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第二十五章信口雌黄丑态百出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  作者:马克·吐温 书号:43723  时间:2017/11/11  字数:5934 
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信口雌黄,丑态百出    下一章 ( → )
  只不过两分钟的间隔吧,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儿村落。但见人们从四面八方飞也似地跑来,有些人还一边跑一边披着上衣。才一会儿,我们就被大伙儿围在中间,大伙儿的脚步声好象军队行军时发出的声音一样。窗口。门口都挤了人。随时都能听到有人在隔着栅栏说:

  "是他们么?"

  在这帮一溜小跑的人之中,就会有人说:

  "就是啊。"

  等我们走到这所房子时,门前大街上人头攒动,三位姑娘正站在大门口。玛丽。珍妮确是红头发,不过这没有什么,她美丽非凡,她的漂亮的脸蛋,她的炯炯的双眼,都闪着光彩。她看到"叔叔"来了,十分高兴。国王呢,他张开双臂,玛丽。珍妮便投进他的怀抱。豁嘴呢,她向公爵跳过去。他们着实亲热了一番。大伙儿看到他们团聚时的欢乐情景,差不多一个个都高兴得为之落泪,至少妇女们都是这样。

  然后国王偷偷推了一下公爵这我是看到了的接着四周张望,看到了那口棺材,是在角落里,放在两张椅子上。国王和公爵一只手搁在对方的肩膀上,一只手擦去眼泪,神色庄严地缓步走过去,大伙儿纷纷为他们让路。说话声。嘈杂声,都立刻停息了。人们在说"嘘",并且纷纷下帽子,垂下脑袋,就是斜落地的轻微声音也能被听到。他们一走近,就低下头来,向棺材里望,只看了一眼,便呼天抢地大哭起来,那哭声哪怕你在奥尔良也能听到。接下来,他们把手臂勾着彼此的脖子,把下巴靠在彼此的肩膀上,有五分钟之久,也许还是四分钟呢。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肆意地淌着,这样的场面,我过去可从没有见识过。请你注意,人们一个个都这样,把地都给了,这也是我没有见过的。接下来,这两人一个到棺材的一侧,另一个到另一侧,他们跪了下来,把额骨搁在棺材的边上,装做全心全意祷告的样子。啊,到了这么一步。四周人群那种大为感动的情景,的确是从未见过的。人们一个个哭出了声,大声呜咽那三位可怜的闺女也是一样。还有几乎每一个妇女,都向几位闺女走过去,吻她们的前额,手抚着她们的脑袋,眼睛望着天,眼泪哗哗直淌,随后忍不住放声大哭,一路呜呜咽咽。擦着眼泪走开,让下一位妇女表演一番。这样叫人恶心的事,我可是从来没有见过。

  随后国王站了起来,向前走了几步,酝酿好了情绪,哭哭啼啼作了一番演说,一边直眼泪,一边胡话连篇,说他和他那可怜的兄弟,从四千英里外,风尘仆仆赶到这里,却失掉了亲人,连最后一面也未见到,心里很是难过,只是由于大伙儿的亲切慰问和悲伤的眼泪,这样的伤心事也就加上了一种甜蜜的味道,变成了一件庄严的事,他和他兄弟从心底里感谢他们。因为嘴里说出的话无法表达心意,语言实在太无力。太冷淡了。如此等等的一类废话,听了叫人恶心。最后胡诌了几声"阿门",又放开嗓子大哭一场。

  他一说完,中间就有人唱起"赞美诗"来,大家一个个唱了起来,并且使出全身的劲直喊,听了叫人来了兴致,如同做完礼拜。走出教堂时的那种感受。音乐嘛,实在是个好东西,听了一遍奉承的话和这些空话以后,再听听音乐,就让人精神一振。并且听到的是那么悦耳的清脆的乐曲。

