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狂妃》第八章丹家家主主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才狂妃  作者:冰伊可可 书号:40017  时间:2017-9-10  字数:9547 
上一章   第八章 丹家家主主    下一章 ( → )
  此时,众人的眼中尽带冷笑,这个女子,似乎是王家的人吧?竟敢大放厥词,声称会炼制丹药,她也不看看自己算什么,有何资格与花家家主相比?

  花家家主,那可是一名真正的炼丹师,就连他亦没有十足的把握制成丹药,可偏偏一个不懂世事的女子,还敢用人头作为担保。

  这简直是他们听过的最可笑的笑话。

  “这…”蓝天宁眉头一皱,目光落在夜若离的脸庞“这位姑娘,那些话,真的是你所?若你有把握炼制丹药,我愿给姑娘一个机会,如果没有把握亦不强求。”

  无论如何,蓝天宁都是一城之主,并不是那些不动脑子的白痴,又怎会相信花落羽的片面之词?何况他早已感受到,花落羽对于王家的敌视。

  花落羽脸色一变,他没想到,蓝天宁让那女子自己选择,如此他的计谋岂不就是无法得逞?

  眸光微闪,花落羽正想开口,身后一道淡然的声音传来。

  “花家主这样看得起我,我不答应下来,岂不是辜负了他的一片苦心?”角勾起冷笑,夜若离缓步上前,那一身自信且狂傲的气势迸发而出,形成一道独立的风景线。

  随后,夜若离疾步闪到花落羽身前,一把拽住他的衣襟,冷声道:“花家主,你以为你是炼丹师就很了不起?在我眼里,你比废柴还要废柴,曾经,我认识许多炼丹师,却没有一个,像你这种废物,既然你我侮辱你,那我不些什么,岂不是枉费了你的心机?”

  花落羽的脸色由青变白,再由白变青,一时间不知该些什么。

  良久,他方才缓过神来,怒吼道:“废物,放开你的手,若不是老夫和凶兽大战受了重伤,你早已被老夫大卸八块,就凭你,还能认识炼丹师?这简直是谎不打草稿,那些尊贵的炼丹师,不是你这种废物能够相识?哈哈,什么时候炼丹师的身份这么不值钱了。”

  其余人亦是不屑的望着夜若离,这女人,太不自量力,竟敢如此和花家主话。

  王新脸色一沉,不等他训斥,夜若离便松开了手,缓缓走向蓝天宁:“把药材都舀出来吧,我会让他知道,谁才是废柴”

  脸色铁青的瞪着夜若离,花落羽的心中发出一声冷笑。

  她以为自己是谁?是炼丹师吗?那也真是可笑,就凭她,也能炼制出丹药?即便是自己,都只有五成把握,更别如此年轻的女子。

  “若离…”君玄凌望着夜若离,目光是担忧。

  倒是他身旁的圣夜,依然神色冷漠,一副处事不惊的模样,然而,若细心观看,会发现那双冰冷的眼瞳之中,一闪而过的异芒。

  “这好吧,我便信你一次。”

  反正一株药材可以用几次,故此,蓝天宁也不担心被夜若离浪费。

  “这是丹药的药方…”

  在药材被他舀出之后,蓝天宁把一张古老的药方递送到夜若离的面前,夜若离看都没看一眼,就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收起吧。”

  当最初望到蓝随落之际,夜若离便看出他的伤势,自然知道需要炼制何种丹药。

  如果没有猜错,蓝随落身重慢毒素,那毒一丝丝蔓延在经脉中,不但经常受噬心之痛,并且经脉亦被毒素堵,以至于丹田已处和状态,却始终无法突破。

  所以,这次她要炼制的是化毒丹,这种丹药,基本的毒都可化解。

  “哼,连丹方都不看,看来她对丹药一窍不通,”花晴兰冷笑一声,美眸中狠毒辣的光芒“我花晴兰看中的男人,别人没有资格染指,这次,看你还死不死”

