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狂妃》第十六章这个问题很简单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才狂妃  作者:冰伊可可 书号:40017  时间:2017-9-10  字数:12876 
上一章   第十六章 这个问题很简单    下一章 ( → )
  “赵琳,管管你的狗,他太过分了!”伊菲菲紧握双拳,面容铁青,恨恨的瞪了眼赵琳身后的少年,方把目光移到她的身上。

  “你…”乾坤林脸色大变,刚想要辱骂出口,一只芊芊玉臂伸出,制止了他的话。

  把话咽入口中,乾坤林后退两步,那双脸庞有着明显的憎恨。

  或许是因为赵琳撑的缘故,他倒没有像曾经那般见到伊家之人唯恐避之不及。

  “不管是不是我的狗,那也轮不到你这种废物来多管闲事。”勾起角,赵琳抬了抬下巴,口中发出一声冷笑。

  旋即她的目光投向夜若离等人,在扫到宫无衣之际,眼里划过明显的惊,她活了这么大,都没见过如此绝世俊美的男人。

  可惜,自己从未在皇城内见过这男人,也定然不是那些超然势力中人,毕竟风域那些顶尖势力的人,怎会和伊家废物走在一起?

  所以这男人的身份配不上自己,顶多只能成为她赵琳的玩物…

  舐了下红,赵琳妖媚的一笑,脸庞的笑容极具魅惑,使得她身旁之人尽都鼻血狂飙,痴痴的注视着她。

  然而从始至终,宫无衣都未曾看她一眼,在他的眼中,仅有一人,再也放不下其他。

  眯了眯眼,赵琳眼里划过怒火,这个男人不看她,她该如何施展魅惑之术?毕竟魅惑之术所需的条件,便是对方需直视着她。

  “赵琳,你在干什么?”

  伊菲菲脸色骤然铁青,她如何不知道,赵琳在使用魅惑之术?这在皇城并不是什么秘密,不过这种玄技,仅对男子有用。

  想到爷爷交给她的任务,伊菲菲的眸里划过明显的怒意。

  “他不是你能勾引的起的,我劝你还是把你的那一套收回来。”

  赵琳微微一愣,许是没有想到,伊家这废物还有这种气魄,看来她和这男人的关系不一般,否则,以伊菲菲那子,怎会对自己说这番话?

  “伊菲菲,难道你看中这个男子了?”勾了勾,赵琳似笑非笑的望着伊菲菲,眼神带着凛冽的寒意,眉目间隐含着一丝不屑。

  她赵琳看中的男人,就没有几个能抵挡住她的魅惑之术,稍后,这个男人便是她的所有物,任何人都玷污不起。

  至于伊家废物,就更加不可能!

  “你闭嘴!”伊菲菲气的娇躯颤抖,小心翼翼的瞥了眼夜若离,在看到她没有生气后,心底悄然松了口气。

  她如此维护他们,不只是伊恩洛的吩咐,更由于,仅有这个女子,才能救治她的哥哥,自然不希望她有什么误解。

  而且和他们纵只有短暂相处,她却能感受到,这两人的眼里皆只有对方,哪怕赵琳拥有魅惑之术,想要勾引这男人,亦没有太大的希望。

  “怎么,被我猜中了?”

  赵琳的笑容渐冷,她当然不知道,伊菲菲如此生气,为的不是宫无衣,而是夜若离,所以,她还以为自己猜到了伊菲菲的心事。

  见到赵琳脸上的冷意,她身旁的一个赵家族人立刻站了出来,指着伊菲菲的鼻子大骂出声:“哼,真不知道你爹娘怎么会生出你这种三系体质的废物,十八岁才是玄尊高级,你说你不是废物是什么?真是一个没有教养的东西,不知道你爹娘是怎么教你的,也对,你们伊家连解除婚约这种事都做的出来,生出来的也不过是些废物杂种,自以为有多了不起,我告诉你,在我们赵家人眼里,你们伊家的子弟,连条狗都不如!”

