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狂妃》第八章她还是人吗太变态了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才狂妃  作者:冰伊可可 书号:40017  时间:2017-9-10  字数:7871 
上一章   第八章她还是人吗太变态了    下一章 ( → )
  随着封老的脚步越来越接近,夜若离的拳头越握越紧,暗自提起所有的力量,如果情况不妙,她就必须一招击杀该老者。

  纵然他身为玄尊,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她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杀了他。

  “慢着!”

  便当封老即将接近夜若离,宫无衣松开她的手,迈步上前,挡于她的身前,俊颜之上是阴沉之,阴冷的声音缓缓从红中溢出,带有不可遏制的强势。

  “本王倒要看看,谁敢接近她!”

  被迫停下步伐,封老眉头微微一皱,神色不善的道:“你不让我接近她,难道我仙地中的人,真是她所杀不成?”

  顿时,官道之上,无数的目光齐聚于夜若离的身上。

  宫无海蘀这两人捏了把冷汗,早知道会把他们牵扯进来,即便是面临这些强者的迫,他也断然不会蘀他们找人。

  幸灾乐祸的望了眼夜若离,云心蝶的边勾起阴谋得逞的冷笑:“云挽歌,就凭你这人,也配我和云心蝶争男人?等会儿,你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

  那般俊美妖孽的南王,只能由她云心蝶来匹配,她云挽歌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成为南王妃?如果她死了,南王妃的宝座,一定会归她云心蝶所有。

  “原来,这便是你们仙地中人的所作所为,”突兀的,宫无衣冷笑一声,可那脸色却越发的阴沉,宛如来自地狱般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本王的子,不允许外人侵犯,你想接近她也可以,除非你的鼻子不想要了!”

  “你…”封老脸色大变,面容铁青的望着宫无衣,然而不等他开口,身后一道阴沉的声音突然传来:“如果老夫没有猜错,你便是苍穹界的那个传人…”

  苍穹界?

  这个势力,众人还是初次听说。

  于是,所有的目光皆投向一袭红衣的宫无衣,目光中含有明显的疑问。

  “没想到,苍穹界最为神秘的传人,会出现在这里,”林老冷笑一声,抚着雪白的长须,凌厉的视线投向宫无衣,冷声道“今,老夫看在你们苍穹界的份上,便放过这女人,可是你认为,我放过她,苍穹界可会放过她?”

  勾冷笑,宫无衣的眸中划过暗沉的光芒:“这就不牢你们仙地的人心,你们还是管好自己,千万别再让一些废物跑出仙地,否则被人杀了都找不到凶手!”

  大拳紧握,林老的脸色变了又变,他极力克制住内心的愤怒,冷冷的瞪着宫无衣。

  仙地和苍穹界本就是两大对立的势力,如若可以,他很想杀了这所谓的传人,给苍穹界一个很大的打击,可是,仙地有强者来此,谁能保证,苍穹界就无人在这里?

  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是不可能贸然动手。

  “我们走!”狠狠的甩了下衣袂,林老再也不望宫无衣一脸,头也不回的离去,他那脸色阴沉的就如同暴风雨前的海面。

  在没找出谁杀害了他孙女前,他是绝不会回到仙地…

  云心蝶紧紧的咬着贝齿,怨恨的瞪着夜若离和宫无衣那两道和谐的身影,原本柔弱的面容狰狞的可怕,双眸中带有毫不掩饰的嫉妒与不甘。

  这样都没能害死这人,她的命还真大。

  那苍穹界又是什么势力?能让这些强者忌惮,又怎会普通?不管如何,她都必须获得南王宠爱,如此,这大陆,还有何人胆敢小看她云心蝶?

  “云心蝶,你好大的胆子!”

