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狂妃》第九章无衣的危机感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才狂妃  作者:冰伊可可 书号:40017  时间:2017-9-10  字数:9160 
上一章   第九章宫无衣的危机感    下一章 ( → )
  天空云密布,狂风拂过夜若离那张面无表情的容颜,头青丝在风中凌乱,处于乌云狂风下的她,惊的使人过目难忘。

  一道白光骤然从手指上的玄灵戒指中出,强大的气势笼罩着整片天空,随即,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一头神圣的白虎突兀的从天而降,落在夜若离的面前。

  白虎浑身皮发亮,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然而,那两颗琥珀的眼眸中,却夹杂着一抹冷峻和睥睨天下的霸态。

  “便是尔等,妄想伤害吾之主?”

  “这…这是什么东西?”老者瞪大眼睛,眼错愕和惊讶“怎么可能?玄兽森林还有比兽皇更强大的玄兽吗?这玄兽的实力明明是…”

  兽尊!

  即便老者很不愿意相信这事实,可他能够感受到,这头白虎的实力,更在他之上!

  天哪,为何没人告诉他,这女人的手中拥有这般强大的玄兽?

  狠狠了口唾沫,老者再无刚才的神态自若,被蒙在黑布下的脸庞是惊慌失措:“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冷峻的琥珀眸中划过一抹嘲讽,白虎轻提着脚掌,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走向老者“吾之主,岂容许尔等这些凡夫俗子小视?任何小看主人者,可以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死,一个是生不如死,尔等是如何选择?”

  随着白虎的走进,老者冒出一身冷汗,他明白,这头白虎强的离谱,自己这群人,根本不会是他的对手。

  “你…”老者刚张开口,话还未落下,便被白虎那冷峻无情的声音打断:“本兽给尔等思考的时间已至,看来尔等还是没能给本兽答案,如此,便由本兽帮你们决定!”

  根本不容老者逃窜,天空之中的狂风很有规律的袭向他们,招招有杀意,处处是杀机,那狂风中,隐藏着无数的风刃,显然要致他们与死地。

  而站立于狂风下的白虎,神圣的光芒遍布在整个身体,那双琥珀的眸子,冷冷的凝视着老者,讥讽的一笑:“就凭尔等这些垃圾,也敢与吾主为敌?这与找死有何异样?”

  面对风刃的围攻,众玄皇都已死的不能再死,独有老者一人在苦苦支撑。

  可是,他同样不好过,一身皮肤已经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遍体鲜血淋漓,格外慑人,但求生的意志在支撑着他,以至于他依然还在顽强的抵抗。

  这风暴持续的很久,然而,终究还是有消散的那一时…

  “砰!”老者感到力不从心,双腿一软,轰然跪倒在地,他大口大口的气,双目死死的盯着白虎:“我便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那吾等你。”

  白虎不屑的冷笑,最后利用天空的风,凝聚出一道风刃,轻易了结了老者性命。

  “这老家伙真是足够倒霉,”夜若离摇了摇头,眉间充斥着冷意“白虎能够控风,如果在风下作战,周围的风都会成为他的武器,所以如此的景象下,他的战斗力会翻倍。”

  优雅的转身,一道白光笼罩住白虎,光芒渐散后,出现在面前的是位白衣男人。

  这个男人,集冷峻优雅与一身,却和谐到让人叹为观止。

  只见该男子的容貌极其俊美,墨发飞扬,剑眉横飞,琥珀的眼睛带有一抹冷峻,却漂亮的难以让人忘记,大概便是天地都不及他给人的颜色。

  危机!