  紧紧的握着拳头,伊菲菲感受怒火灼烧,缓缓抬头,一字一顿的道:“你刚才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

  因为伊菲菲身后没有侍卫跟随,本身实力又仅在玄尊高级,这青年自然有恃无恐,而且,伊菲菲天赋不强,若非身为直系子弟,又是伊家家主的亲身女儿,恐怕根本不受待见。

  而他们只要不把她废了,仅是揍一顿,伊家也不太好为她出头,即便是伊家家主想要兴师问罪,那些老家伙们也不会允许。

  “我再说一遍又能如何?我说你伊菲菲是废物杂种,你伊家的都不是人,你能拿我怎样?哈哈哈…”青年仰头大笑,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似乎从未把伊菲菲放在眼里。

  “你们平常侮辱我也就算了,可是你们绝不能侮辱我的父母!”伊菲菲死死的咬着,双眼蕴含着一层水雾,手掌高高的抬起,一把剑凭空出现在她的手中。

  青年的眼里是不屑,即便是伊菲菲拼了命,都不可能伤他分毫。而他,却仅需一掌,不,一指头,就能把她拍飞。

  其余人似乎也预料得到伊菲菲的下场,角勾起不怀好意的笑容。

  突兀的,一只玉臂伸了过来,紧紧的抓住伊菲菲握剑的手。

  微微一怔,伊菲菲抬眸望向旁边之人,眼里划过诧异。在一路的交谈中她已看出,这个女子性格淡漠,为何会愿意为她出头?

  清风中,白衣拂过,女子迈步上前,松开了伊菲菲的手臂,绝世的面容上透有淡淡的冷意,神色间似有着目空一切的狂傲。

  “辱不及家人,这句话,你们可听过?”

  被她的目光所及,青年狠狠的打了个寒颤,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女子的眼神给吓到了,顿时脸羞愧,恶狠狠的瞪了眼夜若离,笑两声:“我就侮辱他的家人,那又该当如何?不过,美人儿,你又何必跟在伊家废物的背后?以她在伊家的身份,可没法子保护好你,要不追随着少爷我,绝保这皇城无人敢欺负你,如若不然,哼哼,你的家人就…”

  垂涎的唾沫,青年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

  夜若离神色一冷,周身散出强烈的杀机。

  若说最初是由于伊菲菲之故,仅打算教训一下这废柴,可是如今,他触犯到了她的底线!好,很好,她会让他为此付出代价!

  “轰!”不等她出手,后方传来一股暴的气息,那股气息轰然撞在青年的身体之上,旋即,青年脸色一白,身体内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

  血雾弥漫而出,遮掩住他的视线,不消片刻,青年面如死灰的躺在地上,全身伤痕累累,鲜血淋漓,就宛如经过一场大战。

  “死…死了?”

  一个玄圣,就这般轻易的被气势给秒杀了?还死的这般残忍?

  众人倒了口凉气,惊愕的抬头,注视着阳光之下,那抹风华绝代的红色身影,眼里除了惊还是惊

  “我的女人,岂是一条狗也有资格肖想?”

  宫无衣阴冷的眸光落向地面,俊美妖孽的容颜一片阴沉,然而,当他走向夜若离之际,全身冷意散去,边勾起魅惑的笑容。

  “小夜儿,那种肮脏之人的血,怎能污染了你的手?以后这种小事,让为夫代劳即可,你就安安心心的帮你夫君我生个宝宝。”

  嘴角微微一,夜若离明白,这妖孽一定是故意的。

  “抱歉,我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

  “什么?”闻言,宫无衣急的差点跳了起来,大手按住夜若离的肩膀,说道“女人,你不愿意?”

  “只是暂时没有这个打算罢了,”挑了挑眉,夜若离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肩上,不着痕迹的扬了扬“你有意见?”

  许是感受到夜若离话语里的不,宫无衣急忙松开了手,一脸赔笑的道:“娘子说什么便是什么,为夫怎敢有意见?”

