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哥哥,你好坏!》第83章幸福是勇气全文终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哥哥,你好坏!  作者:热奶茶 书号:49418  时间:2019-11-28  字数:8902 
上一章   第83章 幸福是勇气(全文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十八度酒吧,还没有到营业的时间。

  空气里飘着淡淡的花香。

  夏渔叶的睫纤长,眼珠如玻璃珠一样的澄澈透明,她的笑容淡淡的,微笑地与她对视,听说她是妹妹,抱来的时候,她也是起了名字的,叫安可儿,但是她更喜欢夏渔叶这个名字,就像她喜欢现在的生活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安琪看着面前这个和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女人,眼珠有着失神的琥珀。那种与生俱来的熟悉感,好像她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只是关于她的记忆却是一片空白。即使是长得如此惊人的相像,但她并没有给她一种危险的迫感,相反的,反而有些喜欢她。她应该认识她吗?还是人真的有前世和今生。

  "我叫夏渔叶,是佑泽洋的妹妹。"夏渔叶的呼吸很轻,灯光照在她的背影上,就像她童年时的阴影,只有角的笑容有着真实的幸福,想要就这样一个人隐瞒那些灰色的记忆。

  安琪无声嗤笑,慵懒地挑眉,立刻明白了她为什么来找她。什么都明白了,其实在看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自己闹了一个怎样的误会,以前佑泽洋在舞台上唱的那些歌,都是为她而唱的,她反而有些庆幸佑泽洋最后没有选择她,没有让她做一个替身。或许这就是双胞胎之间的默契吧,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她就明白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

  深夜的十八度酒吧。

  喧闹的音乐声,嘻笑声,酒杯的碰撞声。

  酒吧里灯光昏暗,依旧如过去一般热闹,每个位置都坐了人。森绿的灯光穿梭在每一个人身上,闪烁不止。

  原本那个专属于佑泽洋的位置,此刻正坐着一个倨傲的男人,眼底沉黯孤独。

  这个酒吧,人来人往,顾客一批换了一批,很多人都已经忘了十年前的那一幕,只听说过曾经这里出现过一个俊美如天神的男人,他的气息冷漠,高傲凌人。

  空气中燃烧着孤独寂寞的的酒气,来这里的都是一些单身汉,希图在这里寻找自己的快乐。乐对摇滚,舞台上的女人衣着火辣,扬的歌声飘在酒吧里,她的目光仿佛是一对可以穿透人的思想的精灵。她和她有着如此相似的面庞,但他清楚的知道,她叫安琪,并不是夏渔叶。

  风逸辰默默凝视着她,晃着手中的酒杯,僵硬地绷紧下颌,眼神渐渐暗淡下来。他故意跑到这里来,不想那么早回家,就是害怕那个家只剩下他一个人,再也找不到熟悉的身影。看到那张纸条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会离开他吧,还是会留下另一张纸条。

  心底的一弦绷紧,仿若有一种叫做宿命的东西,一碰就断,风逸辰把酒杯中的伏特加一饮而尽,没有加冰的伏特加,如火烧一般,但却远远比不上他心底的害怕,从此她的人生再也与他无关。

  酒吧里很吵,安琪的声音成妩媚,还有一些沙哑,是和夏渔叶完全不同的声线。寒冷渐渐将他的四肢冻僵,他真的很害怕,害怕她的离开,害怕回到一个人的世界时那种孤独和绝望——

  旋转的七彩球,在舞台上方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刺眼无比,使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酒吧里的喧哗声一波接着一波,已经HING到了极点,风逸辰拎起椅子上的外套,摇晃着走出酒吧。

  风逸辰握紧方向盘,心底却泛起一阵阵的冷意。

  终于到了别墅门口,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风逸辰望着别墅的大门,他的瞬间心绷紧,她还会在里面吗?可是里面并没有灯光,风逸辰黯然地望着整幢黑暗的别墅,默默地下车,拿出钥匙,这几个以来,他早已经习惯了每天下班之后,推掉所有的公务,立刻来到这里,习惯了洗衣做饭,习惯了有她的世界。

