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第二十章国王布道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  作者:马克·吐温 书号:43723  时间:2017/11/11  字数:6900 
上一章   第二十章 国王布道    下一章 ( → )
  他们给我们提出了好多问题,他们想要知道,为什么我们要把木筏子遮掩起来;为什么要白天睡觉,不把木筏开出去杰姆真的是一个逃亡的黑奴么?我说:

  "上帝啊,难道一个逃亡的黑奴竟会朝南方走的么?"

  不会的。他们也认为不会的。我得把事情因果说出清楚来,就说:

  "我家人是密苏里州派克郡的。我就出生在那里。后来他们死了,只剩下了我和我爸爸还有我的兄弟伊克。我爸爸认为我应该离开那个鬼地方,到下边去和我叔叔朋斯一起过。我叔叔在离奥尔良三十多英里的河边上有一块股大的地。我爸爸穷困潦倒,还欠下许多债。因此还清债以后,就所剩无几了,只有十几块大洋和黑奴杰姆。光靠这么一点儿钱,要走千一百英里路,不论是买轮船的统舱票,或是别的什么办法,都是无法办到的。嗯,在大河涨水的时间里,爸爸时来运转,有一天拣到了这个木筏子。我们就认为,不妨坐这个木筏子前往奥尔良去。爸爸的运气不如想象的好。有一晚上,一只轮船撞到了木筏前边的一只角,我们都落了水,泅到了轮子下面。杰姆和我游了上来,平安无事。可爸爸是喝醉了酒的,伊克是个才只五岁的孩子,他们就再也没有上来,后来几天里,我们遇到过不少困难,因为总有人坐了小船追过来,想要从我手里夺走杰姆,说他们确信他是个逃亡的黑奴。从此,我们白天就躺下。等到夜晚,没有人给我们找麻烦。"

  公爵说:

  "让我独自想出个主意来,好叫我们白天高兴的时候也能行驶。让我仔细考虑一下吧我会设计出一套办法来,把事情得稳稳当当的。今天我们暂且不去管它,因为我们当然不想在大白天走过下边那个镇子那不太安全。"

  下午时分,天黑起来了,象要下雨的样子,天气沉闷,天地分界处闪电不断。树叶也抖动了起来这场雨将会来势凶猛,这是显而易见的。所以公爵和国王便去检查我们的窝棚,看看铺是怎么一个样子。我那张,铺的是一草褥子比杰姆那条絮着谷子壳的褥子,多少要好一点,他那一条,掺合着许多玉米子,躺在上面,顶得生痛;一翻身,谷子壳响起来,人象在干燥的树叶子上打滚,那声响准把你吵醒。公爵表示想睡我那张,可是国王不愿意。他说:

  "照我看,爵位高低会提醒你,一张了玉米,不适宜于我睡。还是由阁下去睡那张玉米铺吧。"

  杰姆和我一时间再一次急得汗直冒,生怕他们之间又生出更多的纠葛来。等到公爵说出了下面的话,我觉得我们真是太幸运了

  "老是给迫的铁蹄在泥地里踩,这可是我的宿命。我当年高傲的头颅,已经给不幸的命运打得粉碎啦。我屈服,我顺从,这是我的命运嘛。我在这世界上孤单单只身个人让我受苦受难吧,我能受得了这危难的一切。"

  等到天大黑,我们马上行动。国王嘱咐我们要尽量向大河的中央走,在驶过了那个镇子后再经过很长一段路以前别点灯。我们逐渐近一小簇灯光那便是那个镇子了,知道吧我们又偷偷走了一英里地,可一切平安。等到开出下游五分之三英里,我们就升起了信号灯来。九点钟光景,又是大雨倾盆,又是电闪雷鸣,闹得不可开,所以国王代我们两人都要小心看守,一直要等到天气好转。然后,国王和公爵爬进窝棚宿夜。下边轮到我的班,要值到十二点钟。不过,即使我有一张,我也照样不会去睡的,因为这样的暴风雨,并不是一周之内天天能见到的。不,简直就很少见到。天啊,风正在一路上历声叫唤着!每隔两三秒钟,电光一闪,一英里路之内,一下子照得明晃晃的。在大雨中,你只能见到一处处灰蒙蒙的小岛,被大风吹得东倒西歪的大树。然后喀嚓一声,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雷声在滚动,一直滚向远方,才逐步消失紧接着,唰的一下,来了个闪电,跟着是一个震耳聋的大霹雳。急有时几乎要把我从木筏子上冲到水里去。不过既然我身上没有穿什么衣服,我不在乎。对水上出的树干。木桩,我们不难对付。既然电光老在四下里闪来闪去,我们就能对水面上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然后不费力地拨动筏子的头头,避开它们。