  说此话时,眸光微闪,凤眸中的笑意更甚。

  宫无衣知道夜若离心中的顾虑,可是,有些事,却由不得她。

  并且,他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而其余人见到宫无衣那副奴的摸样,不集体傻眼,很难和刚才那面色阴沉,手段狠辣的男子联系在一起。

  “我累了,回去吧。”

  被打扰了兴致,夜若离也没有兴趣继续闲逛,打了个哈欠便转身离去。

  千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一眼,大眼里划过兴致浓浓的笑意,不知道这两人的孩子,会随夜若离的冷漠狂傲,还是如同宫无衣的妖孽狠辣?

  旋即,她转头扫了眼身后众人,粉雕玉琢的小脸顿时一沉,冰冷肃杀的光芒从眼里划过,然而最终,她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赵琳小姐,那个男人杀了赵凡少爷,我们是否该把他们抓起来?”乾坤林死死的盯着远走之人,眼里划过怨毒之

  冷笑一声,赵琳鄙视的望了眼乾坤林:“你以为凭你的能力,能抓的了他吗?我能感受的到,这个男人的实力比我更强,因为即便是我,也无法连手都未出,就仅凭气息杀了赵凡,所以即便是我们一起上,也绝不是他的对手?”

  闻言,乾坤林打了个哆嗦,他比赵琳小姐还要强大,这怎么可能?要知道,赵琳小姐三年前便以突破到神将低级,如今离中级的距离并不远,这个男子怎么可能胜过赵琳小姐?

  赵琳不再理会他人,抬眸凝望着宫无衣远去的身影,眼里划过深深的痴

  没想到,这男子不但有绝世的容貌,更有一身强悍的实力,如此他也有配的上她这个赵家天之骄女的资格。

  至于夜若离,则完全被她忽视了,在她看来,拥有魅惑之术的她,仅要宫无衣看她一眼,便会无可自拔的恋上她。

  可惜,从始至终,宫无衣就未曾望她一眼,恐怕都不知道有她这号人物,若非赵非凡那一袭话,他都不会注意到面前所发生之事。

  可见仅有夜若离的事,能引起他的反应,其余都不在他的视线中。

  “若离姐姐,刚才谢谢你了。”伊菲菲微微的笑了笑,一双黑眸发亮的看着夜若离,然后似乎想起赵凡所说之话,神色暗淡了一下。

  “你不用谢我,毕竟由你带领我们参观皇城,无论如何,我都无法不管,”摇了摇头,夜若离的语气依旧听不出任何情绪。

  忽然,她顿了一顿,目光直视着前方,淡淡的道:“另外,稍后回到伊家,你去我哪里一趟,我有事找你。”

  微微一愣,伊菲菲疑惑的眨了眨眼,却什么都未问,微笑着点了点头:“好,我一定会去找夜若离姐姐。”

  许是出了这场意外,伊菲菲这只小麻雀不再如来时那般叽叽喳喳,安静的叫人有些意外,一路上皆是沉默不语。

  落月国的皇宫,纵然看起来金碧辉煌,却透着一股庄重严肃的气息。

  正午的阳光洒遍于花园之中,宽敞的凉亭立于此处,遮掩住天空的阳光,使底下两个正在下棋的老者颇为爽快。

  “呵呵,伊老头,你怎么有空来找我下棋?你这些年来,都是神龙不见首尾的,我们也好久没有如此清净的下棋了。”

  黄袍老者放下棋子,微微抬眸,苍老的脸庞带有微微笑意:“而且,最近几天来,你们伊家事情似乎很多,你这老家伙就不管管?这个撒手掌柜当得倒不错。”

  “郑老头,你这话就说错了,我又不是伊家家主,我管这些做什么?何况,让家族子弟和赵家的人斗斗,对他们也有好处,小辈之间的摩擦,我们做长辈的怎可手?并且,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清歌的身体。”

  “哦?”挑了挑眉,黄袍老者的脸庞依旧挂有笑容“不知清歌他如何了?看你这老头竟有闲心来找我下棋,他的病情应该受到控制。”

  “何其是受到控制?”抬起头,伊恩洛的神色颇为得意,脸庞亦是自伊清歌病重后就未有过的容光焕发“我告诉你,这次我出门之后,遇到了一名炼丹大师…”

  旋即伊恩洛把今天之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郑天然,听到最后,郑天然已然坐不住了,猛然站起,双眸瞪得犹如铜铃大。

  “你说她能炼制提升**和灵魂强度的丹药?”