  门开了,房间一片黑暗,如他所想像的一样冰冷,没有夏渔叶的身影,风逸辰没有开灯,只是一步步朝着房间走去,就让他回到黑暗的世界,永远生活在黑暗之中吧,她一定已经走了,回到了佑泽洋的身边,她是那么地爱他。风逸辰的心底冰凉,没有一点希望。

  靠近房间的时候,风逸辰的脚步突然停住,眼神晃了一下,卧室的门里竟然有一点点亮光,是他的幻觉吗,风逸辰努力平静自己的情绪,镇定地打开卧室的房门,一盏温暖的水晶台灯,上,夏渔叶正拿着书在复习,还有一个多星期就要期末考试了。

  听到开门的声音,夏渔叶微笑地抬起头,闻到他一身的酒气,马上就皱了眉头,掀开被子,走下来扶住他,"你怎么那么晚回来,还喝酒了?"

  夏渔叶低声念叨着,风逸辰的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说不出话来,他深深地凝视着她,眼中有暗亮的光芒,"你怎么还没睡?"

  "我在等你回来呀,本来以为你很快就会回来,结果一直等到现在。"夏渔叶嘟起嘴,虽是气话但却没有半分埋怨的感觉,她昂起头,视他:"风逸辰,你这个笨蛋,你就打算这样丢下我吗?不要我和宝宝了吗?"

  风逸辰没有说话,有种难以言诉的温暖在血淌开来,当看到她依旧还在这里的时候,他的思绪就变得一片空白,一切显得那么的不真实,幸福的有些不可思议。

  "如果我真的离开你了呢?你打算每天都酗酒度吗?你不知道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吗,你说过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不会在骗我,可是你竟然偷偷想着要抛弃我,你难道不知道我和哥哥是表兄妹吗,就算没有血缘关系,我选择的人也只有你!只有你而已!早上,当我看到你留下的纸条时,我是多么害怕,害怕你真的就不再回来了!"夏渔叶朝他低喊着,发着自己全部的情绪。她等了他一晚,他不应该有所解释吗?眼泪从眼角滑落,当她看到那封信的时候,她和他一样的害怕,害怕他的离开。

  风逸辰伸出手,轻轻地抚摸她的脸,疼惜地拭去脸上的泪水,惊疑道:"你早上就看到了?…那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而且你今天不是去找安琪了吗?"

  夏渔叶背过身,她没有告诉他,她在赌,他会回来的。"我找安琪,是想亲眼看看我的姐姐而已,只想告诉她哥哥曾经爱的人虽然不是沁晨,但以后会是。"

  风逸辰抱住她,努力克制着全身轰然奔腾的血,他想要这样抱着她,想要永远和她在一起。

  幸福…

  风逸辰用尽全身的力气抱住她,"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不会再离开你,就算你到到了另一个世界,我也会跟着离开!"

  夏渔叶用手蒙住他的嘴巴,紧张道,"不要说话。我帮你去放洗澡水,早点洗好睡觉吧。"夏渔叶转身进了浴室。有一种奇异的幸福一同在他们的心底蔓延开来。

  卧室里,夏渔叶换了一件丝质透明的睡衣,斜躺在上,她查看了一些书集,怀孕的时候也可以有夫生活,她知道每次他都在忍得很辛苦。

  浴室的门终于打开了,风逸辰看向她:"你怎么还不睡觉,熬夜对孩子不好。"

  "我在等你。"夏渔叶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明天,你可以晚一点去上班吗?"

  夏渔叶脸上浮现一抹狡黠的笑容,站起来,在风逸辰还没有明白过来的时候,抱住他,第一次主动吻住他的,风逸辰的身体有一些摇晃,接着抱住她,热情地回应她的吻,夏渔叶的脸颊出现微微的红晕,美得惊心动魄,完全沉浸在了甜蜜的亲吻之中。

  一丝绵的呻-声溢出,他深情地吻着,风逸辰的身体滚烫,就在她以为他有近一步行动的时候,他突然放开了她,"早点睡觉吧。"

  夏渔叶却并没有放开他的意思,这一次她不想再让他为她忍着了。弥漫了雾气的夜,有些浪漫,她正在用情动的目光一点点惑着他,夏渔叶的纤手触碰在风逸辰的身体上,他颤抖了一下,风逸辰脸红,羞怒,她只是这样一个轻轻的碰触就能让他有这样明显的反应。

  看到她的主动和靠近,风逸辰终于抱住她,"这样真的没有关系吗?孩子…?"

