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管家反攻计》第二十八章我们四个人全文完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管家反攻计  作者:卻染 书号:50646  时间:2020-9-6  字数:5051 
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我们四个人(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暮色四合,夜渐渐将森林浸染在一片寂静的恐惧中,虫鸣和月配着林间的晚风将淡淡的混着土木香的情味播洒出去,山雨来的清幽。

  “啊…啊…用力一点…进来…再进来…啊…”一阵的呻伴着隐忍的呼吸声传来。“唔…不要,它钻得好深…啊…碰到了,碰到了,哦,不要开震动…啊啊啊…”壮的假具在樱花般娇的少年下中不断钻扭,鼓捣得那被充分开发过的发出一阵阵水润的翻搅声。

  小少爷趴在清辉的肩背上,一脸不安分的漾。白的双腿紧在少年管家的间,以双手为支撑,时不时上下晃动自己的部,让正在高速旋转的电动玩具摩擦着自己被药影响而瘙难耐的甬道。

  清辉背着双手将小少爷的光!托在掌中,掌心直抵着假具的尾端,么指和食指熟练地操纵着底部的按钮,中指有节奏地按口已然绷紧的括约肌。

  “不…唔,顶到了…啊啊啊…”小少爷一个扭,玩具由原本的旋转模式变为强震动模式,大的头重重地戳在了前列腺上,感的分身前端也溢出了些许体

  “好…太了…不行…啊啊…不要再往里面戳了…要坏掉了…”强烈的刺让小少爷得尖叫起来,嘴里喊着不要,身却扭动得更加烈,大幅度的摆动险些让清辉无法握住沾粘滑分泌物的具。

  “我要,要了!”在大的按摩即将掉出口时,清辉以最不可思议的力度重又将它入充血红肿的小中,原先仅在门四周游移的中指也随之深了进去,并随着震动,曲起关节,按摩着粉的壁。

  随着身体的摆动,小少爷的分身也在清辉背上摩擦,布料糙的触感给他带来了无上的情。

  “小声!”就在小少爷即将的那一刻,清辉突然停下手中的动,迅速下蹲,将背上的少爷护在身下,一手捂住他正惊呼的嘴。

  两人就地一滚,原先的位置上便多了一排闪亮的冰针。从泽和气味上判断,这些冰针只是些麻醉剂,看来阻击手并没有恶意。

  顾不上太多,清辉再次背上小少爷,准备快速撤离这片危险地带。

  “唔唔…”已然徘徊在高边缘的祁星熠浑噩的意识中只有让自己更加快活的念头,哪能注意到危险的到来。

  不住地扭动下体想要获得更多快。清辉怕他的动静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只能将按摩的震动功能打开。

  微微的震动声被深埋于中,唯恐马达的声音会暴两人的位置,清辉只开了最低档。

  俯下身,将小少爷的衣物拉好,并将他随意披上的长外套牢牢绑在自己身上,使两人紧贴在一起,确保小少爷不会在接下来的奔跑中从自己背上被颠下去。

  “别出声,抱紧我!”话音未落,清辉便腾跃开去,身后又是一排冰针狠扎在地上,泛着冷冷的清光。

  “唔…呼呼…”小少爷也并不是任地完全不知进退,虽是抵不住,但终究是记得紧捂住自己的嘴,不让难耐的呻声溢出。

  随着清辉的奔跑,小少爷紧贴在他后上的裕望不断摩擦,加上后里的异物微微震动,终是忍不住倾泻了出来。

  “清…对不起…”小少爷趴在清辉耳边喃喃低语,状似无物的手轻拂过清辉的后颈。

  “什…么…”话音未落,后颈突来的刺麻感让毫无防备的清辉感到一阵昏眩,步伐踉跄的跪倒在地后不可置信地转头看向背后,手持冰针正准备再扎他一下的小少爷。

  “为…”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在黑暗袭来前,清辉只来得及调整好姿势,使身体尽量前倾,避免被他背在身后小少爷在他不支倒地后被撞伤。

  “清…”----雾一直笼罩在这一座豪宅的上方,黑,倾城摧。在一声响后,清辉知道自己又开始做那个一直重复不停的噩梦了。

  在梦里,他只能以游魂的形式看着当年的悲剧不断重演,绝望与哀伤噬着他疲惫到极点的神经。

  “妈妈…不要…熠宝宝…跑啊!快跑啊!”清辉看到的正是十年前小小的清辉宝宝带着熠宝宝在花园里玩耍的画面,原本该是无限温馨的场景,却因为即将发生的事情而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黑幕。

