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琥珀玫瑰》第九章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琥珀玫瑰  作者:衣沅 书号:18804  时间:2017-6-5  字数:6323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 )
  “若琦,她…”

  一阵金星窜、头昏脑,田倩柔的脸颊红了又白,渐渐变得青紫。

  “她她…她说了什么?你听到什么?”

  “哼!装不下去了吧?田倩柔,你以为我没有大脑是吗?”

  方澄灏失去理智的掐住她的粉颈。“了半天,原来你跟我复合,跟我在一起重新恋爱,那些甜言语、那些浓情意、绵悱侧全部都是假装,都只是为了报复我,报复我母亲当年对你的侮辱而已——田小姐,请问我说对了吗?”

  “我…我…其实,并不全是——”颤抖着,田倩柔泪面嗫嚅道。

  她没想到穿帮的时候来得如此突然!快到让她完全没有招架能力?

  “不全然?意思就是大部分对咯?”

  愤的方澄灏丝毫没有松手,她柔的粉颈被掐出血红的痕迹。 “田倩柔,我果然错看了你!我恨你…恨你…”“咳咳…放开我!灏,你会掐死我…”

  “怕死了?笑话,当你演戏骗人的时候,怎么就不怕呢?把我当傻子,以为我被耍完了会不追究的吗?”

  “咳I咳!求求你…”她不住挥动四肢且拼命挣扎。

  但,失去理性的方澄灏打定主意要置她于死,手劲不曾减弱,缺氧濒临昏厥的田倩柔用最后的一丝力气,使劲踹向他的下腹。

  他惨叫出声,她乘隙爬起。“澄灏,对不起!我是不得已…”

  心疼地看着他受伤严重的神情,毫不畏惧地柔抚他的颊。“对不起!很痛吗?快坐下来休息。”

  望着她无的、一派无辜又凝着深情的眼眸,方澄灏快疯了!

  不清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

  设下骗局的她如此可恨,而温言安慰自己的她竟又如此惹人爱怜…

  “你什么时候,又如何会学会如此上乘骗人的本领?”

  他的语气低沉苍凉而哀凄。“真不容易啊!除了欺骗我,你也骗了自己——恐怕连你自己都搞不清楚,你现在到底在戏里还是戏外了吧?”

  “澄灏,我是真心的!没有骗你——”

  凝滞僵固的气氛中,田倩柔哭泣着辩解。“求你不要再讽刺我了——好吧!我承认心里确实不能释怀你母亲对我的侮辱,但是我…”

  “够了!”抹把脸,方澄灏悲恸绝。“这句话已比什么都清楚,其他的多说无益…总之,我了解你的所作所为,全只为了让我难堪而已——”

  “澄灏——不要走!”

  抵住门,她想阻止他离开,太多太多的话必须向他说明白。

  “恭喜!你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

  方澄灏用力推开她抵住门的身子。“让我走!不走的话,我难保自己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低着头,方澄灏带着腔悲苦愤恨离去,田倩柔无措地看他消失,除了流泪、后悔、不舍,她的心仿佛被无数把利刀来回切割斩剁,那无以形容的痛楚,在他走出她的生命后,如影随形,再不能摆

  两个星期后

  砸烂的琉星花坊很快地恢复了旧观。

  生意依然兴隆,订花、买花的客人有增无减,这些全归功于田倩柔对店务的投入更多。

  只是,她整个人益发沉默了…

  她不再提起关于“方澄灏”三个字,而方澄灏在她的生命中也彻底蒸发不见,完全失去音讯…

  原以为对方还会来扰的魏若琦和林继武在店里加设保全,还跟最近的警局连线以做好万全准备。不过,自从那天之后,一切风平静,大家都松了口气。

  “其实,说明白了也好啦。反正,他知道了真相,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魏若琦如释重负。“那疯婆子啊,说真的,也不是我们惹得起——万一来放火烧房子不就倒大霉了?”