  夏渔叶点头,风逸辰的吻比先前的更加的深,更加狂热。

  轻轻地放倒在上,他的鼻腔内弥了属于她的香气,如的温暖包裹着彼此,这辈子,他再也不会放开她。无论怎样的情,他都很小心翼翼,生怕碰到了肚子里的孩子。

  早晨的阳光照在窗外白皑皑的大地上,晶莹透明,似乎还有几片雪花,绵地飞舞在空中,如醉的拥舞,昨晚真真切切地下了一场雪,雪笼罩了整个大地,一切美丽的就像童话中的世界。

  风逸辰睁开眼睛,看着睡在他身旁的夏渔叶,她是如此的宁静美好,角还有一抹恬静的笑容,风逸辰久久地凝视着她,眼睛里有润的光芒,一直来他对她霸道,他就是不希望更多的人看到她美丽的样子,不希望失去她,她只是属于他的。

  谢谢你,渔叶。始终没有放弃我,没有放开我的手。

  到了白天,雪花不大但一直都没有停,沁晨今天可以出院了,佑泽洋这一星期,几乎是每天公司医院两头跑,连家都很少回去。

  "咚咚咚!"门口有人敲门,安琪拿着一束百合花,已经在外面站了很久。

  沁晨抬起头,有些惊呀,但还是很,"琪姐。"

  "脚好了吗?"安琪把花给她,"好像我来得有些晚了。"

  "不晚,谢谢你来看我。"沁晨的笑脸灿烂,佑泽洋拿过沁晨手中的百合花,安琪凝视他,"你们不恨我吗?"

  沁晨看了佑泽洋一眼,笑道:"不恨,因为你,才让我更有勇气面对自己的感情,其实那一天,你并不打算要泽洋的命对不对?"

  安琪淡然一笑,没想到她还聪明的,也好,至少看到他们终于在一起,她不会再有愧疚了,"那我走了。"

  "琪姐。"佑泽洋叫道,"我送你离开。"

  安琪回头看了看他们,"不用了,我又不是不认识路,以后有空还可以来酒吧玩,你们俩个一起来。"

  佑泽洋点点头,有时候他会感觉安琪和渔叶很像,有时候会觉得她们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无论如何,从现在开始她会学着爱沁晨,把过去的爱藏放在心里。

  *

  时钟一刻不停地走着。

  已经过完年了,这是他们在一起之后,第一次一起过年,只是夏渔叶有些过意不去,一直占着伊如影的房子,不过每当看到伊如影和林如彤一起过来吃火锅,她才不会太过意不去。后来才知道,风逸辰已经买下了伊如影的别墅。

  天空有些阴沉,马上就要到清明了,夏渔叶的肚子已经明显的隆起,站在墓地前,旁边站着的是她最爱的人,每个月只要他有空,他就会陪她来这里。

  她是第二次来自己亲生父母的坟墓,不能说没有恨,听到自己的父母因为钱而把自己卖了,她还是有很多的不理解,这样的痛远比知道自己是**犯的女儿多上百倍。但是她最后终于想明白了,她要感谢他们给了她的生命,让她有了另一个爱她的妈妈,认识了辰和哥哥。

  夏渔叶把花放下,然后走向前方不远处的墓地,看着那张睡梦中一直熟悉的笑脸,夏渔叶的心宁静一片。

  "妈妈,我要结婚了,他就是风叔叔的儿子风逸辰,你认识他对吧。"夏渔叶对着墓碑上的照片道,照片上的佑玲才只有二十多岁,是她人生最灿烂最美好的时候,夏渔叶并没有告诉她,自己不是她亲生女儿的事,就让这个美丽的谎言一直继续下去吧。她也希望自己可以永远做她的女儿,是哥哥最亲爱的妹妹,这是她人生的一笔财富。

  "妈妈,我是风逸辰,以后我会照顾好渔叶还有她肚子里的宝宝,过去我做错了很多的事情,我会用以后的时间来弥补自己的过错。"风逸辰也学着夏渔叶的样子,说道。

  夏渔叶看了他一眼,"妈妈说不定还没接受你呢,你就开始叫妈妈了?"