  似乎能够望见夜若离人头落地的场景,花晴兰笑得更为畅…

  从众多丹药中捡了几株,夜若离伸手一挥,一鼎藏青色的丹炉出现在众人眼中。

  “丹炉?她怎么会有丹炉?难道真是炼丹师不成?”花落羽脸色一变,狠狠的摇了摇头,道“不,这一定是巧合,没错,是巧合,而且,即便她是炼丹师,也不可能炼制出这种丹药来。”

  众目睽睽下,夜若离升起火焰,把面前的药材一株株的放入丹炉中。

  鲜红的火焰,映照着女子绝的容颜,此时,她的表情格外认真,似乎只有在这种时刻,那一身的狂傲方才消失不见。

  君玄凌不看呆了眼,他忽然感觉,模样认真的夜若离,?p&

  抛钗匀耍踔帘忍ㄉ戏缁乃淖⒛俊?p&

  微风拂过,吹起不远之处的一袭白衣,这一刻的山顶,安静的便是连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不管她的实力如何,此刻的她,无疑是那般的绝

  “哼,你也只是空有美貌的花瓶罢了,”花落羽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扫了一眼周围那些眼惊的年轻子弟,心中的不屑更甚“不但是花瓶,更想借用美貌来勾引他人,你以为如此你就能难逃一死?他们可做不了主。”

  在花落羽看来,夜若离根本不可能炼制出这种丹药。

  “这是…”蓝随落眼睛一亮,苍白的容颜奇迹般的恢复一丝红润,按耐住内心的激动,深深的凝视着那顶丹炉。

  “光是这气息,就让我的身体机能恢复了一丝,若能服下这枚丹药,那么…”

  想到这里,蓝随落的心里便有着止不住的激动,望向夜若离的目光亦是变了又变。

  “这位姑娘,看起来也仅是二十左右,二十左右便能炼制此类丹药,这也太变态了点,何况,她看都没看丹方,炼制的,亦不是丹方上的丹药,要知道,那丹方我还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得到,可是…”

  眼前之事,超脱了蓝随落的想象,但无可厚非,夜若离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震惊。

  时间才过去片刻,夜若离便收回火焰,素手掀开顶盖,几枚晶莹碧透的丹药入她的掌心。握住丹药,夜若离走至蓝随落面前,张开手掌,淡淡的道:“老城主,这便是你所需要的丹药。”

  “好,好,好。”

  蓝随落一连了三声的好,就要舀起夜若离手上的丹药,偏偏此时,一道声音不适时的响起:“老城主,谁知这丹药是好是坏,万一是毒药那又该当如何?像她这种不明身份的人,还是不能轻易相信。”

  老脸骤然一沉,蓝随落抬起眸子,冷冷的瞥了眼花落羽,那不冷不热的声音中,透着淡淡的疏离:“花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你让她炼制,如今又怀疑她的丹药,别以为老夫不知你处处与她为敌,不明白她是如何得罪你了,你非要至她于死地?”

  花落羽不是白痴,如何察觉不到蓝随落已经动了怒气。

  为什么,为什么老城主要偏袒这位女子,她到底有何地方值得老城主偏袒?

  毕竟,花落羽不是蓝随落,除了蓝随落本人之外,没有知道他问道丹药的药香之际,体内产生的变化,他能够十分确定,此丹能治疗他的伤势。

  “父亲,我觉得花家主的有几分道理。”蓝天宁眉头微微一皱,纵然他也不花落羽的所作所为,却知道,如果此丹无用,接下来还需依靠花落羽。

  故此,不能把花落羽得罪的太死。

  “够了,你们都不用了,”蓝随落脸色再次沉下,语气略带不耐“若有什么差错,老夫一力承当,你们谁也不许再多话。”

  话落,蓝随落望向夜若离,随和的笑了笑:“这位姑娘,不管结果如何,老夫都要谢谢你,而且,老夫信得过你。”

  不顾蓝天宁担忧的目光,蓝随落仰头下丹药,药入体的刹那,他的身体顿时一,脸色一黑,张开口,一口黑色的毒血从口中出。

  “父亲,父亲你怎么样了?”