  你知道,我该值半夜里的班。不过,我到那时实在困得顶不住了,所以杰姆就说,开头一半的时间,由他替我值吧。他就是这样照顾人,杰姆一向这样。我爬进了窝棚,却看见整张被国王和公爵霸占,已毫无我的容身之地了,我不得不睡到外边去。雨,我不在乎,因为这是暖暖和和的。眼下,头也不会那么高了。到两三点钟,风又大了起来,据杰姆说,他本想叫醒我,后来却改变了主意。因为在他看来,不致于掀得太高,造成灾祸。可这下子他看错了。没有多久,突然之间,猛然冲过来一个凶猛的巨,一下子把我打到了水里去。杰姆捧腹大笑,差点没笑岔气儿。他可是黑奴中间最容易开怀大笑的一个呢。

  我接过了班。杰姆躺了下来,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暴风雨渐渐过去,天放晴了。一见到岸上木屋里的灯光,我就叫醒杰姆,藏起来木筏,藏了一整天。

  国王在午饭后拿出一幅又旧又脏的纸牌,他和公爵玩了一会儿"七分",第一场五分钱的输赢。玩腻了以后,他们就说要用他们的话说"制定作战计划。"公爵从他的提包里拿出许多印着字的小传单,并且高声读着上面的字。一张小传单上写道:"巴黎大名鼎鼎的蒙塔尔班。阿芒博士,定于某某地作\'骨相学讲演,,门票每人两角。""附有骨相图表,每张二角。"公爵说,那就是他自己。在另一张传单上,他就是"伦敦特勒雷巷剧院扮演莎士比亚的世界著名悲剧演员小迦里克。"在其它一些小传单上,他又得到了别的一些名字,拥有种种非凡的能耐,象用"万灵宝杖",可以画地出泉,掘土生金;还有"驱赶魔外道",如此等等,不胜枚举。后来他说:

  "演戏的行当是我最喜欢的了。皇上,你登过台么?"

  "没有,"国王说。

  "那么,下台的皇上,不出两天,你将要登台演出。"公爵这么说。"到了下个镇子,我们要租下一个会场,演出《理查三世》中斗剑和《罗密欧侏丽叶》中阳台情话两场。你看如何?"

  "毕奇华特,我是倒霉透顶了,只要能进钱,我都赞成。不过吗,演戏,我一窍不通,看得也不多。我爸爸把戏班子搬进宫的时候,我年龄还太小。你看,我能学会吗?"

  "很容易!"

  "那好,我正急着要干点什么新鲜的事儿呢。马上就要干起来。"

  公爵就对他讲了罗密欧和朱丽叶是怎么样的人。他说,他扮演罗密欧,所以国王只能演朱丽叶。

  "公爵,既然朱丽叶是那么漂亮的一位姑娘,拿我的秃秃的脑袋,白白的胡子,演她,也许显得有些怪异吧。"

  "不,不用担心那些乡下人不会想到这一些。再说,你得穿上行头啊,那可大不一样了。朱丽叶只是在睡觉前站在阳台前赏赏月而已。她穿着睡衣,戴着打褶的睡帽。这里就是角色穿的行头。"

  他拿出了三四件窗帘花布做的戏装。据他说,这是理查第二和另一个角色穿的钟(中)古时代的战袍,再配上一件蓝布做的长睡衣和一顶打皱折的睡帽,国王这才感到满意。公爵便拿来他的戏本,一边读角色的台词,伸伸双手,极尽装腔作势之能事。还一边跳来跳去,作示范动作,表演了该怎样个演法。然后他把那本书交给了国王,要他把朱丽叶的台词背

  离河湾下游五英里路,有一处巴掌大的小镇,吃过饭后,公爵说,他已经捉摸出了一个主意,能让木筏子在白天行驶,又不致叫杰姆遇到危险。他说他要到那个镇子去亲自安排一切。国王也表示愿意去碰碰运气。我们的咖啡吃光了,所以杰姆和我只能和他们坐了划子一起去,买点咖啡回来。

  我们到了镇上,街上空空,不见有人来往,四下里一片寂静,仿佛是星期天似的,简直有点儿死气沉沉,我们找到了一个有病的黑奴,他正在一处后院里晒太阳。他说,只要不是年龄太小或是病太重,或是年纪太老,全都去营布道会了。那儿离这两英里路,在树林里边,国王打听清楚了怎么个走法,说他要去把那个布道会好好利用一下,还说我也能去。