  "不管,总之以后我都会跟着你叫!现在我碰到佑泽洋都叫哥哥!"风逸辰炫耀道,好像是在讲一件很得意的事情。然后继续诚挚道:"妈妈,你就放心把渔叶教给我吧,我不会再让她受一点的委屈。"

  夏渔叶握紧他的手,角有慵懒幸福的微笑,那笑容单纯干净的就像世间所有普通的女孩子一样简单,"妈妈,你会接受辰的对不对。"

  阳光充沛的日子。

  紫郡山庄就像一个欧洲中世纪时,身穿贵族服的公主,高雅美丽地伫立在林**上。一百多英亩的绿化面积地。高耸入空的樟林树,花朵娇的玫瑰花,清水池。

  如同世界任何一个纯洁神圣的婚礼一样,就在这一天,夏渔叶和风逸辰的婚礼隆重地举行,在机盎然的春天,场地就是在紫郡山庄的后花园,从来没有对外公开过的别墅,如同少爷的身份一样,充了神秘的气息。

  一条长长的红毯从花园直通弧形花环处的牧师台前,阳光如水晶般透明,红毯中央的花篮里放着盛开的白玫瑰。从早上开始湘姨就带领着紫郡山庄的所有人开始忙碌,远道而来的宾客们都在花园里等候着这场举世瞩目的婚礼,衣香鬓影,盛况空前。

  夏渔叶的房间,小忧帮夏渔叶化妆,没想到小忧还学过专业的新娘化妆,她的理想职业就是开一家自己的新娘化妆店,只是因为家庭的特殊,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办法实现。粉的粉底擦在夏渔叶的脸上,妆容清干净,她的睫很长,不需要用假睫,稍微刷了一点睫膏就可以了。

  淡红的透明膏,如樱花一样的瓣,精致接近完美的面庞五官,白皙的皮肤,脖颈上是一串和她的结婚戒指配套的襄钻项链,夏渔叶的婚纱是乔力扬定做的,比原来的那一套更加漂亮,雪白的婚纱仿佛一对透明的天使翅膀,她美得让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

  佑泽洋和沁晨一起走进来,对她道以祝福,今天她终于要出嫁了,终究她还是没有离开紫郡山庄,人生就是这样的奇妙,这就是她的宿命和幸福。

  "渔叶,你今天好漂亮,是我看过的最漂亮的新娘。"沁晨羡慕道,兴奋的好像今天结婚的人是她,虽然七个多月的身孕已经很明显,但是在乔力扬的设计下,夏渔叶依旧美丽得惊人。美丽的锁骨隐现,夏渔叶的笑容像被暖了的流年时光。

  "那你们也可以早点结婚,哦,对吧。"夏渔叶笑着看了看一旁的佑泽洋,沁晨脸羞红,反而佑泽洋自然多了,"好啊,不如等渔叶的宝宝出生以后,我们也商量一下婚事,让宝宝当我们的证婚人。"

  沁晨开心的笑着,佑泽洋揽住沁晨的肩,今天他们正是她的伴郎伴娘,"不过今天我们还不能结婚,我们结婚了,谁来当你们的伴郎伴娘。"佑泽洋开玩笑道。只有看着她幸福了,他才会对过去她为他牺牲一切少一点自责。

  正在他们快乐的交谈之时,门口响起清脆的敲门声,站在门口的女人正是半年不见的不方颜安,戴着一顶红色的帽子,因为做化疗她一般出门都会戴一顶帽子,久而久之帽子已经成了她必需的装饰品。

  "颜颜。"夏渔叶不可置信地看着方颜安,她比过去更加美丽,脸色看起来也错,"颜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下飞机,看到你们要结婚的消息,我就赶来了,我想如果我不能参加你们的婚礼,我肯定会有遗憾,所以我就来了。"方颜安看到她行动不方便,便让夏渔叶先坐下,"还是多坐一会吧,呆会有的你忙的。"