  接下来国王又张开大嘴,胡诌起来,说如果这家人的好友中,有几位能留下和他们一起共进晚餐,而且帮助他们料理死者的遗骸,他和侄女们会非常高兴。还说如果躺在那一边的哥哥会说话的话,他知道该说什么人的名字。因为这些名字对他是十分重要的,也是他在信上时常提到的。为此,他愿提下面的名字霍逊牧师。洛特。霍凡执事。朋。勒克先生和阿纳。夏克尔福特先生,还有勒维。贝尔律师。罗宾逊医生,还有他们的夫人和巴特雷寡妇。

  霍逊牧师和罗宾逊医生正在镇子的另一头合演他们的拿手好戏去了,我的本意是,医生正为一个病人发送到另一个世界,牧师就做指路人。贝尔律师为了工作去路易斯维尔了。不过其余的人都在场,他们就一个个走上前来,和国王握手,谢谢他,并和他说话。然后他们和公爵握手,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脸上始终笑容,频频点点头,活象一群傻瓜蛋。而他呢,做出种种手势,从头到尾只说"谷谷谷—谷—谷"宛如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不会说话似的。

  这样国王便信口开河起来,对镇上每个人,每一只狗,几乎都问了个遍。还提到了人家的姓名。镇上以及乔治家。彼得家,过去曾发生过的芝麻小事,也都提到了。而且装作是彼得信上提到过的。不过这些都是谎话,这些全是他从那个年轻的笨蛋。也就是从搭我们的划子上大轮的人嘴里套来的。

  然后玛丽。珍妮拿出了她爸爸的那封遗书,国王大声读了一遍,一边读一边哭。遗书规定把住宅和四千块钱金洋给闺女们,把鞣皮工场(这行业正当生意兴隆的时候),连同土地和房屋(值七千元)和三千元金洋给哈维和威廉。遗书上还说,这六千块现钱藏在地窖里。这两个骗子都说由他们去取上来,一切都是开成布公,像清水一样清彻可察。他还嘱咐我带两支蜡烛一起去。我们随手把地窖的门关上。他们一发现装钱的袋子,就往地板上一倒,只见金灿灿的一堆堆,煞是好看。天啊,你看国王的眼睛里怎样闪闪发光啊!他向公爵的肩膀上一拍,说道:

  "这太啦!这还不,天底下还有比这更的吗?哦,不。我看没有了!毕奇,这比《王室异兽》还强,不是么?"

  公爵也承认是这样。他们把那堆金洋东摸摸。西摸摸,让金钱从手指里往下掉,让金洋叮叮掉到地板上。国王说:"说空话无济于事。作为富裕的死者的兄弟,留在国外的继承人的代理人,我们必须扮演的就是这么个角色,毕奇。一切听从上天的安排,我们这才有这样一个机遇。从长远来看,这才是最靠得住的一条路。一切我都试过了,除此以外,别无出路。"

  有了这么一大堆钱,换了别的人,都会心满意足了,都会以信任对待一切了。可他们却不,他们必须把钱一一数清楚。于是他们就数了起来。一数,还缺四百十五块钱。国王说:

  "妈的,真不知道他把几百块钱到哪里去了?"

  他们为这些事烦恼了一会儿,把每个角落翻了个底朝天。后来公爵说:

  "啊,他是个重病在身的人,很可能是搞错了依我看,就是这么回事。最好的办法是随它去吧,不必张扬。这点亏我们还能够吃得起。"

  "哦,他妈的,是啊,我们还吃得起。我对这些根本不在乎我如今想到的是我们数过了。我们要把事情就在这儿搞得公平易。坦坦白白。光明正大,你知道吧。我们要把这儿的钱带到上边,当着大家的面全部数清楚。查明白好叫别人起不了疑心。既然死者说是六千块大洋,你知道吧,我们就不愿"

