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狂妃》第六章神秘的老者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才狂妃  作者:冰伊可可 书号:40017  时间:2017-9-10  字数:7570 
上一章   第六章 神秘的老者    下一章 ( → )
  夜若离冷眼望着眼前众人,好像并没有为他们的话气恼。可是,君玄凌却无法容忍他们的话,当即走上前去,脸色铁青的道:“你们又算什么东西?是苍穹界的人就高人一等?没想到苍穹界都是这种自以为是之徒,真是枉费我对苍穹界的敬仰之情。”

  “你这臭小子在说什么?竟敢这样和我们斐然公子说话,说你们是世俗之人,那是看得起你,就凭你这天玄师低级的实力,我们斐然公子一个指头就能碾死你。”

  “你们一口一个世俗之人,难道你们就不是人?除了神,谁有资格称呼别人为俗人?难道你们是神吗?哈哈,那真是天大的笑话。”

  君玄凌本就不是那种会忍气声之人,更何况在外界,他更是风和城的少城主,若是这种时候退让了,那他便不是君玄凌。

  “你他妈的放!”

  那人似还想说些什么,就在此际,王斐然挥了挥折扇,制止了他的话。

  不屑的眸子落在君玄凌的脸上,他轻轻扬起角,语气嘲讽的道:“世俗之人,是永远不会承认自己为世俗之人,而这世上,也不是仅有神才有资格如此说,我们苍穹界,本就是玄武大陆的圣地,多少人不惜一切代价想要进入?这就证明了我们在那些世俗之人眼里无上的地位,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在苍穹界所有人眼中,你们就只是俗人!”

  脸色一变,君玄凌刚想动手,身旁却有一双手伸来,拦住他冲动的举止。

  君玄凌微微一愣,转首之际,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冷漠的绝容颜。

  “若离…”

  似乎没有听到他的声音,夜若离径自上前,黑眸淡淡的投向王斐然:“你三十多岁才仅是天玄师巅峰罢了,君玄凌也不过二十出头,就已突破到天玄师,你认为,你真的很天才吗?看来,苍穹界的水平,也不过如此。”

  在注意到夜若离的容貌之际,王斐然狠狠的了口唾沫,可当听到她所说之话,面容骤然一变,冷笑一声:“那又如何?他是世俗之人,这一点,永远无法改变,俗人就是俗人,自以为进入苍穹界便能飞黄腾达了吗?这简直是在做梦,不过…”

  的视线扫过夜若离的身体,他微微扬,眉间带着势在必得:“虽然你也只是个世俗的女人,但是这张容貌,却太过惊,如果你愿意给本公子当小妾,本公子就放过你这两个同伴,如何?可惜,若你身为苍穹界的女人,本公子倒愿意娶你为,谁让你来自于世俗界,一个妾位,对你这种世俗界的女子来说,应该偷着笑了。”

  笑了两声,王斐然猥琐的伸手便要摸向夜若离的脸庞。

  手掌还没接触到夜若离,便有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所有人都惊讶的张大嘴巴,不可置信的凝视着夜若离。

  她…她居然打了斐然公子?

  要知道,斐然公子不但是王家年轻一辈的翘楚,更是王家主的亲侄儿,可是,她却打了他,是该说不知者无畏,还是这女子胆子过大?

  “人,你敢打本公子?”王斐然紧紧的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很好,你是第一个敢打本公子的人,本公子会让你后悔!”

  “舌燥!”

  夜若离不耐的皱了皱眉,一个扫堂腿把王斐然狠狠的扫飞出去。

  此刻,王斐然不去想,为何夜若离能伤到他,他想的只是把这人抓起来狠狠的折磨,让她明白不顺从他的下场!

  在王斐然看来,自己愿意娶她为妾,那是她十辈子修来的福分,她竟如此不知好歹,那就别怪他不客气!

  可惜,理想很丰,现实很骨感。

  不等王斐然想出计谋折磨夜若离,便再次被她一顿狂揍,这简直是单方面的待,还是被到连求救的力气都没有。

  簇拥着他的那群人,早已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哪还记得去救他?

  何况,便是王斐然这个天玄师巅峰都无反抗之力,他们前去不也是找的份?

  这个女子,到底是谁,怎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而且,更别忘了,她仅仅是个地玄师中级,一个地玄师中级,能够打的天玄师巅峰毫无还手之力,说出去没人会信。

  “我们走吧!”

  拍了拍手,夜若离再也不望一眼王斐然,便转身离去。

  王斐然不同于叶秋,他是天玄师巅峰,更身为苍穹界之人。所以,夜若离知道,自己的实力早晚会引起苍穹界高层的怀疑,而她要的正是如此效果。

  天才选拔赛,她还是有所隐瞒,如今已来到苍穹界,她必须引人注意方才能进入本部。不然,一辈子也无法接触到圣天城。

  “呵呵,若离,稍后我们去哪?”