  再次看到方颜安真的是太高兴了,她一直以为再也不能见到她了,看到她还很好,相信风逸辰的心事也终于放下了,虽然他没有说,但是她一直都知道,他还在担心着方颜安。

  "你还好吗?"这应该是风逸辰一直想问却没有问的话吧。

  夏渔叶关心地看着方颜安,凝白的婚纱质地衬托着夏渔叶如玉的肌肤如脂般,透着一种无暇的美,轻透的纱裙贴着夏渔叶完美的身体曲线。

  "我已经签下了手术合约,过两天就可以动手术了,不管成不成功我都希望可以来亲自祝福你们。"方颜安淡然地笑道,没有痛苦和不愿,夏渔叶动容地看着她,再次被她折服,失去自己的***是下多大的勇气。

  蔚蓝的天空。

  家丁都穿着统的黑色小礼服,拿着盛放酒水的盘子,穿梭在宾客之间,宾客们打扮优雅,大多都是上社会的一些名门望族,风家的世,其余的都是夏渔叶的亲朋好友。

  乐对在花簇前演奏着,拉奏出喜庆悦的旋律。

  风逸辰站在红毯旁边和所有人握手,不知道已经重复了同一个动作多少次,他们每一个人的话几乎都一样,可是风逸辰的笑容是那么的明显,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音乐传来神圣的婚礼进行曲,风逸辰屏息地凝视着主宅的方向,马上夏渔叶就会从里走出来,她的周围仿佛有无数柔和的光芒,风逸辰的嘴角有掩饰不住的笑容,花瓣飞舞,在琉璃般的光芒中飞扬,两个可爱的花童站在夏渔叶身后,她挽着佑泽洋的手出来,所有宾客都惊怔住,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见识到她的美丽了,但今天有着不一样的感觉,充幸福味道的阳光,风逸辰从佑泽洋的手中接过夏渔叶的手,从这一刻开始,她的名字前将加上他的姓。

  "辰。现在,我把渔叶就交给你了。"佑泽洋对风逸辰嘱咐道,这半年风逸辰为夏渔叶所做的,他都看在眼里,希望渔叶永远都会这样幸福。

  "嗯。"风逸辰快乐地像一个孩子一般,在所有人的祝福声中,他们一步一步走向牧师台,白鸽飞起,婚礼响曲停止。周围一片肃静。

  今天来这里的人有很多,旁边站着许多张熟悉的笑脸,那一对对笑逐颜开,幸福的恋人,空气里飘着圣洁的味道,风逸辰和夏渔叶并肩而站,他们是这样的相配。阳光中的风逸辰,黑色的西服,气质尊贵,他执着地看着身旁的女人,如同看着身命中唯一的光点。

  终于,他们开始互相换戒指,风逸辰和所有新婚的新郎一样,紧张,兴奋,期待,羞涩,在那一刻都一一织在一起,局促地呈现在脸上。

  风逸辰吻住夏渔叶的,阳光璀璨夺目,大片的樱花飞扬,画面定格在了最唯美的一刻,这场婚礼宏大瞩目,堪比任何一个皇室的婚礼,捧花被高高的抛向空中,所有人都对她微笑,伊如影,司天傲,伊如雪,伊馗,张芩,林如彤,乔力扬,沁晨,佑泽洋,小忧,柏桅…

  幸福的甜蜜的。

  风逸辰突然横抱起她,宠溺地将她呵护在怀里,因为怕她累着,所以这场婚礼,新郎新娘的节目就到此为止,剩下的要靠他们的朋友来帮忙完成。

  夏渔叶微笑地看着他,角绽开大大的笑容,爱情,是自身的圆,我不再缺少些甚么了。

  你的心就是我的海角和天涯,我不能去得更远。我们此生共赴天涯海角,不是游走半个地球,而是人间相伴。

  婚后的两个星期,因为夏渔叶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不方便出去旅行,所以并没有安排月旅行,夏渔叶刚刚上了胎教课回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莫扎特的音乐,一边看着书集,风逸辰已经去美国有五天了。

  前天是方颜安动手术的日子,他们都不放心她,与其这一生都无法忘记,还不如就让辰去陪着她,这是方颜安最需要亲人和朋友的时候。

  看着看着,夏渔叶就不知不觉睡了,湘姨正准备帮夏渔叶盖上被子,突然看到有一抹熟悉的身影从门口走进来,湘姨惊喜道:"少爷,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嘘——!不要吵醒她。"风逸辰小声道,俊美的面容上有一点疲惫,但是看到那张温暖的容颜时,风逸辰的眼神就温柔起来,"给我吧。"

  风逸辰接过湘姨手中的绵毯,轻轻地盖在夏渔叶的身上,然后去楼上洗一个澡,换了衣服终于舒服多了。

  阳台上,风逸辰晒洗着衣服,突然有一个环抱拥住他,风逸辰轻笑:"睡醒了吗?"

