一眼。

  两个女孩心情欣吃吃喝喝、打打闹闹地,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想到再过几个钟头,就可以见到心爱的方澄灏,田倩柔开心的整个人都要飞起了来…

  等待的滋味并不好受,方澄灏开着车子在周末的街头绕了无数圈,好不容易捱到时间差不多,才带着一颗欢乐与期待的心驶向琉星花坊。

  停下车等待红灯,他伸着长颈往店里张望,想早些看到心爱的伊人情影——

  没料,原本明亮宽敞的琉星花坊,此时门破窗碎、盆栽鲜花洒了一地的目疮痍,不知被谁摧毁捣乱,仿佛风灾肆过后的残破…’

  “噢!我的天啊…怎么会这样?是谁找她的麻烦?”

  他惊骇到顾不得灯号未变,直直闯了过去。

  担忧田倩柔的安危,方澄灏已经六神无主,他下车疾奔店门口,没看到田倩柔的影子,却先听到魏若琦的大嗓子在讲电话。

  “我告诉你,这事情一定是方家老太婆干的!除了她,我想不到还有谁会做出这么卑劣的事?”

  “对啦——方澄灏是和倩柔交往,但是,有些内幕你完全不知道…”

  “什么内幕?幌子嘛!以前他们就交往过,那个方家老太婆欺负羞辱她,还骂她是乞丐、狗!现在好死不死又碰上了,当然要好好把握机会修理她的儿子抵债咯!”

  “可以这么说——倩柔只是假装和他谈恋爱,等他爱到不行就把他踢走,叫他尝尝被人践踏的滋味…”

  “什么不可能?你不要猪头了!从头到尾都是我一手策划,倩柔照我的计划去做…”

  轰!轰!轰!听着魏若琦和不知名人士的电话对谈,刹那间方澄灏的脑海空白一片,似是几栋世贸中心同时在脑中爆炸倾圯!

  在轰然爆烈毁灭的过程,他什么都不能想,什么都不会说…

  方澄灏愣在原地许久许久,仿佛被人来回甩了好几个耳光,脸颊脖子又热又辣地丧失其他知觉——

  原来,他舍弃亲情,不惜跟母亲争得脸红脖子,甚至反目成仇,结果却只是一场可笑的骗局?!

  他用力着空气,再用力吐气,深呼吸几回过后,当机的大脑慢慢找出了蛛丝马迹——

  事情似乎有迹可寻,从魏若琦的态度突然变得友善,倩柔一再关心母亲催婚的细节…种种源头顺着自己对旧爱的思慕爱怜,造就一场几可真的骗局!

  方澄灏靠着墙,双手掩着面,他想起五年前倩柔的离去,都不至于像此刻的心碎无以复加!

  当时的分离或许不得已,但今狠心的欺骗,将赤血淋的真心踩踏成烂泥灰烬,这是为了什么深仇大恨?

  “方…方先生,你什么时候来的?”

  魏若琦讲完电话,终于发现靠在骑楼下的方澄灏,忧心问道:“倩柔跟你约在这里吗?”

  “嗯!她人呢?”他虚弱地问。

  “倩柔…她…她搭长途车子大概有点晕车,身子不太舒服,所以先回去休息了。”

  “店里怎么会变这样?”方澄灏沉郁着俊脸问:“倩柔和谁结了仇吗?”

  “没…没有吧?”

  一直担忧方澄灏是否听到不该听的,魏若琦大气不敢吭一声。“我只是偶尔来帮忙,所以不很清楚——”

  “哦?你不清楚?”他冷冷利眸简直可以杀人。“我以为倩柔的事你比谁都清楚呢?你确定她在家?”

  “嗯。”魏若琦被他的冷眼吓呆了,只会傻傻点头。

  看他迈开步伐进了他的车,直驰往倩柔家的方向,魏若琦脚底一凉,心想:

  这下糟了!

  通过管理员的询查,方澄灏直接到了田倩柔的套房门口。

  等不及搭电梯,他一阶一阶往上爬,事情发生得过于突然,他必须想清楚、理清了思绪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

  “好好休息…记得吃掉锅里的热粥——胃里有东西才不会头晕难过…”

  敲门前,不意听到男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方澄灏的心倏地又缩紧。

  天啊,这个女人究竟暗藏了多少的秘密?到底她打算骗自己到什么程度?

