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狂妃》第二十章太上长老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才狂妃  作者:冰伊可可 书号:40017  时间:2017-9-10  字数:8838 
上一章   第二十章 太上长老    下一章 ( → )
  “轰!”楼飞墨的身体猛然落地,地灰尘,他错愕的抬起俊脸,于是,那一抹风华绝代的身影,便如此狠狠的撞入他的眼中。

  白衣女子风而立,衣袂轻飘,头青丝在风中微微飘扬,让人不觉看呆了眼。

  身为楼家少主,他见过诸多杰出的女子,然而,那些女子无论是天赋实力,亦或是这身气质,皆无法与面前的这女子相比。

  淡漠的眸子从楼飞墨的脸庞掠过,夜若离振了振衣袖,缓缓转身,那袭飘然的身影在夕阳的照下被渐渐拉长。

  眼见女子即将从他的视线中消失,楼飞墨快速从地上爬起,还未来得及整理衣着,便急忙唤道:“你等一下,我楼飞墨说话算数,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说完此话,他白皙俊美的面容之上染上一丝绯红,清澈的眼睛期待的注视着夜若离。从来不愿接触任何女子的他,如今的内心,竟有一种小鹿撞之感。

  谁知,听到他的这句话,夜若离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最后依然头也不回的离去。

  楼飞墨怔了一下,眨了眨眼,沉思半响,终究还是追了上去,紧紧的跟着夜若离的步子,不离她太近,同样也不被她给落下,仅是保持适当的距离。

  感受到背后之人,夜若离眉头一皱,停下步子,随着她的举动,楼飞墨亦站住步伐,清澈的眸子牢牢的锁定着身前的女子。

  “我警告你,别再跟着我!”

  丢下这句话,夜若离快速的消失在楼飞墨的瞳孔中。

  此时,楼飞墨那张俊颜上的傲然早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青涩,他凝望着夜若离离开的方向,眼眸中闪烁着崇拜的星光。

  夜若离的步伐刚跨入院子,一个青衫男子便接上来,齿一笑,说道:“想必这位,便是挽歌师妹了吧?刚才我碰到了玄老,他让我带你去找他,说有重事代。”

  因为她的声明已传遍整个风玄大陆,为了保险起见,她来到楼家后,便使用了云挽歌这个名字。

  “他要找我?”

  微微一怔,旋即,夜若离点了点头,并不疑其他。

  “好,劳烦你了。”

  “师妹不用客气,我只是碰巧遇见他罢了。”

  青衫男子微微扬,视线从夜若离的身上扫过,黑眸中划过一抹可惜。然而,在想着玄老为何要找她的夜若离,却没有注意到。

  “挽歌师妹,就是这里了,玄老在这房中等你。”

  片刻后,两人走到一个空落的院落中,旋即,青衫男子指着其中一个房门,角勾起诡异的笑容。

  夜若离微微皱眉,心底逐渐升起一阵怪异的感觉,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可是又想不起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因此,她防备的推开房门,轻轻跨入门槛。

  “砰!”在她走入门中的刹那,房门被狠狠的关起,顿时夜若离内心一惊,她刚转身,还未来得及将房门推开,脚下忽然出现一个黑,身体快速的向着中落下。

  随着身体的下落,夜若离顿时有着一种破口大骂的冲动。

  靠!又是黑,这黑似乎就与她过不去了,可谁知,堂堂楼家会有如此陷阱?看来,她还是太高看了自己…

  此时,威严庄重的堂内,堡主猛然睁开双目,俊美如玉的脸庞闪现出一抹凝重:“有人闯入了死亡地,这下遭了,进入死亡地的人,决不会有人能够活着回来,不知道这次,是谁这么不要命?难道是她?”

  除了她,楼家何人不知这死亡地?如果她就此陨落,那么自己的期待岂不是要落空?而且,她还是玄老看中的传人,那老家伙有时脾气很好,但若触犯到他的底线,恐怕即便自己身为堡主,也无法遏制住他。

  头疼的太阳,堡主缓缓叹了口气,若果真是她闯入地,那么,自己必须想办法劝说那老家伙…

  便当堡主思考着如何应付玄老时,暗月无光的死亡地中,一道清脆动人却又透着一丝威严的声音缓缓响起。

  “你,来到死亡地,而这死亡地,是只有一名即将突破神品的的炼丹师才能通过的地方,你若通过我所有的考验,便可获得我的传承资格。”

  神品?夜若离微微一怔,千年后,她确实从夜家祖传的炼丹书籍上所得知凡品与神品,没想到穿越至千年前,又听到这这两个字。

  如果考验的是其他,夜若离不会有太大的把握,可炼丹术,她却有这个自信。

  “接下来,我要你炼制出洗髓丹,成功,通往下一关考验,若失败,那就只有,死!”

