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天才狂妃》第八章怎么会是他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才狂妃  作者:冰伊可可 书号:40017  时间:2017-9-10  字数:4208 
上一章   第八章 怎么会是他    下一章 ( → )
  拒绝?这女子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便拒绝了?

  这可是上品晶石,不是到处可见的大白菜,仅有白痴才会选择拒绝。

  于是诸人看向夜若离的目光俨然似看一个白痴,没想到该女子长的这般绝世倾城,却是个没有脑子的白痴。

  “你…”青年人面色猛的一变,话刚刚到了口边,便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制止了。

  “林东,你先退下。”

  此声犹如黄莺,美妙动人,黄衫女子于众人敬仰的目光下缓缓上前,嘴角含着微笑,说道:“这位姑娘,不如你把雅间让给我们,我们个朋友如何?”

  挑了挑眉,夜若离冷笑一声:“若是我说不呢?”

  “放肆!”林东容颜骤然一沉,冷声大喝“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菊花小姐和你朋友那是你的福气,竟然还敢这般不知好歹!我命令你即刻跪下给菊花小姐道歉!”

  纵然这女子绝世倾城,论身份却远远不如菊花小姐的尊贵。

  不然为何会与一个乞丐在一起?大势力中的人决不会做这番自贬身价之事。

  许是因为夜若离的那句话,黄衫女子不在开口,似乎也在等着夜若离的道歉…

  “咳咳!”老者把拳头放在口边,干咳两声,眼中含笑的道“小姑娘,这环境也被这群人破坏了,要不然我们便离开吧?”

  无论如何,这老头都不知是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像他们这种人怎会与年轻人计较?估计从头至尾,黄衫女子诸人都无能让他多看一眼。

  “哼!”林东冷哼一声,迈步上前,挡住老者的去路,冷声说道“若是早如此不就没事了?可惜你们现在想走也不行,她必须给菊花小姐道歉!”

  抬了抬下巴,林东趾高气昂的望向夜若离。

  如此好的机会能够在菊花小姐的面前表现,他又怎会放弃?只是可惜了这般绝美的女子…

  面对林东的处处相,即便是以老者这般淡薄不想放低身份与年轻人计较的子亦不为之动怒。

  突兀的他忆起夜若离的性格,老脸不扬起笑容,再次坐下,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别看这丫头好欺负,其实任何欺负她的人都会有悲惨的下场…

  “你想让我向她道歉?”嘴角浅扬,然而夜若离的眸中却是一片寒意“我夜若离做事从只顾本心,不畏其他,何况…”

  扫了眼虎视眈眈的众人,夜若离浅浅的品了口茶水。

  “你们一帮人闯入此处,并要我把这雅间让给你们,我不愿就需道歉?看来这神之大陆亦不过如此…”

  摇了摇头,似乎不管在何处,她总会遇上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

  “你说什么?”林东拳头一握,眼底闪过愤怒之“菊花小姐的身份是何等尊贵?让你把雅间让给她那是多大的福气?并且我亦不会白收你的雅间,那上品晶石便是我给你的补偿,立刻给菊花小姐道歉,然后拿着晶石滚蛋,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

  “就是,他说的没有错,给你们晶石作为补偿别还不知足,要知那可是上品晶石,估计你们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吧?”

  “哈哈!乞丐老头,你们还是滚吧,好好的乞讨去,别在这里自讨苦吃!”

  听到林东的话,众人亦都出声附和着。

  “上品晶石?”夜若离冷笑一声,手掌一挥,一道光芒骤然闪过,直扑向林东丢在桌上的晶石,没有任何犹豫。

  夜若离的举动出乎众人意料,因此所有人都是为此愣住了…

  待众人回神之后,桌上的上品晶石已经化为粉末。

  “你…你…”林东的双眸通红,颤抖的伸出手指,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愤怒。

  辱,这是天大的辱,这个女子竟然当着他的面毁坏了上品晶石,简直就是不把他给放在眼中,以他的高傲如何能够忍受?

  “哼,你这次是彻底把林公子给得罪了,看你该如何收场。”

  小二冷笑一声,眼里闪着幸灾乐祸的光芒。

  谁让这乞丐老头还敢踏入酒楼,那白衣女子更敢用那样的眼神吓唬自己,自己虽然是个小人物,可小人物也能惹出一些事情…

  “菊花小姐,”林东压制住内心的怒火,缓缓转身,面向着黄衫女子拱了拱拳“抱歉了,此次恐要打扰了菊花小姐的雅兴,若是我不教训教训这个女人,实在难咽下这口气!”

  微微点了点下巴,黄衫女子挥了挥手,说道:“我们都后退,这里交给林东处置即可,既然该女子这般无理取闹,教训教训又何妨?只是别杀了这女人,如今神之盛会即将展开,此时杀人必将有着不好的影响。”

  说此话时,黄衫女子丝毫没有考虑无理取闹的到底是何人。

  刹那间,众人皆退到门外,给林东让了足够的空间。

  “呵呵!”着拳头,林东一脸笑的向夜若离“臭丫头,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这大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规矩?”夜若离挑了挑眉,问道“不知大陆有何规矩?”