  抱着熠宝宝喂饭的清辉宝宝,在一旁和苗小芽做着动物实验的祁月煜,一脸严肃地捧着金融巨著假装清修苦学,实际上却是在向熠宝宝发名为“杀死你”的嫉妒视线的大少爷。

  在书房中看着花园里的四个孩子玩闹的祁老爷和夫人,除了在空气中游的十年后的清辉,谁都没有注意到危险正在靠近。

  “妈妈,不要!”清辉一脸痛苦地看着祁老爷身后,正举着的苗双柳…

  “砰!”随着一声响,祁老爷捂着口上的血,难以置信地转身看着自己信任非常的祁管家的子。

  而一旁的祁夫人则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惊吓地尖叫出声。只是那一声尖叫还未出口便消失在了嘴边,她的前也多了一个与丈夫相同的血,凄惨惨地正往外冒着血水。

  “不…”清辉悲痛地嘶吼,他想上前责问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

  偌大的祁宅突然间火光四起,眼前的一切都渐渐模糊了起来,他看见母亲狰狞地笑了起来,看见大火将所有人都一一噬,看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衣人正在和母亲沟通涉互道恭喜,看到小小的熠宝宝被人鲁地抱走…

  对了,熠宝宝…熠宝宝危险!花园里的几个孩子惊恐地看着眼前的黑衣人,耀与月煜将清辉和小芽牢牢护在身后,熠宝宝在一名黑衣人怀中凄厉地哭着。

  “熠宝宝!坏人,你们是坏人,快放开熠宝宝!”小小的清辉最看不得的就是熠宝宝受委屈,挣脱耀的保护,一下子扑了上去,张开口,狠狠地咬在黑衣人的大腿上,却在一声咒骂中被一脚踢开,随即前还被补上了一

  “砰!”“不!清宝宝…”十年前清辉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耀绝望地向他扑来,眼里是天地沦陷的痛苦。

  口一阵刺痛,清辉幽幽转醒,这是每次噩梦过后都会出现的后遗症。十年前的那个伤口又开始作祟。空泛泛的眼神盯着目的粉红色,清辉知道,他又回到了祁宅。

  十年前那场大火后重建的,盛阴谋、愧疚和背叛的祁宅。是母亲,是母亲杀死老爷和夫人的。母亲是个杀手,是暗杀组织“暗阁”的头号杀手“鬼柳”

  她混进祁宅只是为了刺杀祁老爷,但是爱上祈管家,并且和他生了一个儿子却是意外中的意外,为了摆组织的利用,她接下了杀手生涯中的最后一个任务:杀死祁老爷…

  只要完成最后一个任务,她就自由了。她就能像正常人一般恋爱,结婚,生子,和最爱的男人共度一生,就能安稳、平静、幸福。

  所以她一定要杀死他,还不能让自己的丈夫知道,于是她偷偷地安排好一切,让这一场谋杀看起来就像是黑社会寻仇。

  在完成任务后她竟然还能若无其事地继续侍奉着祁老爷的三个儿子。是的,若无其事。

  这一切,都是清辉在她的记本里看到的。她将过往写在了记里,并尘封于箱底,可仍旧是被清辉看见了。

  这么多年来,清辉总是活在痛苦中,原来是自己的母亲杀了少爷们的父母啊…看着母亲在父亲怀中幸福的样子,清辉又不忍揭穿,说他自私也好,说他虚伪也罢,这一笔血债,就由他来偿还吧。

  他甘愿为少爷们做牛做马,赌上性命也在所不惜…----“儿子…你醒啦?”就在清辉仍浑噩不清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无限放大的老脸。

  “唉…我说儿子啊…你可真是不争气,你爸我好歹也是当年的sss级执事,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一个不争气的臭小子呢?竟然连最基本的抗力测试都没能通过,你出去可千万别说是我儿子啊!”还没等清辉反应过来,祈管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唠叨轰炸。

  “唉…我说儿子啊…你最近是不是又没有好好吃饭啦,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这样以后怎么能伺候得了三位如狼似虎地少爷啊!要知道三位少爷在事上没一个是好说话的主,你的后庭开发度是不是够标准了,我可不希望以后要天天来给你菊花…”

  给清辉垫桑一个软枕头,祈管家的唠叨继续。

  “唉…我说儿子啊…你怎么一点都没遗传到你老子我的痴情与专一呢?看吧,现在吃苦头的还不是你自己,一对三4p呢,希望你能活着过新婚期哦!对了你们的婚期就定在下个月的十五,正好是中秋节…”