  “嗯——”

  田倩柔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似的,随意应了声,只是低头花包装或整理盆栽。

  “倩柔,你好像很不对劲…”

  魏若琦看着拼命工作的田倩柔,只觉她像失了心的身机器人。“糟糕,我看你是假戏真做,不可自拔爱上他了吧?”

  “若琦,可不可以不要再说了?我真的不想再提起这件事——”

  “可是,你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不妥当耶!”

  魏若琦皱着眉摇晃田倩柔逐渐消瘦的臂膀。“瞧你,简直瘦得不成人形,气差得我都看不下去了!这样吧,如果你真的很在意他,我去帮你做说客,向他证明之前的诡计全是误会一场,他要怪就怪我好了!我当替死鬼没关系…”

  “不必。”她冷绝摇头。“从初认识的时候就注定结果如此——身份悬殊的我们注定了不能在一起,即使过了五年,兜了一个大圈子,劳心伤神后最后结果仍然一样。若琦,我想得很透彻,大家都不必再白费心机了…”

  “事情没有那么绝对吧?”魏若琦以女人的感觉来看。“如果你们真的相爱,没有什么不能解决…”

  “若琦,我的心很笃定很平静,这件事到此为止p巴!”

  “哎,随便你决定怎么样啦,我们这些做朋友的只希望你一切平安、活得快乐就好。”

  魏若琦莫可奈何,忧心地看着她的失魂落魄,心中委实后悔当时不该出这个馊主意,否则今天也不致于到不可收拾。

  “放心,我会活得好好的一一工作是我最好的寄托。你看,这个月继武帮我接到大订单呢!”

  “什么订单?”魏若琦接过工作表一看,大惊失

  “什么?我的老天啊!方澄灏他…他要订婚了?这未免也太快了吧?你们分开才多久?”

  “感情的事只有当事人最清楚——”田倩柔平静道:“一小时爱上一个人也不稀奇,何况他们早就是双方家长眼中最佳的婚配对象。”

  “我的天…”魏若琦不可思议嚷嚷道:“你简直没血没泪嘛!爱过的男人娶别的女人,你不伤心就算了!还去帮他置会场?你疯了?”

  “我和他是不相干的两个人。去帮他置会场,跟我接其他生意一样,只是生意,只是为了赚钱…就这样!”

  田倩柔的决绝冷漠态度让魏若琦无话可说,除了摇头叹气,只能随她去了…

  方家和俞家的联姻果然引起社会大众的议论和瞩目。

  首都银行女继承人的订婚典礼自是不得有半点马虎,方家将娶进为家族势力大幅加分的世家名媛更是不敢掉以轻心——

  出发之前,倩柔心中难免波澜汹涌,但她不断告诉自己,这是从别家花艺公司转包的工作,高高在上的他怎会轻易出现?放心,不会遇上他的。就算真遇上也无妨,毕竟工作归工作,就当两人相识一场,送他一个别致的订婚礼物就好了!

  她素雅妆容,一身便装没有刻意梳妆,真的将他当成一般的客户来看待。

  才踏人会场,就听到趾高气昂的准新娘扯着嗓门大喊。“我可警告你们啊,合约上我清楚要求每朵花都必须是进口、最新鲜的花卉,如果被我发现有一朵鱼目混珠、滥竿充数的话,哼——我一定会追究到底!”

  “哇,不过是当个新娘而已嘛!又不是就任女皇,何必如此杀气腾腾?”

  主要承办花艺公司的女经理被俞心泠的跋扈吓到了!

  “就是嘛!”另一个工作人员也被她的挑剔搞得快抓狂。“当新娘的人不知道留点口德…我看迟早遭报应!喂喂,这位小姐,你是别家公司来支援的人吗?”

  “是,我是琉星花坊的。请多指教!”田倩柔客气回应答道。

  “别客气了,琉星花坊近来可红呢!”那人笑着恭维。“以你的经验技法,一定不会被她挑剔。我想,最重要的新人休息室就让你负责好了!”

