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悠然把莲采》第二十六章有你真好全书完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悠然把莲采  作者:极懒拉 书号:50659  时间:2020-9-6  字数:6723 
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有你真好(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爱上一个认真的消遣,用一朵花开的时间。沈赫连今天有应酬,没有回家吃饭,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本以为开门看见的场景会是林采缇笑靥如花地转过头,充喜悦地说:“你回来了,我和兰姨一直等你回来呢”可是事情的原本却是这个样子的:屋内没有开灯,林采缇踩着两个叠在一起的高椅上,一手拿着电筒,一手在换灯泡,而秦雅兰在底下一边扶着椅子一边担心地叮咛。

  沈赫连在门口看得目瞪口呆,随后马上回过神,走了过去“你们俩这是在干什么!?”

  林采缇和秦雅兰一直在全神贯注地从事着手里的工作,完全没有留意到沈赫连开门回家的动静,两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嗙”地一声,林采缇手里的电筒滑落,掉在地上又滚了好几圈,最终熄灭了,只剩下地的月光。

  沈赫连见林采缇踩在上面开始晃,眼疾手快,稳住她,又厉声道:“下来。”林采缇借着月光看着冷峻的脸庞,小声抱怨:“你刚才那么大声干什么,吓死我和兰姨了。”说完,缓缓蹲,准备先从上面那个椅子上下来。

  没想到沈赫连却伸出手,拎小似的把她一把抱了下来。秦雅兰在一旁看着沈赫连快要爆发的样子,暗自低笑,怎么她这个冷静自持的侄子自从谈了恋爱变得这么情绪化了?

  又连忙收起笑容,看着客厅上方款式简洁的主灯,解释道:“刚才灯突然坏了,灯光太暗不适应,小缇说她会换,我也没劝她,是我不好。”沈赫连抿着,不说话。

  “这跟兰姨没关系哈,是我自已要换的。”林采缇担心沈赫连责备秦雅兰,上前解释。沈赫连叹了一口气,恢复平静,对秦雅兰说:“明天我请物业来换,今晚暂时将就一下吧。”秦雅兰点点头,同意了。

  “走吧,我送你回去!”又转过身,对林采缇说道。“你这刚回来呢,也不歇会儿,现在还早,那么着急做什么?”秦雅兰不好奇。

  “嗯,有点事情。”秦雅兰也没再相劝“那好吧,注意安全。”沈赫连拉起林采缇的手,刚出秦雅兰的门,就径直往对门走。

  “干什么?不是要送我回去?去你那里做什么?”林采缇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沈赫连没理她,仍然牵着她的手,开了门,把她拉了进去,开了灯,又反锁。

  “喂”林采缇看着他的背影,提高了分贝。沈赫连转过身,语气冰冷“知不知道刚才很危险?”

  林采缇却毫不在意“那有什么,换个灯泡而已。”“你不知道这种事情可以叫物业吗?”“这么点小事也要叫物业,我平时都是自己换的!”

  “…”林采缇不难看出他隐忍的怒意,低声道:“我要回去了。”见沈赫连没反应,又试探地问:“你不送我回去?”“…”“那我自己走了”小气鬼,不送算了。

  “等等,我饿了。”林采缇诧异地转过头,只见沈赫连低着头,像个认错的小孩站得笔直,问:“所以呢?”

  “我想吃你煮的面。”林采缇看着他,心又软了,不数落他一句:“沈先生…”卖萌是可的,却又觉得说不出口,把后半句咽了回去,直接往厨房走去。

  林采缇打开冰箱,没有任何食材,空空如也。正要回头问他,却被他从身后抱住,伸出长臂顺手把冰箱的门带上。

  林采缇觉得上当了,语气严肃:“你骗我。”沈赫连笑笑,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里,温热的鼻息扫得她的,鼻音很重“我不这么说,你能留下么?”