  夜若离神色一怔,便在此际,前方骤然多出了一鼎丹炉和炼制洗髓丹的药材,看来,为了这考验,创造出死亡地的人做足了把握。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就当夜若离潜心炼制丹药之际,楼家却已闹成了一团。

  玄老大步上前,一把提起老的衣襟,老脸铁青的道“所有人都看见,是你徒弟把我的宝贝徒儿给骗入死亡地,这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老狠狠的拍掉玄老的手,阴冷的目光扫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是我做的,那又如何?我只是当着大家的面拆穿你的谎言,如果她连死亡地的考验都通不过,那又有什么本事给太上长老治伤?”

  “你…”玄老气的胡子颤,如狼般凶狠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老“你明显是在陷害我的宝贝徒弟,她不过刚接触炼丹,又如何通过死亡地的考验?我也仅是保证,三十年后他的实力超过我,如今三十年没到,她当然不可能有实力救治太上长老!”

  “哼,那也只能怪她自己没本事!”老撇了撇嘴,颇为不以为然,而当他的目光注意到脸色同样不好的堡主后,眸光闪了几闪“堡主,把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不如花费全力去寻找那叫做夜若离的女子,我已经寻到了一些目击证人,他们证明,那女子确实当场炼制了让玄尊突破为玄圣的丹药,想必以我们楼家的权威,她不敢不答应!”

  堡主面容铁青的点了点头,到了如此时刻,再也没有他法。

  纵然他对玄老的徒儿亦抱有很大的期望,可是,进入死亡地的人,没有一个能够存活,为了一个死人和楼家长老翻脸,可值得?

  “放!我徒弟没本事?我看你徒弟才没本事!”

  玄老可不管那么多,他只知道,自己的徒儿死在这混蛋的手中,那是自己好不容易看中的炼丹苗子,纵然红火镇的那女子的炼丹术再强大又如何?怎么能和自己徒儿这种初次炼制便成功的天才相比?

  若是,让这两人知道,云挽歌和夜若离就是一人,不知会做何感想…

  “父亲!”

  忽然,身后传来一道焦急的声音,堡主缓缓转头,此瞬,就见楼飞墨快速的向他跑来。

  “父亲,我听说,玄老新收的那个徒弟,掉入了死亡地?此事可当真?”紧紧的握着拳头,楼飞墨的内心充斥着紧张之意,一双清澈的双眸牢牢的盯着堡主。

  在他期待的注目下,堡主轻轻点头,说道:“确实如此,那名为云挽歌的女子,已经掉入了死亡地,恐怕已尸骨无存。”

  “轰!”如同晴天霹雳,楼飞墨当场震住了。

  死了?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就这么死在了地中?如果她死了,自己是否又该孤单的身处在风玄大陆年轻一辈的金字塔尖?

  毕竟,这些年来,仅有她的天赋超过他,亦仅有她,让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墨儿,前段时间,吴家的家主前来,有意把女儿许配给你,那吴家亦是风玄大陆的一势力,吴家小姐也是难得的天才人物,你们两个正好匹配,你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

  望着楼飞墨苍白的俊脸,堡主的眼中划过一抹隐晦的担忧。

  似乎没有听到堡主的话,楼飞墨咬着红,缓缓转身,夕阳之下,他那张俊脸尽显苍白,漫无目的的向着前方走去。

  她死了,自己还是风玄大陆最为天才的人物,可为何,他却没有丝毫的兴奋?也许,相比较天才之名被人代替,他更怕的是这些年来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身为楼家少主,第一天才,任何人看到他都是恭恭敬敬,即便是与强者比试,他们也总是让着他,而仅有那个女子,方才会对他不屑一顾。