  宫无衣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这股危机感。

  即便是温柔俊美如天皇,都只给他带来了警惕,唯独眼前的男子,能给他带来十足的危机感,尤其是他看向夜若离的眼神,让他及其不舒服。

  而且,他不会忘记,这个男人,实力强悍的离谱。

  “吾之主,吾终于苏醒,可以再伴吾主左右,助你荣登巅峰之位,”白虎脚步上前,优雅的半跪在夜若离的面前,执起她的手,便要亲吻上她的手背。

  忽然,手上一空,宫无衣紧紧的把夜若离抱在怀中,两眼似能出怒火:“本王不管你们曾经是何关系,她现在起,已是本王的王妃。”

  这该死的混蛋,胆敢当着他的面轻薄他的女人,难道舀他当摆设不成?

  眉头一皱,白虎缓缓起身,琥珀的眸子越发冷峻,冷冷的望了眼宫无衣:“吾主未曾告诉过你,她最讨厌的便是不学无术的皇家子弟?”

  “不学无术?”宫无衣眸光一沉,面容阴沉的凝视着白虎“你确实你是在说本王?何况,小夜儿已经把本王给吃光抹净了,她不负这个责都不行。”

  冷峻的眸子从宫无衣的脸庞扫过,白虎面无表情的说道:“吾与吾主从小便躺在一张上,若要说与她有关系,非吾不可。”

  望了望宫无衣,夜若离的视线再投向白虎,顿时感到万分的无语。

  自己刚才仅不过用口喂宫无衣服下丹药,这妖孽竟然说她把他吃了,还是不负责的那种?至于白虎…完全是源于那时候,白虎还未化为人形,在她看来,只是小动物罢了,而且,也是这只白虎半夜三更爬上她的

  看在它是动物的份上,她便没与他计较,自从这只白虎可以化形,每次他妄想爬上她的,她都会一脚把他踹下去。

  可是,在这两人的口中,为何完全变味了?

  宫无衣的脸色突兀的一变,缓缓的,红边扬起冷笑,凤眸盛嘲讽:“你以为你凭这些话,便能破坏本王与小夜儿的关系?本王告诉你,少做梦了,这辈子本王都不会放开她的手,何况,这些年来,她的经历本王皆知,却不知道,她何时与男人同睡一。”

  闻言,白虎依旧神色冷峻,并不为他的话所动。

  “你对主人到底了解有多少?她的来历,吾与青龙,朱雀,玄武的来历,她所拥有的力量,你可了解?既然你对她不了解,又有什么资格宣布她是你的人?”

  俊脸一沉,宫无衣紧紧的捏着拳头,到了这时,他的心里腾升出一股无力之感。

  曾经,他说过,要发掘出她所有的秘密,却到最终还是一无所知。而白虎说的也不无道理,他都不了解她,又有何资格黏在她的身旁?

  狭长的凤眸中,那抹痛楚和无力清晰的闪现出来,让夜若离的心不一颤。

  何时,宫无衣对她的影响力如此大,致使她不愿见到他出这番神情,似乎妖孽无赖的他,方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人。

  “有人来了!”夜若离神情一敛,抓起宫无衣的手,转身向着白虎吩咐道“我们先离开这里,白虎,你跟我们走。”

  白虎眉头一皱,视线落在夜若离和宫无衣紧握的手上,只是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跟随在两人的身后离开了此处森林…

  在他们离去不久后,几道白色的身影落到地上。

  领头者,赫然便是林老,封老,还有一个不知名的老者。然而那不知名的老者能与林老和封老站在一起,定然也是仙地长老,玄尊强者。

  “是苍穹界的人,”封老上前查探了一番,并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他转头望向其余两人,说道“封老,冰老,看来这大陆要不太平了,本来我还在怀疑是否是宫无衣那小子杀了碧雪丫头,可现在看来,并不是他。”

  “封老何出此言?”林老眉头微皱,询问出声。

  “凭宫无衣那小子的实力,不足矣杀了玄尊,更何况,死的还是苍穹界之人,并且,凶手的气息,在碧雪丫头的身上也出现过,看来离风国内隐藏着一个高手,实力至少为玄尊高级,由此,宫无衣和那女人的嫌疑可以排除了。”

  林老森森的目光投向地上的尸身,面容阴沉的可怕,他只想知道,到底是哪个混蛋,杀了他最疼爱的孙女?