  公爵找的是一家印刷店。后来这家小店被我们找到了,它在木匠店旁边木匠和印刷工人都去参加布道会去了,门倒是没有上锁。地方双肮脏又零上到处是油墨和一些传单,上面有马和逃亡黑奴的图片。公爵去上衣,说现今一切有办法了。所以我和国王就去找布道会了。

  半个钟头左右以后,我们到了那里,因为天气太热,身上全是汗。方圆二十英里,聚着一千人之多。林子里到处拴着了骡马。车辆。牲口一边把脑袋伸进牲槽里吃料,一边踢着脚驱赶苍蝇。棚子是用竿子搭的架,树枝支的顶,出售柠檬水和姜饼以及青皮的玉米之类东西。

  棚子里,有人正在布道。只是棚子大一些,能容一帮子人。凳子是用劈开的原木外层做的,在圆的一面凿几个窟窿,装上几子,当做凳腿。这些凳子并没有靠背的。布道的人站在棚子一头的高台之上。有的妇女穿着料上衣,有的穿着柳条布上衣,都戴着遮帽,还有些年轻姑娘穿着碎花布褂子。有些青年男子赤着脚丫子,有些小孩就穿了件帆布衬衣。有些老年妇女在做针线话。而有些年轻人则在偷偷地谈情说爱。

  我们走进第一个棚子,布道的人正在一行一行地读赞美诗。每念完两行,人家就跟着唱起来,听起来真有点庄严的味道。因为人多,唱得也很起劲。随后再读两行,大家又跟着唱就这样先读后唱。会众越来越兴奋,唱得越来越宏亮,到后来,有些人呻唤起来,有些人使劲吼叫起来。接下来,布道的人开始认真传道,先在讲台这一头摇摇晃晃,然后到另一头摇摇晃晃,再后来往台前向下躬着,胳膊和身子一直都在摇摇摆摆。布道时,他使出了全身力气大声叫喊。每隔一会儿,就把《圣经》高高举起,摊了开来,好像是向左右两边递着看的,一边高喊着,"这就是田野里的铜蛇!看看它,就可以得着活命。"会众立即回应,"荣耀啊,阿门!"他就这样布下去,会众也跟着吼。哭喊,还说着"阿门"。

  "啊,到这悔罪的板凳上来吧!过来吧,罪孽大的人们!(阿门!)过来吧,生病的人和悲伤的人!(阿门!)过来吧,腿疼的人,跛脚的人,瞎眼的人!(阿门!)过来吧,穷困不堪的人,陷于辱的人!(阿门!)过来吧,所有体弱的。堕落的。受罪的人!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过来吧!带着一颗悔恨的心过来吧!带着你们褴褛的衣裳,带着罪行和肮脏过来吧!洗涤罪孽的圣水是自由供给的,天国之门是永远打开的啊,进来吧,安息吧!(阿门!荣耀啊!荣耀啊!哈里路耶!)"

  布道会就是这样烈地进行着。由于一片吼叫。哭喊声,布道的人在说些什么,无法听清。人群里,有人站起身来,脸上挂着泪,挤到了那一排忏悔的板凳边,等到一群人全都到了悔罪的板凳那里,他们就疯狂的又唱又吼,并且扑倒在面前的稻草上。

  我一眼就看到国王正跑过来。你听得见他那倒一切人的声音。紧跟着,他一抬腿走上了讲台,在牧师的请求下,他开始发言,他对大家说,他是一个海盗已有二十多年历史的海盗,远在印度洋之上。他部下的人在春天一次战斗中损失惨重。现今他已回了国,想招募一批新人。前天晚上,他不幸遭到了抢劫,落得身无分文,被赶下了轮船。但尽管如此他对这个遭遇倒是很高兴,认为是平生一大好事,该谢天谢地。如今,他已经是变了一个人,平生第一回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幸福。虽然他如今依旧很穷,但他主意已定,要立即想方设法返回印度洋,以此余生,尽力劝解那些海盗走上正道,干这样的一件事,他能比任何人做得更漂亮,因为他和遍布在印度洋上的海盗全都非常熟悉。他反正要到达那里的,尽管他远道前往,要花很长时间,加上自己又身无分文,他不会放过每一个机会,对被他劝说改正过来的每一个海盗说,"你们不必感谢我,你们不用把功劳记在我的名下,一切功劳归于朴克维尔营布道会的恩人们,人类中天生的兄弟和恩人们还应归功于那里亲爱的牧师,一个海盗们最最挚诚的朋友!"