  无视清辉铁青的脸色,祈管家继续唠叨着削苹果。

  “唉…我说儿子啊…我其实一直没明白,你到底是人的还是被的,别害臊这点你要先跟爸爸通个气,这样我才好决定到底是准备嫁妆呢,还是准备聘礼…”

  说多了有点口渴,啃了口原本打算削给儿子的苹果,再看看儿子脑袋的青筋,祈管家又下了颗唠叨炸弹,在清辉没来得及爆发前抖出了个惊天真相。

  “唉…我说儿子啊…等会儿老爷和夫人就回来了,你说我到时怎么跟他们解释,花园里的牡丹全被换成玫瑰的事儿,其实玫瑰真的比牡丹好养活,就像是三角梅什么的也还不错…”

  “等等…爸,你说的谁?老爷?夫人?是谁?”

  “唉!我说儿子啊…你怎么能连你干爹干妈都忘了,小的时候他们最疼的可是你哟,比疼三个少爷还疼你的,你怎么可以…”“不…不是…他们不是已经…已经死了?”

  “你个臭小子,诅咒谁呢!他们可是你未来的公公婆婆!”刚进门的苗双柳一听到那个不吉利的字就立马照着清辉的脑门儿来了个爆炒栗。

  “妈…你…”“你什么你!还不快换好衣服下来,傻愣着干嘛!”在一阵推搡中,清辉被迫换上了一套白色礼服,随即在祈管家的暴力挟持下来到花园。

  现在是什么情况?白色的纱幔,粉的玫瑰,彩的气球,巨大的爱心蛋糕…怎么这么像求婚现场?而眼前的两人是…“清辉,辛苦你了。”“哇啊…清宝宝…你还是这么可爱啊…”“你们,你们不是已经…已经…十年前…”这两人分明是十年前就已经死去的祁老爷和祁夫人,可为什么…清辉觉得这个梦长得诡异,拼接得很有问题。

  “嗯?老婆,你没和他解释过吗?”看着清辉呆滞的神色,祈管家用手肘蹭了蹭突然想起什么的苗双柳。

  “呃…这个…我以为你解释过了…而且…就是你没解释过,这么多年了,少爷们也应该有解释吧…”

  “…”“儿子,来,我给你解释一下…”祈管家将仍没有缓过神的清辉拉到一边,开始讲述十年前的那场“事故”

  苗双柳的确是杀手没错,也的确接了暗杀祁老爷的任务,但她事先早已和祈管家坦白过了。

  那一场暗杀,那一场大火都是为了烧出祁宅的内而设定的“好戏”可是谁也没想到的是,当天竟然真有一个商业敌手雇了杀手上门寻仇。

  而在这一场“事故”后,祁老爷和祁夫人毅然决定诈死,然后进行一个短暂的旅行来放松自己,直到苗双柳处理好“暗阁”的所有事情。

  当然,更没想到的是,在苗双柳正式接受“暗阁”后,祁老爷夫妇竟然因为环游世界而乐不思蜀,并且一游就是游了十年!

  更更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全家都知道的“秘密”大家却唯独忘了告诉那时还在病上休养的祁清辉…于是,一个长达十年的误会就这么产生了…

  “什么…这就是真相?!?那我这十年来到底在纠结什么啊…”清辉彻底内牛面了…

  “呵呵…难道你不觉得除了你以外,没人记得每年的‘祭’是什么时候的吗?小亲亲还真是迟钝得可爱呢…”清辉突然被人从身后环抱住,然后脖颈上便传来一阵吻的黏濡感。

  “恶…二少爷”“那…小亲亲,今天是我们的订婚哟…你果然还是适合穿白色…呐…要不要试试我为你设计的婚纱呢?”

  “我们的…订婚?”清辉僵硬地转过头。“不是你们的,是我们的!”小少爷也从另一边抱住了清辉“是我们四个人的哦!”“清…你终于要是我的了…”大少爷雄浑的嗓音中带着压抑的情,轻柔地吻了吻清辉的前额。

  “现在…谁能告诉我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啊啊…啊啊…”(全文完)
上一章   管家反攻计   下一章 ( 没有了 )
禁之渊兽血滛传如果只是调教滛荡推销员张完美邻居小星沈城少妇美滟少妇巧蝶滛熟美妇素琴屈辱少妇系列教师白洁全传
若发现 第二十八章我们四个人全文完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管家反攻计》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卻染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管家反攻计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