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狂妃》第二章亲人相见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才狂妃  作者:冰伊可可 书号:40017  时间:2017-9-10  字数:8694 
上一章   第二章 亲人相见    下一章 ( → )
  风和丽,万里无云。

  皇宫后花园内,百花绽放,花香袭人,原本热闹的后花园,此时竟了却无声,所有的宫女太监皆目瞪口呆的凝望着从不远之处走进的一男一女,皆怀疑自己是否出现了幻觉。

  阳光底下,男子红上扬,俊脸带笑,那双狭长的凤眸牢牢的锁定着身旁的白衣女子,一袭妖娆的红衣轻抚而过,那精致完美的五官中居然带有前所未有的柔光。

  该男子无论是妖孽般的绝世容貌,亦或是那一身强大的气势,都无法匹敌,可让人震惊的是,他不是南王爷吗?南王爷素来厌恶女子,为何这次回来,他的身旁多了一个绝女子?

  难道市集传言为真?南王真的有了一个南王妃?

  就在这时,一道婀娜多姿的倩影映入众人眼帘,所有的宫女太监立刻收回目光,拿扫帚的拿扫帚,修剪花草的继续修剪,只是依旧用余光窥视着事态的发展。

  前面的路骤然被挡住,宫无衣停下了脚步,角的笑意缓缓消散,不的皱了皱眉,冷眼掠过面前之人的脸庞:“云贵妃,不知你挡住本王的去路,有何贵干?”

  云贵妃?

  听到这称呼,夜若离神色一冷,抬起头,凌厉的眸光直扫向云心舞。

  只见云心舞身着一袭鹅黄宫装,白皙的脖颈之上挂有一金色项链,头秀发盘起,头顶着一只翡翠钗。而若没有夜若离在此,她亦算的上少见的美人,可惜她此时的光芒尽被掩盖。

  夜若离回想起曾经那嚣张跋扈,浓妆抹的少女,再望向眼前这端庄高贵的贵妃娘娘,很难相信眼前之人便是云澜之女,她同父异母的姐姐云心舞。

  “大胆!”宫女看到夜若离直视云心舞的视线,当即大喝道:“你是何人?为何看到我们贵妃娘娘不但不下跪,还敢用如此不敬的目光望向娘娘?”

  云心舞罢了罢手,制止了宫女的话。

  她微微蹙眉,疑惑的眸光落在夜若离的身上,不知为何,这白衣女子给她带来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却想不起来再何处见过。

  “南王,这位姑娘可是你带来的?”云心舞收回目光,视线落在宫无衣俊美的容颜之上,那双眸中有一抹痴一闪而逝,快的无法捕捉“这位姑娘我未曾见过,想必不是朝中大臣的子女,难道南王不知皇宫规矩?即使你是南王,也不可破除这些规矩,你随便把外人带进皇宫,就不会皇上会怪罪下来?南王你这又是何必?”

  这番话,说的通情达理,端庄稳重,想必南王会对她多加赞赏,不像某些女子,仗着与南王相识,就企图让南王带他进入皇宫。真不知道以南王的身份,怎会答应这种无礼的请求?

  “云贵妃,离风国自有古训,后宫女子不得干政,亦不得干扰各个亲王大臣,看来云贵妃你胆量够大,连本王的事情都敢干涉!”俊脸猛然阴沉下来,宫无衣的边勾着阴冷的笑意,一把抓住夜若离的手,冷声道:“何况,本王带本王的王妃来见太后,何人胆敢对本王有意见?你去问问本王那皇弟,他可敢怪罪本王?”

  如同晴天霹雳,云心舞瞬时愣住了。

  王妃?南王终究还是要娶妃了吗?

  自从十年前,她初次遇见南王,便芳心暗许,可南王从来都对她不屑一顾,而她亦成为帝王妃,尊贵的贵妃娘娘。也许她是贪恋这种高高在上的权势,然而她爱的始终是南王。

  曾经,她纵然无法成为南王妃,但是南王依然没有妾,她的心还较为舒坦,如今他却说,这个女子是他的王妃?

  “娘娘,娘娘您怎么了?”

  宫女低低的唤声让云心舞回过神来,她望了眼两人走远的北影,眼里的嫉妒一闪即逝:“珍珠,我们走吧。”

  粉拳紧紧的拽着,云心舞深呼吸了口气,平定下烦躁的心情。猛然间,她想起自己那同样痴恋南王的妹妹云心蝶,阴险的冷笑一声。就算自己得不到,也不会让这两人好过。

  南王若要娶妃,必定需纳妾,彼时自己就可以让人破坏他们的感情!

