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第四十章大逃亡汤姆中弹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  作者:马克·吐温 书号:43723  时间:2017/11/11  字数:4832 
上一章   第四十章 大逃亡汤姆中弹    下一章 ( → )
  吃了早饭以后,我们十分高兴,便坐了我的独木船,去河上钓鱼,还带了中饭,玩得很高兴。我们还看了一下木筏子,见到木筏子好好的。我们很晚才回家吃晚饭,发现他们惶惶不安,不知道前途吉凶。他们嘱咐我们一吃好晚饭便上去睡觉,并没有告诉我们会是什么样的一种灾难。对那封刚收到的信,他们也一字不提。不过那也是不必要的事了,因为我们不论哪一个人一样肚里清楚。我们走到楼梯中间,萨莉阿姨一转身,我们就溜进了地窖,打开食柜,把中午的午餐食品装得的,带到了我们的房间里,随后就睡了。到晚上十点半左右,我们离开了。汤姆就穿上了他偷来的萨莉阿姨的衣服,正要带着食品动身。他说:

  "黄油在哪里?"

  "我了一大块,"我说,"放在一块玉米饼上。"

  "那就是你忘了拿,搁在那儿啦我并没有找到。"

  "没有,我们也能应付。"我说。

  "有,我们也能对付嘛,"他说,"你就溜到下边地窖里去一趟,一些来,然后抱着避雷针下楼,赶上来。我就去,去把稻草进杰姆的衣服里,装扮成他妈的模样。只要你一来就学羊叫,的一声,然后一起儿逃跑。"

  于是他就出去了,我也去了地窖。一大块黄油,象拳头一样大,正在我刚才忘了拿的地方。我就拿起放了黄油的大块玉米饼子,吹灭了我的烛火,偷偷走上楼去,安全地到了地窖上面那一层。不过萨莉阿姨手持蜡烛正往这边走过来。我赶快把手里的东西往帽子里一,把帽子往头上一扣。过了一会,她看到了我。她说:

  "你刚才在下面地窖里吗?"

  "是的,姨妈。"

  "你在下面做些什么?"

  "没干什么。"

  "真的?"

  "没干什么,姨妈。"

  "天这么晚了,谁叫你这个样子下去,是你中了么?"

  "我不知道,姨妈。"

  "你不知道?汤姆,别这样回答我的问题。告诉我你在下边干了些什么。"

  "我什么事都没有干,萨莉姨妈。要是能干点什么那倒好了。"

  我以为这样她会放我走了。要是在平时,她是会放我走的。不过,如今怪事这么多,只要有一点儿小事出了格,她就急得象什么似的。所以她斩钉截铁地说:

  "你给我到卧室去,坐在那儿等我回来。你卷进了与你丝毫不相关的事。我决意要把这个清楚,不然的话,我就饶不了你。"

  于是她走开了,我把门打开,走进了起坐间。上帝,这么一大群人!有十八个农民,一个个都带了。我怕得要死,便轻手轻脚走了过去,在一张椅子上坐下。这些人围坐在一起,其中有些人偶然谈几句话,声音放得轻轻的。一个个心神不定,坐立不安,可又装得若无其事。然而我清楚他们真正的心理,因为你可以看到,他们一会把帽子摘下来,一会又戴上,一会儿抓抓脑袋,一会儿换个座位,一会儿摸摸钮扣,如此等等。我自己心神不定,只是我自始至终,却没有把帽子摘下来过。

  我确实希望萨莉阿姨快来,跟我说个清楚,高兴的话,就揍我一顿,然后放开我,让我好告诉汤姆,我们怎样把事情搞得太大了,怎样已经一头撞上了一个天大的马蜂窝了,怎样该在这些愚蠢家伙失去耐找到我们以前,就和杰姆溜之大吉,一逃了事。