  “不只如此,我还感受到,现在的清歌,活个五六年没有什么问题,所以我对她充信心,我相信,她定然能治好清歌的病症。”

  郑天然心脏一紧,呼吸都急促了几分,目光带着几缕期待:“郑老,我们也是老朋友了,你就带我引荐一下那位炼丹大师,我也可向他学习一下炼丹知识。”

  他虽然是神品炼丹师,可在神品炼丹师的行列中,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而他亦不过刚入这个门槛不久罢了,实在无法与其他神品炼丹师相提并论。

  “老朋友?呵呵,我们算不上什么老朋友,顶多只是个二十多年前的棋友罢了,老朋友这个称呼,我可万万不敢当。”

  摆了摆手,伊恩洛摇头叹息一声,似乎真的不敢成为郑天然的老朋友。

  深深的呼吸了口气,郑天然压制住把拳头送到伊恩洛脸上的冲动,苍老的脸庞挂上讨好的笑容:“呵呵,伊长老,那你能否看在我们身为棋友的份上,带我引荐一下?”

  他明白,以伊恩洛的子,不屑说假话,那个炼丹大师一定是真的存在。若是能获得那种大师的指点,自己在炼丹术上的造诣,绝对会突飞猛进。

  想到这里,他不激动起来,如果能得到指点,向伊恩洛这老头放低姿态又如何?

  毕竟以他的天赋,没有高人指点,炼丹造诣很难再进一层。

  “好吧,”伊恩洛满意的点了点头,眉间尽显得意之“既然你如此有诚意,我不替你引荐也太说不过去了,不过若离大师是否愿意见你,我无法保证。”

  嘴角了一,郑天然从没有何时感觉到伊恩洛这张老脸如此欠扁。

  可为了见到伊恩洛口里那位炼丹大师,他生生的压制住内心的冲动,皮笑不笑的道:“那就多谢伊老兄你了。”

  为了讨好这伊恩洛,郑天然无的连老兄这个称呼都喊了出来。

  “呵呵,老弟你好好干,说不定入得了若离大师的眼,她就会指点你几句,虽然若离大师也是神品炼丹师,但能力绝属上乘,非一般神品炼丹师可比,哦,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当初她仅是扫了下我给的丹方,就看出了清歌病征,并且在星月城的时候,她大庭广众之下炼制出供神将突破的丹药。”

  拍了拍郑天然的肩膀,伊恩洛语重心长的说道,而且喊老弟还喊的如此顺溜,丝毫不顾及郑天然铁青的面色。

  若是说,最初的话,让郑天然有一种暴揍伊恩洛的冲动,而后,他完全傻眼了,呆呆的站在凉亭之中,久久都未曾回神…

  炼制出供神将突破的丹药,这是真的么?更甚至,仅是见到了丹方,就了解到病者的情况?这炼丹术的造诣,委实太强大了。

  不管如何,他一定要拜那位强者为师!说不定往后他也可以走到那一步。

  此时,干净精致的厢房内,熏香冒出淡雅的香气,夜若离挥了挥白衣,坐到桌旁的木椅之上,任由宫无衣从身后拥抱着她。

  微微抬眸,夜若离的目光投向伊菲菲,不着痕迹的挑了挑眉:“三系体质?”

