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第四十二章吉姆又被带了回来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  作者:马克·吐温 书号:43723  时间:2017/11/11  字数:6834 
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吉姆又被带了回来    下一章 ( → )
  老人在早饭前又去了镇上,可就是找不到汤姆的踪影。两人在饭桌上想心事,互相一句话也不说,神色凄凉。咖啡凉了,饭也没吃。后来老人说:

  "我把信给了你么?"

  "什么信?"

  "我昨天从邮局取的信啊。"

  "没有,你没拿到。"

  "哦,肯定是我忘了。"

  于是他掏了掏口袋,然后走到他放信的地方,找到信,递给了她,她说:

  "啊,是圣。彼得堡来的从姐姐那来的嘛。"

  我正想再出去遛达一会,对自己有好处,可我已动弹不得。啊,这时,她信还没拆,便把信一扔奔了出去因为她看到了什么啦,我也看到了。是汤姆。莎耶睡在垫上。还有那位老医生。还有杰姆,身上穿着她的那件印花布衣服,双手绑在身后。还有很多人。我一边把信藏在近旁一样东西的后面,一边往门外冲。她向汤姆身上扑去,哭着说:

  "哦,他死啦,他死啦,我知道他死啦。"

  汤姆呢,他把头微微地转过来,口中喃喃有词,这些表明他如今已神志不清。她把双手举起说:

  "他活着呢,感谢天帝!这下好啦!"她轻轻吻了他一下,飞奔进屋里,铺好铺。一路上舌头转得飞快,对黑奴和所有的人一个个下了命令,跑一步,下一个命令。

  我在人群后边跑,看人家准备怎样对待杰姆。老医生和西拉斯姨父跟在汤姆后面走进了屋里。人群里怒气冲冲,其中有些人主张要将杰姆绞死,好给这儿周围的黑奴做个榜样,叫他们从此不敢象杰姆那样逃跑,惹出这么天大的祸来,多少个夜夜,吓得全家人半死。但也有些人说别这么干,这么干不妥,他可不是我们的黑奴嘛。他的主人会出场,肯定会为了这件事叫我们赔偿损失。经过他这么一说,大伙儿冷静了一些,因为那些急着要绞死那做了错事的黑奴的人,往往是最不愿意为了出气拿出赔偿金的。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恶狠狠地怒骂杰姆,还时不时地给他一个巴掌。可是杰姆决不说反对的话。他装做不认识我。他被押回原来那间小屋,把他自己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再一次用链子把他铐了起来。这一回可不是在腿上拴了,而是绑在墙脚那大木头上钉着的骑马钉上,把他的双手和两条腿都用铁链拴住了。还对他说,只有面包和水吃,别的什么都不给,一直要到他的原主人来,或者在过了一定期限原主人还不来,就把他给卖掉。他们把我们当初挖掘的填好了。还说每晚上要派几个农民带上在小屋附近巡逻守夜。白天拴几条恶狗在门口。正在这时,正当他们把事情安排得差不多,要最后骂几句作为告别的表示时,老医生来了,四周看了一下说:

  "对待他嘛,别太过分了,因为他是一个好黑奴。我一到那个孩子住的地方,发现必须有一个助手,不然,我就没办法取出了弹。按当时的情况,我无法离开,到别处去找个帮手。病人的病情越来越糟。又过了很久,他神志不清了,又不允许我靠近他身边。要是我用粉笔给木筏子上写下记号,他就要杀死我。他这类傻事几乎没有个完,我简直给得一点办法也没有。所以我自言自语说,我非得有个助手不可,怎么说也非有不可。我刚说完,这个黑奴不知从什么地方爬了出来,说他愿意帮助我。他就这么做了个助手,并且做得非常出色。当然我断定他准是个逃亡黑奴。我实在不知如何是好!可是我不得不钉住在那儿,整整一个白天,又整整一个夜晚;我对你们说吧,我当时实在左右为难!我还有四五个正在发烧发冷病人,我自然想回镇上来,给他们诊治,但是我没有回。这是因为这个黑奴可能逃掉,那我就会推卸不掉那个责任。加上过往的船只离得又远,没有一只能回答的。这样一来,我得钉住在那里,一直顶到今早上大白天。这样善良。这样忠心耿耿的黑奴,我从来没有见过。而且他是冒了丧失自由的危险这么干的,并且干得筋疲力竭了。再说,我清清楚楚地看看,在最近一些日子里,他做苦工也做得够辛苦了。先生们,我对你们说吧,为了这一些,我喜欢这个黑奴。象这样的一个黑奴,值二千块大洋并且值得好好对待他。我要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所以那个孩子在那里养病,就跟在家里养病一个样可能还要胜似在家,因为那地方实在太清静了。只是只有我一个人,手头要管好两个人,并且我非得钉在那里不可,一直到今天清早,有四五个人坐着小船在附近走过。也是活该好运气,这个黑奴正坐在草褥子旁边,头撑在膝盖上,呼呼睡着了。我就不声不响地向他们打了招呼,他们就偷偷走过来,抓住了他,在他还莫名其妙的时候,用绳子将他绑了。凡是这一切,都没有遇到过什么麻烦。那个孩子当时正昏昏沉沉睡着了,我们就把桨用东西裹上,好让声音小一些,又把木筏子拴在小船上,悄悄地把它拖过河来。这个黑奴始终没有吵闹,也不说话。先生们,这决不是一个坏的黑奴,这就是我对他的看法。"

  有人就说:

  "也对啊!医生,听起来还不错,我只能这么说。"

  别的一些人态度也缓和了些。这位老医生对杰姆做了件大好事,我真是非常感激他。这也表明了,我当初对他没有看错人,我感到很高兴。因为我一见他,就认为他心肠很好,是个好人。后来大伙儿一致承认杰姆的所作所为非常好,人们应该看到这一点,并给以奖励。于是大伙儿一个个都当场真心实意地表示,此后永远不责骂他了。

  随后他们出来了,而且将他在屋里锁好。我本来希望大伙儿会说,不妨把他身上的镣铐去掉一两,因为实在太笨重了。或者有人会主张除了给他面包和水外,还会给他吃点和蔬菜。不过这些人并没有想到这一些。据我猜测,我最好还是不必进去。不过据我判断,等我过了眼前这一关,我不妨想法把医生说的这番话告诉萨莉阿姨。我是说,解释一下,说明我怎样忘了说西特中了一的事,也就是指那个吓人的黑夜,我们划了小船去追那个逃跑的黑奴,忘了提西特中的那回事。

  不过时间我有的是。萨莉阿姨整天整夜呆在病人的房间里。每次碰到西拉斯姨父没打采走过来,我立刻就躲到一边去。

  第二天早上,我听说汤姆已经好了很多。他们说,萨莉阿姨已经前去睡觉去了。我就偷偷溜进了病房。我心想,如果他醒了,我们就可以编好一个美丽的故事给这家子人听。不过他正睡着哩。而且睡得非常安稳。他脸色发白,可已经不象刚回家时那么烧得通红的了。所以我便坐了下来,等着他醒转来。大约一个钟头光景,萨莉阿姨轻手轻脚走了进来。这样一来,我又一次不知道怎样办才好啦。她对我摆摆手,让我不要说话。她在我旁边坐了下来,低声说起话来。说现在大家都可以高高兴兴了,因为一切迹象都是第一等的。他睡得这么久,看起来病不断往好处发展,病情也平静,醒来时大概会神志清醒。

  所以我们就坐在那儿守着。后来他微微欠动,很自然地睁开眼睛看了看。他说:

  "哈喽,我怎么会在家里啊?到底怎么回事?木筏子在哪里?"

  "很好,很好。"我说。

  "杰姆怎么样了?"

  "也很好。"我说。不过没能说得爽快。他倒没有注意到,只是说:

  "好!精彩!现在一切对我们来说都平安无事啦!你跟姨妈说过了么?"

  我正想讲,可是她进来说:

  "讲什么?西特?"

  "啊,讲这件事情的整个经过啊。"

  "整个经过?"

  "对,就是这件事的前前后后啊。就只是一件事啊,就是我们怎么把逃亡的黑奴放走,恢复自由啊由我和汤姆一起。"

  "天啊!放你在说糊话,亲爱的,亲爱的,眼看他又神志不清啦!"