  此际,天麟城的街道之上,君玄凌抚摸着下巴,转头望向身旁的女子,角微微上扬,语气惫懒的说道。

  夜若离忽然停下脚步,视线落在一处嘈杂之地。

  君玄凌循着她的目光,注意到那块杂乱的地方,剑眉微微皱起:“如果我没有猜错,这里应该是黑市之类的地方吧?若离,你对这里有兴趣?”

  在说这话间,夜若离便朝着黑市走去,他微微一愣,急忙追了上去:“若离,你等等我,我们一起去。”

  圣夜望着两人消失的背影,冰冷的眼瞳里划过隐晦的光,随即向他们消失的地方走去。

  刚步入黑市,砍价叫喊之声不停的在耳旁响起。

  “来来来,我们这里有好东西,各位不要错过啊,我们这的东西保证会让你满意,呵呵,这些可都是我从遗迹中得到的。”

  “遗迹?哈哈,就凭你这实力,也能进入得了遗迹?”

  “怎么,你看不起老子吗?我的宝贝都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那你这块黑色的石头多少价格?”

  “你是说黑陨石?呵呵,如果你想要的话,就五百两银子吧。”

  “五百两?我靠,你是在打劫吗?”

  就像这种对骂似的声音,在这黑市里根本在正常不过,然而,此类对话丝毫没影响到夜若离,她从一个个摊位面前走过,却没有一个能让她停留。

  “嗯?”

  骤然间,夜若离眼眸微眯,她的目光落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

  “若离,你有没有看中的东西?”君玄凌察觉夜若离的注目,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膛,说道“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东西,我买来送你。”

  这刻,夜若离无暇理会君玄凌,径自往那不起眼的角落走去。

  角落里,坐着一个邋遢的老者,如同一个乞丐,浑身脏不堪,而他的周围则没有任何摊位,显然都无人愿意接近他。

  老者的面前,仅摆放着个青色的木盒,看起来十分普通,以至于无人问津。

  “老先生,不知你这木盒如何卖?”

  听到问话,老者惫懒的抬起眼皮,扫了一眼夜若离,毫不客气的说道:“这只是个普通的木盒,你们确定要吗?如果不要,就不要来打扰老夫。”

  “你这老头,是如何做生意的?”紧追而上的君玄凌,见老者如此不客气的与夜若离说话,顿时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个普通的木盒罢了,送给我们,我们都不要。”

  普通的木盒?

  夜若离眉头微皱,她明显感受到,来自木盒上的那一丝波动。

  “这木盒,我要了,你开个价吧。”

  “你确定?”老者诧异的望了眼夜若离,神色松散的道“呵呵,老夫在这里等了多少年了,都没有人买这木盒,如果你真想要它的话,待你往后功成名就,成为这大陆主宰之后,帮老夫一个忙。”

  夜若离微微一愣,为何他确定,自己会成为这大陆的主宰?

  “好,我答应你。”

  说完,夜若离拿起老者面前的木盒,正当它要收起之际,背后猛然传来一道娇喝声:“慢着,那木盒,本小姐要了!”

  随着此话的落后,一袭丽的花衣撞入众人眼帘。

  “是花家的花晴兰,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花家是天麟城的炼丹家族,纵然比不上圣天城的丹药,在这天麟城还是有一定的话语权,即便是天麟城的城主,也要给花家几分薄面。”

  “花家小姐看中的东西,没有人能和她争抢。”

  花晴兰自从出现,目光便锁定在圣夜的身上,眼中带有毫不掩饰的惊,甚至连余光都没给其余两人,见此,众人当然知道,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花晴兰,可以说是花家的败类,花痴好,天麟城杰出的男子,都被她给纠过,前段时间,还着城主府的少爷不放,可惜别人从来不对她假以辞

  可偏偏,花晴兰是花家家主的独女,又是晚年生子,当然是宠爱万分,以至于花晴兰在天麟城无法无天,青年才俊们看到她都是绕道走。

  圣夜负背而立,面无表情,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向花晴兰,似乎对方于他来说如同空气。

  “抱歉,老夫的木盒,已经有主了。”老者扫了眼花晴兰,语气淡然飘渺,一改先前惫懒的姿态。

  花晴兰脸色一变,她没想到,便是一个乞丐,都会不顾她花家的面子。

  “哼,老乞丐,本小姐要你的东西,那是看得起你,别不知好歹,你不是想要她帮你一个忙吗?本小姐也可以帮你一个忙,让你拥有锦衣玉食的生活。”

