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狂妃》第五十九章忘恩负义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才狂妃  作者:冰伊可可 书号:40017  时间:2017-9-10  字数:6463 
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忘恩负义    下一章 ( → )
  “哈哈,若离丫头,别怪我们几个老家伙不请自来啊,”随着一声大笑,鲁洛大步跨入门槛,当看到一旁的莫然之后不一愣,问道“莫然小子,原来你也在啊?”

  小子?

  莫然嘴角微微一,好歹他也是个老头子了,被人称为小子这感觉有多怪异?可是他却不敢出口反驳,仅能微笑着点了点头。

  “是啊,我来找若离大师,不知莫然大师你来此所谓何事?”

  “我们几个老家伙要回中州了,顺路来给若离丫头道别。”

  顺路?莫然的脸部肌再次动了一下,这路还真够顺的,要知道去往中州的道路并不在这一边,如此可是绕了很远的距离。

  还顺路?顺你妈的大西瓜,鬼才相信这个理由。

  “若离大师,这是你该得的令牌,有它你便可出入中州,若你遇上无法解决的麻烦,可以去我炼丹联盟寻求帮助。”

  丘麟挥了挥手掌,一道青光向了夜若离。

  夜若离抬掌握住青光,旋即张开掌心,一张藏青色的令牌赫然呈现于她的眼中,只见这令牌青光闪烁,一个斗大的丹字雕刻极为清晰,并隐约透着一股淡淡的药香气。

  什么?丘麟大师这严肃的老头子竟然称呼她为大师?

  莫然张大嘴巴,惊讶的说不出来话,然后视线落在令牌之上,眼中的震惊更甚。

  这令牌不同于一般,不但能自由出入中州,更能在炼丹联盟享受一些福利,为何丘麟大师会把如此珍贵的令牌予她?

  “那个…”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莫然的目光一片呆滞“若离大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

  “呵呵,”美妇捂娇笑一声,眼含秋波,略带戏谑的说道“莫然小子,我可是听说这丫头是你介绍给鲁洛老头的,怎么,你自己对她也不了解吗?”

  “黄姗大师,你就别卖关子了,还是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莫然苦笑一声,这女子隐藏的如此深,自己又怎会什么事都了如指掌?他纵然知道他的炼丹术很强,可在炼丹联盟中,丘麟大师的地位仅次于炼丹联盟的盟主,能让他这般对待,恐怕她的炼丹造诣定然强到离谱。

  “呃,你居然不知道?”黄姗瞪大双眸,吃惊的望着莫然。

  被她的目光所及,莫然恨不得羞愧的钻到地中去。

  “咳咳,”鲁洛干咳两声,瞥了眼黄姗,嘴角含笑的道“你就别逗他了,呵呵,莫然,你真不知道若离丫头是超神品炼丹师?”

  “哦,原来是这样,超神品…等等!”苍老的身躯猛的一颤,莫然整个人都愣住了,瞳孔睁大,震惊之尽显于老脸。

  “你…你说什么?超神品炼丹师?”

  不!不可能!风域除了万年前的火神之外,竟然还有人能晋升为超神品炼丹师?这…这也太过梦幻了吧?

  而且,还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超神品炼丹师,她还敢不敢再变态一点?果然人不能和人比,不然会气死人!

  难怪丘麟大师亲自登门拜访,难怪两大国家的人会变得这番大方,如若她是一名超神品炼丹师,那就什么都说的通了。

  “哎!”莫然叹了口气,颇为哀怨的瞥了眼夜若离“认识你必须心脏足够强悍,不然早晚有一天会被你给吓死。”

  耸了耸肩膀,夜若离无奈的一笑,旋即目光落在鲁洛三人的身上。

  “天斗国如何了?四国聚会已经结束了吧?那风宗的三人…”神色微敛,夜若离的黑眸中闪现出一抹强烈的杀机。

  鲁洛相视苦笑,这小丫头还真是记仇。

  只是他们又如何知夜若离于风宗的仇恨并不是比试的缘故,在遇到风神之后便已注定这等结果。

  “四国聚会确实结束了,落月国的天才们皆已返回,夕扬小子也与队伍走在一起,很快便会到达天落平原。”