  "不,我神志清楚得很。我此时此刻说的话,我都是一清二楚的。我们确实把黑奴放走了我和汤姆。我们是有计划地干的,而且干成了,并且干得非常仔细。"他只要一开始说话,她也一点儿不想阻拦他,只是坐在那里,眼睛越睁越大,让他一股脑儿倒出来。我呢,也知道不用我进去。"啊,姨妈,我们可费了大劲儿啦干了好四个星期呢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一个晚上又一个晚上,当你们全睡的时候。而且我们还得偷蜡烛,偷单,偷衬衫,偷你的衣服,还有调羹啊,盘子啊,小刀啊,暖炉啊,还有磨刀石,还有面粉,简直其它的一些事情。而且你们也想象不到我们干的活多么艰难:做几把锯子,磨几枝笔,刻下题词以及举不胜举。而且那种乐趣,你们很难想象得到。并且我们还得画棺材和别的东西。还要写那封强盗的匿名信,还要抱着避雷针上上下下。还要挖直通到小屋里边。还要做好绳梯,并且装在烤好的馅饼里送进去。还要把需要用的调羹之类的东西放在你围裙的口袋里带进去。"

  "上帝啊!"

  "还在小屋里装了耗子。蛇等等的,好让它们给杰姆作伴。还有汤姆被你拖住了老半天,害得他帽子里那块黄油都化掉了,几乎把整个儿这回事给糟了,因为那些人在我们从小屋里出来以前就来到了,所以我们急切想冲出去。他们一听到我们的声响便追赶我们,我就中了这一。我们闪开了小道,让他们过去。那些狗呢,它们追了上来,它们对我们没有兴趣,只知道往最热闹的地方跑。我们找到了独木船,划出去找木筏子,终于一切平安无事,杰姆也自由了。如此种种,都是我们自己干出来的,难道不是极了么,姨妈?"

  "啊,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听到这样的事。原来是你们啊,是你们这些坏小子掀起了这场祸害,害得大伙儿颠三倒四的,差点儿吓死我们。我恨不能在这时这刻就狠狠地把你揍一顿。你想想看,我怎样一个晚上又一个晚上在这里等你病好以后,你这个小调皮鬼,我不用鞭子你们两个,揍得你们叫爹叫娘,算我没说。"

  而汤姆呢,既得意,又高兴,就是不肯就此收场,他那张舌头啊,总是收不住她呢,始终是一边嘴,一边火冒三丈,两个人一时间谁也不肯罢休,好像一场野猫打架。她说:

  "好啊,你从中快活得够了,现在我告诉你一句话,要是我抓住你再管那个人的闲事啊"

  "管哪一个人的闲事?"汤姆说。他停止微笑,显得非常惊讶的样子。

  "管哪一个?当然是那个逃跑的黑奴喽。你认为指的哪一个?"

  汤姆神色严肃地看着我说:

  "汤姆,你不是刚才对我说,说他平安无事么?难道他又被抓住了吗?"

  "他哟,"萨莉姨妈说,"那个逃跑的黑奴么?他当然跑不掉。他们把他给活活抓回来啦,他又回到了那间小屋,只能靠面包和水活命,铁链子够他受的,这样要一直等到主人来领,或者给拍卖掉。"

  汤姆猛然从上坐了起来,两眼直冒火,鼻翼好像象鱼腮一般一开一闭,朝我叫了起来:

  "他们没有这个权把他给关起来!快去啊一分钟也别耽误。快把他给放了!他不是个奴隶啊!他和全世界有腿走路的人一样自由啊!"

  "这孩子讲的是些什么话?"

  "我没说谎,萨莉阿姨。要是没有人去,我去。我对他的一生清清楚楚,汤姆也一样。三个月前,华珍老小姐死了。她为了曾想把他卖到下游去感到羞愧,而且这样明明白白说过了。她在遗嘱里宣布他是个自由人。"

  "天呀,既然你知道他已经自由了,那你为什么还要让他逃走呢?"

  "是啊,这个问题很重要,这我必须得承认,只要是女人,都会要问的。啊,我要的是借此过过冒险的瘾,哪怕是须得淌过齐脖子深的血迹哎呀,葆莉姨妈!"

  可不是,葆莉姨妈站在那里,站在进门口的地方,一付甜甜的。知足乐天的模样,真象个无忧无虑的天使。真没想到啊!