  鹅卵石小道上,宫无衣缓缓扬,绝世俊美的脸庞划过异样的光芒,他凝望向身旁的女子,用魅惑至极的声音说道:“小夜儿,你就这样放过云心舞那女人?”

  “那你想要如何?”眉头轻佻,夜若离似笑非笑的看着身旁的妖孽“刚才我发觉云心舞看你的目光不一般,对于一个爱慕你的女人,你就忍心伤害她?”

  眉头轻皱,宫无衣停下步子,蓦然转身,按住夜若离的两肩,凤眸深深的注视着她:“女人,爱慕本王的女子,可以从天羽国排到离风国,难道本王每个都要接受?何况,那些女子不过是一群细菌,多看一眼本王都会感到恶心。”

  夜若离浑身一怔,她从没见过这妖孽会有这般认真的模样,不觉心里漾起一层异样的感觉。

  “女人,本王告诉你,这一生,本王要的人仅有你!”宫无衣紧紧的按着她的肩膀,声音不再如当初的妖孽魅惑,反而透着一股强势坚定“这辈子,本王都不会放开你,所以你注定会成为本王的的子。”

  这妖孽,竟然是认真的…

  夜若离始终认为,宫无衣对她仅是好奇罢了,谁知他会如此的认真。

  “妖孽,你可知,皇家子弟于我来说,是甩也甩不掉的麻烦。”生生的住心里那层异样的感觉,夜若离抬头望向面前的妖孽,深邃的黑眸宛如夜空,让人无法察觉她心中在想些什么。

  宫无衣勾起角,笑的极其魅惑,一如以往的妖孽,仿若刚才强势坚定的并不是他。

  “小夜儿,你认为就算你不接受本王,本王就不会成为你的麻烦?不,那样仅会让本王烦你一生一世。”

  “可是…”微微蹙眉,夜若离沉默半刻,说道“我所追求的,从来都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闻言,宫无衣的笑容更甚,一双凤眸始终不曾移开夜若离的容颜:“这点你更加可以放心,本王无无妾,能够给你你想要的生活,而且本王刚才便说过,这一生,本王要的人,只有你。”

  “我的男人必须强大无比,至少往后能与我并肩而行。”

  “这片大陆,除了本王,还有谁能配的上你?”宫无衣戏谑的一笑,凑到夜若离的耳旁,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耳畔,声音带有一丝的暧昧“小夜儿,别再找任何借口了,还是乖乖的从了本王吧!说不定,本王心情一好,就不再着你。”

  感受到男人温热的呼吸,夜若离快速的后退两步,平复了下心情,说道:“你以后还是别离我太近了,而且,我和小姨表哥许久未见,此时还是先去与他们相认。”

  便是夜若离也不知道,为何宫无衣的这一席话,竟让她从来都平静的心起了波澜。

  她活了两世,这已然是第三世,可她都没有过如此异样的感觉,更别说与男子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而且她并不是抵触宫无衣的接近,只是有些不习惯罢了。

  慈宁宫,一片的安静宁和。

  安神香的香气回在整片房中,角落里摆放着的常青竹上挂着晶莹的水滴,一位尊贵貌美的妇人在宫女的搀扶下坐了起来,简单的梳洗程序后,她缓缓的站起身。而从那五官中,可以看出有几分与蓝馨相像。

  只不过,蓝馨美貌依旧,她却略显沧桑,半边头发早已成为花白,显然几年的冷宫生活挥霍了她的青春。

  “已经快要十年了吧?”轻轻的叹了口气,她的眉间有着无法掩藏的虚意“想起来,离爹爹冤死,馨姐和挽歌葬身火海,已有十年了,如今太平盛世,爹爹却已看不到这些,不过,我却不相信,馨姐和挽歌真的死了,我有所感觉,她们一定还活着。”

  “太后,”闻言,身后的老宫女走上前来,细心的替蓝妮披上一件披风,说道“十年已过,太后何必还在纪念着这些事情?蓝丞相,大小姐,还有挽歌小姐定然不希望太后如此。”

  “琉璃,记得我曾经说过,没人的时候,就不要称呼我为太后了,你依然如同在丞相府一般唤我为二小姐就够了,”淡淡的一笑,蓝妮的脸庞尽显怀念之“真怀念那时候的日子,慈爱的爹爹,温柔的姐姐,帅气的大哥,还有…”

  “太后,南王求见。”

  话还未说完,便被一道细的声音打断,蓝妮愣了一下,微微的笑了笑:“南王?他回来了?快让他进来吧,皇儿和皇后也该来问安了吧?既然南王回来了,他们也该早些来,可不能让南王多等。”