  伊菲菲怔了一下,眸中闪现出一抹黯然之,轻轻的点头:“没错,我是三系体质,正因为此,如今才只到达玄尊高级。”

  三系体质,每种属都需提升,如此速度自然比不上单系体质的玄者。不过,拥有五神决的夜若离绝不在这个范例中。

  可是别人没有办法让三系体质同时提升,不带表夜若离就无方法、

  “伊菲菲,你不是废物,相比,你比任何人都要天才,可惜,无人教你正确的修炼方法,以至于你走入歧途之中。”

  淡然起身,离开宫无衣的怀抱,夜若离的神色严肃起来,厉声道:“如果你愿意拜我为师,并发誓,不把我的一切告诉他人,我便帮你保持平衡。”

  这是夜若离初次起了收徒的心思,毕竟三系体质的人实在太少,何况她能三种同修的同时,还能达到玄尊高级,这等天赋亦是不可多得。

  闻言,伊菲菲眨了下眼,脸庞闪现出深深的震惊。

  沉默半响,她忽然跪倒在地,指向天空,说道:“如果夜若离真能帮我保持三系平,我伊菲菲愿意拜她为师,她的任何事情,绝不会说出去,并将一生一世效忠于她,永不背叛,否则,定当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在风域之人,都较为相信誓言,毕竟曾经有些人不守承诺,最后真如誓言中所言的那般,而不管这是否为巧合,可从此往后,无人再敢背弃誓言。

  这也是夜若离让她发誓的缘故,不过没想到,伊菲菲还留了一手,指明在她能够帮助她之后誓言方才生效。

  微微一笑,夜若离的目光略带欣赏:“把你的手伸过来。”

  纵然不明白夜若离要做什么,伊菲菲还是乖乖的把自己的手给伸了过去。旋即,夜若离抓住了她的手,三道不同属的玄气窜入她的身体内。

  “你也是三系玄者?”伊菲菲微微诧异,却还不待她等到夜若离的回答,便感觉那三道玄力猛烈的撞击着体内的经脉。

  紧咬着嘴,伊菲菲的嘴角溢出一丝血迹,便当她承受不住时,狂暴的力量终于消失了,整个身体都充舒坦。

  “你试着收玄气。”夜若离收了手,有些疲惫的靠在宫无衣的身上。

  疑惑中,伊菲菲盘腿而坐,静静的收周围的玄气。

  这一收,伊菲菲不觉被吓了一跳,只因平常她仅能收一种属的玄气,如今三种熟悉的玄气,全都涌入她的体内。

  惊讶过后剩下的是狂喜,伊菲菲望着夜若离的目光是感激。

  也许在她看来,这是微不足道之事,可是于她来说,如同再造之恩,若是自己实力猛速提升,父亲就不用承受那么多的压力,再也无人会骂她是三系体质的废物。

  她有自信,不出几年,整个伊家除了哥哥那变态的天赋外,再无人能与她相比。

  “好了,你下去吧!”夜若离摆了摆手,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

  看来,就算以她如今的实力,用五神决帮人改造,消耗也是极其大。

  “是,师父。”伊菲菲恭敬的应了一声,便转身走向门外。

  在她到达门口之际,一道淡淡的声音传入耳畔:“另外,人前不用喊我师父,我不想让我的能力被他人所知。”

  毕竟如此之事,太过诡异,她可不想实力不够前引来太多麻烦。

  当伊菲菲离去后,宫无衣伸出手臂,把夜若离拉入怀中,低眸凝视着怀里的女子,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捋着她的秀发:“小夜儿,你为何要帮这个女人?”

  缓缓睁眼,夜若离扬笑道:“等着看吧,也许几年,或者十几年后,她一定会成为一方强者,而这强者,却属于我。”

  望着她疲惫的摸样,宫无衣的心骤然一疼:“不管如何,以后不许再做这种事情。”

  抬了抬眸,夜若离注视到他眼里的心疼,边笑意更甚:“只此一次,我也想试验一下自己的能力,下次决不会再如此做,这是我给你的保证。”

  宫无衣扬起红,魅惑的一笑,凝望着心爱的女子,喉咙微显干涩,手掌也不安分起来,可偏偏事有凑巧,这种时刻,房门忽然被人推开。

  男子并未经过他们的同意便迈门而入,扫了眼房中的两人,面无表情的道:“两位,我们大长老让你们去前厅一趟。”

  宫无衣看都未看一眼来人,直接丢下两个字:“没空!”