  说这话时,鲁洛扫了眼莫然,他最后两句话完全是说给莫然听的。

  “至于风宗…”鲁洛微微皱眉,面色透着凝重“自从你们离开后那三人便已离去,所以天才们间的比试也仅能不了了之,关于他们去了何处,我却不知。”

  闻言,夜若离神色依然没有变化,仿佛所有都在她的意料当中…

  “呵呵,若离大师,”黄姗捂轻笑,美眸时不时瞥向夜若离“若你去了中州,来我黄家做客。”

  “滚你的!”鲁洛瞪了眼黄珊,旋即笑容面的望着夜若离“若离丫头,我们最先遇上,也是我最先发现你的变态,所以要做客也该去我鲁家,我鲁家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去你家?”黄珊瞥了瞥,语气颇为不屑“你那儿子好,孙子如狼似虎,若离大师去你家不会被他们给拆了?所以还是我黄家比较安全。”

  “你…”鲁洛气的脸通红,恨恨的瞪了黄珊,丝毫不顾及两人同事多年的情谊。

  “够了!”丘麟眉头一皱,冷声打断两人的争锋“若离大师若要做客,也是去炼丹联盟,难道你们的家族比炼丹联盟更好?而且去何处,改由若离大师亲自决定。”

  闻言,两人当即噤声。

  纵然炼丹联盟中人都有各自家族,却皆是属于联盟,故此她若去炼丹联盟,于黄家和鲁家皆有益处,何况丘麟说的没错,这些事该有若离大师亲自决定,他们做不了主。

  “各位的好意我心领了,”夜若离拱了拱拳,微微笑道“我在中州有些事需完成,待我办成那些事后,必定去炼丹联盟拜访各位。”

  “大师,若你有事需要帮忙,可以随时去炼丹联盟寻求帮助。”

  丘麟那张始终严谨的面容之上,奇迹般的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让一旁的莫然看傻了眼,原来这老头也是会笑的。

  “一定。”夜若离微微一笑,说道。

  “那我们便告辞了,若离大师,我们在中州等你,”淡淡的一笑,丘麟的视线深深的注视着夜若离“我很期待,你的名字响遍中州的那一。”

  话落,拱了拱拳,丘麟轻轻的甩了甩衣袂,最后望了眼夜若离便转身离去。

  凝视着三人远离的身影,夜若离抬头望向纯净的蓝天,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中州?她也是时候前往中州了,不过在此之前,还需等待敌人的上门。

  随着三人的离去,两国之人亦都尽相离开,莫然见到王府并无大碍,也启程回到了莫家,便当这些人离开不后,落月国的天才们都回来了。

  这一路众人都长了不少见识,尤其是四国聚会时发生之事让人津津乐道,诸人似乎还沉浸在那份喜悦当中。

  除了伊清歌被伊恩洛给带回了皇城,其余人皆都赖在了王府之内,尤其是落月国的公主莫婷,她与宫易燿简直是臭味相投,两人一天到晚想着如何折磨紫菱国的两个老头。

  于是,紫菱国的两个神皇巅峰往后的日子根本是生不如死,天天被折磨的只剩下一口气,然而宫易燿的一枚丹药喂下去,又成为了生龙活虎的小白鼠。

  在这种强烈的痛苦之下,两人皆都后悔万分,他们惹谁不好,偏偏招惹了这些恶魔,若是在给他们一次机会,定然不会选择与落月国为敌…

  没有了神皇巅峰的紫菱国,无需夜若离出手,自然有人替她灭掉,并且灭掉紫菱国之后,还把紫菱国的地盘恭恭敬敬的送到她手中。

  对此,夜若离当然不会拒绝,地盘越多,于她来说实力便越强悍。

  紫菱国皇室需有人接收,夜若离自己并不想成为女皇,便让红洛天前往紫菱国自立为皇,红洛天本不想接受,奈何夜若离意已决,容不得她拒绝。

  而此段时间,不知是谁爆料出夜若离为超神品炼丹师,故此无数的强者蜂拥而上想要加入王府,其中更甚至有许多神皇强者。

  由此,天落王府进入前所未有的顶峰时期…

  可是这种情况不曾持续多久,便在这一的午后,天落王府的天空之上多出三道人影。

  “想必这便是那天落王府。”虚空之中,黄袍老者风而立,一股肃杀之意从那枯老的身躯中漫出。

  “谷霖,邱贺,我们这便下去,虽然这段时间紫菱国被灭,好歹我们已经得到了那样东西,用它完全可以打败风神,而且若那女子真和风神的灵魂有所联系,那么她便必须死,一个超神品炼丹师的恐怕你们皆知,绝不能让她们活着进入风域。”