  “继武,真谢谢你的慷慨解危。”

  “别这么说,大家认识这么久了,你的困难我很乐意也应该要帮助。”

  “不好意思啊!这么短的时间凑这么大笔钱,让你麻烦了。”

  “你安心拿去用吧,别再说不好意思了。倩柔,我们之间,绝对不只六十万的情…”

  林继武声音充感情。 “倩柔,我…我有些话,有些话以前不方便说,现在我想把自己的想法让你知道——”

  “你想说什么?”

  田倩柔微微不安,林继武少有的柔情似水眼神颇为怪异。“你和她之间发生了什么问题吗?今天餐宴亡,我好像没有看见她?”

  “简单说,我们分手了。她另有合意的对象…”

  “嗄?怎么会都没听你提起过。”

  “那不重要!现在我想问问——倩柔,我有没有机会?”

  “这…我…你怎么突然这么问?可是,我已经

  .........,,

  田倩柔试着解释自己的情况却被他打断。“你不要骗我!根本没有‘已经’,那只是幌子,我知道你们是假的。既然是假的,那还有什么好顾虑?”

  “什么真的假的?继武?”

  田倩柔讶异极了,莫名突来的混乱令她无法招架。

  “我都知道了,你跟方澄灏在一起只是演戏,目的只是想报复他,对不对?”

  “啊?这…这你是听谁说的?”田倩柔的脸更形苍白,完全没血

  “听谁说不重要,我也不你,突然提出这个,或许你一时间还难以接受,你静下心来慢慢想——店里面现在七八糟的,我看若琦一个人不好的,我去帮她处理。”

  “我也去——”

  “不用了,你在家休息要紧。那些人是冲着你来的,去了反而危险。”

  楼梯间候着的方澄灏无力滑坐在水泥地上,更陷入另一重严重打击——

  连平时少有涉的林继武都知道,倩柔正耍诡计欺骗他!仿佛全世界的人都清楚真相,只有他被蒙在鼓里!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他还有什么自尊面子?全给她摧毁殆尽了…

  深沉的失望教他落人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心中所认知了解的倩柔是温驯善良,贴心又识得大体的;如今掀开面具的她竟一面对自己虚情假意,一面对林继武勾勾地要他的心、挖他的钱!

  “田倩柔!你太过分了…”

  待林继武一入电梯,方澄灏冲到她面前,脸色冷冽绿青的掐住白皓腕。

  “天啊,我竟然像白痴一样被你耍得团团转!田倩柔,你玩够了没有?”

  “你…你…澄灏你怎么来了?我正想打电话给你呢!因为从中部飞车回来让我有点不舒服,所以我——不是故意放你鸽子…”

  田倩柔还没清情况。

  “田倩柔,西洋镜早拆穿了!你还在打什么迷糊仗?”

  “澄灏?怎么了?”她眨着无辜的大眼睛。“你是不是看到继武?还是听到他说的话?我想你是真的误会了!我跟他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你还想狡辩!”像是凶猛老鹰攫起兔子,拎住她衣领气愤地往沙发上一摔。“没什么?他怎么能进你的屋子?二话不说掏出不算小的一笔钱供你花用。哼!说不定他暗地里早盯上你了!只差没有适当的机会

  “不是的!事情不是你说的这样——澄灏,听我说,你真的误会了!”

  砰!他长脚一踢将铁门关上,从鼻子里冷哼出声。

  “从现在开始,休想让我再信你一字一句——”

  “不,你一定要听我说…”倩柔努力想挣开他蛮力的压制。“求求你!放开我,让我好好解释给你听——”

  啪!他狠狠用力甩了她一巴掌。“你还想解释什么?你和魏若琦的诡计,我全都知道了!”
上一章   琥珀玫瑰   下一章 ( → )
销魂舞娘叫声相公来听娶到冒牌公主妹惑寂寞那么多真心最闪亮只怕相思浅我爱男配角就爱妳好酷是妳我就要
若发现 第八章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琥珀玫瑰》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衣沅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琥珀玫瑰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