  "嗯。"夏渔叶点头,"颜颜怎么样,还好吗?"

  "很好,这次的手术非常成功,而且那里还有一个律师正在追求她。"风逸辰把剩下的衣服挂好。回到这里之后,湘姨有好几次都想拿他的衣服去洗,但都被他拦下了,不知不觉他已经喜欢上这样简单的生活,喜欢为自己所在乎的人而努力,而更好地生活。夏渔叶终于欣慰地笑了,她相信颜颜会真正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辰,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

  风逸辰回过身,看着她,问道:"什么事?"

  "其实,在爸爸住院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妈妈的第一次意外是谁设计的,然而那时候我只是想要隐瞒这个事实,却不知道其实我已经爱上你了。"夏渔叶仰起脸,笑容灿烂地说。

  风逸辰怔住,原来那时候她就已经知道,难怪那天她看到那些真相的时候,可以那么平静,"为什么没有放弃我?我也伤害了你不是吗?"

  "因为是你,因为你是风逸辰。一个从小就经常听到我妈妈夸耀的男孩,一个从小就应该活在阳光里的男孩,一个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伸出双手的男孩,却又霸道地想要控制我的人生,残忍地把我推入地狱男人,于是我便决定抱着他,这一生都将和他一起堕落。"夏渔叶的笑眼温柔。她的笑容让他感到无地自容,她那么善良。

  风逸辰突然一愣,"你妈妈以前夸耀过我?你怎么没有跟我说过?"

  "妈妈以前经常夸耀你,夸耀你的次数比夸耀哥哥的次数还要多,在出事以前她一直跟我们说,以后我们要把你当做一家人,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让着你,只是这些如果是在以前告诉你,你会相信吗?妈妈和你想像的完全不一样。"

  风逸辰微怔,凝视着她。是,他相信,过去有一个像渔叶一样善良的女孩,就是这个女孩占有了爸爸的心。他的心中仿佛忽然有一样东西慢慢化开,然后静而无声,今生他最大的财富就是娶到了夏渔叶。

  夕阳醺暖着她角的笑容,夏渔叶握紧风逸辰的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最浪漫的事。"

  "我会陪你一直走下去。"

  五十年后。

  紫郡山庄的林荫上,金黄的枫树林,枫叶随风而落,两个年迈的老人,手牵着手,步履蹒跚,鬓角还有岁月留下的白发和皱纹。他们的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他屏息地看着她的每一个神情,还如过去一样专注,他的目光柔和,她的笑容足。

  无论人生充了多少未知数,也许曾经缺少任何一个步骤,一件事,他们就不会走到一起,也许会爱上另一个人,但是当他们彼此对望的时候,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楚自己想的是什么,他(她)就是自己想要的全部。

  尾声。

  著名的杂志社《人生》邀请他们一起参加周年庆,并讲述这段曾经传奇颂扬一时的爱情童话,金婚五十年,这期间他们彼此没有传过一次绯闻,虽然其中也有过吵闹和泪水,但更多的是幸福的笑容。

  以后的时间,他们会和过去一样,牵手一起走向明天,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幸福是勇气的一种形式。

  一个人一生可以爱上很多的人,等你获得真正属于你的幸福之后,你就会明白一起的伤痛其实是一种财富,它让你学会更好地去把握和珍惜你爱的人。

  (大结局)
上一章   哥哥,你好坏!   下一章 ( 没有了 )
独宠娇妻:神天王驾到:狼致命婚姻之毒高冷阴司独宠犯上冷医生,帝国烈爱:冷报告老公:申姐弟恋宝贝太惹火:21克挚爱:
若发现 第83章幸福是勇气全文终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哥哥,你好坏!》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热奶茶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哥哥,你好坏!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