  “是,太后。”

  太监抱了抱拳,退出了门外,不消片刻,两道身影映入蓝妮的眼中。

  她的视线从一袭红衣的宫无衣身上掠过,最后停留在了夜若离的身上,一股熟悉亲切的感觉传来,蓝妮疑惑的蹙了蹙眉:“你是…”

  如今的夜若离,和十年前有了很大变化,也难怪云心舞和蓝妮都无法将之认出。

  在看到蓝妮的刹那,夜若离便从云挽歌的记忆中得知,从小到大,这小姨都很疼爱她。当初小姨贵为高高在上的皇后,可在她的面前,她不是尊贵的皇后,仅是以一个小姨的身份。

  原本夜若离不知见到蓝妮该如何相处,可在真正看到她之后,两个字不经大脑便直接从口中跃出。

  “小姨…”

  蓝妮的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她愣愣的问道:“你…你刚才喊我什么?”

  微微的笑了笑,夜若离迈开步子缓缓走向蓝妮:“难道一别十年,小姨便忘记我云挽歌了?”

  “你是挽歌?我没有听错?”蓝妮的身体不颤抖起来,眼眶浮现出一层雾水:“真的是你,我就知道,你们母女一定还活着,挽歌,为何只有你一个人,你的娘亲呢?她再何处?”

  夜若离扫了眼一旁的宫无衣,说道:“娘亲现在正在南王府,小姨你完全可以放心。”

  “真的?那太好了,你们都没有事,我也能给爹爹一个代,”蓝妮骤然松了口气,擦掉眼眶中的泪水,赶忙上前,一把抓住夜若离的手,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那双眸中溢笑意“十年没见,当初的小人儿,已出落成如此的绝,你娘亲年轻时便有着离风国第一美女之称,如今的你,比你娘亲更美。”

  夜若离耸了耸肩膀,刚想开口说话,门外猛然传来一道细的嗓音:“皇上驾到,皇后驾到!”

  “母后,皇儿来给你请安了?咦,四皇兄你怎么回来了?也不让皇弟去接你?”宫无海大步走入宫中,声音在见到宫无衣之际逐渐低了下来,甚至心底微微发虚。

  纵然他身为帝王,可每次看到他这皇兄,都会没由来得害怕,而且皇兄的实力高深莫测,他根本不敢招惹这瘟神。

  尤其是,此刻的宫无衣,黑着一张俊脸冷冷的凝望着他…

  他貌似没做什么得罪这瘟神的事吧?大臣们迫他下旨让皇兄娶妃纳妾,可也被他给拦了下来,他可知道自己这皇兄,对那些胭脂俗粉没有半点兴趣。然而所有的王爷中,也仅有四皇兄没有王妃,众多大臣自然想把自家女儿嫁给他。

  让他下旨?拜托,他还不想这么早死,强四皇兄娶妃,这与找死有何区别?

  别人不知道四皇兄的身份,他身为帝王,总归知道那么一些,所以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得罪这尊神。

  “皇上,你后宫的妃子,似乎都很闲的慌,连本王的事都敢管,你平常是否对她们都太过宽厚了?”红边勾起一抹冷笑,宫无衣冷着一张俊脸,神色不善的望着宫无海。

  听闻此言,宫无海立刻如了火药般炸了起来,脸怒容的道:“谁?谁那么大胆,敢管四皇兄你的事?简直不把朕放在眼里!呵呵,四皇兄,你放心吧,皇弟一定不会轻易的饶恕她。”

  “除了云心舞那女人还会有谁?”芒从凤眸中划过,宫无衣冷声说道“如果你不好好教训云心舞那女人,便轮到本王来教训你,该怎么办,你自己知道,不需本王提醒。”

  “是,是,皇弟知道了。”

  宫无海唾沫,忽然感到自己这皇帝当的很憋屈。

  谁能想到,朝前威仪十足的他,在背后却处处要看自己这皇兄的脸色行事?这也太憋屈了,果真还是实力好,当皇帝又有何用?如果让他选择,他宁可不要皇位,也想拥有强大的实力。

  “皇儿,母后给你介绍一个人,”蓝妮拉着夜若离的手,踱步走向宫无海,脸上是浓浓的笑意“你能否猜猜她是谁?”