  三人相视一眼,身影如剑同时掠向地面。

  轰隆一声,整个王府之内皆是颤抖了一下,所有人都大为惊愕,凝视着凭空出现的三个老者。

  “快,快开启护院法阵!”

  随着此话的落下,王府大院骤然发生变化。

  乌云密布的天空之下,无数玄兽奔腾而来,烟尘滚滚,然而面对这番情景,三人皆是面不改,嘴角含着不屑的笑容。

  “哼,雕虫小技!”

  黄谷不屑的冷哼一声,长剑轻抬,一道凌厉的剑风狠狠的刮向诸兽。

  强大的剑风把诸兽席卷入空中,化为碎末消散于天空之下,旋即剑风把天空狠狠的劈开了一道口子,刹那间撕裂开来,发出一声强烈的爆炸声。

  “扑哧!”

  郑天然出一口鲜血,身体快速的向后落去。

  在红洛天离开之后,阵法便由他掌管,如今被强行破开,他本身亦承载一定的攻击力。

  “这便是神尊的力量吗?”强行支撑着爬了起来,郑天然面苦笑“看来阵法仅能对神尊以下有效。”

  不知风宗这三人来这里到底所谓何事,可惜炼丹联盟的三位大师都已离去,不然…

  “天落王府的待客之道就是如此?”黄谷讥讽的一笑,眼中透着浓烈的杀机“让你们王府的王妃给我滚出来,否则我便把天落王府所有人都屠杀殆尽。”

  霸道的声音传遍于整个王府,诸人皆惊愕的望着黄谷三人,脸庞之上不深深的恐惧。

  此时,王府后院,夜若离抬头望向不远之处的蓝天,喃喃自语道:“他们终于来了么?枫儿,燿儿,你们去青冥府中,不许出来!”

  “大姐…”北影枫微微一怔,咬了咬,略显青涩的俊颜之上掠过坚定“我之所以不曾先来风域,而是去往神之大陆历练,所谓的便是助你杀敌,如今敌人杀上门来,我却躲起来让你一人面对,如此,我还算你的弟弟吗?”

  心头一暖,夜若离拍了拍北影枫的脑袋,微微一笑:“不管你长多大,在我心中都是那个需要我保护的小人儿,所以,保护你是理所当然,若你真想帮我的话,以后燿儿的护卫任务便予你了。”

  “姐…”

  凝望着面前的这张笑颜,北影枫似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好,我会帮你看着燿儿,往后亦是如此,只要我北影枫还活着,他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这是姐姐交给他唯一的任务,他绝不能让姐姐失望。

  “娘亲,”宫易燿拉了拉夜若离的衣袂,可爱的小脸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水汪汪的大眼睛直视着她“娘亲会没事的,对吗?娘亲不要让燿儿担心好不好?”

  俯下身子,夜若离宫易燿的小脑袋,柔声说道:“放心吧,这世上能要娘亲性命的人还没有出生,娘亲不会有生命危险。”

  “嗯,”点了点小脑袋,宫易燿可爱的笑了笑“那燿儿在青冥府乖乖等着娘亲。”

  “好。”

  夜若离微微一笑,挥了挥手,把两人收到青冥府后方才向着前院走去。

  前院之内,已聚集了不少的人,莫婷第一眼便望见了夜若离,急急忙忙的奔跑而来,气吁吁的道:“若离大师,燿儿呢?我刚才没有找到他。”

  看到莫婷眼里不加掩饰的担忧,夜若离的嘴角轻轻扬起:“放心吧,他和枫儿都被我送到安全的地方了,不会有事。”