  说着说着,他哇地哭了出来,大家也也跟着哭了。这时有人高声叫喊:"给他凑一笔钱,凑一笔钱!"刚说完,就有六七个人争着干开了,有一个人嚷道:"让他拿一顶帽子转一圈我们替他凑这笔钱吧!"周围的人纷纷赞同而传教士也同意了。

  于是国王拿着他的帽子在人群前转了一圈,一边抹眼泪,一边为大伙儿祝愿,并且感谢大家对远在海上的海盗如此关爱。每隔一会儿,就会有最美丽的姑娘泪面,走上前来,问他能否让她亲亲他,作为对他的一个永久的纪念。他呢,有求必应。有些漂亮姑娘,他又抱又亲了五六回之多人家邀请他多呆一个星期,并愿邀请他到他们家住,还把这事儿看成是一个荣耀。国王回绝道,既然今天已是营布道会的最后一天,他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了。再说,他巴不得马上到印度洋去感化那些海盗们。

  我们回到木筏上以后,他数了一数钱,发现他募得了九十八元六角九分。外加他拣来的一只三加仑威士忌的酒罐,那是在穿过林子回家时在一辆大车下面拣的。国王说,要算总帐的话,今天可以说是他传教生涯中收获最多的一天了。他说,空讲没有什么用,对不信教的游子,跟对海盗一样,搞野营布道会那一套也没有什么用。

  公爵呢,本来自以为他干得很不错。等到国王讲了他如何了一手之后,他这才不那么想了。他在那家印刷店,为农民干了几件小小的活,印了出售马匹的招贴,收了四块钱。他还代收了报纸广告费十二元。公爵宣传说,如果预付,四元便可,人家也就按此办法付了钱。报费原是三块钱一年,照他的规定,凡是预付,只收六角钱一年,他收了五个订户。他们原本想按老规矩,用木柴。洋葱头折现付钱。可是公爵说,他刚盘下这家店,把价钱定得很低,无法再低了,因此贷款一律付现。他还即兴写了小诗一共三首是那种既美妙又带点儿忧伤的有一首诗的题目是:"啊,冷酷的世界,碾碎这颗伤透了的心吧"。他临走前,这首诗排成铅字,随时可以印出,登在报上,而他分文不收。总言之他得了九块半大洋,为了这点儿钱,他干了整整一天。

  而后公爵给我们看了他印的另一件小小的活计,也不要钱,因为是为我们印的。那是一幅画,画的是一个逃亡的黑奴,肩膀上杠一挑着包袱的木。黑奴下面写着"悬赏大洋三百元"。这是杰姆,写得一丝一毫也不差。上面写道,此人从新奥尔良下游四十英里处的圣。雅克农庄逃跑,潜逃时间是去年冬天。很可能是往北逃,凡能捉拿住并送回者,定付重酬云云。

  "如今啊",公爵说道,"在今晚上以后,只要大家高兴,就不妨在白天行驶了。见到有人来,我们就用一绳子,把杰姆从上到下捆绑好,放在窝棚里,把这张招贴给人家看看,说我们是在上游把他给抓住的,说我们太穷,坐不起轮船,所以用我们的朋友作担保,买下了这个木筏子,正开往下游去领那个赏金。给杰姆戴上个脚镣手铐,或许更象个样子,不过和我们很穷这个说法不太相称。那就象戴上金银一类很不相称了。用绳子,那是恰到好处正如我们在戏台上说的,\'三一律,必须遵守啊。"

  我们全夸奖公爵干得很利落,因为这样白天行驶从此不再会有什么麻烦了。公爵在那个小镇上印刷店里干的那一套,肯定会引起一场大闹,不过我们断定,我们当晚会走出去离镇好几英里路远,那场吵闹就跟我们无关了只要我们乐意,我们完全可以一帆风顺向前开。

  我们静悄悄地躲藏起来,等到晚上近九点钟才开动,然后轻手轻脚地离镇远远地溜了过去。

  早晨三点钟杰姆叫我值班时,对我说:

  "赫克,你看我们往后还会碰到什么国王么?"

  "不","我看不会碰到了吧。"

  "那,"他说,"那好。一两个国王我还不在乎,不过不能再多了,这一位喝得烂醉,公爵呢,也霍(好)不到哪儿去。"

  我看到杰姆总想叫国王说法语,好叫他听听法国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不过国王说,他在这个国家已经很久很久了,而且又经历这么多灾祸,他已经把法国话给忘了。
上一章   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   下一章 ( → )
汤姆·索亚历水云集月下小景旅店及其他新摘星录新与旧抽象的抒情小砦及其他如蕤集夫妇
若发现 第二十章国王布道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马克·吐温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