  “既然不是宫无衣这小子干的,那就把王府周围的人都给召回来,全力去搜索凶手的下落,”顿时间,浓烈的杀意从林老的身上弥漫而出,阴冷的声音从森林中响起“老夫会让那凶手,付出惨痛的代价!”

  无论是夜若离,亦或是宫无衣都未想到,苍穹界这群人的出现,帮他们暂且解除了危机,若是早就得知,大概会让他们死的体面一些。

  此时,街道的周围,聚拢着一群人,向着街上指指点点,眼里不乏有着幸灾乐祸。

  “看呐,这是将军府的三小姐云心蝶,呵呵,将军府的人和外戚都是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现在老天有眼,让她受到该有的惩罚。”

  “其实不是老天有眼,是我们的圣上英明,据说这三小姐是出言诬陷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才招来这种报复。”

  “当时我也在场,看得清清楚楚,没想到平常弱不风的云三小姐,会是这种心狭隘之人,果真云家就没一个好人。”

  “不过,云三小姐被打的这么重,还要出来游街,啧

  啧,真是可怜。”

  “哈哈,你们看到那她身上挂的牌子了没有?我是人?哈哈,竟然有人骂自己是人,看来她还真是个人。”

  不堪入耳的声音传入云心蝶的耳中,她紧握粉拳,着一身的伤痕,双眸狠毒的扫过围观群众,眼中夹杂毫不掩饰的辱和愤怒!

  这刻,她脸色惨白,衣裳褴褛,配合着那身触目惊心的伤痕,到让人心生胆颤。

  众人先是一愣,随后看到云心蝶被关押在笼子里,也便肆无忌惮的大笑,甚至有些人舀出石子菜叶丢向了她。

  其实也算云心蝶倒霉,这些年来,她纵然暗地里做了很多坏事,可明面上,却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毕竟为了保持名誉,能让自己与南王匹配,她如何会嚣张跋扈?

  可是,云将军府的下人,或者是亲戚,总是仗着将军府的名义欺百姓,让百姓叫苦不堪,这么好的出气机会,有几个人舍得放弃?

  并且在之前,皇上便下了口令,云心蝶随他们出气,不用怕将军府的报复。有了皇帝陛下的这句话,他们自然肆无忌惮的羞辱云心蝶。

  “云挽歌,这一切都是你给我的,就算你往后给我跪下道歉,我也不会放过你!”贝齿紧咬,云心蝶的眼中杀意四

  那个人,早晚有一天,她会杀了她愤,不,杀她太简单了,应该找一百个乞丐,狠狠的羞辱她,最后再将她卖到青楼!

  以那个废物,如果没有南王的保护,根本什么也不是,而南王也无法时时刻刻庇护她,等到那时,她会让她明白,得罪将军府所该付出的代价!

  当然,云心蝶心中的想法夜若离不会知道,便是知道了,也不会在乎这一个小角色…

  南王府,夜若离前脚刚踏进去,便见火羽纱面而来,他望见进入王府的三人,当即诧异的停下步子,丹凤眼猛然瞪大:“白虎,你怎么苏醒了?”

  宫无衣忽然感到心中很不舒服,便连火羽纱都知道白虎的存在,为何仅有他对此一无所知?难道她和小夜儿的关系,还不如一个女人?

  “哦,对了,”火羽纱眨了眨眼,说道“刚才皇宫里来人,据说皇后受伤了,馨姨他们已经去了皇宫,你是不是也要前去?”