  “哼,”冷哼一声,男子眸底的鄙视更甚“两位,这由不得你们,赵家的人前来,我想你们还是去见见比较好,毕竟这是你们自己惹下的祸事,别指望我伊家会为你们收摊。”

  俊脸一沉,宫无衣缓缓转身,凤眸中闪现出一抹嗜血的光芒。

  手臂忽然被人拉住,在宫无衣转身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的容貌,不由自主的,身上的那抹戾气散去,俊美的脸庞扬起动人的笑容。

  “妖孽,就当看场好戏。”夜若离松开手,迈步上前,神色淡漠的道。

  “好。”

  夜若离的话,宫无衣自然不会不听,不过在他眼中,赵家的那些人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实在是微不足道,可她想看戏,陪她又如何?

  大厅之内,伊家一众高层皆在座,而坐在首座之上的,赫然便是伊家家主伊霏凡。

  而在他下首之位的,则是一个眸光阴冷的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便是赵家家主**,他冷眼扫过厅内众人,冷声说道:“诸位,所发生之事,我已经一五一十的说了,平常不管两家子弟如何闹矛盾,都可以不管不顾,但是,你们伊家之人却杀了我赵家子弟,这件事,你不得不给我一个代!”

  手指轻轻的摩擦着桌面,**的神色越发阴沉。

  “赵家主,你这事寻我们伊家也没有用,那两人并不是伊家之人,我们伊家做不了主,当然…”大长老眸光微闪,冷笑一声“你要找他们复仇,那也是你的事,我们同样管不住,所以这是你们双方的矛盾。”

  眉头一皱,伊霏凡冷眼掠过大长老。

  纵然他也不相信那个女子真有这个实力救治清歌,可是,那是父亲看中的人,如果让父亲得知自己把她出去,回来定会大发雷霆。

  可未等伊霏凡开口制止大长老,旁边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若离姐姐是我伊家的客人,我伊家岂有不护客人之理,若让落月国其他势力得知,指不定还以为我们怕了赵家。”

  伊霏凡愣了一下,扫了眼伊菲菲,总感觉这女儿有什么地方产生极大变化。

  “放肆!”大长老猛然拍向桌面,脸色铁青的道:“长辈说话,何时轮到你口?”

  伊菲菲明显被大长老的狠厉吓了一跳,她努力平复下心绪,故作平稳的注视着大长老:“如果大长老真要这般做,我不介意请爷爷回来主持公道!”

  “哈哈,”大长老怒极反笑,咬牙切齿的看向伊霏凡“家主,这就是你教的好女儿,若我伊家的族人都是这般把胳膊往外边拐,岂不是很快便会没落?”

  脸色微微一变,伊霏凡冷笑一声:“大长老你多虑了,我并不觉得菲菲有错,如果伊家连客人都不庇护,那我伊家定会沦为天下笑柄。”

  “砰!”茶杯落地的清脆声猛然响起,在众人的注目下,**缓缓起身,阴冷的道:“看来,伊家主是不打算把他们给出来了?”

  “抱歉,请恕我无能为力。”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便发现门外走来的两人,脸色不大变,紧握拳头,死死的盯着大长老:“大长老,是你派人传唤的他们?”

  冷然的一笑,大长老漫不经心的品着茶水:“家主,我早已猜到你的决定,你是不会把他们出,所以我就自作主张的把他们叫来,毕竟,我这也是为了伊家。”

  如果是平常他还不会如此做,可在几前,赵家的赵琳被皇族炼丹师郑天然看中,虽然还未开展拜师仪式,但这已经是必然了。

  而原本,他就不赞同解除婚约,偏偏太上长老一意孤行,家主又是十足的孝子,再加上赵兰已成废物,此事仅能如此作罢。

  如今又怎允许为了个外人公开与赵家为敌?

