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卻罢还休》第五十五章蔚蓝全文完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小说网
顶点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卻罢还休  作者:沈妍 书号:51130  时间:2021-2-16  字数:6899 
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蔚蓝(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门口守候的龙渊龙澈等待了很久,听着那熟悉的一声声熟悉的呻,心里难免不是滋味,却依然挥去了前来查诊的护士医生,给他们留下一眯空间,待情声平定才推进去。

  萧灿搂着秦晚晴坐在上,秦晚晴躺在他怀里酣睡正,这女人没坚持几个回合就弹尽粮绝了。龙渊冷冷地过去,把秦晚晴从萧灿身上拉起来,拽了毯子包住她,直接出去。

  人我们带走了,你休息吧!龙澈和萧灿互相对视一眼,心中自知,留了一句话就跟着龙渊出去。谢谢你。身后的声音传来,龙澈没有回头,淡淡一笑,轻轻把门关上。

  …别看了,他们已经走了。医院走道尽头,一个女子推着轮椅静静地站在最里处,轮椅上的男人劲朗英,沉默的容颜透着难言的落寞。

  女人倒是很干净的脸,素面朝天不抹红胭,清秀且利索。忠义…我们走吧好不好,到时候去复诊了。医生已经在里面等待了。忠义依然沉默,始终注视着那头,人已经走了,眼光却还是停留在哪里。

  长久以来在背后默默地注视她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已经形成习惯了呢,只是她心里的位置已经了,哪里还能再得进去呢,更何况如果让她伤身,也不是自己所愿。

  能默默守候,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我们走吧。林小姐清的脸上突然显出了欣喜的笑容,这是他头一次开口跟自己说话,而且他刚才说我们…天知道她等了多久,盼了多久才等来与一句我们啊。

  好,我们…我们这就过去。林小姐听到忠义微微点头,开心地一笑,林小姐笑起来很甜,眼睛会弯弯眯起来,像月牙,竟然十分的漂亮。

  也许这就是你的安排吧,是你所希望的是吗?那好吧,只要是你的愿望,我就…忠义收回远望的目光,看着林小姐,那种干净灿烂的笑脸竟然也似极了,似极了…

  也许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是吗?***我是龙恬,小名甜甜,不过家里人都不这么叫我,我只好用于自称。

  美爸爸叫我鬼丫头,老妈叫我甜宝贝(不过美老爸不喜欢我妈喊我宝贝,所以每次老妈这么喊我的时候,他都翻翻他的狐狸眼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聪明如我就立刻知道这丫准又想着什么法子来整我了)。

  至于酷老爸和我那个也酷的一塌糊涂的弟弟甩都不甩我。不过,酷弟弟不甩我我就着他,扭他,咬他,踹他,噪音轰炸他,直到他甩我为止,我龙甜甜就是能发挥越挫越勇的精神屡败屡战。

  要是酷老爸不甩我,哼哼,我就…我就…滚就一个字。我家里有个常客,常客就是长年不定期居住的人口,那个总是穿着白衣的叔叔,和美爸爸长的老像了,笑眯眯的,就是眼神不太好。

  对了,他也叫我甜宝贝,估计是跟老妈学的。他可是一美人!我龙甜再加甜的法典里,所有美丽的人都叫美人,美人是不分东南西北的,美人是不分男女老少的,就连东方不败你也不能不承认那也是美人,所以,白衣叔叔是美人,而且是维纳斯般的美人。

  幸运的是我家都是美人…除了我自己。说起我自己啊,那个天崩地裂惨无人道啊,那个眼泪哗哗鼻涕啦啦啊,照理说我家这传统生出来的崽就算不国天香,至少也不至于太寒碜人吧,可是我吧,我龙甜甜在从出生到现在的12岁,不一直坚持不懈一如即往地打破这传统,扰着大家的眼球。