  从始至终,他要的都不是尊重和敬畏,也不需要趋炎附势之辈,他想要的,仅是不顾及他的身份,愿和他一战的朋友。

  刚才挑衅她,除了想要知道,她到底有什么资格得到特权外,又何尝不是抱着与之战的想法?然而,她却偏偏命丧于死亡地。

  五天的时光眨眼即逝,这五天内,玄老和老早已到了势如水火的地步,两方见面,每次都会大吵一番,吵过之后便大打出手,致使整个楼家都一片狼藉。

  南老,风老,凌老无疑站在玄老这方,其余长老畏惧于老的狠毒,又不想和炼丹师为敌,故此保持中立,因此,老这边完全处于下风。

  堡主没有帮助玄老报仇,这种时刻,怎还会阻拦他?只要两方没有太过火,他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们去战斗。

  其实,堡主的心里颇为埋怨夜若离,若不是她的出现,怎会让楼家形成如此局面?更不知何时与墨儿有了关系,以至于墨儿每天都食不振,让他派人去地搜索她的下落。

  当然,这边的事故,夜若离不会知道,此时的她,把全部精力都放在通关之上,外面拼的你死我活,亦与她无关。

  “恭喜你,所有的关卡都成功突破,接下来,你便能获得我的传承资格…”

  在此话落下后,夜若离终于松了口气,五天的连续炼制,即便是她都有些承受不住,何况越往后,所要炼制的便越困难。

  “轰隆!”骤然间,地动山摇,原本空旷的地面,顿时裂开了一条隙,那条隙越扩越大,片刻后,一个石桌从隙中送上地面,赫然映入在夜若离的双瞳中。

  石桌上,仅仅摆放着三样物品。

  其中一个为一鼎深褐色丹鼎,鼎壁之上,绘着龙凤图案,然而,在见到丹鼎的刹那,夜若离猛然一怔,脸庞之上是震惊。

  “龙凤神鼎?为何会是龙凤神鼎?”

  龙凤神鼎,是夜家老祖专用丹鼎,随着夜家老祖的消失,龙凤神鼎同样也从世间消失,为何来到千年前,竟能看到龙凤神鼎?

  说到夜家老祖,夜若离不心生感慨。

  这夜家老祖,无疑是个神秘人物,在夜家历史之上,她的姓名来历没有任何记载,即便是夜家祠堂上,都仅摆放着一个空白的排位。

  不过,夜家子弟皆知,夜家老祖是玄武大陆第一强者,纵横整片玄武大陆无人可挡,她手下高手无数,即便是那些手下,皆可横扫大陆。

  可是,只要和夜家老祖相关的人物,尽都是个无法解开的,这也让后世对于夜家老祖的消失产生了无数的猜测…

  将丹鼎放入玄灵戒指中,夜若离的目光落在第二个物品上。

  “钥匙?”眉头微微一皱,夜若离委实想不到这钥匙有何用处,不过,既然摆放在此,定然有它的作用。

  思及此,夜若离收起钥匙,旋即看向最后的那本书籍。

  仅是随意的向后翻动了两页,夜若离的眼中再次呈现出震惊之

  “这…这不是千年后的夜家所持有的那本炼丹书籍?虽然这书籍,对于我没有任何作用,可是,千年后很多炼丹的方法,都是从这本书中改进而来,而且,这本书在这千年前,绝对是炼丹师们争抢的宝物。”

  事情越来越诡异了,她和千年后的夜家,到底有什么关系?

  不管有何关系,当务之急,是离开此处…

  楼家后山,在古树的包围圈中,一座独立的院落伫立于此。

  此时,宽敞明亮的房中,堡主恭敬的低着脑袋,小心翼翼的讲诉着近以来所发生的事情,时不时的瞥向前方两个老者,查探着他们的神色。

  让堡主失望的是,这两人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仅是一动不动的望着前方的天空。

  “两位太上长老,这便是最近所发生之事,关于玄老和老之间,我该如何处置?是继续任由下去,还是制止他们?”

  说完这话,堡主便不再开口,仅是静静的等着两人的吩咐。

  半响,都无人回答,他不抬起脑袋,只见两人依旧望着远处的天空发呆,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

  “太…”

  堡主正想再把问题重述一遍,耳旁忽然飘来一道苍老无力的声音:“去把那个女子带过来吧,不,是请过来。”

  “啊?”