  见此,蓝天宁心中一惊,急忙搀扶住蓝随落的身体,担忧的问道。

  蓝随落罢了罢手,奇迹般的,他的脸色逐渐恢复红润,身体中散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生机,任何人都感受到,绕着老城主的暗疾已经消失了。

  这…这怎么可能…

  她真的治好了老城主?要知道,即便是花家家主,也仅有五成的把握。

  众人不想起两人刚才的争锋相对,齐刷刷的抬眼望向花落羽。只见那从来都是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花家主,此刻竟然脸色苍白,身体微颤,瞪大眼睛,宛如见到鬼的模样。

  “不是真的,这不可能是真的,就凭她,怎么可能救治老城主?老城主的伤,可是许多炼丹师都束手无策,仅有圣天城丹家的那几个强大的炼丹师,才会有十分把握,可那些炼丹师,都是年过百岁的老者,她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女子罢了…”

  蓝随落笑了笑,张开口正想些什么,猛然间,身躯一震,一股强大的气势从周身爆发而出,直冲云霄,刹那间如同云雾般扩散而开。

  就算众人没有经验,却也知,这是晋升玄尊的征兆。

  老城主,居然突破了,还有比这让人更惊讶的事吗?

  霎时,所有人的目光齐聚于夜若离的手上,只因那里,还有几枚丹药,若是能获得此丹药,是否他们亦会产生突破?

  “哈哈,若离,真有你的,”君玄凌明显松了口气,大步走向夜若离,拍了拍她的肩膀,朗声道“不愧是我君玄凌的朋友,你看到花家狗贼和他那花痴女儿了没有?他们的脸色真是太好看了,哈哈哈…”君玄凌没有刻意低声音,因此,在场众人,尽都听到了他的话。

  “呵呵,若离姑娘,今我老头的性命为你所救,往后只要有我蓝随落在一天,就不会允许任何人动你一分一毫。”

  此话时,蓝随落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花落羽,眼中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

  花落羽狠狠的打了个寒颤,脸色越发难看,有老城主这位玄尊强者的保护,自己想要杀这女人,更加不容易。

  看来,必须另找他法,无论如何,该女子必须死

  “王家主,你们王家这次功不可没,”蓝天宁笑了笑,视线投向王新,道“如今,这位姑娘已是我城主府要保护的人,本城主不希望,她在你们王家受到如何伤害。”

  “老城主,城主,你们放心吧,王某知道该如何做。”

  众人当中,最为兴奋的非王新莫属。

  这次,他可算是捡到宝了。当然,王新并没有迫夜若离为他炼丹的想法,毕竟王新不是脑残,他明白,炼丹师的高傲不容人迫,更何况,她还是城主府指名要保护之人。

  就算王新吃了熊心豹胆,也不敢生出囚夜若离的想法。

  “老城主,你并不用感谢我,”夜若离摇了摇头,眉目间是一种超脱世俗的淡然“你能够突破,也是你长久的积累,可因为毒素堵住筋脉,乃至于始终无法晋升,故此,你此次的突破,是在意料当中,和我的这枚丹药,没有任何关系。”

  蓝随落赞赏的望了眼夜若离,她不但炼丹术超群,那不骄不躁的心,在年轻人当中也是不可多得的。

  不知为何,他有一种预感,早晚有一天,这女子会站在大陆巅峰,俯瞰众生。

  “哈哈,众位,既然我们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也是时候回去了,”蓝随落大笑两声,俨然心情大好“这次老夫能够康复,众位都是功不可没,回去后,我会给你们应有的奖赏,当然,最大功劳便是若离姑娘,我不会忘记若离姑娘大恩。”