  甚至在一家人一起上街或者出去吃饭的时候,都经常有频频回家的人们在欣赏赞叹眼羡之余,投来诧异的目光。

  这些人还真是好看,男帅女靓。这丫头也是他们家的?好像是的吧?不过她真的是女孩吗?旁边那个更小的好像要更像女娃一些吧。搞不好是私生的。不会抱错了吧?也许是亲戚家的小孩。拽不定是领养的。…关于我相貌的问题,我曾经虚心地请教据说是我亲娘的那个人。

  我美丽的妈,风姿绰约倚在藤椅上,食指点着我,煞有介事地想了半个小时,其实估计是睡着了,谁让她睡上老是睡不好。然后终于告诉了我一个答案“应该是没有抱错吧,我也不可能生错啊。难道是基因突变了?”

  我哭!我滴那个亲娘啊,你跟当时才几岁的我讲那么高深的生物术语,我除了知道糖和橡皮的区别其他的懂个啊。

  现在想来,也许老妈正是在那个时候无意间培养了我浓厚的生物兴趣,因为为了清楚那个神奇的名词,我从小就捧着比我脑袋还大还重的字典…放在我弟弟身上,然后再捧出一本更诡异的《物种起源》,一字一字地嚼啊嚼。

  所以现在养个小花搞个爆炸什么的就是小K那个意思。说话回来,小时候还真是无趣啊,除了跟弟弟打架吵架以外我就几乎没什么乐趣(当然主要是我打他闪人,我骂他不鸟)。

  我那个妈啊,那N个爸啊,真真是天底下最不负责任的父母了,整天腻腻歪歪在一起,甜蜜不够似的,就连给娃儿取个名字都不认真,龙恬、秦密,合起来就是甜蜜…晕,算你们狠!说起他们那个腻歪啊,真是几天几夜都说不完啊!某,龙澈在烧菜,拽了秦晚秦帮忙,其实是想偷吃一下下啦。龙澈把秦晚晴圈在怀里,手绕过衣服下摆,开始不规矩起来。嗯…你轻点,孩子们还在外面。

  呵呵…你小点声不就行了。废话,这种事哪里能忍得住啊。秦晚晴咬着牙,媚媚地翻着白眼,任龙澈游走在身上,捏住那的柔软在手上掂了掂。

  大了很多啊,不知道是不是发育还是生育的原因呢?啊!你别那么用力啊!嘘,小声点噢。什么声音?我又没出声!龙澈四下一搜,终于发现了奇怪声音的来源,在柜橱里面。

  龙澈整理好秦晚晴的衣服,轻轻地走到柜橱旁边,拉开门…嗯,居然没拉动。龙澈扬了扬眉毛,然得了然:出来吧,难道还真要我揪你出来,鬼丫头?啪嗒,橱门自己打开了,里面爬出一个小女孩,手里还拽着一个小男孩。

  小女孩长得像个男孩子,短短的头发,衣服上也尽是食物,什么面包屑、半截苹果皮、葡萄籽、巧克力渣,还有牛浸出的污渍,嘴里还叼着半截炸翅膀,这点倒是跟她妈妈一样,也是她是亲生娃的难得的证明。

  小男孩倒是干干净净的,苹果般可爱红润的面孔,像个小女孩一样,只是眉眼间竟有种冷冽和峻意,漂亮的很沉默的很也冷的很。

  被姐姐拉出来的时候小脸微微皱了起来,似乎有些不乐意,又万般无奈。干嘛啊,又不是我一个人,干嘛只说我啊!小也在里面你怎么不说呢,美爸爸偏心!