  突如其来的喝声,让云心蝶从美梦中苏醒过来。

  她心中猛然一颤,惊恐的凝望向神色威严的宫无海,狠狠的了口唾沫:“皇…皇上,臣女不是有意的,臣女只是…”

  “你到现在还敢狡辩?”明黄的龙袍在风中轻拂,宫无海冷峻的看向那颤颤巍巍的柔美女子“既然有那胆量诬陷朕的表妹,就有承受惩罚的觉悟!来人,把云心蝶给朕带下去,杖责一百!并在前挂上我是人的牌子,游城一周,任何人不得求情!”

  这该死的云心蝶,害的他被吓出一身冷汗,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饶恕!

  闻言,云心蝶心中一惊“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死命的磕了两个响头,梨花带雨的哭泣道:“皇上,皇上饶了臣女一名吧。”

  不说杖责一百,仅是游城一?p&

  埽突峄偃ニ行蜗螅馊盟绾稳淌艿昧耍?p&

  求情的话到了口边,还是被云澜生生的了进去,有了之前云心舞的经历,他再也不敢蘀女儿求情,以免惩罚加重。

  “王爷,王爷,你帮我蘀皇上求求情,王爷…”

  见到宫无海的无动于衷,云心蝶急忙祈求的望向宫无衣,然而宫无衣的目光从始至终聚集在夜若离的身上,便是连余光都未曾留给她。

  云心蝶的心瞬间凉了半截,看着夜若离的目光仇恨渐浓。

  在她看来,都是这人吸引了南王的注意,同样是这人害的自己被皇上惩罚。只是云心蝶却丝毫没有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

  如果不是她恶从心生,妄想陷害夜若离,宫无海又怎会下这么种的惩罚?

  很快,便有两个侍卫上前,把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可怜的云心蝶拉了下去,不消片刻,不远之处便传来吃痛哀嚎之声。

  那声音太过痛苦悲惨,让所有人都不打了个寒颤。

  忽然间,宫无衣似感受到什么,神色一凛,弯眉紧皱,凤眸中闪过一抹凝重:“我有事,要离开一下,你先回王府吧。”

  “有事?”夜若离皱了皱眉,看到宫无衣的神情,心底生起不安之感“发生何事了?如若不然,我与你同去。”

  便是夜若离自己也不知,她为何会担心这妖孽,只源于他给她的那份温暖和安心?

  “你是在担心我?”红上扬,宫无衣端注着面前的绝女子,俊颜之上,尽是戏谑的笑“小夜儿,放心吧,以你未来夫君的实力,是不可能会遇到危险,否则,我还有何资格成为你的夫君?”

  夜若离眼角一,这妖孽,还真是得寸进尺。张口王妃,闭口夫君,她貌似,未曾答应嫁给他吧?

  而且,她很少见到宫无衣会这般凝重,到底是发生何事了?

  怀揣着忐忑的心,夜若离独自回到王府,刚迈入大门,便与面走出的寒风撞了个正着。寒风望见夜若离的出现,愣了一下,问道:“主母,怎么只有你?主人呢?”

  “寒风?你来的正好,有些事情我想要询问你。”

  苍穹界?这个势力,她同样是首次听说,不知那苍穹界是怎样的地方?而且,她感到宫无衣是一个很有故事之人。

  “主母是想知道主人的事吧?”寒风收起步伐,英俊的脸庞扬起淡淡的笑意,口中发出一声轻叹“主人从出生起,便有一双如同妖孽般的双眸,容颜也极其妖孽,更甚至天降红光,所以被判定为妖孽不详的存在,主人的母亲,也因此被先皇处死…”

  天降红光?

  夜若离勾冷笑,天降红光,是绝世天才出世时方才有的异景,可这天才必须是天生的,而不是如同北影枫这般后天养成。

  历史上也有过这番记载,可笑武者无法接触玄者的历史,故此把绝世天才当成不祥的妖孽,难怪苍穹界会知道宫无衣,并收为传人。

  至于她为何没有天降红光,大约是她的穿越,导致云挽歌天赋的改变,而云挽歌本身则没有这么强悍的天赋…

  寒风冷笑一声,黑眸中寒意浓浓:“主人从小便一个人在那吃人的后宫中生活,如果不是蓝丞相的以命求情,估计,他也早已被先皇处死。”