  离去前,夜若离扫了眼花落羽,杀机从黑眸中一闪即逝。

  此人,已被他列为必杀的黑名单。

  回到天麟城,为了感谢夜若离,蓝随落举办晚宴招待了众人,在这晚宴中,王家因为有了一个炼丹师,自然水涨船高,在天麟城的声名,隐隐有过花家的趋势。

  对此,王家众人皆对夜若离感谢万分,饶是王斐然那群纨绔,亦被王新给警告过,从此往后,见到夜若离就绕道走,再也不敢招惹她。

  事情过去半月,在这半月内,夜若离隐约感到将要突破到玄尊,因此,暂时放过花家人,全力冲刺关卡。

  然而,还不等到她突破,花家就来了一个不速之…

  大堂之中,花落羽小心翼翼的侍立在旁,目光时不时的瞥向静坐于旁的青衫老者,踌躇了片刻,弱弱的问道:“丹家主,不知道你来此有何事?”

  这位青衫老者,便是丹家家主丹明,亦为丹家仅次于丹长老的高手,实力为玄尊中级。

  “清灵山的事情,老夫都已听,”白眉微皱,丹明的脸庞划过一抹冷意“花家主,你真是让老夫失望,丹长老对此事相当重视,可是你也太没用了,连一个女子都无法搞定,你,留你还有什么用处?”

  花落羽顿时一惊,冒出一头冷汗:“丹长老,你听我,这事…”

  “够了,不用多了,”丹明起身,冷冷的打断花落羽的话“那里的事情,老夫已知道了,不然,亦不会亲自来此,而你既然任务失败,那留你,亦没有任何作用。”

  完此话,丹明伸出手指,指间出一道银光,银光直刺入花落羽的脑海,刹那间,他的脑袋被破开一个大动,直接倒下,当场毙命。

  花晴兰被吓傻了眼,脸色惨白,娇躯猛烈的颤抖,美眸中溢出的惊恐。

  &

  “小姑娘,别怕,老夫不会伤害你。”

  丹明缓缓走向花晴兰,苍老的容颜上,故意出一抹友好的笑容,可他的笑容,在花晴兰的眼中,格外狰狞可怕,吓得她差点魂飞魄散。

  “小姑娘,”停下步伐,丹明笑眯眯的道“老夫且问你,你可愿帮老夫一个忙,如果你愿意帮老夫的忙,等我丹家的丹雪琦嫁给无衣公子后,能许你一个妾位。”

  眼睛一亮,花晴兰立刻把花落羽的死抛到脑袋,小心翼翼的询问:“你的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

  眼里划过一抹不屑,丹明微笑的点头:“我是雪琦的爷爷,我的话可以算数,只要你帮我一个忙,我就能给你这个承诺,如何?”

  在来之前,丹明就已了解了花晴兰的本

  花家小姐花晴兰,本花痴,在她心里,俊男更比亲父重要,想要掌控她简直轻而易举,不利用太可惜了。

  不过,刚才的话,仅是欺骗她罢了,别无衣公子不答应娶雪琦,即便雪琦真成为苍穹界未来的女主人,以雪琦的清高,也绝不允许有女人染指她的男人。

  “好,你吧,要我帮你什么?”

  想到以后,自己可以和苍穹界的第一美男共度,花晴兰垂涎的了口唾沫,早已忘却,眼前之人是她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

  花落羽也真是可悲,为了这个女儿,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可是最后到头来,他最疼爱的女儿,为了一己私利,抛弃了他这个父亲。

  若是花落羽能复活,大概也会被花晴兰活生生的气死。

  芒从眼中划过,丹明的边勾起无声的冷笑:“我要你去指证那名为夜若离的女子,就她无缘无故冲入你花家,杀了花落羽。”

  如此,他才能名正言顺的出手。

  王家前院,如平常般安静幽然,众多子弟都在房中修炼,仅有少数的人从前院走过。

  夕阳初下,原本宁静的王家,一道强大的声音骤然响起,回音阵阵:“王家主,圣天城的人前来拜访,还不快给老夫通通出来”

  “圣天城?”

  听闻此话,王家众人皆是心中大惊,在王新的带领下快速的冲向门外。

  他们可不认为,来人是真的前来拜访他们这小小的王家,那声音中的不怀好意,没有人听不出来。

  什么时候,王家招惹了圣天城的人?否则怎会有圣天城的强者驾到?