  夜若离猛然一颤,脑海里不回想起那性格温顺,笑容可掬的女子,心不觉沉了下来:“白虎,你在这里等我,妖孽,我们进宫一趟。”

  对于这皇后表嫂,夜若离还是很有好感,无论如何她都必须进宫一趟。想必有小枫儿在,她不会有什么危险。

  因为小枫儿的手中,有很多疗伤的丹药,可为了心安,她还是进宫一趟较好。

  便当两人赶往皇宫之际,皇后所住的景宫,豪华的大间,躺着位面色苍白的女子,她的身旁,蓝妮轻轻的拍着她的手臂,无声的叹息。

  “小枫儿,皇后的孩子,真的无法救了吗?”蓝馨转头,望向身旁的小人儿,黛眉微蹙,柔声问道。

  北影枫可惜的摇了摇头,愧疚的垂下脑袋:“在枫儿来之前,嫂嫂肚里的宝宝就死掉了,如果枫儿一直在嫂嫂身旁,就可以及时相救,这都是枫儿不好。”

  话落,小人儿两眼泛着泪花,粉雕玉琢的脸庞上是愧疚之

  “枫儿,这不怪你,”秦楚支撑着坐了起来,苍白的容颜之上,勉强的出一抹笑容“如果不是你,恐怕我都会命丧于此,不过,你刚才给我服用的丹药是什么?我明明受了很重的伤,为何却能复原的如此快?”

  “是大姐给我的丹药,枫儿还有好多,”说着,小人儿从衣襟里掏出一大堆的瓷瓶“有疗伤的,强身健体的,洗髓的,还有供修炼的…”

  蓝妮和皇后面面相觑,都惊讶的张大嘴巴,显然被小家伙的手笔给吓了一跳。

  落雨公主眨了下可爱的大眼,手指点着,口水都差点了下来。

  “你要吗?”小家伙皱了皱眉,不舍得望了眼手中的丹药,一起递到落雨公主的面前“枫儿是男子汉,要让着小女孩,这些丹药,就送给你了。”

  蓝馨和北影辰皆感到好笑,明明小家伙的年龄比落雨还要小,却用这般口吻讲话。

  “枫儿,不可。”秦楚被吓了一跳,急忙说道。

  小家伙罢了罢手,不以为然的道:“没事的,表嫂,枫儿再去问姐姐要,姐姐本就把这些丹药给枫儿当糖豆吃,姐姐那还有好多丹药。”

  秦楚怔了一下,苍白的脸庞扬起淡淡的笑容,只是丧子之痛沉于心,她那笑意根本不到眼底,眸中则是一片深沉的痛楚。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便在这时,夜若离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为什么表嫂会受伤?火狐,你是怎么当护卫的?”

  冰冷的目光落到火狐身上,火狐猛然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卷缩到落雨的身后。

  “火狐那时候和我在玩,”可爱的一撇,落雨的脸庞便有源源不断的泪珠滚落“如果我和火狐在母后身边,就不会让刺客接近母后,母后也就不会…”

  说到底,都是她的错。

  “皇后,皇后…”景宫外,一道含焦急的声音从远即近。

  听闻此声,秦楚的脸色一片黯淡,她紧紧握住蓝妮的手,声音略微颤抖:“母后,我不想见到他,我现在不想见到他。”

  不用多想,也知那刺客是后宫妃子,而这些,都是因为他的缘故。若不是他,也许自己的孩子,就不会这么早便逝去…

  秦楚抚摸着平坦的肚子,嘴角浮现出凄凉的笑意,从头至尾未曾看一眼门口的宫无海。

  “皇后,你听朕说,”宫无海冲到秦楚的前,黑色的眸中带有焦急和怜惜“朕刚才是被事牵绊住了,不过已经很快赶来了…”

  “皇儿,”蓝妮拍了拍秦楚的手背,站了起来,目光投向宫无海,无奈的叹了口气“皇后不是因为这才生你的气,你现在还是先离开吧,她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情绪不太稳定,等她恢复过来你再来看望她。”

  浑身一颤,宫无海惊愕的望着秦楚苍白的容颜,想说些什么,然而,秦楚已经闭上眼睛,他只能说道:“那好吧,皇后,朕稍后再来看你。”

  丢下这话,他转身离去,当走向景宫外,宫无海的眸中闪过杀意,头也不回的吩咐:“影,即刻去查,到底是谁派出的刺客,而且那刺客,怎会出现在皇宫还无人察觉?和这事相关的人,都必须查出来!”