  "等一等,"公爵说,"由我们来补足"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了金灿灿的钱。

  "这可是个很了不起的好主意,公爵你那个脑袋瓜可真是够聪明了,"国王说,"还是《王室异兽》这出老戏帮了我们的大忙。"一边他也顺手掏出了金币,摞成一叠。

  两人的口袋差不多掏空了,不过他们还是凑足了六千块钱,一分不少。

  "听我说,"公爵说,"我又有一个想法。咱们走上楼去,在那儿把钱数一数,然后把钱递给姑娘们。"

  "我的天,公爵,让我拥抱你!这可是一个人能想到的最光辉灿烂的主意啦。你的脑袋绝对是聪明到了最惊人的地步。哦,这称得上是锦囊妙计,一丝漏也没有。要是他们还心存疑虑的话,凭这下子管叫它一扫而空这一下啊,管叫他们一句话也说不了。"

  我们一上了楼,大伙儿全都围着桌子。国王把金币点过数了,然后随手叠成一叠一叠,每三百元一叠整整齐齐的二十小堆。大伙儿一个个眼馋得不知道怎样才好,而且使劲。随后他们把钱重新扒进了袋子里。我观察到了国王正在蹩着劲,准备再次发表演说了。他说:

  "朋友们,耽在那一边的我那可怜的哥哥,对我们这些留在间这伤心之处的人是慷慨大方的。他对他深爱的。他保护的。失去父母的这些可怜的羔羊是大方的。是啊,凡是了解他的人,我们都知道,如果不是他怕亏了他亲爱的威廉和我本人,他准会对她们更加慷慨的。他到底会不会呢?依我的猜测,这绝对不会错的。既然这样,如果在这样一个时刻,竟然出来挡道,那还算什么叔叔?如果在这样一个时刻,竟然想对他深爱的这些可怜的小羔羊存心掠夺,是的,掠夺,那还叫什么叔叔?对威廉,如果我还了解他我想我是清楚他的好,我来直接问他。"他一转身,对公爵做出种种的手势借以表达。公爵呢,有一阵子只是傻乎乎地瞪着眼睛望着,随后好像突然懂得了是什么个意思,一下子跳到国王面前,咕咕咕地不停,快活得不知怎样才好,并且拥抱了他足足有十几下左右,才放开手。接着,国王说,"我早知道了。我料想,他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从这一些看来,能叫大伙儿全都信得过。来,玛丽。苏珊。琼娜,把钱拿去全部拿去。这是躺在那边的,身子凉了,心里却是高兴的人赠送给你们的。"

  玛丽。珍妮就向他走过去,苏珊和豁嘴朝公爵走过去,分别和他拥抱。亲吻,那么热烈,是我见所未见的。大伙儿也一个个含着热泪,大部分人还和骗子们一个个握手,一路上还说:

  "你们这些亲爱的好人啊多么的可爱真没想到啊!"

  接下来一个个很快又讲到了死者,说起他活着是个十足的大好人;他的死对大家来说是多大的一个损失;如此等等。这时候,有一个个子很高。说话冲的人,从外边往里挤,站在那里一边听,一边张望,默不吱声,也没有人对他说话,因为国王正说着话,大伙儿正在忙着听。国王在说说到了半截:

  "他们都是死者最好的朋友。这就是为什么今晚他们被邀请到这里。不过,到明天,我们希望所有的人都来我说所有的人,因为他平里是十分尊重每一个人的,对每一个人都很好。因此他的殡葬的酒宴应当对大家都敞开的。"

  此人就是爱听自己说话,所以唠唠叨叨没有个完。每过一段时间,他就要提到殡葬酒宴这句话。后来,公爵实在受不了了,就在一张小纸片上写了几个字"是葬礼,你这个老傻瓜",折好了,便一边嘴里谷谷谷,一边从众人头上扔给他。国王看了一遍,之后把纸片朝口袋里一,说道:

  "可怜的威廉,虽然他害了病,他的心可一直是健康的。他要我请大家每个人都来参加葬礼要我请大伙儿务必参加。可是他不用担心我说的正是这件事嘛。"