  “大长老,你最好想想父亲回来该如何代!”狠狠的甩了甩衣袂,伊霏凡的脸色铁青的可怕,让大厅其余人皆是低下脑袋,不敢发出一言。

  “若离姐姐?”看到夜若离的出现,伊菲菲的脸上划过明显的担忧,她真的希望,这种时候他们能不出现,父亲会替他们抗下这些事。

  同时,其他人的目光皆向着屋外看去。

  眯了眯眸子,**的视线扫过夜若离,最后停留在宫无衣的身上:“这便是琳儿所言之人?果真完美无可挑剔,难怪琳儿会遗失了心,而我**的女儿,是世上最为杰出的女子,身旁追求者无数,又如何会配不上这个男人?先把这两人抓回去,想必不用多久,这男人便会忘记他的子,爱琳儿爱的死去活来。”

  若是宫无衣听到他心中的这番话,必然会吐得死去活来。

  “至于这位女子…”眼里划过惊,**冷冷的一笑“死了也未免太可惜了,这等美貌,当之为第一,不如就便宜自己,等腻了再杀了她。”

  心思百转,**的表情亦是一股森冷的寒意。

  众目睽睽之下,宫无衣拥着夜若离的肩膀,缓缓踏入厅内,他的凤眸中始终蕴含着笑意,然而任何人都可以察觉他身上暴戾的气息。

  好不容易能和夜若离独处,却偏偏被人打断,他的心情能好起来才是怪事。

  “若离姐姐,”伊菲菲跑至两人身前,目光含忧虑“你们不该来这里的。”

  伊霏凡诧异的望了眼自己的女儿,他怎不知何时,菲菲和那位女子如此识?按照刚才的情形来看,关系似乎不一般。

  面对着伊菲菲的担忧,夜若离淡然一笑,心底却是叹息一声,她没有看错人…

  “哼,就是你们这两个混蛋伤了我赵家之人?”**紧握双拳,冷眼注视着门外走入的两人“我劝你们还是乖乖的随我去赵家,不然…”

  眼眸再次眯起,一股杀意顿时弥漫而出:“明年的今,便是你们的忌!”

  “要杀我们?就凭你?”夜若离打了个哈欠,惫懒的瞥了眼**,勾了勾角“恐怕,你还没有这个实力!”

  “嘶!”

  众人齐齐倒了口凉气,目瞪口呆的望着夜若离。

  她还敢不敢再狂妄一点?以为自己是神皇强者吗?竟敢如此和**讲话,她是否闲自己死的太慢了?

  即便是伊霏凡,也觉得这女子,似乎狂妄的有点过分了。

  仅有伊菲菲始终坚信着,她所说的是事实,因为师父能够让自己的修炼和常人无异,又有什么是她做不到的?

  师父说**杀不了她,那就一定杀不了她,师父的话决不会有错。

  显然,伊菲菲对于夜若离的崇拜,已经到了狂热的地步…

  “臭丫头,你说什么?”**面容铁青,身上的杀意更甚,良久,他大笑两声,说道“既然你想死,本家主就成全你!”

  话落,仰天一声大吼,身如利剑,快速冲向夜若离,手掌狠狠的拍向她的脑袋。

  本来他还想留她一命,只是这个女人想死,他为何不成全她?

  宫无衣面容一沉,眼里杀机四,身形闪过,挡在夜若离的身上,就当他要出手之际,身后一只大手狠狠拍来,直接把**的身体给拍飞出去。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苍老低沉的声音缓缓传来,顿时厅内众人表情各异,惊喜有之,惊吓亦有之,不过赵家的人,皆是颤抖起来。

  这老家伙不是去皇宫了吗?为何这么快便回来了?

  “父亲,你回来了?”压制住内心的激动,伊霏凡迈步上前,恭敬的抱了抱拳。

  漠然的点了点头,伊恩洛的目光投向摔倒在地的**,一股威压给放了出去,声音低了几分:“赵家主,不知你兴师动众的来我伊家,所谓何事?”

  狼狈的爬起身,**擦拭掉嘴角的血迹,原本惊惧的面容,在望见伊恩洛身旁的黄袍老者后,奇迹般的恢复平静。

  “天然大师,原来你也在此?”