  “对对对,以田小姐独到的品味,俞大小姐一定会满意的——我们就把这个重责大任交给你咯!”

  “这…好吧!”

  说了半天,就是把烫手山芋丢给她,田倩柔势单力孤无法拒绝只好接受。

  扛着花材进入豪华奢靡的总统套房,她强迫自己快速进人工作状况,什么都不要想——

  可惜,脑海思绪无法乖乖听从使唤,一边整理清芬四溢的粉玫瑰,不自觉想起与他共同度过的愉悦时光。

  不能否认的,方澄灏的温柔体贴是如此人,如此扣住她的神魂,如此令人难以忘记…即便她讲得出几千几百个不能相爱相守的理由,仍然无法减去对他半分的思念呵!

  然而,误解已深,要想彻底解开直至两人心中毫无芥蒂,几乎不可能,再多的爱也无法弥补,若想获得圆的幸福,最好的方式就是彻底遗忘…

  遗忘,那是多么椎心刺骨、难以忍耐的痛楚?!

  “啊!”想他想到心痛的田倩柔蓦地被玫瑰利刺戳中,鲜红血触目惊心滴落米白地毯——

  慌乱地顾着自己淌血的伤口,一面要急速清理污的地毯,无助害怕终使她忍不住嘤嘤哭泣…

  “先把手上的伤口包住。”

  一方洁净方帕递到眼前,淡漠冷绝的音调割在心肝比淌血伤口还痛!

  “谢谢,我怕脏你名贵的手帕——”她不客气亦回以同样的冷淡。

  “我忘了,你一向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受伤了不必理,甚至——它可以用来做为报复的工具。”

  他严峻冷讽热嘲,厚掌却已紧她的伤。

  “方先生,请你说话尊重一点。明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我不想口出恶言…”

  “哦?这么说来,我还要感谢田小姐善心的体恤咯?”方澄灏的眼中带着混杂眷恋与愤恨的光,抿紧的薄低咬着,似有诸多语还休。

  “对不起,我有工作在身,不想和你抬杠。”她挣:开他握紧的掌心。

  “工作?”他闭上眼,分不开的浓眉说明他的抑郁深重。

  “这时候还有心情工作?你知道这里是哪里?为了什么事在工作吗?”

  “当然,我非常地清楚——这里是你明天订婚大典的休息室。你就要和俞心泠订婚,不是吗?”

  “你知道?”方澄灏很受伤地后退两步。“田倩柔!你的心是钢打铜铸的吗?曾经的爱人就要跟别人订婚,你居然还好整以暇、面不改地为他置新房?现在你亲手布置浪漫的空间,是供给我和另一女人共度的,而你无动于衷?”

  “为什么不?终止爱情后,分道扬镳的男女就各不相干了。我还是要生活,要接订单做生意,你有生意给我,断然没有不接受的道理,不是吗?”

  “难道,你的心没有半点受伤?没有丝毫不舍?没有一点一滴的难过惆怅?难道在你心中,我从来不曾停驻过?连掀起一点风的力量都没有?”

  沉默低下头,被问到无路可退的田倩柔热泪盈眶,无法作答。

  因为事实就是她真的很在意,也确实伤心,他问的每句话深深刺中痛处,让她必须用尽力气忍住痛,没有办法再多言语。

  “说话啊?为什么不说了?刚刚不是还牙尖嘴利的?”