  王新用最快的速度跑向大门外,当看见丹明身旁的花晴兰,诧异从眼中划过,抱了抱拳,道:“这位大人,不知王家有何地方得罪?还请大人明言。”

  “哼,”丹明振了振衣袂,眸光凌厉万分“你们王家,是否有一个叫做夜若离的女人?让那女人给老夫滚出来”

  最后三字,犹如雷声轰鸣,骤然在王家院落中回。同时威压放开,笼罩着整个王家,让众人呼吸皆是一滞。

  王新脸色大变,转头向身旁之人吩咐:“夜若离,君玄凌他们三个怎么没来?快,快去把他们统统叫来了。”

  “不用了,我们来了…”

  就在此刻,一道淡然之声远远传来。

  诸人转首间,便见夜若离等人从远即近,缓缓而来。而在这王家的二十多天,这三人已然成了一个小集团。

  纵然君玄凌最初不喜欢这不爱话,浑身冒冷气的圣夜,却也慢慢的接受他为同伴。

  “玄尊中级?”

  夜若离的视线落在丹明的身上,倒没有为他的气势有所动容。

  一个玄尊中级罢了,白虎可以轻易的灭掉,即便是她,也有战为平手之力,何况,她连丹长老都不惧,又怎会惧怕区区玄尊中级?

  然而,她没有所动作,只是观看着旁人的反应。

  “没错,就是她,是她杀了我爹爹。”

  这便是所谓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仅是想到夜若离霸占了圣夜身旁的位置,花晴兰就嫉妒的双眼通红。

  如此摸样,在其他人眼中,就更增加了她语言的可信度。

  “王家主,你可听到了?”丹明冷笑一声,眸中闪现出强烈的杀机“花晴兰天赋出众,已被老夫收为门下弟子,如今徒弟的父亲已逝,我这做

  师傅的,怎能不蘣爱徒报仇?”

  即便是名正言顺的出手,亦该有个出手的理由。

  故此,丹明才编出了收徒这番的谎话。

  王新心思百转,一咬牙,道:“这位大人,既然此事是她招惹起的,那我王家愿把她出,任由大人处置,只希望大人别迁怒我王家。”

  “王家主,你如此深明大义,前途定会无量。”丹明扶着胡须,满意的笑了笑。

  王新的行动,早已在他的意料当中。

  “王新,你无”君玄凌紧握拳头,狠狠的瞪着王新“你忘记了,你王家如今的地位是如何得来的?以你王新的能力,能够办到吗?要不是天麟城众人看在若离的面上,你值得被几个人放在眼里?如今你却这般忘恩负义,贪生怕死,你配当一家之主吗?”

  脸色大变,王新冷冷的扫了眼君玄凌:“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不是她杀人,怎会引起天道报应?”

  “哈哈,王新,这些话,应该是对你自己,”君玄凌大笑两声,脸不屑“何况,这些日子若离一直与我们在一起,我怎么没见到她去杀人?再了,花家狗贼次次想要陷害若离,要我,他死的真是太好了。”

  “放肆”王新大喝一声,焦急的望了眼丹明,当看到他并未因此动怒,方才松了口气,转向君玄凌,冷声道“以这为大人的强大和尊贵,怎么可能冤枉人?而她杀谁不好,偏偏杀了这位大人要庇护的人?不过死在玄尊强者的手中,也不冤。”

  “你…”君玄凌俊脸铁青,义无反顾的站在夜若离的身旁“你们要向若离动手,必须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圣夜依旧冷漠如冰,却在这时,亦是上前一步,与君玄凌一左一右的站在她身旁。

  “动手,向谁动手?在我天麟城,我倒要看看,谁有胆子,动我蓝随落的恩人”

  随着此话的落下,众人便见不远之处,蓝随落父子向着夜若离此方走来。只见蓝随落的眼中明显有着怒火,冷冷的望着不可一世的丹明。

  “我当是谁,原来是丹家主,既然远到而来,为何不去我城主府做,反而难为一群小辈?”