  在他看来,这老乞丐想要的无非就是这样,她花家还是给的起。

  “哈哈,老夫从不食人间烟火,你那些黄白之物,岂能足的了老夫?”老者大笑了两声,把遮住脸庞的发散开,出那一双明亮却带有犀利的眼神。

  “你…”花晴兰的话还没说完,便瞪大眼睛,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而整个黑市,所有人皆是目瞪口呆,呆滞的望着门口的方向。

  只见老者身形闪过,快速如风,眨眼睛消失于世间,独有一道长笑划过天空,回传在众人的耳边,久久不散。

  “哈哈,小丫头,别忘了你给老夫的承诺,若是有缘,将来有一天,我们定然会再次相遇,彼时,也许我们都已不这里,哈哈哈…”夜若离挑了挑眉,视线牢牢的锁定着老者消失的方向。

  到时候,他们都不在这里?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否在提示什么?看来,不但木盒不寻常,这个老者,亦是个隐世强者。

  “若离,这老头,到底是什么人?”君玄凌愣愣的问道,显然还未曾突发变故中回神。

  “我不知道,”夜若离摇了摇头,凝望着天空出神“可我能确定,他是个强者,比我至今遇到的任何人都要强,他的强,似乎已经超出了常理,更不在,这片大陆的范围内。”

  “超出常理,不在范围?”君玄凌眨了眨眼,俊颜之上是疑惑不解。

  夜若离不再解释,她如今只想知道,那个地方,是否真的存在?

  玄武大陆中,玄圣便已是顶尖强者,玄神基本是不可能存在,然而,穿越之前,她就是因为听说地里发掘到神之遗迹,才冒险和紫焰前往,谁知遇到时空风暴导致穿越。

  那么大陆是否真的有神,或者说,有一个凌驾于玄武大陆,专供神存在的地方?

  “哼,装神鬼,”花晴兰拍了拍脯,缓过神来,便将傲人的往圣夜的身上蹭“这位小哥,不知小女子可否请问你的姓名?”

  只是,她还没靠近圣夜,就因他浑身散发出的寒气冷的颤抖,可观向圣夜俊美到让诸多女子垂涎的容貌,咬了咬牙,再次往他的身上蹭。

  就当她即将接近时,圣夜忽然走向夜若离,仿佛未曾注意到和他说话的花晴兰。

  “我们是否该离开了?”冰冷的目光投向夜若离,圣夜的声音依旧冷漠如冰。

  夜若离望了眼气的跳脚的花晴兰,再看向事不关己的圣夜,不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她也知,圣夜的性格本就如此。

  花晴兰不再他眼中,他当然就看不到她。

  “喂,你们站住!”

  眼见自己看中的俊男将要离去,花晴兰不由得急了起来,娇喝出声,并恶狠狠的瞪了眼夜若离,鼻孔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该女子是什么人?她有什么资格站在那冰冷的美男身旁?

  “你们…”

  见到前方的人并不理会她,花晴兰那张丽的容颜上是气恼,狠狠的跺了下脚,说道:“你们给我等着瞧,我会让爹爹查清你们的资料,哼,既然我花晴兰看中你了,你只能乖乖的服从我。”

  说完,如同一只骄傲的孔雀般离去。

  在花晴兰离开后,黑市内的众人都叹了口气,而那些藏起来的男子们亦是走了出来,他们的脸色皆布轻松。

  她终于走了,这下安全了…

  此时,王家大厅,王斐然顶着一张姹紫嫣红的脸,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叔叔,你要替侄儿做主啊,那些新来的真是太过分了,居然把我打成这样,分明是不把叔叔你放在眼里。”

  “然儿,你是一个天玄师巅峰,为何却打不过一个他们?”眸光微闪,王新的视线落在王斐然的声音,淡淡的开口。

  王斐然一愣,很是不甘的道:“叔叔,一定是那妖女施展了妖法,我才没有还手之力,不然她怎么可能打过我?叔叔,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王新不是白痴,自己的侄儿是什么性格,他自己如何不了解?定是上门挑衅方才被揍。

  “好了,然儿,你先去下吧,现在我们王家形势威迫,不是内的时候,这几个天才,我们王家正需要,你还是忍忍吧。”

  “什么天才?叔叔,你一定被这群人给骗了,”只要想到被那人狂揍,王斐然就气的发狂,恨不得把那女人碎尸万段“一群世俗界的废物,也配被称为天才?至于那人,完全是个妖女,叔叔,你一定要铲除她,不然,她肯定会祸害到我苍穹界。”

  “够了,然儿!”眉头一皱,王新的声音骤然凌厉万分“你立刻给我去修炼,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年来你所做的好事,如果有这么多时间找别人麻烦,不如多加修炼,巩固修为,今天就当是她替我管教了你,还不快去!”