  “哈哈!”仰头狂笑两声,林东一拳轰向夜若离的膛“这规矩便是强者为尊,弱者没有生存的资格!”

  语罢,拳头已近夜若离身前,他嘴角不勾起冷笑,仿佛已经看到这女子倒下的情景。

  就在拳头到达她面前之际,夜若离终于有了动作…

  “是么?”

  角上扬,她缓缓扬起手掌,猛然抓向飞袭而来的拳头。

  “强者为尊?这句话说的不错,可惜你并不是什么强者。”

  “砰!”紧握住林东的拳头,夜若离抬起腿,狠狠的踹向林东的膛。

  顿时林东的身体如同离弦之箭般抛飞了出去,猛力的摔倒在桌上,刹那间桌子被砸成两断,滚烫的热水淌到林东的脸庞。

  脸上传来距离的痛楚,林东疼的大叫起来。

  “啊!脸,我的脸…”

  众人皆是愣住了,似乎没想到最后会是这种结局。

  黄衫女子微微一愣,招来身旁之人小声的吩咐了几句,旋即再次望向雅间之内,却无人注意到,原本站在黄衫女子身后的男人悄然消失…

  “砰!”夜若离一脚踩在林东的膛,用力的扭了几下:“你说要来教训教训我?那为何躺在这里?我等着你来教训,有本事你就给我起来!”

  此刻,林东疼的面容扭曲起来,双眸恶狠狠的瞪着夜若离。

  “你伤了我,我林家不会放过你,你死定了,哈哈哈!”

  “是么?”冷笑一声,夜若离的脚猛的一用力,角不觉勾起寒的笑容“很抱歉,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取走我的生命,就算是至尊同样不能,你林家又能算什么东西?”

  众人愕然,她居然不把林家放在这里?

  这林家纵然不是那些超级势力,却依然是数一数二的存在,林家之内就有好几个神尊强者,可这女子是谁,竟有这般狂妄的口气?

  而从始至终,那乞丐老者仅是在悠然自得的品着茶水,他品茶的动作根本和那邋遢的外貌不符,倒像是个优雅的贵族…

  如今无人注意到这幕,否则定然不会再小看他。

  “这里发生何事了?”

  管事听到楼上的动静,迈步上楼,在看到屋内的景象之后,眉头不着痕迹的一皱,旋即看向小二,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二咽了口唾沫,不敢有所隐瞒,便将此事的缘由一一道出。

  “废物!”

  闻言,管事额上痉挛跳动,抬掌就挥向小二。

  小二也不敢闪躲,仅能硬生生的挨了这掌,啪的一声脆响后,他捂着面颊委屈的看向管事:“小的这也是为了酒楼考虑,林公子的身份再怎么也比乞丐高贵…”

  “啪!”管事又一掌挥向他另边脸颊,气恼的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等这事过后你就给我收拾铺盖滚蛋吧!”

  眸中闪过恐慌,小二猛然跪倒在地:“大人,小的知错了,请你宽恕小的这一次吧?”

  若被驱逐,在神之大陆他便很难找到工作,而他实力不强,这与等死有何区别?

  管事并未理会他,径自走向雅间,微笑着拱了拱拳:“几位,不知可否给我一个面子,此事就此歇了如何?”

  这个白衣女子并不简单,能无视林公子身份的她还是第一个,如今来神门城的有诸多强大的势力,因此能不得罪,两方就尽量都不得罪。

  而若在这里的仅是那个乞丐老头,许是管事定然会站在林东这一方…

  “管事,”黄衫女子迈着轻盈的步伐缓缓上前,面带笑容的说道“林公子在你们酒楼出事,难道你们就不需给个代吗?”

  管事望向黄衫女子,眸中划过诧异。

  林家本来便在神门城,林东又经常来此,故此管事方才认识他。

  但这个黄衫女子又是何人?能被林东恭敬相待的,她的身份必然不寻常…

  便在这刻,雅间外突然传来一道愤怒之声:“是何人这么大胆,敢伤害我林家子嗣!”

  闻声,黄衫女子轻扬角,刚才便是她让人去通知林家家主,林家家主前来这女子定然不会活成,而惹出了什么事也是林家承担,与她无关。

  林诺大步跨入雅间,视线扫过夜若离后便停留在乞丐老者的身上,当即惊愕的瞪大眼眸,刚才还凶神恶煞的模样,此刻完全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是他?那个让北冥门门主都恭敬万分的老者?

  几前他去拜访北冥门的门主,竟然看到门主大人,一个堂堂的神尊巅峰竟然如此恭敬的对待一个老者,而且这老者还是外表邋遢的乞丐…

  能让神尊巅峰如此相待的,又岂会有普通人?

  “父亲!快,快杀了这女人和那乞丐为我报仇!”

  见到来人,林东眼睛一亮,恶狠狠的出声道,他丝毫没有看到林诺被吓得苍白的脸…
上一章   天才狂妃   下一章 ( → )
非常俏果农三国之魏武曹三国之席卷天有妻足焉我要做皇帝一品田园雄起澳洲大明1629贵女种田记权唐
若发现 第八章怎么会是他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天才狂妃》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冰伊可可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天才狂妃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