  怔了一下,夜若离这才明白,以这妖孽的性格,十年前为何同宫芸菲一起去云将军府看望她,原来是因为已故外公的缘故。

  “当主人被苍穹界看中,收为弟子,所有的事情才发生改变,然而苍穹界中,卧虎藏龙,强者无数,众人皆以为,主人能成为传人,是好运的拥有绝世天赋,更为界主弟子,其实不然,主人他花费了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常常让自己遍体鳞伤…可偏偏有些人心生妒恨,妄想杀害主人,夺得他所拥有的地位…”

  寒芒充斥在整个黑眸中,寒风抬头望了眼天空,方才转眸看向夜若离:“主母,我把我所知的都已告诉你了,呃…主母,你要去哪?”

  夜若离不理会寒风的呼唤,转身向着后方跑去,可就连她也不知自己该去哪。

  妖孽,你千万不能出事,不然,无论是仙地,亦或是苍穹界,早晚有一天,我夜若离都会把它们移为平地!

  “轰隆!”骤然间,城门之外的森林当中,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

  夜若离停下步伐,凝望着远处烟尘滚滚的天空,神色一冷,握紧拳头,说道:“妖孽,你救过我多次,所以,即便你不要我手,我也不可能坐视不管!”

  话落,身形一闪,快速的向着战斗的地方飞掠而去…

  密布的树木群中,一袭红衣无风自扬,划过叫人惊的弧度。

  绝世男子静静的站立于树丛中,面容平静的并无一丝波澜,可是那双狭长的凤眸里,还是透出一丝的残酷无情。

  “他还真是看得起我,”凝望着面前众人,宫无衣的俊颜之上一片阴沉之“竟然舍得派一个玄尊前来,真不愧是…”

  领头的是个蒙面老者,他那双细长尖锐的眸子扫过宫无衣,冷声说道:“既然你已经看出我们的来历,那么你可做好受死的准备了没有?”

  “如果本王说,本王没有做好呢?”勾起红,宫无衣的凤眸中盛坚定“本王的王妃还在等着本王,所以本王绝不会死在你们的手中!”

  老者神色一寒,指挥者众人,把宫无衣团团包围起来。

  “无衣公子,你虽然猜出我们的来历,可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我并不是他指派而来,而是我们这为互惠互利,只有你死了,他才能成为苍穹界传人,我们也能借势攀岩,要怪只怪你不该离开苍穹界,如果你身在苍穹界,有众多强者保护,我就无法杀得了你。”

  角泛着一丝冷意,蒙面老者声音冰冷肃杀。

  他离开苍穹界,便已查询过宫无衣的消息,在那些消息中得知,他这一年以来,一直和一位女子在一起,想必就是为了这女人,他才来到外界。

  没想到,堂堂的苍穹界传人,以狠毒手段著称的无衣公子,居然为了女人这么长时间不回苍穹界,他们也该感谢那个女人,不然如何会拥有杀他的机会?

  长剑出輎,狂风骤起,宫无衣手执剑柄,站立于狂风之中,尽显一身的风华绝代。

  一头墨发随风狂舞,这个美到如同妖孽般的男人,在这一刻,居然让人有一种神都不及的感觉,不管他实力如何,这份霸道残忍的气势就不使人纷纷变了脸色。

  “哼,你是玄皇巅峰又如何?别忘记了,我乃玄尊,你以为仅凭你的实力,能否撼动的了我?”

  冷哼一声,老者同样爆发出强悍的气势,狠狠的撞向宫无衣…

  “轰隆!”两道气势相撞,发出惊天动地的声音。

  顿时间,尘土弥漫到上空,滚滚的烟尘遮掩住众人的视线。

  少顷,烟尘缓缓散去,老者这才发现,宫无衣丝毫未曾被他的气势撞退,依然站在原地,只不过他的脚深深的陷入泥地中。

  凝望着宫无衣充的凤眸,老者的心猛地一沉:“不愧是无衣公子,竟然以玄皇巅峰的实力与我斗的不相伯仲,可是,你的脚陷入泥地中,这便证明你弱我一筹。”

  宫无衣阴冷的一笑,并没有回老者的话,仅是抬起步子,向着老者所在的方向走去。

  老者眉头一皱,冷冷的盯着宫无衣的俊颜,他刚想开口发号施令,突然之间,一道不屑的声音骤然回响在整片森林。

  “你们这么多人,怎好意思围攻他一个?”