  萨莉姨妈向她扑了过去,把她搂紧,几乎掐掉了她的脑袋,我就在底下找到了一个地方,往底下一钻,因为对我来说,房间里的空气把人憋得不过气来。我偷偷朝外张望,汤姆的葆莉姨妈一会儿从怀里挣脱了出来,站在那里,透过眼镜,眼睛打量着汤姆那神情好象要把他蹬到地底下去似的,这你是知道的。然后她说:

  "是啊,你最好还是把头别过去换了我,汤姆,我也会转过去的。"

  "哦,天啊,"萨莉姨妈说,"难道他变得如此凶?怎么啦,那不是汤姆嘛,是西特是汤姆的啊哟,汤姆去哪里了?刚刚还在嘛。"

  "你肯定说的赫克。芬你准是说的他!我看,我还不致于养了我的汤姆这坏小子这么些年,却见了面还认不出来。这就太难了。赫克。芬,快从底下出来!"

  我照她说的做了。可觉得不好意思的。

  萨莉阿姨那种给搞得颠颠倒倒。莫名其妙的神态,并不多见。无独有偶的是萨莉姨父来了。他进来,人家把所有的情况向他一讲,他就成了那个样子。你不妨说,他就象个喝醉了酒的人。后来的一整天里,他简直不知道该做任何事情。那天晚上,他布了一次道。他这回布道,使他得到了大出风头的名声,因为他布的道,就连世界上年纪最大的老人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后来葆莉姨妈把我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原原本本说了一通。我呢,不得不告诉他们我当时的难处。当时费尔贝斯太太用汤姆莎耶的名字来称呼我她就嘴说,"哦,罢了,罢了,还是叫我萨莉阿姨吧,我已经听惯了,就不用改个称呼了。"我接着说,当时萨莉阿姨把我当作汤姆。莎耶,我就只得认了没有其它方法。而且我知道他不会在乎的,因为这种神秘兮兮的事,正中他的下怀,他会就此演出一场冒险,这使他心满意足。结果也真是这样。所以他就装作是西特,尽量让我的日子变得好过一些。

  他的葆莉姨妈呢,她说,汤姆所说华珍老小姐在遗嘱里写明解放杰姆的话,是实情。这样一来,那汤姆。莎耶的确吃了不少苦,费尽周折,为的是释放一个已经释放了的黑奴!凭他的教养,他怎么可能会帮助释放一个黑奴,这是在这以前,我始终想不通,现在总算明白了。

  葆莉姨妈还说,她收到萨莉姨妈的信,说汤姆和西特都已经平安到达,她就自言自语:

  "这下子可糟啦!我本该料到这一点的嘛,这样放他出门,却没有一个人照看好。看来我必须搭下水的船走一千一百英里的路,才好明白这个小家伙这一回到底干了些什么,既然我接不到你这方面消息的回信。"

  "啊,你可从未给我写信啊。"萨莉阿姨说。

  "啊,这怪啦。我给你写了好几封信,问你信上说的西特已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啊,我连一封也没有收到啊,姐。"

  葆莉姨妈慢慢地转过身来,对我厉声说:

  "是你吗,汤姆!"

  "嗯怎么啦。"他有点儿不满意地说。

  "不准你对我\'怎么啦。\'怎么啦,的,你这淘气鬼信快交给我。"

  "什么信?"

  "那些信。我已经下定了主意。要是我必须揪住你,那我就"

  "信在箱子里。这下行了吧。我从邮局取的,至今原封未动。我没有看。我一动不动。不过我知道,信肯定会引起麻烦。我心想,如果你不着急,我就"

  "好啊,你真该挨顿揍,准没有错。我发了另一封信,说我动身来了,我恐怕他"

  "不,那是昨天到的,我还没有看,不过这没事,我拿到了这封信。"

  我愿意跟她打十块钱的赌,我肯定她没有拿到。不过我想了一下,还是不打这个赌保险一些。所以我就没有吱声。
上一章   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   下一章 ( → )
汤姆·索亚历水云集月下小景旅店及其他新摘星录新与旧抽象的抒情小砦及其他如蕤集夫妇
若发现 第四十二章吉姆又被带了回来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马克·吐温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