  闻言,堡主当场愣住了,那女子已葬身于死亡地,为何太上长老还会说如此的话?难道说,她并没有死?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是,太上长老。”

  浑身打了个灵,堡主急忙抱了抱拳,快速的退出门外。

  如果她没有死,就证明通过了死亡地的考验,那么她便有实力救治太上长老,若是太上长老的身体痊愈,楼家的外患就可解决。

  想到这里,堡主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猛然忘记这几来,是谁对夜若离怀着的怨念,又是谁责怪她不该来到楼家。

  “呃?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刚离开死亡地,映入夜若离眼帘的便是地狼藉,她顿时愣了一下,疑惑的皱了皱眉:“难道有人打入了楼家?”

  夜若离如何知道,这地狼藉,正是因为她的缘故,无论楼家的修复工程多么壮大,也比不上两个玄圣强者破坏的速度。

  而两人的大战,致使整个楼家堡人心惶惶,生怕不小心被这两个已进入疯狂的老家伙误杀,故此,此段时间,竟然无人敢步出家门。

  “该死的混蛋,你杀了我的宝贝徒儿,你杀了这千年难遇的好苗子,老夫不灭了你这混蛋,老夫他妈的就跟你姓!”

  玄老疯狂的动用起玄力,双眸燃烧着两簇怒火,那凶残的目光恨不得把对方撕成碎片。

  “哈哈,杀我,就凭你?你进入玄尊高级比我晚了五十年,这五十年的距离,就已证明你永远无法超越我。”

  勾起角,老鄙夷的一笑,不以为然的扫了眼玄老。

  “混蛋,你别忘了,老夫是炼丹师!”玄老冷笑一声,小心翼翼的从衣襟中掏出瓷瓶,眸中是疯狂之意“你不是看不起炼丹师?认为炼丹师是旁门左道?今,我便让你知道,我们炼丹师的实力!”

  在见到瓷瓶的刹那,老的眼里划过慌张,急忙喝道:“玄老,你疯了,你这么做,将会对你的身体有很大的损害,为了一个死人,可值得?”

  “老,你不是不知道,一个优秀的衣钵传人,对于我们这些老家伙来有多么重要?而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看中任何人,仅有的一个,还被你给害死了!”

  紧紧的握着拳头,玄老的老脸之上带有一丝的坚决。

  “如果你的弟子青田被我杀死,想必你会和我做同样的抉择,不过你放心,很快我会让青田那臭小子下去陪你,谁让他竟敢害我的宝贝徒儿!”

  “你敢!”

  老的心猛地一,那双阴冷的双眸死死的盯着玄老。

  “若是你敢伤害我的弟子,我即便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哈哈,那你看我敢不敢,你杀了我的弟子,我绝不会放过你的弟子,这就是一报还一报,反正我的弟子也没了,堡主也不给我个公平的代,那我又有什么可在乎的?”

  说完,玄老的心一横,扭开瓶盖,从瓷瓶中倒出一枚丹药,放到口边便要服…

  “这里发生何事了,难道有敌人来袭?”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随着清风,刮入了玄老的耳中。他的整个身体都僵硬住了,不敢置信的转身,由于激动,苍老的躯体不颤抖起来。

  晨光中,女子缓缓而来,白衣轻飘,温暖的光芒笼罩着她那张绝的容颜。

  丹药从手中滑落,玄老狠狠的眼睛,再发现眼前的不是幻觉后,这位成名已久的玄圣强者,在此刻却热泪盈眶。

  她没死,太好了,他还以为,自己这宝贝徒儿,就要陨落在死亡地…

  “怎…怎么可能?”老猛然瞪大双眸,紧紧的盯着夜若离,森冷的眸中是不可置信“进入死亡地,怎么还可能活着出来,这是幻觉,没错,这一定是幻觉!”