  她终于来了,便开始盘问我,不过我没法直接了当地回答。已经慌得六神无主的我,不知如何是好。因为这伙人现在已是焦躁不安,其中有些人主张立时立刻马上就动手,去埋伏好,等候那些亡命之徒。还说现在离半夜整只有五六分钟了。有些人则力图劝说他们暂时按兵不动,静候猫喵喵叫的信号。姨妈呢,偏偏盯着我问这问那。我呢,全身发抖,吓得要晕过去了。房间里又闷又热,牛油开始在化,到了我的颈子里和耳朵的后边。这时,有一个人在喊:"我主张先到小屋里去,现在立刻就去,他们一到,就逮起来。"我听了差点儿昏过去,同时一道黄油从额骨头上往下淌,萨莉阿姨一见,脸色马上白得象一张纸。她说:

  "天啊,我的孩子怎么啦他肯定是得了脑炎,准没有错,脑浆正向外啊!"

  于是大伙儿都跑过来看,她,一把摘下了我的帽子,面包啦。剩下的牛油啦,都掉了出来。她突然把我一把抓住,搂在怀里。她说:

  "哦,你可吓坏了我啦!现在我又多么高兴,你原来没有病啊。我们现在运气不好,碰上了祸不单行。我一见那浆子,猜想这下子你的命可要保不住了。你看那颜色,分明和你的脑浆一个样啊亲爱的,亲爱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说一说你到地窖里去想干什么,我根本不会在乎嘛。好了,去睡觉吧,天亮以前,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我立刻就上了楼,又一眨眼便抱住了避雷针滑下来。我在黑地里如飞一般冲往那个披间,心里急得连话也差点儿说不了。不过我还是赶快告诉了汤姆说,大事不好,必须马上就逃,立时立刻就逃,一时一刻也不容耽搁那边屋里已经挤了人,都拿着哩。

  他的眼睛亮了一下。他说:

  "不会吧!真是这样!多啊!啊,赫克,如果能再从头来一次的话,我打赌,准能招来两百个人!只要我们能延迟到"

  "快!快!"我说,"杰姆他在哪里?"

  "就在你眼皮底下。只要手一伸,就能摸得到他。他衣服穿好了,什么都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溜出去,发出猫叫的暗号。"

  不过我们那时已经听到大伙儿的脚步声,正向门口一步步近。接着就听到摸门上那把挂锁的声音,只听得其中有人在说:

  "我早就对你们说了,咱们来早啦,他们还没有来呢门是锁着的。好吧,我现在把几个人锁在小屋里,你们就在黑里等候着,他们一进来,就把他们杀死。其余的人分散开来,仔细听着,看能不能听到他们摸过来。"

  有些人便进了小屋,只是黑漆漆的看不见我们,还差点儿踩着了我们。这时我们立刻往底下钻。我们顺顺当当钻到了底下,从中钻了出来,行动敏捷,轻手轻脚杰姆在前,其次是我,汤姆最后,这都是按照了汤姆的命令的。现在我们已经爬到了那间披间,只听见外面不远的脚步声。我们便爬到了门口。汤姆要我们就地停下来,他从门里张望,可是什么也望不见,天实在黑了。他低声说,他会听着,听脚步声有没有走远。要是他用胳膊从后捅我们一下,杰姆就必须先走,由他阵最后走。随后他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啊,听啊,听啊,可是四周一直有脚步声。到最后,他用胳膊肘捅了捅我们,我们溜了出来,弓着,屏住了呼吸,不发任何一点点儿声音,一个跟着一个,轻手轻脚,向栅栏走去,平平安安地走到了栅栏边,我和杰姆跨过了栅栏,可是汤姆的子被栅栏顶上一横木裂开的木片给绊住了,他听到脚步声在靠近,他使劲扯,啪地一声木片被扯断了。他跟在我们后面跑。有人喊了起来:

  "是谁?快回答,不然我要开了。"

  不过我们并没有答话,只是拔腿飞奔。接着有一群人追了上来。砰,砰,砰,子弹在我们四周飞过!只听得他们在喊:

  "他们在这里啦,他们在向河边跑啦!伙计们,追啊!把狗放出来!"