  5岁的龙恬(甜甜)小姐横眉冷对,抗议着。小男孩听见姐姐那恶心的称呼,心里一寒,小眉头蹙得更紧了。

  龙澈直接把她拎了起来,秦晚晴觉得他空虚动作非常眼,貌似自己小时候也经常被这么拎小似的拎着,那个怀念啊…终于有替罪的了,养个女儿就是贴心啊。

  怪不得人家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龙澈拎起龙甜甜的时候竟然觉得不是太顺利,低头一看,甜甜那只手跟秦密的手紧紧抓着。

  龙澈看着秦密,秦密小小的身体也直了,反握住甜甜的手,高高仰着头,直视着龙澈,这眼晴…黑如最纯净最深邃的黑水晶,又不染又无法看透,好像你看仔眼就不由自由地被他进去,却有突然浑身一冷立刻僵住。

  这样的眼睛,到底像谁?***秦晚晴舒展了一下胳膊,舒服地打了个呵欠,爽快极了。推了推在身上的重物,重物自觉地往旁边移了移,顿时轻松多了。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好了我明天这去吗?秦晚晴懒懒地问卖力运动了半晌终于吃喝足的萧灿,这些个男人啊真真都是如狼似虎的年纪,累得她酸背痛腿盘,补钙都来不及了。

  部至今还在发账,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们捏坏了,尤其是这个萧灿,老是喜欢和它睡觉,真怕他一不小当成红桃K咬上一口。

  怎么,不希望我来?萧灿懒得抬头,咕哝了一句,含在嘴里的红尖,啪唧两下,了几口,能感到淡淡的香味,他满意极了,赞赏地使劲亲了一口,又继续埋头含住。

  秦晚晴翻了他一个白眼只能任由他作恶。不是不希望你来,只是…怕你那两个哥哥吃味?不用管他们。

  我还吃味呢,你一个月就那么几天能陪我,其他时间都被他们给霸占了,我要是再不来,你还不被他们连人带皮都吃得干净了?秦晚晴继续翻着白眼,嘴上不敢说,只能不停地腹诽。你来了,我不还是要被你吃干抹净啊?

  萧灿突然微微抬起身,壮的身体立即呈现在秦晚晴面前,没有一丝的赘,下面是坚有看头,秦晚晴红着脸,偷偷看了几眼又立刻把头扭过去,末了再伸眼珠又瞅上两眼。

  这人吧,身材好的几乎都能做模特了,不过,话说回来,还是大哥的更有看头,比竟是长期军队里锻炼的人啊,那个肌和线条…呸呸,我怎么越来越啦。

  萧灿倒是大大方方地让她看,他的注意力被另一件一物吸引住了。晴晴,你是不是戴着那条血石项链?是啊,是啊,你送的传家宝嘛,我哪敢不随身带着,要不然…咦?你怎么知道的,你能看得见啦?

  呃,最近好像能看见了一点,有时只是模糊的影像,不是很清楚,只能大概判断出轮廓。太好了!秦晚晴高兴地掀起来,抱住萧灿的头,猛地亲他的眼睛,能看见就好,明天我们再去医院检查,你一定要好的!一定能的!

  秦晚晴手足舞蹈地表达她的兴奋之情,却没料到又发起男人的新一轮的情。你不要再动了,是不是想我死在你身上?红樱火烫地触在水帘口,摩挲着,蓄势待发。

  咚咚,门被恨杀风景地敲响。更杀风景的龙澈在外面扬了声音喊人:温存够了没?够了就赶紧出来,饭都要凉了!该死的!萧灿低低地咒骂一声,表情不愿地翻身下,他跟龙澈上辈子一定是仇家,这辈子继续相克。你去哪儿?冲澡!

  ***曾经有一份美味的菜肴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希望对他们说:我不要牛鱼丸了!

  牛鱼丸,那是我心中永远的痛。比如现在。事情是这样发生的…秦晚晴下楼的时候,龙渊龙澈已经坐在餐桌旁等他们了。

  龙渊扫一了眼她红晕的脸,眼一深,虽然不说话还是让秦晚晴骨悚然,谁让她怀孕的那段时间作孽太多呢。嘻嘻陪着诌眉的笑脸。咦,这是什么?秦晚晴看到桌子上几张红色请贴。

  忠义送来的请贴,他下周和林小姐结婚。龙澈把碗筷放到她面前。哇?!忠义怎第要结婚啦?怎么,你很吃惊?龙澈凑过脸来,一下子放大在秦晚晴眼前,那种笑容堪称夺命勾魂,吓得秦晚晴赶紧把请贴放下,使劲摆手。