  他失神地用力摇撼她的肩膀。“我从没想到,你竟可以这么没心肝?当我在门口看到你的时候,你知道我的心有多快乐?同时又有多少悲伤?快乐的是终于能再见你一面,而感伤的是——再见面,你居然为我的订婚而来…”

  “放开我!你凭什么?”她哭着挣开他。“你有什么资格追究我心里怎么想?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方澄灏,货真价实是别人的未婚夫了!既不是误传也不是流言,你凭哪点管别的女人对你舍不舍得,是否有过眷恋?你为什么不肯放她一马?不觉得她已经被你伤得够重够可怜了吗甲’

  “是你让我受的伤!”他再次强调。“你骗走了我的感情,击垮了我对爱情的自信。”

  “是吗?没那么严重吧?你都快结婚了。”她终于出感慨。

  “没有爱情的婚姻,娶张三李四王五有啥差别。”

  惆怅无限的他,一瞬也不瞬目丁住她的眼。“在踏进坟墓之前,我只想要一个答案。你当真没有丁点的眷恋难舍?”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呢?明天以后,我跟就是你井水不犯河水,完全无关无涉了。”

  ‘你果然够狠!够嘴硬啊!”他吐了口长长的气。“倩柔,我无法相信…重逢以后,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那些拥抱、亲吻、绵、所有的心灵相契,水融全是假的?我不信!”

  不!不是假的!那些全是真的呵!

  倩柔在心底大声呐喊。

  我早放弃报复了,澄灏!因为发现爱上你,发现自己在爱的漩涡中不可自拔,爱你都来不及的我还提什么报复?

  是你不相信啊!纵使我再解释,那些嫌隙有可能完全消失吗?我不要掺着嫌隙的爱情,那只带来无止境的争吵和痛苦…

  “在眼前,以你俞心泠准未婚夫的身份,你不需要再追究什么。别再问了,请留一点空间,让我好好把工作做完好吗?如果没搞好这个房间,只怕她不会放过我呢!”

  用尽全身每一分力气,抵抗每一分逐渐增强的对他的爱恋。

  田倩柔屏息以沉淀纷心绪,缓言道:“我会尽心尽力好好表现,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结婚礼物。不枉我们相识一场。”

  “我不要你这样!”

  爱恨织的他已经在神智溃散的边缘,猛然攫住她柔纤身躯并紧紧抱拥,灼烈狂热的吻如骤雨落在她的,她的脸…

  “假就假吧!我豁出去了!反正,假的总是特别美好而令人怀念。如果你的心是假的,身体的热度和反应也是假的,我不介意再假一次。明天起,我是另一个身份了,最后一的自由,我想留下永不磨灭的记忆。”

  “求你不要胡闹!这里算是你的新房耶?你疯了?”

  他红着双眼,含思念及望的双手开始梭巡她的每寸细致美好,他的力气大到无法反抗,不一会儿田倩柔已经被压制在柔软的大上。

  “天,你到底还要多疯狂?不怕被她看见吗?”

  她惊慌不已却无力可逃。

  “啊!你的美丽让我朝思暮想——”

  “唔…啊…不行啊!”她全身如强力电窜过惊颤不已,他的逗引总是能燃起深埋体内情的火山。

  “放开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漫漫人生留一次疯狂的记忆,何不好好享受彻底情的放纵?”

  他放下是非恩怨,想全心全力好好爱一回。

  用狂野情烙下最后一印,牢牢记住这爱过却背叛自己的爱人,才能不枉此生。

  “澄灏你疯了!我们不可一错再错…”

  她坚持反抗,在撕破脸后不能连最后一丝尊严都不留。

  而他卯足力压制她,不放弃地沿着她美丽人的曲线,以手恣意逃逗。

  田倩柔咬着,一个怒火攻心的壮硕男子是她乏力对抗的,倘若这一次最后的爱情烙印做为两人孽缘的终结,她也认了…

  只是,当他发完毕却闷声不吭离开她的身体,一眼都不看她地沉默离去,深受屈辱的田倩柔独自狠狠哭了一场。

  原来,这场报复的游戏,最后被报复的竟是自己。
上一章   琥珀玫瑰   下一章 ( → )
销魂舞娘叫声相公来听娶到冒牌公主妹惑寂寞那么多真心最闪亮只怕相思浅我爱男配角就爱妳好酷是妳我就要
若发现 第九章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琥珀玫瑰》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衣沅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琥珀玫瑰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