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葬鬼经》第六十五章唯一的援兵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葬鬼经  作者:姓易的 书号:48914  时间:2019-7-28  字数:3313 
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唯一的援兵    下一章 ( → )
  跟随俏仙姑逃跑的那些旧教先生,此刻已经没了踪影。

  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应该是让后面的追兵干掉了。

  此时的俏仙姑,奔跑的动作很是慌张,基本可以用连滚带爬来形容。

  但在看见我们的瞬间,俏仙姑像是突然冷静了下来,轻笑了两声,放缓了脚步,慢悠悠的开始往我们这里走。

  在这个过程中,北贡没有回头,依旧是用手里的壳死死着那只怪物。

  尽全力控制住那怪物的四只落恶子,也只是往俏仙姑那边看了一眼,它们也不傻,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所以谁也没撒手。

  到最后,被那只怪物放倒的落恶子,算是缓过劲来了,跟活人一般,着肚子慢慢爬起来走到我身边。

  俏仙姑在距离我近二十米左右的位置停下脚,跟我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眼神说不出来的愤怒。

  “你个浑水摸鱼的玩意儿。”

  这句话在同一时间,从我跟俏仙姑的嘴里同时骂了出来。

  在她眼里,我就是一个标准的搅屎,别的不爱干,就喜欢干浑水摸鱼这种事。

  趁着她被仙家们追,我调转头,直接就上山了。

  当然,对我而言她也是一个喜欢浑水摸鱼的人。

  不光是她,旧教的所有人都是如此。

  这时候,方时良一马当先的从树林里跑了出来,随后就停下脚,没敢动。

  “我!老沈你们这是什么情况?!”

  从他喊话的声音来看,这儿子应该没什么大事,哪怕他已经浑身血迹,像是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样,嗓门照样是那么有底气。

  “这就是黑袍王的分身。”我说着,指了指那个被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怪物:“它不是魂魄状的玩意儿,有身存在,好像是叫什么神子。”

  “那你身边的那个呢?”方时良小心翼翼的问道。

  “它是落恶子啊。”我笑道:“沈家独有的孽,你应该听过吧?”

  说着,我一拍脑门:“差点忘了,上次你在海南还见过!”

  方时良没吭声,看了看俏仙姑,一抬腿就向我这边跑了过来,中途还故意绕出去,似乎是想拉开自己跟俏仙姑的距离。

  等他跑到我身边,我也觉得不大对劲了,左右看了看,依旧找不到其他人的身影。

  “就你一个?”我皱着眉,低声问他:“其他人呢?”

  “不知道啊,刚才还跟在我后面呢…”方时良也觉得有点纳闷,眉头紧皱的往树林里看了看,表情越发凝重:“我跑出来才发现他们没影了,你说怪不怪!现在连他们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方时良提到这点,我猛地反应过来,前不久还在树林里回的脚步声,现在确实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连曾经存在过的迹象都没有。

  “你们跑过来的时候没遇见意外?”我忍不住问他,心都提了起来。

  “没有啊…”方时良喃喃道:“就是跑出林子的时候我感觉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跟塑料袋似的,像是罩在我脸上了,但那就是一瞬间的事,我都怀疑是自己的错觉。”

  话音一落,方时良皱着眉没吭声,表情越发凝重。

  “看来不是你的错觉。”我叹了口气:“他们要么是被人堵了,要么就是被什么阵局鬼打墙在林子里了,但也不对啊…”想到这里,我也觉得纳闷,如果真是我分析的这样,那么被困在林子里的人,好歹也会发出点声音吧?

  被人堵住了,也不可能被堵住嘴,让鬼打墙住了,也不可能让他们失了声…

  “别想了。”俏仙姑冷不丁的开了口,笑得不亦乐乎:“在山里绕了这么久,他们脑袋都快晕了,怎么可能发现这附近有阵局呢?”

  听见俏仙姑这么说,我的心顿时就沉了下去。

  “看来他们还真是着道了。”我低声说着,看了方时良一眼,心情有点复杂:“这么多人都中招了,怎么就你跑出来了?”