  听闻这熟悉的声音,宫无衣的脚步不制止住了,他诧异的转头,当望见来人,眸中的杀意渐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激动:“小夜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说,小夜儿是出于担心方才找来?看来自己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效,她的心中已然有了他的存在,可是…

  “小夜儿,本王知你的担忧,不过你认为,仅凭他们,能伤的了你未来夫君?所以,你真的不应该来这里。”

  “妖孽,”夜若离无语的望了望天,便是连一记眼神都没给身旁之人“你救了我多次,因此,我是绝不可能让你一个人面对强敌。”

  “什么?”闻言,宫无衣激动的跳了起来,一把按住夜若离的肩膀,强迫她的目光转向自己,怒道“这么说,你不是出于担心本王才来?而是那所谓的相救之恩?不行,你必须担心本王,女人,你怎么可以不担心本王?”

  宫无衣控诉的瞪着夜若离,俊脸上是委屈,如果让不知道的人看见,还以为夜若离是什么抛夫弃子的混蛋。

  “你们两个讲完了没有?别浪费我的时间。”老者冰冷的视线投向夜若离,眉头轻皱,如果没猜错,这女人便是让宫?p&

  抟铝粼谡獾脑颉?p&

  既然这两人这般有情有义,他便做个好人,送他们共赴冥界,也好成全他们。

  “老头,你一个堂堂的玄尊,不但以大欺小,更是以多欺少,”夜若离推开宫无衣,冷笑的望向蒙面老者“虽然这妖孽有时很麻烦,更爱纠人,但是没办法,谁让这妖孽救过我多次,更何况,除了我之外,其余人都不许欺负他!”

  宫无衣的俊颜再次激动起来,小夜儿如此说,是否她已经从心底开始接受他了?只要她愿意嫁给他,别说天天被她欺负,即便是成为她的奴仆,他都心甘情愿。

  如果让认识宫无衣的人知道他心中这番毫无气概的话,估计会一口血的很远…

  “你们两个想要一起死,我怎会不成全?”神色一冷,老者狠狠的挥了下手,咬牙切齿的道“宫无衣交给我,你们去把那女人解决了!”

  话落,其余人皆向着夜若离近,手里的剑闪烁着凛冽的寒芒…

  “妖孽,你放心吧,这些人伤不了我。”夜若离紧握剑柄,目光充寒意。

  听到夜若离的保证,宫无衣轻轻点头,把视线投向老者。毕竟面对的是一个玄尊强者,就算是宫无衣,都不敢有任何分心。

  战争一触即发!

  夜若离快速的拔出长剑,游走于众人当中,只因派出一个玄尊已属不易,所以这群人纵为玄皇,却仅在低级和中级,以夜若离的实力并没有多大的问题。

  宫无衣逐渐放下了心,全心投入和老者的战斗当中。

  “该死,那女子又是从何而来的变态?”老者紧紧的咬着牙,视线不时瞥向那方的战斗,当看到那游刃有余,周旋于众人间的夜若离,脸色不大变“她比宫无衣还要年轻,为何就拥有这般实力?难怪无心无情的宫无衣也会动了情。”

  并且,宫无衣的实力也让他震惊,看来如果想要宫无衣分心,就必须先杀了该女子。

  毒的光芒从眼中划过,老者一掌拍向宫无衣,在宫无衣闪躲之际,他的身影便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糟了!”

  这一瞬间,宫无衣的脑子一片空白,他的头脑还未思考,身体便先一步有了动作…

  “扑哧!”