  闻言,王斐然不敢再有所停留,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显然,他还是很害怕自己这叔叔。

  花晴兰刚回到花家,便有客人前来,她径自走到花家家主花落羽的身旁,拽住他的胳膊,娇声道:“爹爹,今天有客?”

  “呵呵,兰儿,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尊贵的客人是从圣天城而来。”花落羽微微一笑,宠溺的花晴兰的头发。

  “想必这位就是令千金了吧?”灰袍老者扶着胡须,眯眼笑道“花家主真是好福气啊,令媛长相出众,必定觅得佳婿,刚才我和花家主所说之事,不知可愿答应?”

  “大人,由你亲自前来,我怎敢不答应?”花落羽抱了抱拳,面容之上,依旧抱有淡淡的微笑“这件事,我花家应下了。”

  “好!”灰袍老者拍了拍大腿,站了起来,阴冷的笑了笑“我先去禀报丹长老,你们花家迁入圣天城,甚至是归于丹家麾下指可待,但是你千万不能暴出丹家,如果让别人知道了,你应该明白,我丹家的手段!”

  “大人,您放心吧,我花落羽纵然是死,亦不会把丹家暴出来,不就是从世俗界来的废物,还不配让我花家放在眼里。”

  “呵呵,希望花家主你真能做到,”灰袍老者笑了两声,双手负背,说道“既然话说下去了,我就告辞了,若你们这事处理的让丹长老满意,你们花家飞黄腾达指可待。”

  丢下这番话,灰袍老者转身离去,眨眼之间,便已消失在阳光下。

  “爹爹,你们刚才在讨论的是什么?”花晴兰眨了眨眼,疑惑的问道。

  “是天才选拔赛的缘故,”花落羽叹了口气,目光透着一丝复杂“据说在天才选拔赛上,有一个女子得罪了丹长老,丹长老位高权重,怎允许有人冒犯?因此,这位丹家的强者前来找我,让我杀了那女子。”

  “得罪丹长老?那女人真是个白痴,”冷哼一声,花晴兰的语气是嘲讽“丹长老那般尊贵的人物,能见他一面,就该谢天谢地,也不看看自己是谁,连丹长老都敢得罪,简直是找死,不过,如此一来,倒给了爹爹入住圣天城的希望。”

  “唉,兰儿,你真当这么简单吗?”花落羽摇了摇头,叹息道“丹家强者已说,这事千万不能暴丹家,如果走了风声,我花家肯定会被丹家灭门。”

  “不会吧?爹爹,丹家是炼丹世家,比我们花家更强悍太多,丹家的人,不该会做出这种事,我不相信。”

  “兰儿啊,你年龄还小,太过单纯,哪知人心险恶?”花落羽望向门外,眉目间略带担忧“而我更担心的是,在事情完成后,等待我花家的便是灭门惨祸。”

  花晴兰微微一愣,她心里还是不相信自己最崇拜的丹家,会是如此一副嘴脸。

  并且,能入住圣天城,就有机会见到更多的青年才俊。

  据说苍穹界的神秘传人,长相极其妖孽,是为苍穹界第一美男,真希望能够见到他,不知与今所见的那位公子相比,到底谁更俊美。

  可惜,那位苍穹界传人已有公认的未婚了,此事更是界主所默认,他们两个才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无人能与之相比。

  不过,想必苍穹界,很多女子愿意成为他的小妾…

  “爹爹,那你打算怎么对付那个女人?”收回思绪,花晴兰眨着双眼,问道。

  “前段时间老城主的病复发,有人给了城主一张丹方,其中很多药材都在清灵山,然,那清灵山太过危险,他招揽许多人前往,其中包括王家,彼时,我们便在清灵山下手。”

  顿了一顿,花落羽的眼中划过一道阴险的光芒:“在这天麟城,只有我,才能炼制丹药,虽然只有五成,总比没人能够炼制为好,所以,即便是城主发现了也无碍,更甚至,我们还能借城主的力量…”

  不管以后丹家会如何对付他们,此时都必须解决那位女子,不然,恐怕丹家的强者,绝不会让他活到明

  这都是那女子的错,如此不识时务,丹长老岂是世俗界的人能够招惹?他招惹也就算了,偏偏把花家拖下了水。

  光是这一点,他就会让她,死的极其残忍!
上一章   天才狂妃   下一章 ( → )
非常俏果农三国之魏武曹三国之席卷天有妻足焉我要做皇帝一品田园雄起澳洲大明1629贵女种田记权唐
若发现 第六章神秘的老者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天才狂妃》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冰伊可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天才狂妃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