  不不不不不…我是说那个…林小姐,对,林小姐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石头点头了。我是高兴,替他们高兴的。嗯,龙澈满意地听到他想要的回答,作为奖励,夹了个菜喂到秦晚晴嘴里。

  秦晚晴吃到嘴里,感到不太对劲,这东西圆圆的酥酥的,怎么那么熟悉呢?莫非难道或许是那个…顺眼看去,是的,就是曾经把她整得死去活来的终极品…牛鱼丸。

  怎么,不好吃?龙澈抱着秦晚晴坐在自己腿上,轻轻地在她耳边呵着气,眼角有意无意地瞟着下楼来的萧灿,嘴角一翘,含住秦晚晴第三的耳垂,暖昧地用牙尖轻轻咬住,惊的秦晚晴娇娇一叫。

  萧灿摸着楼梯下楼,他已经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自己在红枫别墅里走动了(反正就算不闭眼也是一样的),听着秦晚那句古怪的叫声,心里了角…这厮又和自己扛上了。

  晴晴是得要多吃一点,累坏了呀。萧灿有个好处,就是自觉,自觉地坐到秦晚晴身边,自觉地拿过碗筷,自觉地放进嘴里。我不记得有请你留下来吃饭了。龙澈一手环住秦晚晴的肢,一手不停地往她嘴里东西。

  菜烧的这么难吃,你以为我愿意吃啊,还不是看在晴晴的面子上,可是她让我留下来吃饭的。萧灿决不是省油的灯。秦晚晴觉得龙澈的手劲几乎是立刻地加大了,甚至直接从上覆盖上了前,似怒非怒地了两把。

  菜再不怎么样好歹还能吃,你又会做些什么?唯一的就是做几件乞丐服,可惜现在连这个也作不了了。

  萧灿虽然看不清楚,但是依然能感觉到龙澈那种貌似温柔实则不怀好意的目光投过来,平时总是被他牵制也就罢了,今儿这些上功夫可绝不能让他!

  没办法,我看不见了啊,还是晴晴最心疼我,知道我眼睛不好,每次都不知道有多配合我,是不是,晴?嘴角一挑,端的是柔情婉转。

  龙澈回之以美目分兮,寒光冽冽。是吗?看来我们宝贝这几天没有吃啊,还是要多喂喂才行。龙澈又夹了几筷鱼丸,直接到秦晚晴嘴里,也不管她能不能得下。

  秦晚晴受够了,这两上人没完没了的明讽暗刺、眉剑眼刃、笑里藏刀,这些她通通是无所谓的,就当看戏,但是你们别把那火往她身上烧啊!

  顿时气上心头,恶心胆边生,猛地推开龙澈站起来,没料想动作太快了,连带着桌上的菜盘颤抖了半天,差点翻盘,秦晚晴立即伸手去扶,但是来不极了,还是有些不少圆滚滚的丸子萧洒地滚到了外面。龙澈笑了,倾国倾城。这盘菜可是大哥亲手做的额。光是炸那个牛脆皮就花了不少功夫啊。你就那么不爱吃?龙澈笑眯眯地看着秦晚晴,这次连萧灿也好整以暇地靠在椅子上,环着手,终于轮到他看戏了。

  龙澈的眼睛明亮美丽,嘴轻轻动了两下,秦晚晴虽然没听清楚,但是脚趾头想都想得到,龙澈刚才说的是很简单的四个字…你死定了。

  秦晚晴觉得自己是死定了,背后被一术惊寒无比的光扫着,没等她有所动作,整个人凌空而起,被龙渊拎在手上,扔进了自己怀里。

  你就那么不待见我做的菜。龙渊冷冷的声音震的秦晚晴一阵恶寒。人家又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那就是特意的楼?龙渊是个实干派,绝对且说且做型,解开秦晚晴的衣服,随手扔给龙澈,龙澈勤奋如蜜蜂地把衣服叠好放到一旁,又殷勤地把鱼丸送到大哥手边。