  长剑入体的声音,清晰的在这充血腥与杀伐的森林中响起。

  本以宫无衣的实力,老者还无法令他重伤,然而,那时他来不及思考,就做出这番举动。何况老者的速度过快,他除了用**挡住这道攻击之外,别无他法。

  注视着缓缓倒在自己面前的宫无衣,夜若离的脸色霎时间苍白,悲伤,愤怒,自责,无数种情绪在她的心中滋生,最后化为无穷的仇恨。

  她的出现,只为帮助宫无衣,却没想到最终却是她害了他。

  “轰!”便在此际,天空中的玄气化为猛烈的风暴,齐刷刷的掠向夜若离的身体。

  所有人都不为这景象惊呆了,惊恐的凝望着身处于玄气风暴里的夜若离。因风暴产生的强大力量,众人皆不敢上前。

  抬起眸子,夜若离的黑眸被血光充斥,死死的盯着老者那张苍老的容颜。

  强大的愤怒与悲伤,让五神决发挥出超常的力量,猛烈的玄气风暴围绕在夜若离的周身,终究是化为了她的力量。

  “轰!”“轰隆隆!”玄气风暴还未停止,突破时方才会产生的风暴便出现了…

  众人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夜若离,任谁都没想到,有人可以变态到如此,莫名其妙的收了一大堆的玄气,结果便突破了…

  这女子,她还是人吗?大概是哪来的妖孽吧?大陆上怎会有这种变态?

  让这种变态存在,简直就是在打击人嘛。

  饶是活了这么久的老者,也为夜若离的变态给吓住了,少顷,他才缓过神来,冷笑一声:“就算你突破了,也仅是玄皇高级,你以为凭你的力量,会是我的对手?”

  夜若离冰冷的目光从老者的脸庞扫过,转身走到宫无衣的面前,张开手掌之际,她的掌心之上,已然多了一枚晶莹的丹药。

  她舀起丹药,想要喂宫无衣服下,可是宫无衣红紧闭,任她如何都无法喂进。

  “妖孽,这次便宜你了。”

  夜若离轻轻的含住丹药,心一横,闭上眼睛,便低下身子,凑向宫无衣那张颠倒众生的绝世容颜,把含在口中的丹药,喂到了他的口里。

  不消片刻,宫无衣惨白的容颜逐渐恢复血,他睁眼之际,便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容,那双狭长的凤眸中不觉溢笑意。

  夜若离刚想起身离去,谁知宫无衣伸手紧紧的把她抱入怀中,加深了这个吻…

  脸色一沉,夜若离抬起腿,狠狠的踹向宫无衣,宫无衣也不闪不躲,脸笑意的凝望着夜若离,甚至在被踢中后,任然不放开自己的手。

  “小夜儿,”良久,宫无衣终于松开夜若离,红凑到她的耳边,微微上扬,语气暧昧的道:“你把该占的便宜都占了,这次你不想负责也不行。”

  可宫无衣的伤势恢复,让那些人齐齐傻眼。

  老者浑身颤抖起来,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两人:“不,不可能,我明明刺中他的要害,为何他能安然无恙,刚才这女人喂他服下的丹药是什么?如果我能得到这些丹药…”

  贪婪的舐了下角,老者的眼里带有势在必得。

  即便宫无衣恢复伤势又如何?他依然有把握杀了这两个人。

  “妖孽,你在这等着,接下来的事情便交给我了,”缓缓转身,夜若离迈步向着老者走去,随着她步伐的移动,身上那股强悍的气势越来越浓。

  步子在距离老者不远处停下,夜若离扬起头,眉间充斥着狂傲之气:“白虎,既然你已经苏醒,那么这群人,便交给你了,记住,我要他们,一个不留!”
上一章   天才狂妃   下一章 ( → )
非常俏果农三国之魏武曹三国之席卷天有妻足焉我要做皇帝一品田园雄起澳洲大明1629贵女种田记权唐
若发现 第八章她还是人吗太变态了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天才狂妃》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冰伊可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天才狂妃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