  还没等林采缇开口,又继续说道:“我明早飞南非。”“怎么这么突然?干什么去?”“工作的事。”

  “所以呢?”“我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你。”“所以呢?”“你今晚得陪着我。”“…”林采缇最终没有经住沈赫连的哄,点头答应了。

  现在已经是夏天,冲了个澡才觉得浑身上下干不少。还是穿着他宽大的t恤,还是在他的卧室,林采缇走到落地窗前,拉开厚重的窗帘,一边擦头发一边欣赏窗外夜景。

  敲门声响起,回应后,只见神清气的沈赫连走进来,他也是刚洗完澡的样子,黑发上还有水珠滑落。

  沈赫连看着窗前的林采缇,宽大的t恤快到膝盖,出细白匀称的小腿,愈发把整个显得娇小可爱。走了过去,和她并肩站着看夜景。

  “怎么也不擦擦头发?还滴着水呢。”林采缇看着他,问道。沈赫连看她,笑笑“只是随便擦了擦。”

  林采缇把自己的巾扔给他“自己擦,我够不到。不擦干的话,第二天容易头痛的。”沈赫连接过她的巾,心里一暖,动作利落地擦了起来,又看着璀璨的夜空,轻声问:“还想要星星么?”

  林采缇转过头,怔怔地看着他,原来他还记得何潇生日那晚的话,半开玩笑地问:“你要给我摘么?”沈赫连笑而不语“小缇?”

  “嗯?”这时沈赫连突然转过身,把她揽到怀里,拨开她额前的碎发,在光洁的额头上一吻,好听的声音传来“把头发留长!”

  “我不要,短发很方便的。”沈赫连却轻轻抬起她小巧的下巴,眼神里有着不可忽略的认真和专注,缓缓开口:“这次,为我。”林采缇也回看他,笑着说:“你是在吃梓柏的醋吗?真是个傻瓜。”

  沈赫连又俯身把她抱到怀里“小缇?”林采缇下巴搁在他厚实的肩膀上,回抱着他“怎么了?”

  沈赫连今天怎么这么腻味?“我不想看到你再受伤。”直到现在,她左手心的那个伤疤还让他耿耿于怀。

  “我又不是小孩,我有分寸的。”“小缇?”“嗯?”又怎么了?你今天怎么那么不正常!“我明天就要走了。”

  “我知道啊,怎么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睡?”林采缇无奈,暗自猜想,这才是你把我带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吧。

  现在,林采缇和沈赫连一起躺在主卧的大上。林采缇侧着身,很不自然地蜷缩在大的边缘。

  沈赫连看着她小小的背影,不凑过去,从身后抱起她。林采缇被上的手臂吓一跳,又想往边上挪。

  “再挪就要掉下去了。”林采缇不高兴了,忽然翻过身,看着沈赫连:“谁要你老挤我。”

  沈赫连看着躁躁的她,笑得很好看。林采缇被他的笑容吸引了进去“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长得很好看。”

  “好看?”这个词语怎么能用来形容男人呢?“你就是好看啊,你的眉毛,你的鼻子,你的嘴巴,还有你的侧脸,真的很好看。”说完,不伸手摸摸他硬的鼻梁,最后滑落到嘴角,轻轻地抚摸。

  沈赫连立马翻过身住她,抓住她动的小手,认真地问:“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林采缇看着他,缓缓伸手抱住他的后颈,微微抬起身,在他嘴角一吻,一字一句地说:“如果那个人是你,那么我可以。”

  沈赫连被她的主动着实一惊,一直以来,都是他停下脚步,等待步伐缓慢的她。

  而今天,她却鼓起勇气迈出一大步,和他并肩而行。这份感情的天平终于平衡,沈赫连欣喜若狂,毫无顾虑地俯,加深刚才的吻。

  不一会儿,各种暧昧的声音在洒满月光的卧室里回。“不要摆出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又不是上刑场!”“…”“抱着我。”

  “…”“你怎么那么笨?!”“那到底要怎样?你怎么这么麻烦!”

  “跟着我,小呆子!”----我们天生都是彼此的学者,谁又知道世界灭亡在哪一刻。

  唯一欣慰的是有你,陪我接那一刻。曾经说好的,取了就不能舍。林采缇第二天醒来,已经没有了沈赫连的身影。想起昨晚这种绵悱恻的细节,不一阵脸红。

  下面还很痛,虽然昨天他已经尽量温柔,但…还是很原始。林采缇忽然懊恼,为什么总是想起昨晚沈赫连感的样子。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拿过头的手机,有一条沈赫连发过来的短信。

  林采缇看着发件人,不是之前的“老沈”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阿连”不一乐,他还真和这些不重要的称呼杠上了?点开信息,还是很简短,四个字:等我回来。

  林采缇拨通他的电话,提示已关机,看来已经登机了。慌忙请了个假,又顺便把他收拾了屋子,在玄关的鞋柜上发现他特意给她留的钥匙,笑了笑,也没拿,拉开门走了。

  今天下了班,本打算去秦雅兰那里的,纪品璇却突然约她一起吃饭,只好答应了。林采缇见纪品璇毫无食,用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问:“怎么了?还跟食物过不去了?”