  夜若离挑了挑眉,视线落在老的身上,当察觉他眸里的那抹狠意后,微微扬,说道:“看来,我不在的一段时间,发生了很多的事。”

  “哈哈,你没事,这可真是太好了,”玄老大笑两声,接上去,关切的注视着夜若离“我还以为…”

  接下来的话,玄老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谢谢。”

  夜若离抬起头,角扬起微微笑意。

  她是为了回灵草混入楼家,可她不是无情之人,玄老的关心当然感受的到。等她离开前,便指导下他的炼丹术,或者留下些丹药给他,用以回报他的关心。

  “哼,就算是你好运的离开死亡地,那又如何?我敢保证,在风玄大陆,仅有那位名为夜若离的女子,才是最杰出的炼丹师,根本不是你们师徒可以比拟。”

  老紧紧的握着拳头,目光中透着一抹阴冷。

  好运?其实这个借口,他也无法说服得了自己,但他就见不得这两个师徒得意。

  “你为何知道,我就不如她?”

  夜若离好笑的摇了摇头,云挽歌不过是进入楼家的化名罢了,而她便是夜若离本尊,有何人听说过,自己不如自己?

  “哈哈,真是笑话,你以为自己是谁?那才是一名真正的炼丹大师,能够让玄尊突破玄圣的丹药,我估计你们这一生,都不可能炼制出如此丹药。”

  纵然老知道,死亡地里考验的是炼丹术,未通过考验就只有死亡,可是,除了太上长老外,即便是堡主都不知考验的题目,否则,老断然不会说出如此话来。

  “你…”玄老神色一冷,老脸气的通红,刚想开口反驳,却不看到前方走来之人,而老同时望见了此人,两人只能放下恩怨,抱了抱拳,道:“堡主。”

  这是夜若离初次见到堡主,不过,仅是扫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嗯!”堡主轻轻点头,淡漠威严的黑眸投向夜若离,眼中划过异样的情绪“你便是玄老的弟子云挽歌?太上长老要见你,你准备一下,即刻同我去见太上长老。”

  虽然从太上长老那里得知她并未死,然而,见到她的刹那,心中还是闪过震惊,只是俊美的脸庞却丝毫没有表出来。

  “太上长老?”玄老微微一怔,担忧的望了眼夜若离,旋即再次看向堡主,说道“不知太上长老找她有什么事?”

  “这我也不知,想必不会有危险,因为太上长老给我的命令是,请她前去,所以,玄老你大可放心。”

  闻言,玄老心中大喜,与之相反,老的眸中却是忧

  太上长老难道是知,她平安的离开死亡地,故此方才请她前去?不行,玄老的权势已经足够强大,绝不能让他们这一脉继续得势。

  看来,他需要想个办法除去这个女子,并且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让人无法起疑…

  “师兄,我们的客人来了。”

  房内,闭目养息的灰衣老者缓缓睁开双眸,苍老的脸庞出虚弱的微笑。

  被他称为师兄的是身旁那位黑衣老者,如今的他,亦是目光紧锁门外,浑浊的眸中划过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没想到,最终会是一个年轻的女子,通过了师父留下的考验。”

  “呵呵,师兄,这就是她的造化了,大概师父也不会想到,是由二十岁的女子完成了考验,不知道她接下来可有那造化成为师父的传承者。”

  话音刚落,一道询问声从门外传来:“太上长老,你们想要见得人,我已带来了。”

  “恩,进来吧!”

  在黑袍老者此话落后,房门被轻轻推开,随后堡主带领着一个女子进入房内。

  顿时,两道目光齐聚于她的身上。

  纵然该女子容貌倾城,不过这两个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家伙,却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而令他们两人多看一眼的是,她眉间那抹狂傲的气息。

  与他人的傲然嚣张不同,眼前的女子,竟给两人一种感觉,她本该如此狂傲。

  两个老者相视一眼,皆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欣赏。

  不愧是能通过考验之人,光是这股气质,就不是一般的年轻人可以相比,他们相信,假以时,这女子定能成为巅峰人物。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黑袍老者微微一笑,淡淡的问道。

  “云挽歌。”

  闻言,老者摇了摇头:“不,我问的是你真实的名字。”

  夜若离微微一愣,她没想到,这老者竟然能识破她的谎言。

  这时,堡主的目光投向夜若离,他的脸庞带有明显的疑惑。

  难道云挽歌不是她的真实名字?那么这位女子,又是何人?
上一章   天才狂妃   下一章 ( → )
非常俏果农三国之魏武曹三国之席卷天有妻足焉我要做皇帝一品田园雄起澳洲大明1629贵女种田记权唐
若发现 第二十章太上长老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天才狂妃》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冰伊可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天才狂妃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