  于是他们在后边紧追不舍。我们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因为他们脚上穿的是靴子,又一路喊叫。我们呢,没有穿靴子,也没有喊叫。我们走的是通往锯木厂的小道。等到他们追得近了,我们就往矮树丛里一躲,让他们从身边冲过去,然后在他们后面走。为了不致于把强盗吓跑,他们把狗都关了起来。到了此时此刻,有些人把狗放了出来,这些狗便一路奔来,汪汪直叫,好像千百只一齐涌来,不过这些毕竟是我们自家的狗,我们一停住脚步,等它们赶上来,一见是我们,并非外人,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便和我们打了个招呼,朝呼喊声和重重的脚步声那个方向直冲过去。我们便鼓足马力,在它们的后面跑,来到锯木厂后,就改道穿过矮树丛,到原来拴独木舟的那边,跳了上去,为了保住性命,使劲往河中心划,一路上尽量不发出声音。随后舒舒服服。自由自在地到了藏着我那个木筏子的小岛,这时还听得见沿河从上边到下边一路之上人喊狗叫,作一团。到后来,离得越来越远了,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终于消失了。我们一跳上木筏子,我就说:

  "杰姆啊,现在你再一次成了个自由人啦。我敢打赌,你不会再一次沦为奴隶啦。"

  "这一回也真干得飘良(漂亮),赫克。计划得太巧妙了,干得也巧妙。谁也不出一个这么复杂又这么浜()的计划啦。"

  我们都高兴极了,(汤姆是最高兴的),因为他腿肚子上中了一

  我和杰姆一听说这事,便没有刚才那样的兴致了。他伤得厉害,还在血,所以我们让他在窝棚里躺了下来,把一件公爵的衬衫撕了给他包扎,可是他说:

  "把布条给我,我自己可以包扎。现如今我们还不能停留啊,别在这儿磨磨蹭蹭了。这一回逃亡搞得多么漂亮。顺水放木排,划起长桨来!伙计们,我们干得多确实如此。这一次啊,要是我们是带着路易十六出奔,那该多有意思。这样的话,在他的传记里便不会写下什么\'圣。路易之子上升天堂,之类的话啦。不会的,我们会哄他过国界,我们肯定会带他哄过国界而且干得十分巧妙。划起桨来,划起桨来!"

  不过这时我和杰姆正在商讨正在考虑呢。想了一分钟以后,我就说:

  "杰姆,你说吧。"

  他就说了:

  "那好。据我看,事情就是这样的。赫克,要是这回逃出来的是他,伙计们中间有一个吃了一抢(),那他会不会说,\'为了纠(救)我,朝前走吧,别为了纠(救)其他人惹麻烦,找什么医生啊。,汤姆少爷是那样的人么?他会这么说吗?你可以打多(赌),他才不会呢!那么杰姆呢,我会这样说么?不,先生,要是不找医生,一布(步)我也不走,即使要等四十年也行!"

  我知道他心里是颗白人的心,他刚才说的话我也料到了因此现在事情就好办了。我就对汤姆说,我要去找个医生。他为了这大闹了起来,不过我和杰姆始终坚持,寸步不让。后来他要从窝棚里爬出来,自己放木筏子,我们就不允许他这么干。随后他对我们发作了一通,不过,那仍然没有用。

  他见到独木船准备好了,就说:

  "那好吧。即使你执意要去,我告诉你到了村子里怎么办:把门一关,把医生的眼睛用布给绑个严严实实,要他宣誓严守秘密。然后把一袋金币放在他手心里。接着在黑地里带他在大街小巷里转来转去,然后带他到独木舟上,在各处小岛那里兜圈子。还要搜他的身,把粉笔拿下来,在他回到村子里以前,不要发还给他。不然的话,他准会在这个木筏子上做上标志,以便往后找到它。这样的方法是人家都这么做的。"

  我就说,我一定照着办,就出发了。杰姆呢,只要一看见医生来,就往林子里躲起来,一直到医生离开以后。
上一章   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   下一章 ( → )
汤姆·索亚历水云集月下小景旅店及其他新摘星录新与旧抽象的抒情小砦及其他如蕤集夫妇
若发现 第四十章大逃亡汤姆中弹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马克·吐温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