  纪品璇蹙着黛眉,一副苦苦思考的表情“你怎么看好马不吃回头草这句话的?”林采缇夹了一口菜“这是千古传的名句,肯定自有它的道理。”

  “也是。”纪品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干嘛说这个?”“我跟你直说了吧。”“嗯,你说。”说完,林采缇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纪品璇。

  “我好像…还是放不下他…”“你前男友?”纪品璇点点头“最近一次偶遇,我们心平气和地谈了谈,当时…确实有点误会,是我太冲动了。”

  “那现在怎么办?”“唔,我发现他这棵回头草太好了,那我…还是不要做好马了。”“…”也是,感情的事情其实很难说的。

  “你和沈赫连怎么样了?”纪品璇起初很担心,怕沈赫连只是一时兴起,林采缇刚从伤痛中愈合,恐怕再也经不起打击,没想到两人发展得还顺利。

  想起沈赫连,林采缇笑得甜美“小吵小闹总是难免的,不过总体好,呵呵。”

  “我说,他扑倒你了没有?”林采缇没想到她居然这么问,差点被咽到,自己顺了顺气,表情很尴尬。

  “还是说,你扑倒他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晚是自己扑倒他的吗?细细想想,也算是自己默许了他的。

  “你怎么不说话?”纪品璇对这个话题一直很感兴趣,穷追不舍地问。“品璇,先吃饭吧,我肚子好饿。”

  “好吧,我也不问了,反正最后不是他扑倒你,就是你扑倒他。都是扑倒,其实也没差。”

  “…”林采缇到家的时候,居然看到一个盼夜盼的身影,只见沈赫连靠在门边,仰着头闭着眼,旁边放着他高档的行李箱,他回来了!?林采缇踮起脚尖,悄悄走了过去,用手指轻轻戳了戳他的胳膊。

  沈赫连立即回过头,林采缇灿烂的小脸映入眼帘。将近大半个月没见,她的头发稍微长了那么一点点。

  “怎么来我这里了?”“刚下飞机给兰姨打电话,她说你没去那边,我就直接过来了。”林采缇一听,小脸泛红,立刻开门“累了吧,要不先去躺会?”想了想又问:“吃过饭了么?”

  “唔,在飞机上吃过,不是很饿。好困,我想去躺会。”说完,自己主动走进卧室。

  林采缇进屋的时候,沈赫连貌似已经睡着了,虽然天气热,但这么睡难免会着凉,拿过一薄薄的夏被,为他盖好。

  不料却被沈赫连抓住手腕,他的声音略显沙哑:“陪我躺会儿。”微微一用力,就把她拉上了小小的单人。还是那个姿势,林采缇侧着身,沈赫连从背后抱着她。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沈赫连收缩了她前的手臂,问道。

  “给你打过的,但是都在关机,我在想你会不会太忙。”沈赫连离开的这几天因为时差的关系很少给她打电话,但林采缇每次给他打过去,不是占线就是关机。

  沈赫连笑笑,在她细白的颈子上亲了亲,便睡着了。沈赫连再次醒来的时候,林采缇已经不在身旁。

  休息了会儿,精神要好很多。走出卧室,正好见林采缇从厨房里走出来,笑着说:“我了些吃的,先随便吃点。”沈赫连坐好,看着桌上的两菜一汤,一股暖意袭上心头。

  林采缇在他对面坐下,不好意思地说:“天气热,还是吃清淡点好。我不太会,你凑合吃点。”她其实很担心,秦雅兰厨艺那么好,怕沈赫连吃不惯。

  沈赫连夹了一口菜,送进嘴里,虽然清淡却很入味,抬起头问她:“你不吃点么?”“我和品璇在外边吃过了。”沈赫连点点头,边吃边问:“你怎么不问我?”