  看好戏,谁不喜欢啊?不要不要,我错了还不行吗!谁管你,最后一件衣服被龙渊扒掉,全身光溜溜地就像刚煮的鱼丸。

  我家虽然不缺这点粮食,但是也不能浪费啊,浪费是要受惩罚的。龙渊拿起一个鱼丸,手指夹着,在秦晚晴前晃悠着。

  就算要惩罚也不要这里啊!甜蜜她们还在家里呢!给孩子们看见怎么办啊!秦晚晴哭无泪了。她们被忠义接走了,说要请两上小东西做花童,试礼服去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今天有那个闲情逸致做什么鱼丸,赶紧你早就准备好了啊,不管我打渔打翻盘子结果都是一样的嘛,我哭!秦晚晴感的身体几乎是立刻感到了异物的入侵,龙渊果然开始他最爱的游。

  牛鱼丸虽然看似圆圆的,但是油炸的表皮却凸出许多小豆豆大小的包,滚在幽长的甬道里,那种触感的剌几乎是立刻席卷而来。

  一个接着一个龙渊锲而不舍,孜孜以求。那种似动非动,似顶非顶的感觉即像是折磨又带来兴奋,秦晚晴扬起脖子,跨坐在龙渊身上,身体像一张白玉弓,美妙之极,连一旁的龙澈也受不了了,拉着椅子直接一腿进来,勾住秦晚晴的脖子,火辣辣地热吻奉上。

  身体里的鱼丸越越多,涨得的,秦晚晴双腿相互摩挲,里面的东西似乎都要掉下来了,龙渊淡淡地一句话又吓得她立刻把腿合上。

  如果掉了下来,就要加倍惩罚了啊。里面的那种刺更加强烈,强之龙澈又在那里不时地游击战,拨的秦晚晴浑身红迭起。

  你不是看不见吗,看不见就老老实实呆在一旁。龙澈不地看了一眼摸过来萧灿,心想这个还真是够自觉,吃了他家的菜,又来分他家的宝贝。独食乐,与众食乐,孰乐?萧灿不说二话,加入聚餐。我靠,你们跟我整古文!

  秦晚晴决定作死人,但又岂能如愿。里被灵巧的舌探,柔软之处谁的大掌将其包裹成各种风姿,小腹上有浓浓的热气升腾,下面隐处依然被舌头挑入,翻转间,带动婉转(丸转)情思。

  热火朝天,秦晚晴决定终此一生再不吃鱼丸了…当然,如果她能决定的话。干劲十足的几个人虽然平时都是各顶各的精明能干,不过此时都没有发现,门口蹲着两个小小的孩子,一个趴在门里看,另一个昂着头看着天空。

  看天空的小孩子漂亮极了,红红的脸蛋比红富士还要可爱,最吸引人的是那双眼晴,深黑色的,却发着异彩亮光,黑水晶似的璀璨夺目。不过她是男孩子。那个偷看的小孩子年纪含沙影长些,这长相…咳咳咳,实在是…咳咳咳,不提也罢。

  小,你说爸爸他们会不会给我们留点菜啊,我也好想吃鱼丸啊,要是没有了,你以后做给我吃好不好?小男孩子没理她,只是被小女孩牵着手牢牢地握紧,握紧…天,蔚蓝。

  没有知道在另一个角落里,另一个小孩子的天是灰色的…(全文完)
上一章   卻罢还休   下一章 ( 没有了 )
神之欲滛卻转学生花香袭人春月滛女懪力SM美少妇哀羞现代滛魔故事绝色朒卻神雕卻女宦妻遇妖记
若发现 第五十五章蔚蓝全文完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卻罢还休》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沈妍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卻罢还休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