  太好了,有天然大师在此,就算伊恩洛是神皇强者,亦不会动他分毫。

  毕竟天然大师和伊恩洛虽有所情,也不过仅是普普通通的棋友罢了,如何比的上和赵家的关系,要知道,天然大师有意收赵琳为徒,此刻定然会帮着赵家。

  思及此,**的底气又升了上来。

  “伊老,这两个人杀了我赵家的子弟,我身为赵家之主,理应为他报仇,若是你们伊家乖乖的把他们交给我赵家,一切好说话,不然…”

  后面的话,他未曾说出口,可是任何人都能听的出他话里的威胁。

  “哈哈,赵家的小子,你敢如此与老夫讲话?”伊恩洛怒极反笑,鄙视的扫了眼**“老夫告诉你,让老夫出他们,绝无可能,立刻给我滚!”

  出这两人,怎么可能?若离大师可是伊家的希望,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脸色一变,**未曾料到他如此不给面子,转望向郑天然,抱了抱拳,说道:“天然大师,伊家如此欺人太甚,请大师为我赵家主持公道!”

  勾冷笑,**得意的看了眼伊家之人,他似乎已经能预料得到接下来的结局。

  “赵家主,你出来也够久了吧?”

  一道淡漠的声音飘入耳朵,**当场愣住了,不明所以的望着赵天然:“天然大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说,你该回去了。”郑天然负手而背,语气淡淡,似乎在说一件无关紧要之事。

  这下,**再不明白郑天然的话,那就是白痴了。

  天然大师竟然帮着伊家,这怎么可能?要知陛下一直希望两家持平,故此,两家纵然这段时间来纷争不断,却未对高层下什么死手,只因这不是陛下的期望。

  压制住内心的震惊和不甘,**拱了拱拳,深呼吸口气,说道:“那我这边告辞,赵家众人,跟我走!”

  话落,**带领着赵家之人快步离去,可是,他放在两腿边的手越握越紧…

  “伊老,我替你解决了麻烦,你是否该把那位炼丹大师介绍给我了?”郑天然微微的笑了笑,苍老的脸庞是和气。

  伊家之人皆愣住了,他们怎么不知道,身为炼丹大师的郑天然,还会有如此客气之时,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炼丹大师?”瞥了瞥嘴,伊恩洛扫了眼夜若离“这不是就是?”

  循着他的目光,郑天然看向了夜若离,眼里划过诧异,不着痕迹的挑了挑眉:“伊老,你是在和我开玩笑么?这位女子仅有二十多岁,她怎可能是你所言的那位炼丹大师?”

  二十多岁的神品,根本无人相信,何况这神品还能炼制出那般逆天的丹药。

  “郑老头,我何时欺骗过你?”耸了耸肩膀,伊恩洛不置可否。

  闻言,郑天然的脸庞闪现出深深的震惊,他本以为,伊老头口中的炼丹大师,该是位年迈的老者,谁知会如此年轻。

  “这位姑娘,据说你是位炼丹师,我有一些问题想要和你探讨一下,不知可否有空?这些问题了我好久,一直未找到解决之法。”

  挑了挑眉,夜若离的脸庞闪过一抹兴趣:“说来听听。”

  “哦,是这样的…”

  旋即,郑天然便把最近遇到的问题道了出来。

  大厅之中,安静的连针落地之声都能听见,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注视着两人,此时,众人都羡慕的望着夜若离。

  和天然大师共讨问题,这是多大的幸事。

  不过,除了伊恩洛和伊菲菲之外,无人相信,她有那个资本和天然大师探讨,至于帮他解决问题,更加不可能。

  很快郑天然便把问题诉说完,在他抬头间,看到夜若离的脸庞闪过明显的失望。

  看来这个女子确实没有什么本事,才会对她自己显得如此失望。

  郑天然叹了口气,就当他打算打道回府之际,耳旁忽然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就只有这个问题?其实,这问题很简单…”

  ---题外话---

  亲们,去贴吧参加活动嘛~最高奖励有五千潇湘币,持续三天,难道米人想要么~
上一章   天才狂妃   下一章 ( → )
非常俏果农三国之魏武曹三国之席卷天有妻足焉我要做皇帝一品田园雄起澳洲大明1629贵女种田记权唐
若发现 第十六章这个问题很简单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天才狂妃》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冰伊可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天才狂妃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