  随着声音的落下,一道黑色的影子从宫无海的身后飘过,眨眼了无踪迹…

  “母后,你们能否先从出去一趟,我有些事要与表妹谈谈,”睁开眼睛,秦楚虚弱的笑了笑,轻声说道。

  蓝妮愣了一下,便点点头:“好吧,我们出去。”

  虽然宫无衣不愿离开夜若离,可最终还是选择离开…

  “表妹,”秦楚支撑着坐了下来,脸色依旧苍白,她淡淡的笑了笑,望向夜若离“你知道吗?我明明是那样的深爱着皇上,但是,却不但亲自要为他选妃,更要眼睁睁的看着他去宠幸其他女子,因为我是皇后,我必须容忍大度,可这世上,又有哪个女子,愿意和其他人共享一个夫君?”

  夜若离微微一怔,显然不明白,秦楚和她说这番话的用意。

  “所以,我真的很羡慕表妹,”秦楚浅浅的勾,继续说道“南王对你一片真心,你可千万不要辜负了他,这世上,像南王这般有情有义,从一而终的男人,太少太少了,他的深情,我们这些旁观者都感受的清清楚楚,表妹自己难道感受不到吗?”

  不由自主的,夜若离想及这段时间以来,宫无衣的所作所为,心中升起异样的感觉。

  一个愿意为她抛弃所有尊严,并且能够放弃生命的男人?可还需要怀疑他的心?不过,若不是秦楚这番话,她恐还不会想到深层。

  “皇后,云嫔前来求见。”

  门外,传来宫女的通报声。

  秦楚眉头轻皱,疼痛的太阳,无奈的叹了口气:“让她们进来吧。”

  不消片刻,一袭宫装的云心舞迈步而入,她的身旁,还跟随着一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少女,大约十五六岁的模样,长相甜美,亦是个难得的美人。

  望着安然无恙的秦楚,云心舞紧握粉拳,收敛住眸中的嫉恨,步上前去,行了个礼,说道:“皇后娘娘,臣妾听说娘娘重伤,便带着臣妾的表妹来看望娘娘。”

  其实,她是听说宫无衣在这里,方才前来,想要让表妹洪嘉欣赢得南王注意。谁让云心蝶那白痴过于愚笨,只有另找他人,才能破坏这两人的感情。

  “欣儿,还不见过皇后娘娘和南王妃?对了,按理说,你也该喊王妃一声表姐,”云心舞推了推身旁的女子,眉心微皱“皇后,王妃,这是我的表妹洪嘉欣。”

  夜若离诧异的望了眼

  云心舞,没想到,几未见,云心舞的性格竟又发生变化?

  她见到自己,何时能这般和气?然而,当夜若离望到一旁的洪嘉欣,忽然察觉了什么,不冷笑一声。

  “云嫔,我夜若离早已说过,我和你们云家毫无干戈,何况,洪家乃是你的表亲,又与我何干?”

  云心舞脸色猛的一变,皮笑不笑的道:“王妃这是何话?我们的身上,可留着相同的血,你不承认也必须承认。”

  夜若离的边勾起嘲讽,不再理会云心舞,视线落在秦楚的身上:“有些人我不想见,所以就先离开了,若你想要找我,可随时去南王府。”

  随后,她不再理会他人,径自离去。

  凝视着夜若离离去的背影,云心舞恨得直咬牙,向一旁的洪嘉欣使了个眼色。洪嘉欣明白她意思,亦告辞离去。

  夜若离和宫无衣刚回王府,便有人前来禀报,洪家小姐求见夜若离。

  沉默片刻,夜若离终究还是独自去见洪嘉欣,她淡淡的目光从面前这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身上扫过,挑了挑眉:“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

  “那王妃,我便直言了,”洪嘉欣抬起头,甜美的脸庞扬起一抹高傲“我只想问王妃一句,你认为,你配得上王爷吗?”