  按理来说,方时良的本事应该不会太弱,但也不可能比袁绍翁他们强出太多,甚至还可能不如他们。

  但就是这样,方时良还是毫发无损的跟上来了,就没有被俏仙姑所说的阵局困住。

  “我他娘的上哪儿知道去?”方时良脸无奈的看着我:“你要是这么说,那我也纳闷啊,为什么就我…”

  说到这里,方时良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神变得复杂起来,凑到我耳边低声问我:“会不会是因为我体内的山河气?”

  “这还真有可能!”我瞪大了眼睛,心说方时良修行的就是山河门,所以他体内行的气跟普通先生不一样,是在这个时代独特到几乎濒临灭绝的山河气。

  如果真是因为山河气的原因,那这件事就可以完全解释通了。

  只不过有一点我想不明白,方时良也觉得很诡异,就是那些人被阵局困住之后,怎么都没声了?

  总不能一个大阵把所有人外带仙家们全都放倒吧?

  袁绍翁,镇江河,董老仙儿,莽千岁,还有那一众仙家跟先生们…

  能放倒一堆我们不觉得诧异,要是一口气把前四个狠角儿都给倒了,那我们就真的心服口服了。

  “你说的阵局是用来杀人的?”方时良很虚心的问了一句。

  俏仙姑笑着耸了耸肩,没回答,就不想给我们任何解释。

  “算了,我也不在意,要是他们死光了,那就只能怨他们自己本事不够。”方时良笑了笑,握着剑柄,猛地一抖手腕,轻轻松松就将剑刃上沾染的血迹甩在了一边。

  方时良转过头看了一眼,见那个所谓的神子已经被死死控制住了,脸上的表情也随之轻松了不少。

  “就她一个,没别人了?”方时良问我。

  “反正我来的时候就只有一个赵仙洪。”我笑道。

  听见这名字,俏仙姑僵硬了一下,忙不迭的问了句:“它人呢?!”

  “死了啊。”我说着,还特意指了指神子:“你们供奉追寻的神胎,刚醒过来就把赵仙洪给死了,还是用脐带勒死的。”

  “不可能…它有信物护身…神子不会攻击它…”俏仙姑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不停的摇着头:“这事是不会出岔子的…不可能出岔子!”

  俏仙姑已经气得颤抖起来了,眼里是凶光,看她那意思,似乎是恨不得活了我们。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笑着耸了耸肩,学着她刚才的动作,对答案避而不谈。

  “斩断脐带。”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悠然响起。

  方时良是第一次听见这声,更何况还是从他背后传出来的,所以北贡冷不丁的一说话,可把他吓得不轻。

  “我?你会说话?!”方时良瞪着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北贡:“你不是哑巴吗?”

  “说话小心点。”我嘀咕道,用胳膊肘撞了方时良一下:“它要是你我可拦不住。”

  北贡并没有在意我跟方时良的对话,双手环抱着壳,死死压制住趴在地上的神子。

  “脐带在供养它…我要控制不住了…”北贡颤抖着说道:“斩断脐带…快!”

  听见这话,我瞬间打了个冷颤,随后就左右扫视着,寻找着北贡说的脐带在哪儿。

  真别说,我这一找还真找到了。

  脐带就在神子的身边,在它手臂上,有几条筷子细延伸到土里的触手…

  “就这个?”方时良问我。

  “像。”我点点头,有点不敢肯定,因为这几条触手的状态跟我们之前遇见的脐带不同。

  但还不等我问北贡,方时良一抬手,剑尖指着地面,横着划了一下,如同切豆腐一般就把那几条触手给切断了。

  这瞬间,北贡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语气无比的惊慌。

  “不是这个!”
上一章   葬鬼经   下一章 ( → )
鬼王为夫死亡货车行尸走肉之杀亡灵禁地阴婚来袭,鬼黄泉十三灵最后一个盗墓盗墓王之妖塔我的鬼先生阴胎缠身:我
若发现 第六十五章唯一的援兵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葬鬼经》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姓易的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葬鬼经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