  随后,他不慌不忙,滔滔不绝地胡谄下去,时不时地提到殡葬酒宴这个词,和刚才一个样。他第三次这么提时,他说:

  "我说酒宴,其实并不是因为通常有人这样说,恰恰相反的通常的说法是叫葬仪我这样说,因为酒宴是正确的词。葬仪这个词,在英国是不再沿用了。酒宴这个词更贴切些,因为这意思是更正确地指明了你的意思。这个词来源希腊文ογgο,指外面,天,国外;希伯来文是Jeesum,指种植,盖起来,因而就是埋的意思。你们知道吧,因此殡葬酒宴就是当着大众的公开的下葬。"

  这是我见到的最低等的表演了。啊,那位说话冲的人当着他的面大笑了起来。大伙儿一个个都惊呆了。全都在说,"怎么啦,医生?"阿纳。夏克尔福特说:

  "怎么啦,罗宾逊?你难道没有听到这个消息么?这位是哈维。威尔克斯。"

  国王更是巴结地面堆笑,伸过手来说:

  "这位就是我那可怜的哥哥的好朋友。医生吧?我"

  "你这双手别碰我!"医生说。"你说话象一个英国人么可真是么?不过你学得实在太差,我可还从没见过。你这个彼得。威尔克斯的兄弟啊。你是个骗子,这就是你的真面目!"

  哈,这下子可把大伙儿惊呆了!他们全部围住了医生,要叫他的气平下来,想给他作详细解释,告诉他哈维已经在几十件事上表明他确实是哈维,他怎样知道每个人的姓名,知道每一只狗的名字。还一个个求他,求他千万别伤害哈维。可怜的姑娘们的感情和大伙儿的感情。可是不论你怎么劝说,都没有用,他还是一个劲儿地大发脾气。还说不论什么人,装做英国人却又英国话说得那么糟,一定是个骗人的家伙。那几位可怜的闺女偎着国王哭泣,医生突然一转身,冲着她们说:

  "我是你们父亲的朋友,我也是你们的朋友,我作为一个朋友,一个忠诚的朋友,一个要保护你们免遭伤害的朋友,现在我警告你们,马上别再理睬那个氓,别再搭理他,这个无知识的汉。他口胡言语,扯所谓的希腊文和希伯来文。他是一眼就能被识破的诈骗犯不知从什么地方拣来一些空的名字和没影子的事,便把这样的事情当作根据,还由这儿的一些本该明白事理的糊涂朋友帮着糊你们。玛丽。珍妮。威尔克斯,你知道我是你的朋友,也是你最好的朋友。现在听我一句话,把这个让人可怜的氓给轰出去我求你干这件事,行吗?"

  玛丽。珍妮身子一,我的天啊,她是多么漂亮啊。她说:

  "这就是我的回答。"她拎起那一袋钱,放在国王的手心里,还说,"你就收下这六千块大洋吧,为我和我的两个妹妹放一条生路,随便你愿意怎么处置我们都行,我们不反悔,用不着给我收据。"

  随后她用一条胳膊搂着国王,苏珊和豁嘴搂着另一个。大伙儿一个个鼓掌,脚蹬着地板,好像掀起了一场风暴。国王呢,昂起了他的脑袋傲然一笑。医生说:

  "好吧,我洗手不管这事了。不过我警告你们全体,总会有一个时刻来到,到时候你们会为了今天的做法害羞的。"说罢,他就走了。

  "好吧,医生,"国王嘲笑他说,"我们会劝她们来奉告你的。"他的话令旁边的人哈哈大笑。他们说,这句话挖苦得恰中要害。
上一章   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   下一章 ( → )
汤姆·索亚历水云集月下小景旅店及其他新摘星录新与旧抽象的抒情小砦及其他如蕤集夫妇
若发现 第二十五章信口雌黄丑态百出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马克·吐温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