  宫无海怔了一下,视线缓缓移向夜若离,眼里闪现出一抹惊,少顷,他收回目光,不解的看着蓝妮脸的笑容,自从外公去世,母后被关入冷宫之后,就很少再有笑容。

  这姑娘到底是谁?为何母后…

  “呵呵,母后就知道,你一定猜不出来,她便是你的表妹云挽歌,她与馨姐都还活着。”蓝妮抿了抿,便是眉间都带上点点笑意,仿佛瞬间年轻了几十岁。

  呆呆的张大嘴巴,宫无海整个人都怔住了,不敢置信的凝望着眼前的绝女子:“挽歌表妹?你真的是挽歌表妹?”

  他的话语带着明显的不敢相信,宫无衣不皱起弯眉,冷眼看向宫无海,不的道:“怎么,本王带回来的人,还会有假不成?”

  浑身打了个灵,宫无海死命的摇了摇头,俊脸出谄媚的笑容:“呵呵,我这不是因为激动吗?我真没想到,挽歌表妹还活着,当初,云将军说过,她们已经葬身火海,即便不愿意去相信这消息,可十年来,我却遍寻不到她们的踪迹,当初娶云心舞,大部分原因,也是想从云心舞的身上找突破口,可是…”

  正因没能打探到她们的消息,久而久之,他也便相信了云澜的所言。

  “云澜!”夜若离紧紧的握着拳头,绝的容颜上闪现出浓浓的恨意“这次我与娘亲回来,其一是为了见你们,其二便是找云澜狗贼报仇!曾经,他为了一己私利,卖了我的娘亲,如今是该他付出代价了!”

  起初,蓝妮被夜若离身上凛冽的寒意给吓住了,之后才猛然醒觉,手掌猛然落在桌面上:“什么?云澜那狗东西要卖了我的馨姐?还敢欺骗我,皇儿,这老东西不能放过他,立刻给我下旨,抄了他们门。”

  此刻,宫无海已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从未见到,自己那温柔慈祥的母后,居然会有如此暴怒的时候。

  “母后,皇儿这就去…”

  “慢着!”夜若离淡淡的出声,打断宫无海的话“云澜的事,我必须自己报,唯有手刃仇人,方才有快,所以这些事,不需要借助任何人的手。只是现在我还不能出手,不过那一天,也不会太远。”

  “母后,既然表妹如此说了,我们便顺她意吧?”沉默片刻,宫无海抬起俊脸,边浮现出一抹冷笑“有的时候,站的越高,摔得越狠,我们可以拿云家小小的开刀,给他们找点不痛快。”

  “这…”皱眉思索,最终,蓝妮还是叹了口气“好吧,就按照你们的去做,但在此之前,我有一件事想要问个清楚,挽歌,你和南王怎么会走在一起?难道你们…”

  眸子在两人身上游走,蓝妮笑的格外暧昧,让宫无海与皇后秦楚面面相觑,不知道她的话是何意思。

  “有件事,本王正想宣布,”宫无衣走至夜若离的身旁,强势的搂住了她的,凤眸中凝聚着狂魅霸道之气“她是我南王府未来的王妃,也是本王今生唯一想娶的女人,所以离风国那些妄想进入王府的细菌们,麻烦皇弟你替本王解决。”

  “砰!”夜若离抬脚,狠狠的踩在宫无衣的脚上,恶声道:“妖孽,我何时答应嫁给你了?”

  “小夜儿,你好狠的心,”宫无衣低眸凝望着被自己搂在怀中的女子,凤眸中是委屈“我是你的未来夫君,你难道不会温柔一点?”

  话音刚落,猛然发现夜若离变了的脸色,宫无衣急忙改口:“可是,我就喜欢小夜儿你这不温柔的个性,所以,小夜儿,看在我痴心于你的份上,你就答应了我吧。”

  宫无衣的举止语言,让慈宁宫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这果真是一物降一物吗?谁能想到,那视女子为细菌毒物的宫无衣,也会有如此一面?

  “咳咳,”蓝妮干咳两声,眼含笑“南王,这段时间我想离开皇宫,住进你王府,不知你意下如何?”

  宫无衣不管夜若离不善的脸色,依然搂住她的,随后抬头,微微扬:“太后大驾光临,本王又怎会拒绝?你放心吧,我王府别的没有,唯有房间最多,便是皇上皇后都住进去,也足够。”

  “真的?”宫无海眼睛一亮,笑容面的道“这可真是太好了,那就麻烦四皇兄了,我好久未见到馨姨和表妹,要好好的交流感情。”

  “不行!”蓝妮狠狠的瞪了眼宫无海,随后转眸望向宫无衣“他需要处理国家大事,没有时间,而皇后要为五后公主的生辰准备,同样没有时间,就我们走吧。”