  “然后?”夜若离敛盖住眸中的寒意,淡淡的勾起角。

  “王爷虽然放言,只会娶王妃一人,你认为他这话可能当真?没有男人,会一辈子只面对一个女人,所以,他往后还是会纳妾,而若我能够进入王府,定然会和王妃你一条心,也可一起对付那些居心不良的女人。”

  闻言,夜若离并未气恼,相反,她的脸庞扬起一抹笑意。

  “你是想进入王府?这也并非不可,只是…”

  话还未落下,一道红影猛然冲了出来,紧紧的抱住夜若离的,俊美妖孽的脸庞是怒意,咬牙切齿的道:“女人,本王的王府有你一个足矣,其他的人,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双我杀一双,她们不怕死完全可以试试!”

  夜若离耸了耸肩膀,脸的无奈:“你看到了,就算我同意,他也不会同意。”

  那两道身影,是这般和谐,不觉刺痛了洪嘉欣的双眸,她还没来得及所有言语,宫无衣那阴沉的声音缓缓响起。

  “寒风,把这居心不良的女人给本王丢出王府!”

  黑影闪过,只听“砰”的一声,便传来一声尖叫。只是没多少时候,她又进入王府,而且她的身旁还跟着一位红衣女子。

  这红衣女子,是穆家的嫡系小姐穆雪琳,好打抱不平,因此,当撞见被丢出王府的洪嘉欣,又听她添油加醋的说了事件经过,正义感油然而生,放言要蘀她出气。

  这穆家是离风国武学世家,即便是各大王爷见到武学世家的人,都必须恭恭敬敬,所以洪嘉欣才有胆量再次走进。

  由于仙地出现的那天,穆雪琳和洪嘉欣都相距太远,以她们的实力,当然听不到仙地之人和宫无衣的话,亦不知那群强者的忌惮。

  而又无人敢宣扬宫无衣和仙地强者之事,所以,她们才会犯下悔恨一生的过错。

  “哼,你就是传言中的南王妃,本小姐看也不怎么样嘛,”穆雪琳双手叉,不屑的目光从夜若离的脸庞扫过“没想到你如此善妒,实力又低微,更甚至把其他女子扫地出门,南王想要纳谁为妾,是他的事,你凭什么多管闲事?你这种人,怎配成为南王妃?而只要我穆家不允许,你就成不了南王妃!”

  寒风瞪大眼睛,他从来未曾想到,有人胆敢当着主人的面辱骂主母。

  主母何时善妒,更何时把他人扫地出门?那明明是主人才会做的事,而且,主母实力低微?估计主母的那些手下,都只需要一指头便能将这女人碾死。

  此时,宫无衣脸色铁青,阴沉的凤眸冷冷的凝望着那搞不清形势的女人…

  ---题外话---

  因为穆家是武学世家,所以要把它引出来,再解决掉。

  本来后面还有一些内容,现在想想,也差不多了,我打算解决穆家后,开始对付云家,你们意下如何?

  本来还有一个国家的和亲公主,想要写出来,现在想想没必要了,就不打算写了,因为我想快点写到名震苍穹这一卷,到时女主名声会震惊苍穹界~

  网文小说,本就是该和读者讨论滴,所以你们有什么意见,或想看的情节可以告诉我哈,这篇加不了,偶可以加下一篇中去~

  另外,这文如果有撞文,和其他小说情节雷同的,也告诉偶哦,毕竟网文如此多,偶也不可能什么都看过嘛~
上一章   天才狂妃   下一章 ( → )
非常俏果农三国之魏武曹三国之席卷天有妻足焉我要做皇帝一品田园雄起澳洲大明1629贵女种田记权唐
若发现 第九章天才狂妃无衣的危机感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天才狂妃》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冰伊可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天才狂妃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