  “问你什么?”“怎么没给你带礼物?”“你给兰姨带了么?”沈赫连点点头,又继续吃饭。

  “没带就算了,没关系。”其实林采缇之前还是有些许期待,这么一听倒是有几分失望,礼物贵不贵重并不重要,但是想得到一份恋人精心挑选的礼物,这种心理很正常。

  “你不生气?”沈赫连抬起头,看着她。

  “不会啊,我又不缺东西。”“…”这个呆子。林采缇洗完碗,回到客厅,沈赫连正坐在那里看电视。

  “我还是觉得对不起你,你刚回来,应该请你吃大餐的!”沈赫连拉她坐下,挑挑眉,暧昧地说:“我刚好想到一个词。”

  “什么?”“偿。”说完,抱起林采缇走向卧室,便是翻云覆雨。

  林采缇坐在车里,不懂为什么沈赫连会带她来郊区。上次看星空的时候是刚变冷的寒冬,而这次,也是和他一起,却已经是炎热的盛夏了。

  只见他找了个风景别致的地方便靠边停车,林采缇问他到底要干嘛,他却神秘地笑笑,按了个按钮,车椅便被放平了,又打开天窗,让她躺下。

  “这里的星空更漂亮,是不是?”沈赫连也跟着躺下,转过头来看着林采缇。林采缇透过天窗看着漫天闪烁的繁星,口一紧,原来之前的一切他还记得那么清晰。

  见林采缇看着星空没回答,又开口:“还记得我去南非的前一晚吗?我问你想不想要星星,现在我来给你摘,可以么?”

  林采缇忽然鼻子一酸,忍不住用右手捂住了颤抖的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感觉沈赫连轻轻拉过她的左手,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才一会功夫,手腕上传来一阵凉凉的触感。

  低头一看,一串亮晶晶的手链便覆在自己手上,又抬起头,眼里含着泪,不解地看着沈赫连。

  “这就是我从南非给你带回来的礼物。之后又请蔓薇帮我设计,花费了些时间,喜欢吗?”沈赫连认真地说。

  林采缇这才抬起左手,才发现这是一条钻石手链。由很多颗同种规格却形状各异的小钻石构成,每颗小钻石都被打磨得很细致,却仍然保留着原始的形状,宛若夜空中璀璨闪耀的银河。

  林采缇点点头,声音却开始颤抖,转过头来问他:“它叫…什么名字?不是每个作品…都会有名字的吗?沈赫连笑了笑“蔓薇说叫starry sky,但我觉得叫lky way比较贴切,更适合它的样子!”

  “为什么?”林采缇忽然明白这手链的寓意,但她还是想从沈赫连的口中得到答案。沈赫连看着天窗,缓缓地说道:“还记得那次打赌么?你不是问我想要什么吗?”

  说完,牵过她的左手,转过头,前所未有的认真与庄重“我想要你下半辈子的人生,你现在愿意给我了吗?”

  林采缇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沈赫连这是向她求婚么?一时不知如何反应,眼泪终于决堤。沈赫连叹了口气,伸过手去帮她拭泪“哭什么?”难道不愿意了?林采缇却“哇”

  地一声哭了出来,哽咽着说:“你怎么…不早说?我都没有…准备。”沈赫连无奈,没想到她竟然会是这种反应,又轻声说道:“小缇,你愿意吗?”

  林采缇歇了半天,依旧颤抖着声音:“你钻石…都送了…我还能不愿意吗?”沈赫连一听,万分高兴,掏出一个价值不菲却低调的钻戒,戴到了她左手的无名指上。

  林采缇看着钻戒,问:“怎么还有钻戒?”刚才不是送手链了么?沈赫连揽过她,低笑:“求婚怎么能没有钻戒?”

  “那你送手链做什么?”“小呆子,我是想告诉你,除了你爸爸之外,我也会为你摘星星。把你之后的人生交给我,我会为你负责。”林采缇趴在他怀里,良久才开口:“万一…我爸爸不同意我们的婚事呢?”

  林采缇在和沈赫连交往的两个月后才把这事告诉父母,二老只说“知道了”便没了态度。“不会的。”“万一…你父母不同意怎么办?”

  “怎么会?他们那么喜欢你。”沈赫连和父母提起过这事,二老都表示很喜欢林采缇。“阿连?”“嗯?”沈赫连实在很惊喜,她终于叫出了他最想听的名。

  “谢谢你。”谢谢你等我,爱我,教会我,有你,真的很好!

  (全书完)
上一章   悠然把莲采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兄妹之禁锢的这个恶毒女配都市逍遥邪少女总裁的至尊无限透视四月间事奈何只钟情于乡村透视小仙修真狂少混都玄医归来
若发现 第二十六章有你真好全书完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悠然把莲采》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极懒拉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悠然把莲采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