  宫无海失望的垂下脑袋,不的瞪了眼蓝妮,可只敢在心里无声的抗议。

  “妹妹,”秦楚踩踏着莲花步,走到夜若离的身旁,亲切的执起她的手,微微一笑“五天后,是我女儿的生辰,彼时,妹妹和南王都一起来吧,不过妹妹你可要小心那些窥视南王的女子。”

  面前的女子,容貌并不是很美,只能算作秀气,然而她的身上却一种温柔亲切的气息,让夜若离不心生好感。

  “好,到时我一定会去的。”

  并且,会给她准备一份大礼。

  最主要的是,也是时候让云澜知道,她们母女回来了…

  于是,众人丢下腹怨念的宫无海回到王府,由于蓝妮是偷偷出宫,故此只带了琉璃一个宫女,并未打扰到任何人。整个皇宫,除了皇帝皇后与守门的侍卫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太后已离开皇宫。

  久别重逢的姐妹相见,自然有说不完的话,所以这一晚,北影洛和北影枫皆被蓝馨给晾在了一旁。

  这些年来所经历的事情,蓝馨并没有全部都告诉蓝妮,毕竟有些事情涉及的层面太广,不是普通的武者能够接触。包括夜若离的暗夜阁,她亦没有说出来,否则定然会把蓝妮吓傻。

  故此,还是一点点的透给她知道较好,如此也能够接受些。

  而在公主生日前,蓝妮便心安理得的在南王府住下,她亲眼的看到北影辰是如何的顺从蓝馨,疼爱夜若离。俨然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形象,不把心全部放下。

  无论从哪方面,云澜和北影辰相比,都差的太远,不知云澜见到如此情景,会有怎样的表情?

  她忽然很期待那一天…

  生辰之,在众人的期待中终于到来。

  皇宫之内,到处洋溢着喜气洋洋的气氛。

  离风国唯一的公主,皇后之女的生辰,自然格外隆重,诸多大臣带领着各自的家眷早早的便在此等候,便生怕被他人抢先了去。然而,在场许多女子皆打扮的花枝招展,似乎想要下其余人的风头。

  他们听说,离风国第一美男,位高权重的南王回来了,为了能得到南王的目光,众女皆是使劲手段的打扮自己。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太后娘娘到,落雨公主到,云贵妃到,晴贵妃到…”

  随着那声细的通报声传来,在座的众人都赶忙站了起来,齐声说道:“参加皇上,皇后娘娘…”

  “众卿家平身,今是落雨的生辰,各位就无需多礼了。”在这道威严十足的声音响起后,一道明黄的身影首先跃入众人的眼帘。

  他的身旁,是头戴凤冠,身着凤袍的秦楚,此时她的手中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孩,秀气的容颜带有淡淡的笑意,一双眸子时不时的望向被牵在手中的小人儿,眼里的母爱不言而喻。

  在众人注视到蓝妮之际,猛然发现,那向来愁容面的太后娘娘,已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云心舞紧握着拳头,凝望着秦楚的眸中划过一抹狠意,她没能得到南王的心,那么就必须抓住近在咫尺的权势。若能除了皇后,那么以他的手段,皇后之位非她莫属…

  而她自以为眼里的狠意藏的很好,却不知道已被身旁的晴贵妃窥视的一清二楚。

  “南王爷到…”

  骤然间,门外那道细的嗓音再次响起。

  听到这句通报,众女立刻转头看向门口,并不忘整理了下仪表,以便给南王留下难忘的印象。

  少顷,一袭红衣缓缓迈进,男子绝世俊美,五官精致的使人过目难忘,狭长的凤眸,高的鼻梁,人的红,无一不显示出男子那让惊叹的美。而他不愧为离风国第一美男,这般连神都不及的容貌,大概也仅有南王方才拥有。

  只是,南王身旁的白衣少女又是何人?难道她便是市集上传言的南王妃?

  见到夜若离的瞬间,众女皆投去嫉妒愤恨的目光,在南王身边的人应该是她才是,怎么能让其他女子占据?南王那般的俊美,亦有着尊贵的身份,仅有她们这些朝中大臣的子女才能匹配。

  那女人是谁?有什么资格站在南王的身旁?

  ---题外话---

  这一卷的感情戏可能会多点,毕竟在离开离风国前,会让他们的感情稳定下来,不知亲们有没有意见呢?
上一章   天才狂妃   下一章 ( → )
非常俏果农三国之魏武曹三国之席卷天有妻足焉我要做皇帝一品田园雄起澳洲大明1629贵女种田记权唐
若发现 第二章亲人相见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天才狂妃》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冰伊可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天才狂妃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