  被一言道破身份,丹明的脸色明显不善:“蓝城主,怎么,你想阻止我办事?就算你好运突破到玄尊,也绝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丹家?夜若离神色一沉,没想到又是丹家,丹家几次想要诛杀她,那么她,也绝不会放任丹家逍遥。

  “呵呵,丹家主,你是丹家家主,玄尊中级又如何,你确实很强,我蓝某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做不出弃救命恩人于不顾之事,并且,你别忘了,我是蓝长老那一脉的,这些事,我会传信给蓝长老,求界主做主。”

  紧握拳头,丹明神色发狠,这该死的混蛋,还真敢阻拦他丹明办事

  “好,既然你都这样了,我就让界主为我做主,这个女子,我暂时不杀她,只把她带到圣天城,可她也绝活不了太长的时间。”

  虽然不甘,可丹明知道,也只有这个方法。

  “若离…”君玄凌紧紧的拽住夜若离的手臂,眉间有着毫不掩饰的担忧。

  夜若离微微一笑,示意他放心,随后把目光投向丹明,淡淡的道:“我和你走。”

  她的本意就是前往圣天城,然而那圣天城,没有专人带领,根本无法进入,所以她一直在等一个时机,如今有如此好的机会,她又怎会放弃。

  否则,就凭一个玄尊中级,又有什么实力带走她?

  “老城主,今天之事,我夜若离感怀在心,不过,我的这两个朋友,麻烦老城主帮我照顾一下,”夜若离的视线转向蓝随落,淡淡的笑了笑。

  以圣夜的实力,她不担心他在苍穹界会遇到危险,所以,她牵挂的仅是君玄凌。

  面对强敌,君玄凌义无反顾的站在她的身旁,这让她真心接受了这个朋友,而蓝随落的表现,亦是让她很满意。

  此时,蓝随落还不知,因他今所做之事,给他以后带来多大的机遇。至于王家,则会为此事悔恨终生。

  目光扫向花晴兰,夜若离的角扬起冷笑。

  可惜,丹明早知夜若离瑕疵必报的性格,把花晴兰这个证人保护的很好,无法让她一击必杀。

  为了进入圣天城,夜若离收敛心中杀意。

  nbsp;花晴兰必死,只是,她不急于这一时半刻…

  君玄凌望着夜若离的背影,心中一紧,急忙想要阻止,就在此际,身旁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她不会有事。”

  圣夜双手负背,白衣飘然,眼瞳中闪现出隐晦的光。

  直觉告诉他,夜若离要走,无人能拦,然而她却是自愿进入圣天城,那里,肯定有她必须前往的理由。

  在夜若离的身影消失后,圣夜亦是冷漠的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去。

  “喂,你要去哪?”君玄凌微微一怔,不解的问道。

  圣夜没有回答,眨眼间,那袭白色的身影就消失在君玄凌的眼中…

  “天宁,快,传信给蓝长老,在圣天城,仅有蓝长老能帮她了,”回过神来,蓝随落急忙吩咐,视线不意瞥见焦虑的君玄凌,叹了口气,拍了怕他的肩膀“小子,你放心吧,我在圣天城也有人脉,他丹家是很了得,蓝长老同样很厉害,绝不会让她吃亏,现在,你先随我们回城主府,这里也别呆了。”

  完此话,凌厉的目光向王新。

  被他目光所及,王新狠狠的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躲了躲。

  有了蓝随落的保证,君玄凌松了口气:“好,我相信,若离福大命大,不会有事,而若她出了什么差错…”

  他就韬光养晦,等有了实力后,必灭丹家为她复仇
上一章   天才狂妃   下一章 ( → )
非常俏果农三国之魏武曹三国之席卷天有妻足焉我要做皇帝一品田园雄起澳洲大明1629贵女种田记权唐
若发现 第八章丹家家主主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天才狂妃》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冰伊可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天才狂妃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