  “那就好。”

  莫婷明显的松了口气,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她很喜欢这精明腹黑又狂妄的小家伙,当然不希望他遇上危险。

  “若离姐姐。”莫夕扬心中一喜,快步走到夜若离的身旁,清澈的大眼里闪烁着纯净的光芒,这当中似乎仅有他方才面不改

  伊菲菲纵不曾说话,却与莫夕扬一左一右的站在她的旁边。

  微微抬眸,夜若离望向前面三个老者,冷笑道:“风宗?还真是稀客,我这小小的天落王府可恭不了你们的大驾。”

  “哼!”谷霖冷哼一声,强烈的气势轰然爆发而出,眯着双眸扫向王府内的众人“诸位,这是我们与这女人的恩怨,你们何必为将要灭亡的天落王府卖命?还是快快离去,老夫会留你们一条性命!”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眼里透着一抹挣扎。

  “你放!”莫婷气的俏脸通红,毫无形象的破口大骂道“你以为你说这番话就有效用了吗?诸位,大家别上他的当,他是绝不会放过你们的,如此,还不如留下来和天落王府共存亡!”

  微微的抬了抬下巴,莫婷双手叉,狠狠的瞪着谷霖,咬着牙,恶狠狠的出声:“本公主又怎是贪生怕死之人?风宗如此行径,定会受到报应的!”

  不屑的一笑,谷霖不曾理会莫婷,双眸转向王府内的其余人。

  “你们考虑的如何了?是打算死,还是生?”

  “我…我愿意离开。”

  终于,有一个人弱弱的举起了手。

  “裘零,你…”莫婷俏脸猛的一变,紧握着粉拳,死死的盯着那张年轻的脸庞“裘零,你真的让我很失望,我从没想到你是一个这般贪生怕死之人,你忘记在四国聚会时,若离大师是如何帮助我们的吗?没有她,何来如今的落月国?”

  其余人亦是把视线投向裘零,脸庞皆是透出对他的失望之意。

  “我…”裘零咬了咬,心一横,说道“我知道我这样做对不起若离大师,但是我真的不想死,若离大师的靠山不在这里,她纵然为超神品炼丹师,本身实力不够又有何用?天落王府很快便会灭亡,我劝你们也和我做同样的选择。”

  “够了!”水润的面容沉了下来,冷喝一声“当初若不是若离大师,我们已丧身在紫菱国二皇子的手中,你这般忘恩负义,有失落月国天才的身份!”

  面色再次一变,裘零低下了头,神色间掠过一抹羞愧。

  他也不想的,当初愿意和水润共同面对紫菱国二皇子是因为他明白自己不会死,毕竟二皇子的目标并不是他,而后与其余人共同发表愿随他前往地狱的言论,亦是因为当时的若离大师拥有炼丹联盟的靠山。

  如今,她一无所有的面对风宗强者,又为何要跟着她失去了生命?他是落月国的天才,还有着大好的生命可以挥霍,他根本就不想死在这里。

  早知如此,便不随着莫婷公主留在天落王府,若回归了皇城,这里又有他的什么事?

  “莫婷,水润,你们都不用说了,”夜若离缓缓上前,眸光微敛,视线在裘零的身上停留片刻,方才转向其余之人。

  “你们还有谁要离开,现在可以离开了,我夜若离绝不多加阻拦。”

  ---题外话---

  有的时候患难才能见真情的,哈哈~

  昨天写文有些混乱啊啊啊啊,写昨天的第一更时,忘记了青冥府的阵法了,第二更想起来了,结果想等第二更写完后把第一更最后几段修改一下,结果,等我写完我就忘记了~

  我记一向很烂啊啊啊啊,有的时候配角的名字我写着写着就忘了,然后到前面去翻,⊙﹏⊙b汗
上一章   天才狂妃   下一章 ( → )
非常俏果农三国之魏武曹三国之席卷天有妻足焉我要做皇帝一品田园雄起澳洲大明1629贵女种田记权唐
若发现 第五十九章忘恩负义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天才狂妃》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冰伊可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天才狂妃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